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郑玄,郑建国《诡墓通天》最新章节免费阅读,郑玄,郑建国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诡墓通天

小说:悬疑

作者:长安野望

简介:郑玄被仇家下了厌胜术,为求破解之术被迫加入了盗墓集团。
经历了黑袍妖僧、封狼居胥、夜郎古城、吕不韦墓等各个朝代离奇诡谲的墓中冒险之后,却意外窥见了惊世骇俗的天机……
华夏长河中一个曾经左右历史、逆天改命的人物慢慢浮现,一个惊世骇俗的终极计划正在实施……

角色:郑玄,郑建国

诡墓通天

《诡墓通天》第2章 厌胜之术免费阅读

郑玄指了指鬼脸玉佩,“你是招惹了什么人?才被下了这么狠毒的厌胜术?”

“我没得罪过谁啊?即便有,也不过是街坊邻居之间鸡毛蒜皮的小事情。”

“谁跟你说村里的人了?我说的是你原先干盗墓的时候,有没有跟人分账不均?后来在监狱里有没有得罪什么人?”郑玄提醒道。

“你说盗墓那时候啊?”郑建国回忆了一下,说:“那也没有,我这人大方,分钱我都是宁愿自己吃亏,绝不亏待别人。在监狱里,我人缘又好表现又好,也没得罪过谁。”

郑玄冷笑一声,嘲讽道:“呵呵,这么说还得给你发个锦旗喽?你当年在红星机械厂里干得好好的,为什么突然非要跟人下墓呢?”

郑建国干笑了两声:“鬼迷心窍呗,咱们老家离邙山不远,那里墓葬成群。村里早就有人打那些古墓的主意了。就因为我跟你爷爷学过几天风水卦术,总有人三天两头过来撺掇我,我也是一时糊涂就下去了……”

说完,他眼睛直直地看着前方的路,嘴角略微弯了弯,脸上浮现出了复杂的表情,但却看不出一丝后悔。

“你既然会风水卦术,你怎么没算出来自己会有牢狱之灾?”

郑建国听出了儿子话里的讽刺,也不计较,笑了笑说:“哎……人算不如天算,也许是我该有此一劫。刚开始还挺顺利的,那玩意儿确实来钱快。不过没多久,县里公安局开始严打盗墓了。那一次我们进了一个富贵人家的墓,什么钗呀、环呀、玉佩、铜钱弄了一大包。结果刚钻出来就被公安追着跑,我们几个人分头钻进了玉米地里,那秋天的玉米杆子一人多高,别说钻进去几个人,就是藏个几十上百人,也不好找。”

“这么说你被抓进去是见鬼了?”

“老天爷,别提了,那一次还真的邪门。”郑建国回忆了一下,辩解道:“那天我背着一包古董,真的跟撞鬼了一样,脚不听使唤地在玉米地里绕了个大圈子又跑回来了。追我的公安都放弃了,蹲在田埂上正大口喘气呢,我倒好,转个了大圈又跑回来了。”

郑玄听到这里,突然想起一个问题:“你是在我出事之后才去盗墓的吗?”

“是啊。”郑建国突然明白了他的意思:“所以,我才说下厌胜的人应该不是冲我来的。”

“是啊是啊。”郑玄没好气地说:“是冲我来的。”

“老天爷,我的意思是,至少不是盗墓那帮人干的,这事可能跟你爷爷那一辈人有关系。”

郑玄翻了个白眼:“你倒是挺会推卸责任,我爷爷一辈子不爱跟人打交道,翻来覆去就跟他那本《鬼谷神术》过不去,研究了大半辈子卜卦术数,最后把自己弄成了老年痴呆,你把责任推他头上……呵呵,你不仅是个好父亲,还是个好孝顺儿子呢。”

面对儿子的各种讥讽,郑建国早就已经习惯,但他每次都是一笑了之,从不计较。他自己因为盗墓坐了好些年牢,没有对儿子尽到做父亲的义务和责任,一直心怀愧疚。所以郑玄对他有怨恨和不满,也是人之常情。

郑建国解释说:“我不是推卸责任,那宅子原本不是咱们家的祖产,是村里分给你爷爷那一辈人的。”

“这样啊?”郑玄问道:“那老宅原先的主人是谁?”

“是个地主。”郑建国想了想:“好像姓张。”

郑玄一听,原来那老宅还有这个故事,当年国家进行土地改革,很多地主劣绅的房子和田地都没收充公,分给了贫下中农或者表现积极的村民。老宅应该就是那个时候分给爷爷的。

要是这样的话,兴许是那时候跟谁结下的梁子也说不准。

他猜测道:“这么说来,给我下厌胜的会不会是张地主?”

郑玄没等郑建国搭话,又分析道:“张地主的家业平白无故被瓜分,一直怀恨在心,所以在老宅里下了厌胜术,诅咒侵占自己家业的人,犯罪动机很明确啊。”

“嗯。你分析得在理。”郑建国点点头表示赞同。

他细想了之后,不禁遍体生寒:“这么说,这张地主针对的不是你一个人啊!”

“什么意思?”郑玄不明白。

郑建国突然脸色变得非常难看:“怪不得当年你妈死得那么早,没过几年你哥也出事,接下来就是我坐牢,现在连你也……”

“我一直以为只是意外,是我命不好……”说到这里,周建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说:“这老苍孙也太狠毒了!”

郑玄见他情绪激动,只好说:“这只是我的猜测,不一定是真的。”

“对了,张地主叫什么名字?是个什么样的人?”郑玄问了一些细节问题。

“我哪知道那鳖孙叫什么。土地改革那年我才两三岁,哪能知道那么详细啊?”

“那这事儿你问过我爷爷吗?”

提起自己的父亲,郑建国叹了口气,说“我出狱之后,还没去县城看过他呢,你小姑叫我先别去,免得刺激他,对病情不好。”

郑玄心里隐约觉得,这事可能牵扯到了上上一辈的恩恩怨怨,要想彻底弄清楚当时发生了什么,还是要找机会去见一次爷爷。

目前既然已经找到了一个突破口,只能硬着头皮先从老宅查下去了。

蓦的,郑玄想起小时候在老宅后面发生的那件事,不由浑身打了个冷颤。

郑玄老家在河南省温阳县的一个村子,离古都洛阳很近,也是陈氏太极拳的发源地,距离黄河沿岸只有数十公里。黄河南岸就是著名的邙山群脉,也是秦岭余脉,自古就是王侯将相置办身后事的风水宝地。

有诗云:“北邙山头少闲土,尽是洛阳人旧墓”。就连大诗人白居易也说过:“何事不随东洛水,谁家又葬北邙山”。

邙山上就目前已知和现存的,就有秦相吕不韦、汉光武帝刘秀、西晋司马家族、南朝陈后主、南唐李后主的陵墓,就连杜甫和颜真卿这样的文人雅士也选择在邙山入土为安。

郑建国和郑玄两人把车开到了温阳县内,已经是凌晨两点多了。老家随着城镇化建设,很多农村的年轻人纷纷进城务工,导致村里人口凋零,只留下了没有劳动能力的老年人和一些留守儿童,所以天一擦黑,整个村子都难得看到一个人。

郑玄家的老宅特立独行,没有和其他村民的房子挨在一起,反而建在村外。两人驱车绕过村子,又开了两三公里。

此时正值初秋,村外的农田刚刚收完玉米,半高的玉米茬子凌乱地留在地里,一片荒芜的景象。

突然,郑玄看到一片田地里立着一个高大的人影,他用手一指,问:“那是什么?”

郑建国瞥了一眼,说:“哦,那是大将军司马懿的雕像。你忘了,小时候你们经常在这儿爬上爬下的。”

经他一提醒,郑玄突然想起来,村子外面确实有一个司马懿的雕像,虽说他们村是司马懿的故乡,但这个人在家乡人的眼里,并不是什么好人,而是抛弃结发妻子、背信弃义、引起五胡乱华的始作俑者。尽管县里面给他立了雕像,电视剧也一直试图洗白、美化司马懿,但仍然无法改变村里人根深蒂固的看法。

既然过了司马懿雕像,那就离自己从小生活过的老宅不远了。郑玄心里突然有些紧张,他抬头看了看天,沉闷的夜空零散点缀着几颗微弱的星光,月亮朦朦胧胧地发着昏黄的微茫,外圈隐约绕着一层光晕。

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心里有些隐隐的不安,似乎预感到今夜一定会发生些什么。

“到了。”郑建国说了一声,把车停了下来。两人从车上走出来,站在一片荒野边缘。

郑玄举目望去,一片望不到边的荒原中,孤零零地矗立着一座瘦骨嶙峋的高大院落。黑灰色的宅院在荒野蔓草中显得很突兀,仿佛一头黑色巨兽趴伏在荒草中,正偷偷窥视着猎物,随时伺机而动。

“走吧。”郑建国从车里翻出一个小型手电筒,打开试了试,在前面带路。

两人拨开半人高的荒草,朝着老宅走去。荒草中到处都是被惊醒的蚂蚱和癞蛤蟆,偶尔还有一两只鹌鹑,突然从野草堆里扑腾出来,把两人吓了一跳。

“这片地怎么荒着?”郑玄踢开一只肥硕的蛤蟆,问道。

郑建国沉吟了一下,说:“大概去年种了铁棍山药,那玩意儿扎地三尺,非常费地,种完一季之后,要过两三年才能种粮食。要想再次种山药,得等到十年后了。”

说着话,俩人到了老宅门前,一座三进的四合院完整地呈现在了眼前。一种从记忆深处猛然冒出的熟悉感让郑玄恍如隔世,一时间他愣在原地,有种如梦似幻的不真切感。

院门前两只石狮子歪倒在地,一只被砸了头颅,已经没入土里一半,另一只也被荒草掩盖了大半。原来的青瓦围墙上长满了乌紫色的瓦松和蒿草,一片颓败的气息。朱红的大门也被风雨侵蚀变成了斑驳不清的黑色,腐朽变形的两扇门中间裂开半人宽的缝隙,等会儿进去,倒是省得撬门别锁了。

“走吧,我带你进去看看。”郑建国说了一声,从宽大的门缝里歪头挤了进去。郑玄定了定神,也学着他的样子从腐朽的大门中间钻了进去。

>>>点此阅读《诡墓通天》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