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家长里短的唐家《穿越远古,野人老公很疼我》小说最新章节目录,花玫玫,庞大花玫玫 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穿越远古,野人老公很疼我

小说:种田

作者:家长里短的唐家

简介:花玫玫奉命穿越,谁知坐标出差,流落远古,还掉进极品暴力美男首领怀中。从此以后忍辱负重辅佐俊美男,带领部落走向巅峰!族人不听话?一把迷药粉迷的他嘴歪眼斜。食物不够吃?种地耕田,废物利用花样多。野兽侵袭总死人?升级武器,加固防线搞起来。

角色:花玫玫,庞大花玫玫

穿越远古,野人老公很疼我

《穿越远古,野人老公很疼我》第1章 穿越,掉进野人怀里免费阅读

炎炎烈日之下,森林茂密,高耸入云,四周安静的有些诡异。

花玫玫屏着呼吸,全身僵硬。

一个身姿挺拔,赤裸胸膛,强壮有力的俊美男人,正牢牢的抱着她。

男人像蛇一样冰冷又诡异的双眸缓缓从空中划过半圈,视线落在花玫玫惨白的小脸上。

万里晴空,一切和原来没什么两样。

可就在大概两分钟之前,异象突生,原本明亮的天空突然刮起黑色的龙卷风,那气势磅礴带着吃人的恐怖气势。

紧接着,天空破开一条口子,掉下来一个人。

正好掉在单乃的怀里。

花玫玫心里发苦,掉哪不好,这男人……竖瞳,太诡异了呀!

瞳孔细长,眼球颜色偏绿,被他看着,仿佛被一只带毒的大蜢蛇盯上。

黏腻的,湿滑的,让人头皮发麻的感觉。

好害怕!

她咽了口唾沫,抬起素白的小手,拍了拍冰冷俊美男赤裸的胸膛,硬挤出来一个笑,“……谢谢哈!那啥,要不您先忙着?我就不打扰了。”

说着就从俊美男身上跳下来,拍拍屁股,迫不及待的想要走人。

像后边有鬼撵似的,跑的要多快有多快。

俊美男眼中闪过寒芒,哼,伤了他,想走?

男人吃力的举起酸麻的手,贴在唇边,吹了个悠长的口哨。

口哨声响起,立刻有一帮野蛮人从树林四面八方冲出来,与想要逃之夭夭的花玫玫撞个正着。

猝不及防的,两厢打个照面皆是一怔。

花玫玫打量对方,一群人披头散发,赤脚裸肩,腰间围块性感的三角兽皮。

与此同时,野蛮人也在打量花玫玫,见她身着奇装异服,娇小皮肤白嫩,没见过这样物种,纷纷警惕的举起武器做进攻姿势。

花玫玫扯着嗓子尖叫一声,又跳回了俊美男身上,抱的紧紧的。

野人们立刻像炸毛一般,哇啦哇啦大喊,情绪激动的样子,好像是在叫骂。

“哇啦哇啦……大胆……哇啦哇啦……还不快下来!”

“你是从哪冒出来的……哇啦哇啦……敢伤害单乃一定会把你抓回木屋天天上。”

“哇啦哇啦……她真白!”

……

花玫玫听这帮野蛮人说话,就像大陆人听粤语,说十句能听懂十个字就不错了,需要耳力、脑力高度集中,连蒙带猜还得靠运气。

别的没听清,抓回木屋她可是听明白了。

一群臭不要脸的!

不过听意思,她怀里搂的俊美男,好像是这群野蛮人的头子?

怎么办,她把半支麻醉剂打入俊美男身体的时候,只想逃跑,没想到他还有这么多帮手啊!

单乃感觉身体越来越麻木,连脑袋都变得迟钝,俊脸冷厉愤怒,“雌性,你对我做了什么?”

花玫玫顿时尴尬极了,“哈哈,没事没事,睡一觉就好了!大家相识就是朋友,冷静,冷静。”

“找死!”单乃丝毫不想听她啰嗦,大掌扣住花玫玫的脖子,像拎小鸡似的把她拎起来。

花玫玫脸憋的通红,两只小脚在空中徒劳的乱蹬,“误,会!听我,解释。救,命——”

她给男人注射进去半支强效麻醉剂,男人没睡过去也就算了,手劲怎么还这么大,这不科学啊!

男人冷哼一声,不但没有松手的打算,反而加大力道,脸上的冷酷让人胆寒,仿佛人命在他眼中不值一提。

就在花玫玫极度缺氧,满脑袋金星快要死的时候,男人忽然松了手,无力的半跪在地上。

野人们紧张的围了上来,其中一个最高最壮,虎背熊腰的男人,满脸焦急,“首领,你怎么了?”

“雾乃,我被这个雌性偷袭,没有力气。”单乃努力掀开眼皮,尽量保持清醒,“我感觉自己要睡着了。”

野人们大怒,立刻举起武器将花玫玫团团围住。

花玫玫脸都白了,高喊道:“我有解药!”

她把背包扯过来,手往包里探。

麻醉剂对人体没有任何影响,只要睡一觉就好了,花玫玫没有解药,她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包里有一包应急用的迷药粉。

她几不可闻的叹口气,迷药粉带来的不多,以后在这里生活的日子长着呢,本来还计划省点用,没想到这么快就派上用场了。

单乃有了一次教训,对花玫玫十分警惕,见她把手伸进包里,担心她又耍花招,立刻强撑着站起来,摇摇晃晃几步来到花玫玫面前,把她连包带人一起拎了起来。

“狡诈的雌性。”单乃额角青筋凸起,刚才她就是从这个包里掏出奇怪的东西伤到他,“你们不要相信她!”

单乃夺过同伴手中锋利的石斧,二话不说就往花玫玫脖子上砍,动作利落,心肠狠辣。

花玫玫以为自己死定了。

就在这时,一声虎啸由远及近,一道橙黑相间的影子迅速往这边窜。

野人们脸色齐变,单乃顾不上管花玫玫,狠狠将她扔了出去。

花玫玫呈抛物线摔出很远,落在草地上滚了几圈,停在一块大石头旁,脑袋差一点点撞上去,摔的头晕眼花。

她看了眼脑袋旁边距离不到两厘米的石头,心有余悸。那男人刚才是想把她磕死,还好麻醉剂起了作用,她才侥幸活下来。

蛇蝎心肠的臭男人,长的有多俊美,心肠就有多狠毒。

老虎瞬间扑到人群中。

野人们纷纷躲开了,只有单乃在麻醉剂的作用下慢了一步,肩膀被老虎抓住,虎爪尖利,划出长长三道,带下来一大块皮肉,光看着都疼。

花玫玫正纳闷为什么会出现老虎,又一只老虎咆哮着冲了出来。

两只老虎一左一右,体型庞大。

花玫玫连滚带爬到大石头后面,严严实实把自己藏起来,放轻呼吸,不发出一丁点声响。

并悄悄露出一只眼睛偷看。

她这才有机会好好观察周围环境,四周森林葱郁茂密,植被高大,处处都透着不寻常,野人们手中武器非常落后,越看越不对劲。

这什么鬼地方,怎么偏航了,她要来的不是这啊!

她看向单乃,注射半支麻醉剂真不是故意的,她不知道这里随时有野兽出没。任谁睁开眼睛看见没穿衣服的男人搂着她,都要自卫的吧?

只见单乃脸色惨白,眉心紧拧,肩膀的鲜血不停往下淌。

或许疼痛让他清醒许多,他利落转身,拔出腰间石斧,突然间气势猛涨,身体弓成让人血脉喷张的弧度,劈砍在老虎身上。

老虎受到沉痛一击,脖子上登时鲜血淋漓,划开长长一条大口子。

完成这一个动作,好似耗费他所有力气,他摇摇欲坠,俊脸更白了。

花玫玫张大嘴,打了半支强效麻醉剂还这么凶狠,太不科学了!

说实话,这男的静则养眼,动则凶猛,真带劲!

可惜就是要死了。

他们一共才七个人,又没有先进的武器,对上两只老虎,都不够人家塞牙缝的。

不过管他呢,那么暴力,死了也活该!

花玫玫紧了紧背包,打算趁乱逃跑。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