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夫人别虐了,盛总才是你的白月光》月夜disc的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姜尖尖,王局长 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夫人别虐了,盛总才是你的白月光

小说:现代言情-后爱

作者:月夜disc

简介:【夹心甜虐文】【带刺野玫瑰vs偏执桀骜狩猎人vs隐忍深情幕后boss】姜尖尖爱了盛初生十年,他对她的爱嗤之以鼻。十年后,姜家倒台,他却在她最需要的时候娶了别的女人。心如死灰,姜尖尖决定不爱了,转身联手对自己追求已久的财阀大佬。不曾想,她订婚的消息传来,疯的,却是盛初生。
据说那天大雨倾盆,骄傲如他,却在大雨里一步一跪,也没能等来她的一个回眸。
【到底谁才是替身?】
【双双追妻火葬场】

角色:姜尖尖,王局长

夫人别虐了,盛总才是你的白月光

《夫人别虐了,盛总才是你的白月光》第3章 狩猎免费阅读

在谢渝惊愕的目光里,姜尖尖抽身离开。

那边王局长见这样的美人居然对谢家的公子不屑一顾,更加赞赏。他没有自知之明地赶紧追了上去。

姜尖尖故意将步子放缓,把王壑带到了一个还算清静的角落。

“王局长?”

姜尖尖回过头,作出几分惊诧的模样,粉扑扑的小脸娇俏可人,二十三岁的年纪,一脸的胶原蛋白。

王壑向来偏好这样的女人,连忙将手里的酒递了上去,谄媚笑着,一点也没了地产局局长的架子,“正是敝人,不知道小姐有没有兴趣和我喝几杯呢?”

秀美微蹙,姜尖尖有些迟疑,“我,不太会喝酒……”

王壑一听,DNA都动了。

乖乖,他可就好这一口小白兔,这样更加能展示他的雄姿!

“没关系的,小姐看得起我王壑,便赏脸喝几杯吧。再说,这是果子酒,不醉人的。”王壑半推半就,灌了姜尖尖好几杯度数巨高的香槟,不醉他怎么办事呢?

姜尖尖欲拒还迎,一边喝酒一边想办法拉回正题。“王局长可认识我?”

姜尖尖喝过酒的皮肤看起来更加红润水嫩,她看向王壑,嘴角的笑容美艳却不娇媚。

王壑皱了皱眉,像姜尖尖这样气质超然的世家小姐,他还真想不到是谁。“这……”

见王壑面露难色,姜尖尖开怀地笑笑,将自己抿过一口的高脚酒杯递至王壑手上,“王局长,也该罚。”

女孩俏皮的话语没有触怒王壑,倒是让他这个久居高位习惯被人奉承的领导有了异样的感受。

他赶紧接下姜尖尖手里的酒杯,就差醉倒在姜尖尖的荷叶边礼裙下了。

“是是是。”王壑接过酒杯,仰头一饮而尽,“小姐怎么称呼呢?是哪家的千金?”

终于进入正题。

姜尖尖强忍住心口即将吐出来的恶心,“姜尖尖,姜家。王局长可有印象了?”

王壑这才想起来,原来是那个姜家。

他手上有个大项目,云城生态建设,现在正在竞标。参加竞标的就有聂家和姜家,这个项目搁置几年了,上面一声令下,就成了热门的重点项目。

前几次开会,姜家都不屑于出席。

王壑对姜家的好感可谓降到了极点,要不是姜尖尖吊着他,他恐怕早就甩脸走人了。“哦,原来是姜家的人。”

姜尖尖便抢过王壑手里的酒杯,给自己满满地斟上了一杯被她调换过的葡萄酒,“自罚一杯。”

王壑贪婪的看着姜尖尖殷红的小嘴,吞了吞口水,“尖尖真是大方,果然不是一般的小门小户可以比的。”

“王局长抬举了。”姜尖尖将酒杯倒过来,一滴不剩,“听说您手上的云城项目中标名单就快出来了,不知道王局长可否有兴趣与我多讲两句呢?”

姜尖尖看着他,似笑非笑。

王壑正想着怎么留住美人,回答的毫不迟疑,“当然,毕竟姜家的实力缁城的人心里都有数,只是最近有些不好的传言,说是姜家资金链断裂,正在申报破产……”

“无稽之谈罢了。”姜尖尖的回答傲慢轻巧,让人无法怀疑,“只是最近姜氏是出了一点变故,但我可以向您保证,我们姜家依旧是接手这个项目的最佳人选。”

“尖尖此言差矣。”王局长别有意味地指了指不远处正在一一敬酒的盛初生和聂羽曼,“聂家现在的实力不容小觑,现在聂家又把盛初生收入麾下,设计资金一步到位,和姜家比起来,我还真没有办法决定。”

王局长叹了口气,摇了摇手里的酒杯,“不过——也不是没有办法,毕竟最后谁中标还是得我来拍板嘛,只是看尖尖你愿不愿意了?”王壑笑的肆意,眼神炙热地看向姜尖尖绝美的小脸。

姜尖尖顺着他的手指的方向,看到了那对紧紧相依的新人,不由攥紧了手指,指节都有些泛白。

他在陪着他的娇妻聂羽曼敬酒,她却在这为了家族企业和一个五十几岁大腹便便的男人周旋。

可笑。

姜尖尖从进入盛世会所到现在,心脏已经疼的麻木了。

她也不知自己机械笑起来是什么模样,但总算用尽力气对王壑扯出一个笑容,“王局长但说无妨。”

王壑正想开口,门口却传来一阵骚动。聂羽曼的父母聂伯乐和沈伊莎居然到场了,两位重头人物一出,将全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

王壑看见自己的目标终于出现,一时竟放下了美人,“尖尖,我先去和聂家夫妇打个照面,我们等会再接着聊?”

姜尖尖笑的优雅大方,“好。”

说罢,她挑了张靠近角落的椅子坐了下来,轻轻抚着胸口。那里心脏如擂鼓般跳动着,姜尖尖却只觉得很痛。

聂伯乐夫妇亲自到场,姜尖尖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盛初生的婚姻不是儿戏。

不知是不是醉酒的缘故,姜尖尖看着大厅中心其乐融融的聂家和盛初生,记忆恍惚一下回到了那座海城。

彼时姜尖尖刚被送来海城,脚下踩着的湿软沙滩不时有沙粒飞扬,盛放的鸢尾在海水咸咸的气息衬托下愈发芬芳。

姜尖尖第一次来到海城就喜欢上了这里,就像她第一次见到从画室里走出来的盛初生。

一眼,姜尖尖就认定,这个人,她不仅仅是想占为己有。

盛初生提着一个装满岩石矿粉的小瓶子,皱着眉看着比自己矮了一大截的女孩。她脸上毫不掩饰的骄傲让他有些恼火。

“小孩,你哪来的?”他语气不善。

“我是姜尖尖,姜老头没告诉你吗?”

姜尖尖找了颗大石头,爬了上去,叉着腰,居高临下睥睨着盛初生。小小的下巴扬起来,稚气未脱的脸鼓的像个小团子。

盛初生鬼使神差般微微俯身,捏住姜尖尖的小脸,要命的手感忍不住薅了薅,“你是气球吗?这么能吹?”

居然敢管姜硕叫老头。

“你!你,你!”姜尖尖被盛初生气的说不出话来,但从小接受的良好教养让她找不出词汇形容盛初生的做法。

她想了半天,终于从自己前不久刚被逼着读完的《边城》里找了个词,“你个悖时砍脑壳的。”

是翠翠与傩送初遇说的话。

“边城么?”盛初生换了个手势,继续肆意轻轻揉捏着姜尖尖的小脸,轻笑一声,“倒是个读过几本书的小孩。”

姜尖尖那时没见过什么世面,硬生生被盛初生这一笑看呆了。

他虽然常年住在海城。皮肤却一点也没被海滩的沙风吹糙。棱角分明的脸上还留着少年的影子,一双桃花眼野痞幽深。

笑起来的时候,如星辰般熠熠生辉,霎时点亮了姜尖尖小小的天空。

姜尖尖想起自己学过的课文,喜欢的东西要自己追求。

她立马现学现用,小手一把揪住盛初生的衣领。

“哼…姐看上你了。”

>>>点此阅读《夫人别虐了,盛总才是你的白月光》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