皮皮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报告公主,小国师他又在算你》夜闭疏窗的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冰儿,冷静睿智 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报告公主,小国师他又在算你

小说:古代言情-智力

作者:夜闭疏窗

简介:她是南舟国最受宠的公主,可惜识人不清,遭人暗算,一觉醒来,性情大变,一改往日懦弱形象。虐渣男、斗白莲、坑宠妃,日子过的要多快活有多快活,只是身后何时多了只吊儿郎当的二哈?
“公主,我掐指一算那有陷阱,快避开。”
“公主,我掐指一算摄政王府今日没人,快去放火。”
“公主,我掐指一算近几日你要感染风寒,快去捞票大的。”

角色:冰儿,冷静睿智

报告公主,小国师他又在算你

《报告公主,小国师他又在算你》第3章 有鹅肉和柿子?你没记错免费阅读

“呀!公主,你怎么把圣旨拿来了?这直接给摄政王就行。”小茶正撒娇呢突然憋到一抹刺眼的黄。

欧阳羽冰把圣旨丢给小茶让她直接看。

“呃……公主,这……幸好公主跑的快没被摄政王留下圣旨。”小茶看到上面的内容嘴角不自然的抽搐,尴尬的不知把这烫手山芋放哪,也忘了问欧阳羽冰哪来的圣旨。

“小茶,我有事跟你说。”刚回到叶寒殿欧阳羽冰就把小茶按在凳子上,弄得小茶一头雾水。

“公主你怎么了?”

“你还记得我昨天晚上吃的什么吗?”她从马车上就一直分析她为什么能穿越到这具身体上,分析来分析去所有的疑点都指向昨天晚上的那顿饭,但无论她怎么想就是想不起那顿饭具体是什么。

“昨日一直忙于婚事具体记不清了,奴婢记得有红烧虾球、干烧四宝、三鲜汤、干烧熏鹅、燕窝鸡丝、山药桂花糕、鲜花饼、贡柿子、琵琶、冰梅子,别的奴婢记不起来了。”小茶看欧阳羽冰不像是在玩笑,努力的回想着昨晚的吃食。

“有鹅肉和柿子?你没记错?”

“没有。”小茶特别肯定的摇头。

她讪笑,重活一世,这人是往她身上撞啊。

欧阳家研究药品百年,医毒相渗,为了顺势家族内变,主中药救死扶伤,毒只有每代传人可以学习。

她是欧阳家十一代传人的长女,那时家族的矛盾已经摆到明面上了,父亲为了不让她卷入家族斗争坚决反对她学医。但基因相承,又从小耳濡目染,就算她没有系统的学过也比一些旁支懂得多,这让一些人警铃大作,后又被人发现她对毒灵心慧性,本来还在观望的人终于坐不住了对她动了手脚。

“公主问这个做什么?难道是公主昨夜没吃那道干烧熏鹅,今日想吃了?奴婢要不这就令人准备?”

“什么?没吃鹅肉?你确定没有记错?”

小茶的话一下打断了她的思路。她当初做过一个实验,鹅肉与柿子同食严重才能丧命,但不是百分百会,更不会放一起神不知鬼不觉的就让人命丧黄泉。

“奴婢肯定没记错,当时奴婢还劝公主多吃些免得半夜饿醒,但公主告诉奴婢今日要以最好的姿态穿戴上喜服嫁与摄政王,吃后立刻就寝就不会饿了,除了往日里最喜爱的鲜花饼吃了一块其余的几乎都没动筷。”

小茶疑惑的看着欧阳羽冰,公主这是怎么了?昨儿个的事怎么都不记得了?

“鲜花饼我每日都食?”

“是,宫中谁不知公主最爱的就是鲜花饼。”

她恍然,人人皆知公主喜爱鲜花饼,所以把毒下在鲜花饼当中公主多数会吃下。

而且下毒人相当谨慎并下决心一定要杀死公主,就算公主那天不吃鲜花饼也有鹅肉柿子这手准备来要了公主的命,这两者不管是哪个目的都能达到。

“小茶从昨晚到现在有没有人问你关于我的事情?特别是昨晚我吃了什么东西?”

“奴婢昨晚伺候公主就寝后整理完本来今日要用的物件就睡下了,醒来后一直跟着公主没有机会偷懒与其他人闲聊,见到的人也是与公主一起见的,并未闲聊,公主怎么了?是饭菜里有什么问题吗?所以公主昨儿个一直吃的极少?”

小茶终于觉出不对劲了,欧阳羽冰今日可太奇怪了,先不说突然提出不嫁摄政王,就一直问各种本就知道的问题就很反常,怎么就跟什么都不知道一样?

“昨儿个的饭菜里被人下了毒,本来是能致死的,但因我昨晚吃的并不多所以现在只忘记了一些事。”

欧阳羽冰看瞒不下去了索性也就对小茶说了实话。

小茶与她待的时间最长虽然不太聪明但久了肯定会发现,与其以后被发现不好解释还不如现在说出来,免得以后又出什么麻烦,但一些隐秘除了她不能有第二个人知道,索性就假装失忆。

“什,什么?有毒!”

小茶吓得打翻了茶碗,不敢相信听到的。

“不用害怕,都过去了,不告诉你就是怕你一时间承受不住,既然你猜到了索性也就说了。而且我现在无碍,不用担心,我只是想弄清楚昨晚的吃食究竟怎么一回事,你把知道的全部细说给我听好吗?”

“昨~昨日全殿上下都忙于公主的婚事,其他的事情全都放一边,就连每日的晨扫都没做,直接开始布置宫殿 ,饭菜也是由御膳房的人直接摆在桌上,殿内的人都未插手,奴婢随公主进屋用膳时屋内并没有人,等公主吃完奴婢就带人撤下去等御膳房来人把菜收回。都是奴婢的错,都是奴婢的疏忽才使得公主遇害,哇~”

小茶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泪如泉涌。颤抖着手想拉欧阳羽冰却怎么也抓不住,

“哎吆~别哭,别哭,你已经做得很好啦,乖啊~”

欧阳羽冰看着被吓哭的小茶连忙安慰,主动上前把抖成塞子的小手握进手心。

“呜呜呜~”

“别哭了,乖~你现在一定要机灵点,对外与我统一口径只要有人问及昨夜晚膳就说我没吃,然后把问这事的人是谁告诉我,不要鲁莽行事让别人怀疑。还有,一定不要把我失忆的事告诉任何人,包括父皇母后,谁都不可以,记住了吗?”

“是,嗝~奴婢一定照做,哪个狗东西在害公主?”

小茶都哭出嗝来了依旧很认真的听着欧阳羽冰的话。

“现在还不知,但纸终究是包不住火的,只要做了不管再怎么隐藏也会留下蛛丝马迹,事情早晚会水落石出,不急。你要与往常一样表现出并不知道下毒的事,也要帮我伪装我已经失忆的事情,明白吗?”欧阳羽冰不放心又嘱咐了一遍。

“小茶明白,小茶一定保守秘密。”

“那好,离用膳时间尚早你再跟我讲讲别的事情吧。”

“是……”

“皇上,探子带回来的消息,老奴一字不差的带到。”

无苍殿查公公对坐在宝座上的皇上仔细的汇报着探查来的消息,生怕遗漏了什么。

“好,真不愧是我欧阳飐的女儿,即聪颖又有魄力,朕就知道朕的冰儿怎么可能是那愚钝之辈,区区一个林溟怎么可能让朕的冰儿迷了眼,这一次真是太给父皇长脸了。”

皇上本来还担心欧阳羽冰会吃亏他好派人去解救,没想到欧阳羽冰这么厉害,言语间次次抓住摄政王的七寸,吓得摄政王规规矩矩的。

“老奴恭喜皇上贺喜皇上,舟阳公主心智过人有皇上年轻时的风范,这件事更是让一众百姓见识到皇上大度,加官进爵也让皇上的仁慈重情义深入不心。”

查公公止不住的对着坐正上方的皇上道贺,发自内心的替皇上高兴,也为欧阳羽冰感到欣慰。

“哈哈,到底还是你最会哄的朕开心,但朕不图冰儿才智过人,也不图冰儿嫁人巩固朕的基业,只要冰儿一生平安眉眼带笑朕也就心安了,就算是冰儿经过这事之后一辈子不嫁朕也不会强迫。”

“是,有皇上皇后娘娘在谁敢对舟阳公主有半分不敬。”

“就算我们不在了也还有几位皇子,朕倒要看看是谁想挑衅朕?林溟的事因为朕与摄政王那老头交情太深不便处理,否则他怎么能如此放肆?”

想起林溟皇上就一肚子气没处撒,要不是碍于其父是他的故交又帮他守护了江山一辈子早就千刀万剐了。

“皇上龙体安康切莫说这种不吉利的话,摄政王今日与舟阳公主已没有任何牵扯,虽加封摄政王但舟阳公主今日在摄政王府说的话也让大家明白此摄政王与已故摄政王在陛下心中是不同的,也让摄政王清醒的摆正自己的位置,陛下既已为公主出气,现在便不值得为这再动气。”

查公公看着已经动怒的皇上关切的道,皇上一直以来冷静睿智,但只要一遇到欧阳羽冰的事就乱了分寸。

“哦?你以为今日之事是朕教冰儿的吗?”

“陛下不是偷偷拟了圣旨给公主吗?”

“哈哈,朕只是提前写好了圣旨,上面写的是舟阳公主今日不嫁林溟,林溟今后为摄政王。”

“什么!老奴原本以为公主是按照陛下的法子来做的,没想到是公主一人所为,是老奴眼拙心瞎未能看出公主的足智多谋,请陛下责罚。”

查公公震惊的话都说不利索了,嘴上说着责罚但眼里的笑意怎么也瞒不住,没想到几年前跟着她要糖葫芦吃的小公主现在已经成长到这种地步了,今晚一定要好好的喝两盅,再命人给寺庙添点油钱。

“哈哈,你嘴都快咧出去了要朕怎么罚你,哈哈。”

“皇上老奴实在是太高兴了,因此坏了规矩,老奴真的替陛下替娘娘替公主开心。”

“哈这下你能明白朕为什么刚才那么震惊了吧,朕的冰儿也长大了,知道替朕分忧了,如果这次不是冰儿皇室的颜面确实会受损,虽然朕不会在乎这些。”

“老奴明白,老奴明白,陛下震惊的不但是公主能替你分忧,关键是公主有了庇护自己的能力,这样陛下也不用时时担心公主受到伤害。”

查公公一下就明白了皇上其中的意思,也听出皇上的自责,想必皇上内心是痛苦的,欧阳羽冰通过这种方式成长起来。

“哈哈,好了,骂了摄政王那老头一夜朕挺不住了,朕要去眯一会,先别去打扰冰儿,等她想清楚了自己来见朕。”

“是,老奴记下了。”

“对了,听你说国师的儿子也在还帮冰儿解了围?”

“是,千真万确就是国师之子。”

“他怎么回来了?而且朕记得他与冰儿并不相识。”

“这事老奴也费解,但确实是国师之子,要不宣国师?”

“算了,那老头还没出关呢,等他出关来见朕的时候再问吧。”

“公主,这是刚送来的饭菜。”

“看着没什么异样,你去拿个试毒的东西试一试。”

“是。”“公主,没毒。”

小茶拿着银针挨个戳戳戳银针没有一点反应。

“那就没事了,吃吧。”

看来这事与林溟花媚脱不了干系,如果是与她有仇肯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她昨天死可以嫁祸不想让她嫁入摄政王府的人,今天死可以说是为情所困,但过了今日可就没什么好的由头了。

欧阳羽冰看着眼前被戳了无数次的菜仍然鲜美,香味扑鼻,决定先吃了再说。

反正已经推出他俩嫌疑最大,她现在不嫁了他俩也不会闲的继续去害她。

“这个肉不错,好吃,小茶你尝尝。”

“嗯嗯,公主这个肉今天炒的真不错,色亮还挂汁。”

“是吧,信我的准没错。”

“嗯嗯,奴婢一直相信公主,公主快尝一下这个汤,今儿个御膳房是不是换人了怎么这么好吃。”

“吸溜~哇塞,这鸡汤也太鲜了吧,看这颜色,哦呦,奶白奶白的,不得了不得了,撕个鸡腿,来一人一个。”

“多谢公主。啊呜。”

“参见公主,奴婢来迟,耽误了公主,请公主责罚。”

就在俩主仆吃的正欢的时候走进来一人对着欧阳羽冰请求责罚。

“嬷嬷,你还不知道吧公主已经不与摄政王成婚了水晶自然也用不到了。”

小茶看着终于回来的安嬷嬷欣喜的道,但嘴一直没闲着。

“奴婢回宫的路上已经听说,但奴婢未按时回宫本就已铸成错,这是铁定的事实,与之后的变故无关,做错事理应受到责罚,这是规矩。”

安嬷嬷看着与欧阳羽冰一起用膳的小茶虽觉得不合规矩但也没有多嘴。

欧阳羽冰待她们极好,主仆一同用膳在夜寒殿已经见怪不怪了,偶尔一些吃食还是奴婢们嘴馋想吃让欧阳羽冰向御膳房要的,对此安嬷嬷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私下好生教导她们在外绝不可这样放肆。索性大家也听话,在夜寒殿不管怎么活泼怎么皮实,在外都是规规矩矩的。

“嗯?无妨,回来了就好,水晶先放着,以后自然有用处。”

欧阳羽冰顾不得别的嘴里塞得满满的含糊的说道。

“多谢公主不罚之恩,奴婢已叫人把水晶放好,此次奴婢南行挑选了五十六颗水晶,颗颗圆润饱满,色彩多样,公主见了定会喜欢。”

“嗯,那等吃完就去……”

“公主?公主?你怎么了?公主?”

安嬷嬷不解,这是怎么了?她脸上有什么东西还是出去一趟不认识她了?公主怎么一直盯着她看?

“这是安嬷嬷,公主从小到大一直伺候在身边从没离开过,因为之前的婚事被公主派出宫去取水晶,水晶珍贵且形态颜色各异所以公主才派安嬷嬷去,公主说一是安嬷嬷稳妥,二是安嬷嬷一直跟随自己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样的,三是怕耽误了成亲,留有遗憾。但路程遥远,安嬷嬷今日才返回宫中。”

小茶以为是欧阳羽冰一时想不起来安嬷嬷是谁小声的在耳边提醒,但欧阳羽冰一直盯着安嬷嬷仿佛要把她看穿一样。

“灵舒”

她试着叫出她前世的小名想证实一下内心的期待。

“什么?菱酥?公主想吃菱角酥了吗?

“啊,是,突然想起,不如晚些就吃菱酥吧。”

她失落的回应。安嬷嬷跟已故的奶奶长得太像了,就跟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样,前世她的父亲为了她的安全很少与她亲近,诺大的家族除了沉思只有奶奶敢真心与她接触。

“是,奴婢这就令人去准备,等公主用完膳奴婢就端上来。”

“好。”

“公主?你怎么了?”

“没事,快吃吧,过会再去尝尝菱酥。”

她对着小茶说道,隐隐对着这个世界有了期待。

“嗯,好。”

小茶没心没肺的继续吃起来,菱酥,不错,想吃。

“啊~好饱,嗝~”

“公主吃好了吗?”

“好了。”“嗝~”欧阳羽冰吃完一动都不想动,瘫在凳子上发呆。

小茶麻利的把饭菜端走回来后又贴心的给欧阳羽冰倒了杯茶水漱口。

“公主,奴婢要不要把此事告知安嬷嬷?安嬷嬷从公主出生就侍奉在公主左右,比奴婢在公主身边的时间都长,是绝对可以放心之人。并且安嬷嬷做事稳重,懂得还多,平时都是安嬷嬷在教导我们一众奴婢,此事若多了安嬷嬷那就多了一份主意,定能尽快找到是谁在害公主。”

小茶摸着吃的圆滚滚的肚子对着欧阳羽冰说道。她知道以她的脑袋一定不能帮到欧阳羽冰,说不定还会坏了欧阳羽冰的事,有安嬷嬷在绝对比她一个人强。

“你说的不无道理,此事确实需要一个稳重的人来做,免得打草惊蛇,一会安嬷嬷来时你告诉她就好。”

对于安嬷嬷她是绝对信任的,如果小茶不提也会找个时机告知。

不多时安嬷嬷端着一盘菱酥走了进来,小茶把事情前前后后仔仔细细的向安嬷嬷说了个遍。

>>>点此阅读《报告公主,小国师他又在算你》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