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阴婆的棋盘:黑白生死轮》薄生的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唐阙星,戴俊辰 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阴婆的棋盘:黑白生死轮

小说:悬疑

作者:薄生

简介:因为一座黑色的园林,捉鬼术士唐阙星意外掉进了阴婆的陷阱里,穿越回到百年前的民国,寻找幕后真凶。一边为鬼做掩护一边又是阴婆的恋人的将军;人鬼莫变的师弟,来路不明记忆全无被人豢养小鬼妥寻……
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秘密,每个人都有所隐瞒,是谁害死的阴婆?又是谁打碎了空间的秩序究竟谁才是那个披着人皮的恶鬼?
(狼人杀+全员恶人+楚门的世界)

你以为我在你的棋盘上,殊不知你又在做谁的棋子。

角色:唐阙星,戴俊辰

阴婆的棋盘:黑白生死轮

《阴婆的棋盘:黑白生死轮》第 3章 你怎么这么墨迹免费阅读

靠,这是掉鬼家啦,我是不是睡觉梦游了,从园林跑到地府来了。

只见背后的墙上因为贴了透视符,所以外面的样子犹如透明般呈现在眼前。一个没有瞳孔,脸上皆是绿色的纹路,一口尖牙张得老大,七窍流血的女鬼恶狠狠地看向这屋子,若不是她没有眼仁,唐阙星真觉的他在回头那一刻就凉了,这倒好来了个死亡对视。

在看了一会没有什么异样后,那个鬼魂,拖着缓慢的步伐离开了。越过她,看向远处,在远处的湖心亭一个女人悠闲地品着茶,仿佛世俗都不与她相干,而她的对面的位置坐着一个男性骷髅。四周的树上吊着一具又一具尸骨,滴滴答答的血液顺着伤口往下流,仿佛下了一场血雨,滋润着这园中的一草一木。地上尽是断了腿的野鬼,一边喊冤,一边用仅存的双手向外爬。有的甚至爬到墙边,大门处,每一次拍打都在门墙上留下一堆血手印,而此时的观赏湖,此刻大片大片的浑身挂满水藻泥土的恶鬼,痛苦的在水里叫喊着,而白日平静的湖水,此刻仿若烧开的热水沸腾着,整个观赏湖犹如一口烧沸的锅,把那群脸色浮肿苍白的恶鬼煮的热气直冒,还有的恶鬼·········

说是炼狱怕也不为过。

回过头来继续看向北侧的窗户,却发现方才的那些小鬼们都已经不见了,不过唐阙星却并未放松警惕,又一道隐身符拍在身上,甚至连呼吸都屏住,果不其然,看着突然间从窗台下冒出个小鬼头,此刻唐阙星为了隐蔽身形,整个身体重心下降,躲在窗台下,仅留一双眼睛,看着窗外,这突然冒出的鬼脸,错不及防,二人的距离就隔了个窗台,那小鬼看不到唐阙星,还向屋里伸了伸头左右看了看。

两人之间就只有一掌宽,腥味混合着尸臭味扑面而来,那孩子看了半天也没有什么东西,撇了撇嘴,进屋爬了一圈,留下一屋的水渍,而后又手脚并用的又爬了出去。

全程,唐阙星一动未动,起初因为猝不及防的出现,也不过是双目微睁罢了,到后来甚至可以说是面无表情的看他在屋里爬了一圈,就这样熬到后半夜,这些东西也就渐渐消失不见了。唐阙星也撤了符咒躺床上睡去了。

“昨夜睡的可好啊。”

就在唐阙星刚吃过早饭,就如同卡点般,准时来点卯的妥寻,看着她那欢喜的模样,若不是与昨天无异的语气,唐阙星真以为她知道昨晚的事呢。

“尚可,有劳了。不知今日钱老爷可有空闲,我有事想问他。”

“他今天依旧有事,见不了你。你要问的,我也都知道,也替你问过了,那枚舍利子不见了,晨曦十四岁失踪的事他也不肯多说,他搪塞你的话你还要听吗。”妥寻一边漫不经心的说着仿佛早料到这般,一边在屋里悠闲地走来走去,注意到地上的痕迹,转而笑道:“不错呀,你这昨晚的夜生活挺丰富啊。”

“也没什么,就是一个鬼娃娃到屋里爬了一圈。”听到对方语气里的调侃,唐阙星毫不犹豫反击道。

“哦,还看到什么了?”一听到这,妥寻的眼睛都亮了,一副你小子运气真好的模样。

“你说呢。”唐阙星你一副明知故问的模样,态度平淡的跟凉白开似的。

“还真是个无趣的人。那鬼娃娃定然也是失望极了,遇见你这么个无聊的木头。昨日在屋里待了一下午吧,今天打算做什么?”

“姑娘预计如何呢?”虽说语气似是无意的问道,却多了几分刻意,想来她定是想好了的,于是唐阙星反问道。

“正合我意,走吧,带你去了解一下这儿的旧事。”说着转身便离开了。

唐阙星拿上自己的木箱,紧跟其后。

昨日本想凭借那女鬼作为开始,捉到她,一来,凭昨日与钱老爷的对话,不难看出,见过捉鬼的多了,他并不信任我,要是能拿下这份见面礼,钱老爷那或许能知道更多的东西。二来,我并未想到妥寻的出现,一般这种内宅事主人都不愿多说,或是说了也是三分真七分假。这女鬼是这园子里的,应该了解的更多。就算她什么都不知道,捉来她也省得在这林子里飘荡吓人,能超度她也算功德一件。这才对那女鬼紧追不舍,现在想想还真是冲动,那伙神秘人,还有那神秘的阵法统统没搞清楚自己便贸然出手,唉,还是太过急切了。

要去的地方不是别处,正是出事的湖心亭。

“这是湖心亭,是这园林中最高最为中心的亭子,这园林极大,且有些地方黑压压的,如你所见站在这亭子里,这园林中的十之八九皆可见。我们与其一一走完,不如在这里偷个懒。”妥寻说完便率先进去了。

·········还有这种操作,还以为这作为出事地点有什么线索呢。唐阙星愣了下,便点了点头表示赞同,便也一起跟了进去,能偷懒为什么不偷呢。

“你知道这园林最初的主人是谁吗?”妥寻将桌上摆的荷花放到一旁的的地上,将桌上的 掉落的花瓣一一捡起扔到湖中后,才请唐阙星入座。

“是民国时威名远扬的军阀——戴俊辰”看着她这番动作,唐阙星心中一暖,自己的师门里最厌恶荷花,知道的人却不多,昨日看园内布置大致皆是荷花,他的房中倒是连荷花的香气都没有,想必也是眼前之人的安排,毕竟看钱老爷的样子也不像是知道的模样:“你去过东陵?”

“我以前遇到过一个东陵的术士,他告诉我的,他说他们门派里的人碰不得荷花,对荷花甚为厌恶。想到你也是东陵的,或许你也不喜欢呢,再说这花也没什么好看的,我不比她好看多了。有我坐在这,她在这也没啥意义了。话说这里最初是清朝一位官员的府邸,后来出了事,就一直荒废着。到了民国时,这就被他家花钱重造了。后来等这园林建好了,戴家的家主也变成了戴俊辰,与其说它的主人是戴俊辰,倒不如说它的主人是一个叫做佟郁木的女人。”

“佟?”听到这个姓氏,唐阙星疑问的出声道。

“嗯不错就是那个清末的大儒生佟老太爷的后人,是他的孙女。说起她还真是命运坎坷,小小年纪就赶上佟家遭诬陷获罪后,被谴还祖籍,也就是苏州。她有个青梅竹马,姓林,林家知道苏家家道中落后就提出了悔婚。转而呢同苏州新贵于家结亲,也就是佟郁木来到苏州后认识的闺蜜。我也不太清楚他们之中有什么龌龊事,反正林、于两家杀了佟郁木的爸灭口,她妈也被于老爷给奸杀了,就在这时她遇到了戴俊辰。俩人呢也是先婚后爱,经历了一大堆事,接果戴俊辰在这被人杀了,她也就不知所踪了。”

这些事早在来之前他便调查了个大概,眼下从妥寻口中得知,倒也解决了他许多疑问。

妥寻看他保持着沉默继续说道:“这园林前后为园中间为宅,前园呢,主要就是这个币泽湖,后园呢主要就是你昨日去的林子,接着这四处大大小小的亭子共计二十处,园内长廊拱桥四通八达。眼下,人呢死在外园的湖里,这内园的观赏林黑影出没,还有就是你看那里,那处亭子。”妥寻指了指西面的那处被茂密的树木遮盖,仅露出顶部的亭子道:“那处有一口古井,平常有井盖密封,铁链缠绕。就在你昨日上午进入那树林之时,园林的黑色雾气越来越浓,还传来铁器的声音,后面那口古井后来更是出现异样。是以,钱老爷才让我在那等你。若你安全出来”

“若我安全出来,说明我还用点儿用,或许能还园中一个安宁。就算本事不够,坚持要走,也省得继续浪费彼此的时间。死在里面就更是简单,什么都不用说了。”唐阙星接着她的话继续答道。

“嗯,正是如此。”妥寻单挑了下眉点头应道:“不过我却对你十分看好。”

“呃?为什么?”眼见如此直白的妥寻,唐阙星到有些愣住了。

“因为你长了一副正人君子的脸。”

看着妥寻一脸正经且认真的神色,毫无半点玩笑之意,唐阙星才确定她这不是在开玩笑,不禁有些好笑:“若都像你这般看人,不知有多少人要被骗了。方才你说井中有异样,什么异样?”

“那口井打从钱老爷搬进来就被铁锁井盖封的严严实实,你也看到了它位于林子旁边,那离后厨远,离住房也相距甚远,基本没什么实际作用,所以素日也没什么人去管他,只是偶尔下人会去清理清理。那日我恰巧在林外等你,离那口井比较近,先是面前的青石路被黑雾遮住,然后我听到有什么重物挪动的声音,还伴有铁链拖在地上的那种声音。于是我去了趟那,结果发现,铁链不见了,井盖也移动了一半。然后铁器碰撞的声音便在林中出现。哦对了,我还注意到井身好像有雕刻的字迹,但实在太黑了,看不清楚。怕是什脏东西,一时有些害怕就走开了,继续在那等你。”说着还皱了皱眉,一脸无辜的看着他,一双水汪汪的眼睛,灵动又烂漫。

害怕,还描述的那么轻飘飘的,想到此处唐阙星嘴边忍不住的微微扬起。已经好多年没有人和他这般交谈甚欢了。

“唐阙星,我发现你笑起来真的很好看哎。”

“咳,嗯,我想先去古井那去看一看。”受不了她这直白且热切的目光,唐阙星清了清嗓子,别开了目光。

“行啊,走吧。”

“你也要跟着去?”

“当然,不然你打算自己去啊,”

“你不是害怕吗。”

“不是有你在吗。”

“唐某修为尚浅,怕是不能护你周全啊。”

“唐阙星!”妥寻气鼓鼓的看着眼前跟他唱反调的唐阙星:“我昨天怎么没发现你这么墨迹呢。”

·······

>>>点此阅读《阴婆的棋盘:黑白生死轮》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