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老村长,本古《粘魂人》最新章节免费阅读,老村长,本古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粘魂人

小说:玄幻-特色

作者:浮生北落

简介:一个啥都不行的穿越者,本来想安心的混吃等死,但老天爷偏偏不让。
阴差阳错之下成为了江湖之中最后一名粘魂人。
凭借粘魂人的身份,一步步揭开隐藏在大庚江湖中隐藏的秘密。
“吾有七魂,可焚天裂地,可炼化山河。”

角色:老村长,本古

粘魂人

《粘魂人》第2章 袁子应免费阅读

江流玩命的往下山的道路跑去,丝毫没有想上前探究一下的意思。

换做别的穿越者,肯定觉得这是上天给予自己的奇遇和挑战,是封神之路的开始。

而江流一点这种想法都没有,他想的是赶快回去把这事报告给老村长,让老村长去县里报告给县太爷,让县太爷派人来探查刚才从天而降的东西到底是个什么玩意。

思绪纷呈间,江流突然停下了下山的脚步,愣愣的站在了原地。

“尼玛,我的斧子!”江流低骂道。

奇遇可以不管,斧子可不能丢啊。这可是吃饭的家伙事,要是弄丢了还得再去村头张铁匠那弄一把,又得花钱。

一边想着,江流一边调头,开始从新向山上跑去。

临近刚才休息的地方,江流开始慢慢减缓的自己的步伐,一走一停的向刚才靛青色光芒落下的地方偷瞄。

可别窜出来啥妖魔鬼怪啊,我小胳膊小腿的,还不够给它们塞牙缝呢。江流一边想着一边又向前偷偷的迈了几步。

离着自己的斧头只有几步之遥了,江流一边继续悄悄的往前走着,一边暗暗决定,拿完就跑,绝不回头,恩,绝不回头。

就在这时,刚才靛青色光芒落下的地方突然喷薄出一股狂风,一下将周围因为下雨而形成的薄薄雾气吹散开来,也将周围的树木吹得呼呼作响。

而吹散的瞬间,江流一眼就看到了刚才光芒落下的地方。

那里躺着一个人。

一个中年的男人,看样子大概三四十岁的样子,眉头深皱,嘴角则残留着鲜血,身上的道袍则布满了血迹。

道士?江流不禁一愣。

而中年人的身下,则有靛青色的光芒时隐时见,在这静谧的森林里显得格外的诡异。

我为啥要看这么仔细,江流想着赶紧给了自己一个嘴巴。

拿完斧子就跑,啥事和我都没关系。江流想着,赶紧一步窜到刚才休息的大石旁边,拎起斧头转身就要开跑。

这时,一道浑厚的男声传到了江流的耳中,“小友请留步。”

留步?怎么可能?江流想着,玩命往山下跑去。

就在这时,江流眼前突然变得朦胧虚幻,眼前的森林颜色忽的黯淡了下来。而江流耳边窸窸窣窣的风声和雨声也霎时间变的无比安静,寂静无声。

而江流也突然觉得自己身体开始不受自己控制,丢下了斧子,默默的转过了身体,向中年人走去。

卧槽,不是吧,这也能行?江流心里开始突突的打鼓,冷汗不自觉的从额头往外冒下。

我这就要死了?这是江流现在心里唯一的想法。

江流还在想着,身体则已经一步一步的走到了中年人面前。

“小友为何要逃跑?”中年人勉强将身体挪到了一棵树下,撑着坐起了身体,靠在树上。

江流不敢说话,只能一边愣愣的看着中年男人,一边止不住的往下冒冷汗。

“小友不必担心,我并非坏人。”中年男人说着,脸上露出了和煦的笑容。但在满身血污的衬托下,江流却感到了些许的凉意。

“你不是坏人,干嘛不让我走?”江流终于鼓起了勇气,冲着中年男人小声问道。

“小友应该也看到了,我深受重伤”中年男人说着,叹了口气“恐怕是活不了多久了,有些事,恐怕没有办法为小友多做解释,只是有几个问题,想问一下小友。”

江流听到这里,松了一口气。前世沉迷于各种网络小说的他。生怕这个半死不活的中年男人来个什么夺舍,附魂之类的,把自己这具破破烂烂的肉体占据了。

“哦,那你问吧。”江流想了几秒“前辈?还是大师?”。

中年人随意的将嘴边的血迹抹去,“你就先叫我前辈吧。”

中年人抬起头,看着江流问道“此处是何地?”

“回前辈,此处是背山村,属青源郡治下。”江流感到面前这个中年人似乎没有什么恶意,遂放下心来,毕恭毕敬的回答中年人的问题。

“青源郡。”中年男人低头自言自语“传送了这么远吗,那帮人看来应该是短时间内追不到这里来了。”

江流听着中年男人嘴里说着传送、追来等语言,心里咯噔一下。

不妙啊,好像还是摊上了什么大事啊。

中年男人想了一瞬,又抬起了头,冲江流说道“不知道小友今年年岁几何?”

???

卧槽,为啥扯到我身上来了?你被追杀和我年岁几何有啥关系?不会要拉我下水吧?我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丑陋男孩子啊。

江流一时语塞,心头转过无数念头。

中年男人也不着急追问,就微笑的看着江流,等着他做出回答。

“十六,我今年十六了。”江流想着,说出了一个数字。

在江流的想法里,前世看过的小说中。不管是拜师学艺还是怨灵夺舍,似乎都是越小了越好。年纪大了不是什么根骨已成型无法修炼,就是体内灵魂已成型无法夺舍。

“而且我也不是童子了。”江流突然冒出了一句话。

???

这次换到中年男人一脸问号了。

我不是童子了,也已经过了十六了,有啥好事应该都轮不到我了吧。大叔你就赶紧放我走吧。江流心里无比得意的想着。

男人想了几秒,开始上下打量起江流。

“小友怕是在诓骗我吧。”中年男人收回了上下打量的目光,看着江流的眼睛道。

“没有啊前辈,我怎么敢诓骗与您呢。小子真的是十六岁啊,只是从小家境贫寒,营养不良,所以才看着像十一二岁罢了。”

中年男人眉头紧锁,思索了一会,突然像是做出了什么重大的决定。

“十六就十六吧。”中年男人扶着身后所靠着的大树,缓缓的站起了身体,低声说道。

???

卧槽,这尼玛也行?

江流显然是听到了男人的话。

“前辈,啊不,大师,您别将就啊,”江流面带哭腔的冲中年男人说道“小子从小就身体羸弱,手无缚鸡之力,长得又如此丑陋,您夺舍我,我这个身体可能都承受不了您的元神啊。”

江流显然是觉得面前这个中年男人想要夺舍自己,占据这具身体。

中年男人听完,不由得苦笑起来。

“你还懂得夺舍?”男人玩味的看着江流。

“前辈啊,小子这身体实在是不适合您老夺舍啊,您老就放过小子吧。”男人的问话让江流以为他要夺舍的想法又确定了一些。

“放心,我没有想要夺舍你的肉体。”男人慢慢的说道“但我的身体确实已经到了极限,需要你的帮忙。”

帮忙?江流愣了一下。“只要不夺舍,啥都好说。”江流显然是被前世看过的夺舍的剧情留下了阴影,忙不迭的赶紧点头。

“我这有个小册子,”中年男人说着,从怀中掏出了一本古旧的书册,书册的表皮泛黄,没有任何一个字。“你有半个时辰的时间,你需要将书册中前三个页的东西全部记住,就可以帮到我了。”

中年男人说完,将书递了过来。

突然一下,江流感觉自己重新获得了身体的控制权,赶忙伸出双手,接过了中年男人递过来的古旧书册。

古旧书册表皮泛黄,表皮有一块发黑的印记,像是一块存在了很久的血迹。

江流翻开了书页,三个竖版排列的字映入了眼帘。

“(nian)粘魂人?”江流问道。

“(zhan)粘魂人。”中年男人语气不带丝毫波澜的说道。

江流哦了一声,往下继续翻页。

七窍藏魂,一魂一门。

七窍?藏魂?

江流眉头微皱,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你不需要明白什么意思,只要记住就可以,往后会有人告诉你具体的含义。”中年男人看了看皱眉的江流,沉声说道。

书册虽然很厚,但中年人说过,他只需记住前三页的内容即可。

于是江流便简单翻了一下前三页,发现并不是什么特别晦涩难懂的东西,基本都是一些所谓粘魂人所要遵守的规则和所要注意的事项。

穿越而来的江流并未因为穿越而带来记忆上的提升,所以他需要和前世上学时背诵古文一样,一个字一个字的去死记硬背。

江流就这样一个字一个字的背了半个时辰。书册里的文字虽然拗口,但所幸字数并不多。

“小友,你可都记住了?”中年男人问道。

“恩,前辈,如果只是前三页的话,我已经都背过了。”江流合上了册子,自信的说道。

“好,好,好。”中年男人轻轻的点了点头,脸上浮现出了一丝笑容“那你可否背诵一下?”

“好。”江流思考了两秒。

“七窍藏魂,一魂一门。”

“所传之人,皆知粘魂。”

“所粘之魂,将死之人。”

“…”

“好了,到这就可以了。”中年男子突然打断了江流的话,沉吟了几秒。

那你还让我背这么多,江流心里吐槽道。

“小友,你背诵完毕之后可知粘魂人了吗?”男子望着江流那瘦削的脸庞,目光炯炯。

“知道是知道了。”江流挠了挠头,不知道中年男子到底是何意。“但…”

“知道就足够了。”说着,男子大手一挥,打断了江流的话,而江流则发现自己的身体自己又无法控制了。

中年男人突然转过了身子,双膝跪地,朝西边跪了三拜。

“徒儿袁子应不孝,身受重伤,无法久活于世,不能完成您老的嘱托了。”

然后,江流发现不由自己控制的身体竟跟着中年男人跪了下来,对着西边也跪了三拜。

???

沃特法克

什么情况?这咋还强迫人跪上了?江流想着,一丝不好的预感浮现到了脑海之上。

中年男人跪拜完毕,缓缓站起了身子。而江流也被中年男人控制着站了起来,注视着男人。

江流想开口问中年男人,但他发现,这次被控制,连话都无法说出。

“吾名袁子应,乃是天一道五品道徒,也是世上最后的一名粘魂人。”中年男人说着,双手开始结出令人眼花缭乱的手印。

“你以后,可以称呼我为袁师。”

江流听完这句话,脑子里嗡的一声,就失去了自己的意识。

我果然还是被夺舍了。

……

大概过了一炷香的时间,江流才悠悠的转醒。

他赶忙活动了一下身体,发现自己重新掌握了这个身体的控制权。

再仔细打量自己的身体,这么瘦弱,没错,我还是王狗剩。

王狗剩?

我就自己默认自己是王狗剩了?

江流想着想着,突然发现了倒在地上的男人。

天一道五品道徒,袁子应。

他好像是这么称呼自己的。

中年男人袁子应直挺挺的躺在地上,没有一丝动静。

江流忍住了逃跑的冲动,一步一步挪动到袁子应身边。

袁子应紧闭双目,嘴唇泛白,双手交叠放在胸前。

江流小心翼翼的把手指放在了袁子应的鼻子下面,探了探他的鼻息。

卧槽

真的死了?

江流不禁退后了两步。

“牛鼻子老道,临死还不忘吓唬小爷。”江流一边退后一边暗骂。

“什么牛鼻子老道,叫袁师。”突然,一个声音突兀的出现在江流的脑海里,声音无比清晰,仿佛是有人贴着他的耳朵在对他说话。

“你你你你你没死啊。”江流吓得瘫坐在了地上,嘴也变得不利索了。

“我已经死了,你不是还摸了我的鼻息吗。”袁子应的声音幽幽的传来。

“那你怎么说的话?”江流瘫坐在地上,对着倒在地上的袁子应大喊。一边喊,还一边往后倒退身体。

“因为我在你的身体里啊。”

我尼玛,果然还是被夺舍了。

江流掩面,刚才醒来后的兴奋一扫而逝。

“长话短说吧,”袁子应的声音又清晰的传了过来“我现在在你的身体里,但并不是夺舍。”

袁子应的声音顿了顿“简单来说,你现在是我的宿主,而我则是你所粘取的魂魄。”

???

我尼玛什么时候粘你的魂魄了?

江流无奈,“袁大师,我刚才昏过去了啊,如何粘取的你的魂魄啊?”

“我是粘魂人,”袁子应的声音微微上扬,“所以我可以自己选择自己的宿主,作为下一代粘魂人的传承人。”

不是吧?你们粘魂人不就剩下你一个了吗?这不就属于非物质文化遗产了吗?选个传承人这么随意的???

“我知道你的疑问,我也是无可奈何。”袁子应叹了一口气“我中了北鸣寺悬悲大师的一掌,五脏六腑基本都碎裂了,靠着一张传送符才勉强逃到这里。而你,应该是我临死前锁唯一能见到的活人。”

“为了粘魂人的传承,我只能选择你。”袁子应的语气异常的坚定。

虽然你已经过了最佳修炼的年纪,又不是童子之身,还长得那么丑。

“我..”江流一个我字出口,缺发现自己没有什么可说的,很心酸也很无奈。

我就是出门打个柴,至于的吗。上杆子倒贴传承的?

“我从新介绍一下吧,可能刚才你晕倒并没有听清楚。”袁子应的声音再次响起,郑重而严肃。

“吾名袁子应,乃是天一道五品道徒。师从天一道掌教无尘道长。”

那我是不是也得郑重的介绍一下自己,虽然我是被动的承受的,但我也是有尊严的好不好。

而且虽然我很怂没错,但机缘这种东西,既然主动找上我,那就接着呗,先接下再继续怂,这样准没错。

江流想到这里,站直了身体。

“吾名王狗剩,背山村人。”说到这里,江流突然大大的吐了口气。

“我现在是世上最后一名粘魂人。”

>>>点此阅读《粘魂人》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