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美人师尊:黑化孽徒是病娇》大口吃榴莲的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叶峤,萧策 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美人师尊:黑化孽徒是病娇

小说:纯爱

作者:大口吃榴莲

简介:【双男主+双强+穿越重生+双洁+灵异抓鬼】【柔若春水的甜美师尊vs偏执病娇腹黑霸道孽徒】这是一个师尊每天都绞尽脑汁阻止徒儿黑化,想方设法让孽徒长命百岁的故事。他是修仙界的团宠,就连反派都是捧在手心怕掉了,含在嘴里怕化了的白月光,却被他的孽徒囚禁。穿越重生了四生四世刻骨铭心的爱恨纠葛终于落下帷幕。

角色:叶峤,萧策

美人师尊:黑化孽徒是病娇

《美人师尊:黑化孽徒是病娇》第3章 他是整个修仙界的白月光免费阅读

研究了半天亦未研究出个所以然来。

小昭儿瘪着嘴巴,红着眼嘤嘤嘤的哭了起来。

叶峤一时慌乱无措,只得小心翼翼的把他在托手心上抱进怀中,轻轻惦着怀里的娇嫩娃儿,哄了一下,小昭儿便安安静静的睡了过去,泪珠犹挂在睫毛上,样子可爱又可怜,他忍不住凑过丹唇轻轻啄了一口。

弯腰拾起散落的衣裳,当做襁褓,把小昭儿裹了进去。

眼下只得抱着小昭儿朝着奉天山赶去。

——

奉天山,九幽殿。

四大家与萧策和淀飞鸾正在对峙。

门外小厮匆匆前来通报。

“报——!叶仙师不时即将抵达九幽殿。”

奉天教四大家之一的季家家主,季耿耿眼睛霎时亮了,激动高昂“ 你是说那位人挡萌人佛挡萌佛,温柔善良又可亲,清雅有趣又可爱的和平仙君要来?”

季耿耿生的五大三粗,浓眉大眼,厚唇皓齿,络腮大胡子是他的标志,一张熊皮斜披在肩膀上,粗布破罗衫扎在粗壮的腰身,是个彻头彻尾虎背熊腰的糙汉子,手持两杆破天斧,一是为了虚晃人,二是为了配得上他这身行头,真正的绝技是放毒。

一旁四大家之一的顾家家主顾重听不下去了,“季兄,哪有这般大肆夸敌人的,叶仙师再好你也不能明面上夸,心里知道就得了!”

九幽殿内高坐上那位,乃是奉天教,四大家之首的寒家,他脸色冷如冰霜,浑身戾气缠身,眼底划过一丝别样的光亮,冷冷道:“去迎”

叶峤抱着怀里的团子到达九幽殿外时,奉天教的三大家与众人已经站于门外迎接。

叶峤浅浅一笑,如一道白月光照耀在晦暗的奉天山顶。

“大家都在啊”

季耿耿凑上前,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他怀里的小婴儿。

十分惊讶道:“叶仙师,几月不见你都有孩子了!”

寒山那张冰脸似乎都要裂开了,眼中闪过几丝讶然“和谁生的?”

“啊??不……”叶峤脸上浮现出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

这边还没来得及解释,众人围了过来开始逗弄他怀里的小团子。

“长得好可爱啊~”

“鼻子很像叶仙师~”

“嘴巴也很像啊,长大了一定也是个丰神俊朗的少年。”

“是男孩还是女孩?”

叶峤连忙将襁褓裹好“看便看,别扒开啊~”

季耿耿道:“叶仙师生的是男孩还是女孩啊?”

他尴尬的笑着“男孩”

淀飞鸾惊了,不久前二人还蹭见过,这两日怎么就凭空多了个孩儿出来。

她摇曳着身姿走上前,瞧了瞧他怀里的团子,又看了看他,一脸震惊不敢置信道:“这孩子,真是你……”

叶峤尴尬的直冒汗,扯出一抹有史以来最难看的笑容“不是,误会了,这孩子是我徒弟。”

“徒弟?”

众人面面相觑。

寒山那张冰冷的脸色上带着些许不解“不是说董昭是关门弟子吗?怎么又收了个这么小的?”

他略不自然的笑了笑“是我徒儿董昭。”

“啊????”

解释了一通来时遇袭的事,众人这才将信将疑。

言归正传,萧策手持绛殊剑,浑身怒气难以压制,绛殊剑在他手里铮铮嘶鸣,下一秒就要血洗九幽殿。

叶峤想要去阻止,奈何怀里有个娃,实在脱不开身。

幸好淀飞鸾在一旁拉着,不然叶峤看到的九幽殿一定是血流满地的样子。

季耿耿抡着两只破天斧走上前。

浑厚的声音破嗓而出“喂!萧策你若想与我奉天教开战,找个好点的理由,别拿没影的事往我们身上扣!我们是想要你们的破云决功法,但我们可没去血洗你萧家!”

一旁顾重嫌弃的瞪他一眼“干嘛把咱们想做的事说出来,傻子!”

季耿耿一脸憨厚耿直,这才意识到自己把心事给秃噜了出来。

萧策被仇恨冲昏了头脑,持剑怒道:“不打自招!杀我萧家人,抢我破云决!此仇不报誓不为人!纳命来!”

寒山微微一愣。

反派三人一脸懵。

“你说破云决上卷丢了?!”

萧策已经没了耐心“别揣着明白装糊涂!”

寒山脸色冰冷,不以为然的嗤笑一声,眼神落在正在哄娃的叶峤身上。

“还请叶仙师为我等主持公道。”

叶峤微微蹙了蹙清眉,看向一旁怒气冲天的萧策,他深知萧策是什么心性,萧策心思缜密,聪明睿达,行事稳重,若非抓到把柄不可能这般鲁莽提剑杀到奉天教的老巢来。

可是当听到破云决上卷丢失时,他们的表情又不似在骗人,寒山是奉天教的老大,常年一张冰窟窿脸,根本不屑演,季耿耿那个大老粗耿直的像他的名字,心里想什么恨不得都说出来,根本不会演,顾重此人城府颇深,有些捉摸不透。

叶峤道:“诸位也勿要怪萧家主贸然前来提剑问罪,只是萧家遇袭死伤无数,尸体上有明显的季家暗器毒镖,玄铁重金刀切割的伤口,死状离奇尸体上有黑气索饶的鬼气,还有浮云水印的招式烙印。才不得不怀疑到你们身上。”

寒山冷笑道:“也不知道这浩如烟海的修仙界里,又出了哪位传奇人物,居然能将我奉天教四大家的精髓都学了去,后辈可畏啊!”

萧策手中的剑又握紧了三分,红着眼怒道:“仙师别听他胡搅蛮缠,他分明就是给自己找托词!浮云水印是何等的秘法,除了你寒家一门,谁又会!”

叶峤一愣,显然忘记了这一茬,萧策说的没错,浮云水印是寒家秘功,直系弟子亲传的功法,旁人可是不会的。萧策定是认定这一点,才敢来提剑问罪的。

他刚要开口,怀里的娃儿不安分的哇哇大哭了起来。

小昭儿哭的凶,介时众人的目光都被襁褓里的小婴儿吸引了过来。

众人聚拢来,瞬间把叶峤包围。

寒山冷着脸,一本正经道“这娃娃莫不是饿了?”

淀飞鸾虽是女人,但没做过娘,亦是一头雾水。

看了看就笃定道“看这个样子肯定是饿了。”

说罢便扬声道:“我提议啊,先暂停一下,让孩子吃口奶先。”

众人的目光纷纷落在了叶峤的身上,他们没有说话,但胜似说话,眼神中催促的成分都快溢出眼眶了,仿佛都在说‘叶仙师还在等什么呢?赶紧奶口孩子吧,孩子哭的怪可怜的。’

>>>点此阅读《美人师尊:黑化孽徒是病娇》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