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孟独善,子玉《腹黑魔尊求放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孟独善,子玉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腹黑魔尊求放过

小说:古代言情-女玄

作者:尽染铅华

简介:“昨日,你为何失约?”
“我去了,只是你未曾见到。”他嘴角含笑,犹如雪峰上一束耀眼的光,令人眩晕。
“不想让我见,来了又有何义?我真傻,信了你的话。”她伸出皓腕,扶扶了秀发上那朵形如茉莉的白纸花,语调平缓,没有喜怒。
“我有不得已的苦衷。”
“我知晓你的苦衷,你我身份悬殊,云泥之别,我也想得明白,早断早好,这牵肠挂肚的,”说到这儿,泪儿止不住要掉,赶紧别过脸看向窗台茉莉,“情深,奈何缘浅!”

角色:孟独善,子玉

腹黑魔尊求放过

《腹黑魔尊求放过》第2章 毒 患免费阅读

管家惊讶地再次看向那些人,早闻冀州地界仙门望族乾元宗,宗主卫子玉八月寿诞,广邀天下仙宗豪门共襄盛聚。

未曾想,眼下七月中旬就有仙派入冀州贺寿,这里离乾元仙宗骑马仅三日路程,确乎是来得早了些。

不多时,得知消息高知府屁颠屁颠跑出来,虽说一身孝衣,满脸堆笑,比娶他那八姨娘入洞房时还开心,上前一一鞠躬,唯怕怠慢了一人。

当得知他们是路过借宿,赶紧将客房重新布置打扫,又把灵堂从正院腾出,搬移到偏院,法事取消,吊唁的宾客亲友也遣散送客,这几日除了仙客谁也不再接待。

区区凡人生死哪有仙客来得重要,要知道这世道还有妖魔作乱,得罪仙宗,谁替你消灾除魔。

再说,真怠慢人家仙人,一个巴掌能要你的命,一刀一剑可毁你全家,连牌位都不带留。

高知府小心翼翼观察,好半天才弄明白那个最英俊少年是天齐派少主,那年龄最长的便是逍遥谷谷主。

至于姓谁名谁,没人告诉他,他也不敢冒昧打听,都说仙人要清修,最忌讳凡人叨唠,借他万个胆也不敢废话一句。

易茉眼看着那些人进了知府大院,也抬脚想跟着进,却被家丁阻拦。

“我阿爹还在里面。”她向里遥遥一指。

“刚才请你进你不进,现如今怎地又想进了?”管家有些生气地问道。

“除魔护道的贵客在此,小女子还有什么可担心的?”易茉莞尔一笑。

管家知道此事无果,遂将高知府请一边,把刚才发生的事前后讲了,更将那‘搂抱’名场面细化一番。

高知府本好色之徒,自然视天下男子皆是如此,听罢也惋惜地看向戴着面纱易茉,很是想瞅瞅她真实模样,但面纱既是让仙门名派天齐宗少主戴上,谁人敢摘。

“罢了,让易医师回去吧,易姑娘,我可当真只是留你父亲治病,万万没别的想念,若有人问及,还望你如实相告。”

“知府大人多虑,小女子前来只是来接阿爹,阿爹安然归家,自然就无后话了。”

“管家,叫人抬两顶轿子送易姑娘和易医师。”高知府要好人做到底自然送人送到家,谁知道这个聪慧女子会不会真攀上仙门,到时别记恨自己就成,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嘛。

知府正厅高椅上,逍遥谷主秦战见宁无涯面无波澜,神色淡定,放下手中香茶,有心试探:“贤侄,那面纱女子也不知要没要回她父亲?”

“怎么,秦世伯有英雄救美之意?”宁无涯笑道。

“一把年纪哪轮得着我,真要英雄救美,也该是你们小辈出手,我怎好插手?”

宁无涯专心喝茶并不接话,他自是知那秦战又动起歪心思,虽说那姑娘是迄今他见过最动人的女子,凭自己魅力相信也征服得了。

但,仙途漫漫,一介凡人与他毫无助力,身份悬殊,既不能结成伴侣,何必花那心思时间拈花惹草。

他骨子里并非好色花心之流。记得临行前父亲交待,此次乾元宗之行促成二事。

其一,乾元宗宗主卫子玉广揽各大仙门,名为贺寿,实则是为爱徒择婿。

这名女弟子还在婴孩时就收入卫子玉门下作关门弟子,十六岁已修成少仙,现今被封乾元宗神女,父亲意在能联下这门姻亲,按理,适婚女子中只有此女子修为与身份他还能入眼。

但,虽大她二岁,自己却刚结金丹,离少仙还差整整二阶,若要速修到此位,还不知何时,还得依托多少仙丹灵药。

仙门同龄人中,自己资质确实平庸,奈何出生在一流仙宗,虽有长兄,却已不堪大用,父亲对他寄以厚望,将来宗门之位必会传位于他,自己只有进取断无放弃之路。

思及此,宁无涯心中没定数,口中无味。

其二,借此仙门盛会,找到神出鬼没的药王,父亲要他手里的那条吸魔蛭。至于拿它做什么,父亲没告诉他。

“贤侄,数日一路,我也看出你是个重情重义之人,凡人女子自是配不上我等仙人,但有句真话只对你讲,那女子是阴时阴地出生之人,难得炼材啊。”

极阴之人常被一些邪修者当作炉鼎,采阴补阳,于仙修大有补益。

听到此话,宁无涯面色仍是冷淡。

“秦世伯见多识广,令晚辈敬仰,只可惜我们天齐宗修仙从不借用旁门别术,此行小侄只为送贺祝寿拜见卫夫子,其余皆为累赘之事,我权不在心。”

秦战内心发笑,好个谦谦君子,要不是你天齐宗是名门正宗,我秦战会把这个甜头与你说。话说到这份上还故作正派,弃之不屑,那别怪先下手之人。

回到凡心医馆,易天行面容憔悴,有气无力,易茉认为是高知府扣押未逼受惊过度导致,遂煮了一剂清心顺气汤给他服下。

“茉儿,你师公祖要来,先去收拾出一间房间,再去将院墙角前年埋的桃花红挖出来,做点下酒菜,还有,你师公祖最喝你煮的薏仁莲子粥也备上。”

易茉边答应边抚背替他顺气。

上次见师公祖还是三年前,那时举家刚迁到冀州,人生地不熟,医馆是师公祖出资替他们开办。

易茉印象中,凡是遇到大事师公祖就会来找他们,像这次阿爹被高知府扣押,如若她不去要人,相信师公祖出面也能让阿爹回来,师公祖从小在她心里就是无所不能。

天色越发黑了,易茉父女饿着肚子好不容易盼来孟独善。

三年未见,他还是那个模样,一脸菊花褶子,胡须皆白,蓬松的白发只拿根桃木枝绞着,腰间挂着个紫葫芦,左手执杖右手执扇,像极了话本上的八仙李铁拐。

易茉给师公祖磕了头,孟独善拉起她,背身偷偷从怀里掏出一本发黄的旧书,笑嘻嘻道:“仔细些看,这可是连你阿爹都没给看的,丹方药方全着呢!”

“那毒方上面也有?”

“都有都有,医毒不分家嘛。”

“师父,你给她看《万生缘方》作什么,弟子这小小医馆,除了医术,炼丹制毒无用,她学得多心思就沉,迟早眼界也会高,实则不好。”

易天行突然想起年轻时的木青婉,不由得皱眉。

“我知你的担心,但茉丫头不同,不会用学到的谋取虚无名利。”孟独善肯定答道。

易茉知道阿爹向不喜她求学,赶紧去厨房端饭菜。三人围坐在饭桌,易茉先盛了一大碗薏仁莲子粥,双手递到师公祖面前。

“也不知哪个有福气的能娶上我们家茉丫头啊!”每次尝过一口,孟独善都发出此感慨。

“我不嫁人,我要陪在阿爹身边为他养老。”易茉仍是这一句,只是不同以往,话中含羞。

放往日易天行哈哈一笑,今儿听了却愁云不展。

吃罢晚饭,易茉收拾碗筷,易天行和孟独善进了里屋,关上门放下门栓。

易天行脱下脱衣服,除了四支面部,全身漆黑,明显一看就知中毒,只不过这不是简单的毒,是难以医治的魔毒。

孟独善打开葫芦,一条指长的碧绿小蛇徐徐从瓶口爬出,在易天行身体逗留了二息,找到上次位置上,钻进他身体。

易天行忍着剧痛,这小蛇在身体里游走,一柱香后,易天行身体慢慢恢复正常,那小蛇终于钻出来,周身漆黑发亮,魔毒被它吸了个七七八八,易天行又得以活过一年半载。

要不是因为情况危急,孟独善不会在医馆治毒,易茉不知道她阿爹身中魔毒之事。

这碧绿小蛇便是宁无涯正要找寻的吸魔蛭,它长似竹叶青,机缘巧合中在魔域孵化长大,爱食魔毒,因千年前魔域被毁绝迹,现世中吸魔蛭仅存无几。

“魔毒之事一点儿没同茉丫头讲?”

“无法开口,想让她平凡过一辈子,什么仙什么魔都别去沾惹,还是不提得好。”

“那这三年,木青婉也没来看她?”

“别提她,这十六年来,连孩子都未曾看一面,不配做这个母亲,当然,我也没资格怪她,但终究她是对不住茉儿。”

“但她毕竟是茉儿生母,还是早些告诉茉丫头,至于相不相认都是后话。”

“相认?师父,这就是我不想告诉茉儿的原因,您又不是不了解她,为当那个掌门夫人她都干了什么?好在当时这条吸魔蛭您随身带着,否则我也活不到今日。掌门夫人身份和茉儿之间,她必定会选择前者。”

“唉,当时我也是有些心痛那些仙丹药材,可现在也看开了,权当给她的嫁妆吧,只是,她万不该再回来找你,害了你中魔毒。”

“只要茉儿能平安无事长大,哪怕再遇上那些魔使,拼了命也值。”

“真遇上你这残命也保不住她,还当自己是从前少仙修为呢。还好,难得十六年天下太平,没有听说魔使做乱之事。”

易天行自是点头认同,思及白天之事,他又将在高知府威逼易茉告知孟独善。

>>>点此阅读《腹黑魔尊求放过》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