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进击的废废《快穿:病娇虐渣指南》小说最新章节目录,萧何,林乔 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快穿:病娇虐渣指南

小说:纯爱

作者:进击的废废

简介:【快穿+双男主+1v1+强强】易舟参加了渣男的葬礼后失踪了,醒来时发现自己死了,没有生前记忆,还绑定了一个虐渣系统。系统告诉他,只要收集七个世界的虐渣值,就能召唤神龙,呸,就能重生回家。易舟很开心,他表示自己终于可以搞事了。当病娇大BOSS在每个世界遇到另一个大BOSS时,易舟无聊的人生终于染上他人的色彩,比起胜负欲,他更想看对方被自己攥在手上的狼狈模样,殊不知,对方也想让他的眼眸永远映着自己。

角色:萧何,林乔

快穿:病娇虐渣指南

《快穿:病娇虐渣指南》第1章 渣男的葬礼免费阅读

追悼会每个人面色凝重。

天阴沉沉的,却落不下一滴雨。

一个二十多岁的男人黑白照放在花圈中间,长相英俊,脸上没有一丝表情。

相框下放着一个精致昂贵的黑色骨灰盒,两旁鲜花一字排开,周围隐隐能听见接连不断的啜泣声。一对年过半百的夫妇相互搀扶,望着儿子的遗容,满脸都是泪水。

去世的男人叫萧何,死因是跳楼,据说是因为公司破产导致压力过大而长期服用药物,最后神志不清而从家里阳台跳了下去。

今天,是他的告别仪式。

林桥圩静静地站在人堆里,注视着照片,说真的,他其实对于萧何的死并没有什么感觉,相反,一种来自心底的喜悦渐渐涌上心头。

林桥圩想,这个人渣终于死了,易舟终于可以解脱了。

脑海中逐渐浮现出另一个的身影,他缓缓地长出了一口气,在空气中留下一片雾气。

就在这时,远处忽然传来引擎的轰鸣声,几秒钟后,一辆哈雷机车疾驰而来,纯黑色。

林桥圩的心猛然一抖,跟随着众人的目光往声音的方向看去,一个身材瘦高,身着黑色西装的年轻男人从哈雷机车上下来。

没有人在意这个人一身精英扮相却骑着一辆哈雷,手上拿着一支与葬礼格格不入的红玫瑰,看到他走过来时,所有人几乎同时给他让开了一条路。

“易舟?”一个熟悉的名字脱口而出,林桥圩眼前这张苍白瘦削的脸,与他脑海中的脸渐渐重合。

细长微翘的丹凤眼,高挺的鼻梁,略薄却线条清晰的嘴唇,组合出一张精致而不失气质的面容,冬日的阳光照亮他的侧脸,他的眼睛映出漂亮的赭红,而这样的色彩出现在一个人的眼睛里,就有种惊心动魄的感觉,虽然长相让人产生距离感,却被他眼中所带有的温柔削弱了许多,甚至有一种岁月静好的错觉。

易舟的目光朝向他,他用沉闷而缓慢的语调说:“林桥圩,好久不见。”

林桥圩压抑住心中那份雀跃:“是啊,确实好久不见。”

准确来说是三个月。

这三个月林桥圩联系不到易舟,也联系不到萧何,他们就像人间蒸发似的,连他们的住处都去找了,一点活动迹象都没有,吓得他差点就报警了,后来就传来了萧何跳楼的消息,当他赶到时,易舟就站在人群中无声地看着那具尸体。

那时候易舟的表情让他有些害怕,因为对方是笑着的。

林桥圩无法忘记那双永远都被一层薄雾覆盖着的眼睛和那惊悚的笑容,那一瞬间林桥圩似乎什么都听不到,因为这样的易舟让他战栗,也深深将他铭刻在记忆里,永远无法抹去。

易舟在所有人眼里就是一个完美的人,不管是性格还是才能都让人看不出一丝缺陷,他是医大的天之骄子,是他们年轻一辈的神话,在S市,不管男女都会被他的魅力所吸引,甚至为他一掷千金,为他考入医大的人比比皆是。

可是他为什么偏偏会选择萧何这个渣男呢?

他不懂,萧何只不过是一个浪荡纨绔,除了颜和钱,几乎一无是处。

萧何男女通吃,听说在与易舟交往时,居然跑去酒吧勾搭人,把一个陪酒女的肚子搞大,搞得当时满城皆知,彻底沦为笑话。

很多人以为易舟了解到萧何的真面目后,会立即离开他。但让人万万没想到的是,易舟竟然轻易地原谅了他!!!

操蛋呐,这什么鬼结局?!!他们想看渣男去死!不是想看原谅戏码!拒绝渣男!人人有责好吗!

可惜无数双眼睛的期待逐渐化为了淡疼,很多对易舟有意的男女看到萧何欠揍的脸都想一拳砸上去,还有什么比鲜花强插在一坨屎上更令人不快。

更令林桥圩吐血的是,就算萧何不长记性继续在外面乱搞,易舟也没有离开他。林桥圩甚至很想揪住易舟的衣领摇晃他,对他咆哮:“萧何根本就不是你值得爱的男人。”

可他不敢这么做,因为易舟是他的白月光,是他触不可及的存在,他和其他人一样暗恋着他,甚至为了他做什么都可以,哪怕粉身碎骨也心甘情愿。

好在萧何死了,他终于有了机会,但是易舟对他而言,是他高攀不起的星辰,而且不止是他,易舟其他的暗恋者也在蠢蠢欲动着。

可……如果……要将这个在他生命中惊鸿一瞥的男人牢牢抓住,就只能将对方的双翅折断,将他倚靠的一切切断,才能完完全全占有他。

林桥圩脑袋里突然产生了这样疯狂的想法,一旦有了这个念头,欲望就像藤蔓一样钻进他的内心,将他窒息的爱原封不动地挖出来。而当他再抬起头时,看向易舟的目光已经变得浑浊而扭曲。

空中开始飘起了小雨,易舟察觉到背后炽热的目光,不过他并不在意,他望向黑白遗像,上面的男人没有表情,永远定格。

“萧何,这段时间我玩得很开心。”

易舟轻声开口,一边说着一边将那支玫瑰放在了遗像下方。

“没看到你临死前绝望挣扎的样子,真的很可惜了。”

这些话从他口中传出,因为声音很小,周围的人并没有听清他在说什么。

而站在易舟左后方的林桥圩仔细端详着他苍白的侧脸,发现对方眼中的温柔依旧不减,心中则充满了嫉妒,但他却没看到易舟的目光在萧何的遗像停留了一会儿,眼中渐渐有了扭曲的笑意。

易舟没有呆多久,无视想要和他有进一步接触的林乔迂,骑着哈雷绝尘而去。

林乔迂呆愣在原地,望着易舟逐渐消失得背影,眼中变得不甘。

在场的人大多数都是校友,有几个故意奚落林乔迂,被他瞪了回去。

他不会放弃的,反正萧何死了,他有的是机会接近易舟,到时候就让这些傻逼等着瞧。

然而,令林乔迂没想的是,那天是他最后一次见到易舟。

葬礼的结束,是易舟的失踪。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