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仙侠生猛》肌肤胜雪的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杨文定,杨庆云 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仙侠生猛

小说:玄幻-脑洞

作者:肌肤胜雪

简介:误闯陌生女人闺房,父亲逼婚,杨文定含着怨气逃离杨府,当他踏入修真世界的那一刻起,整个世界都为之颤抖和改变。翻手为云、覆手为雨,遇到敌人杀杀杀,让整个三界不得安宁。

角色:杨文定,杨庆云

仙侠生猛

《仙侠生猛》第3章 是时候逃婚去了免费阅读

杨文定正要跟随众人离去,被父亲杨庆云叫住。

只听杨庆云说道:“过两日我要出趟远门,去兰河郡采购些礼品。你这几日哪也不许去,好好在家练习拳法。”

杨文定心情低落,抬头鼓起勇气问道:“父亲,孩儿有句话方才一直没敢问,莫非要孩儿真得与那林家小女儿成亲不成?孩儿岁数还没到法定结婚年龄啊。”

杨庆云笑道:“那还有假,定亲信物我都给了。”

杨文定心头陡然一紧,暗暗心急,这毕竟牵扯到他终生大事,今个若不说个明白,以后怕是更没有机会说服父亲。

他只得硬着头皮说道:“父亲,孩儿不想成亲,那林家小姐品行如何咱家都不甚了解,你说这万一是个泼辣之人,孩子这大半生可怎么过啊。

再说我年纪这么小,什么也不懂,这不是瞎子点灯白费蜡嘛,父亲,劳烦你帮孩子退婚吧。”

听到杨文定的话,杨庆云脸立时冷下来,他举起巴掌便要朝着儿子脸上扇。

站在一旁的杨文盈忙拉住父亲胳膊,急道:“爹,你别打三哥了。别说哥不愿意,我也不同意。”

杨庆云怒目圆睁地瞪向杨文盈:“滚一边去,这里哪有你插话的份。”

杨文盈被吓了一跳,她自小深得父母宠爱,罕有见到父亲如此对待自己,心中轴劲上来,当下不管不顾的撒娇说道:“爹,你便是责打我也要说。他林家姑娘长得什么样我又不是没见过,一个比一个丑不说,无一不是胖中极品。

爹,你说这要是嫁到咱们杨家,一旦他俩口争吵起来,我哥都未必能打得过她。

行,就算是不争吵,天天见这么一个人,谁还能有好心情活下去,到了晚上吓也能吓个半死。爹啊,算了吧,求你别折磨我三哥了,他活着不容易啊。”

杨文定暗暗朝着妹妹竖起大拇指,忙委屈的红着眼说道:“是啊,爹,我严重怀疑他们林家是敲诈勒索,这就是他们的圈套,要不是林战哄骗于我,我怎么能去他家。再说当时屏风挡着,我连人家姑娘面都没见过,我真是冤枉啊 爹,早知道是这样,我还不如大大方方的看上两眼呢。”

杨文盈撅着小嘴嘟囔道:“爹,你是有多恨哥哥啊!他不就是憨点笨点嘛,也不至于这么的想害死他啊,这不是欺负人嘛。”

杨文定顿时忍不住扭头惊愕的看了妹妹一眼,连连使眼色,那意思无不表明让她说话注意点分寸,劝归劝,嘴别这么毒,以后咱兄妹还得处呐。

杨庆云暗暗叹了口气,他能不知道林家几个姑娘长得什么样嘛,早些年他便见过林家老大和老二,那长相可真是一言难尽,一个赛一个的丑,若是按照外貌画张画挂在门上,这都能辟邪。

可他这也是没办法,现在这事传的满城风雨,众口铄金,若不及时解决,以后杨家可就没法在这混了。

杨庆云心中五味杂陈,怜悯的看向杨文定,狠下心说道:“木已成舟,这可由不得你!难道你这是要让为父失信不成,你这个不孝子,杨家也是要脸面的人,此事休要再言。”

杨文盈吃惊的望着父亲,急得眼泪都快要出来了,叫道:“爹,你这是要把哥往火坑里踢啊,我不同意。”

杨庆云面色一沉,转身坐到椅子上,控制住脾气缓缓说道:“那有什么办法,此事谁又能说得清,为父知道老三心里委屈,但林家姑娘因为此事差点上吊自杀,人家才是受害者。

文定,咱家虽然不是大门大户,也从不主动高攀富贵人家。但转念一想,此事未必全是坏事,人家林家家财万贯,若不出了这档子事,闹得满城沸沸扬扬,咱怎么能和林家结为亲家。有道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此事便这么定了,你们休要啰嗦。”

杨文定颓然坐在椅子上,见父亲话语透着果决,只得低头不语不情愿的闭上嘴,心里却辗转反侧。

杨庆云缓缓喝了口热茶,对着杨文定说道:“明日你去买些纸钱和果品,咱爷俩去给你小姑上上坟,别忘了买四甜蜜饯,你小姑生前最是爱吃。咱爷俩跟她说说话,让你小姑也沾沾喜气,她泉下有知定会高兴许多。”

杨文定点点头。

杨庆云从怀里掏出一锭银子,塞到杨文定手里,背着手叹道:“应该是够用了,记得多买些香烛和纸钱,剩下留给你成亲用。

哎,改日得给你小姑换个石碑,前些日子,你小姑托梦给我,说家里木门坏了,老是漏雨,住着不舒服。这次再修缮下坟,让你姑住的舒坦些。”

杨文定心中微动,试探着问道:“父亲,为何小姑的墓碑上有姓没名啊?是犯了什么错事吗?”杨庆云微微一愣,不悦的说道:“你问这个干什么?”

杨文定摸着脖子上挂着的玉坠,笑道:“我这不是好奇嘛,毕竟这些年都是孩子去烧纸拜祭,心里难免有所疑问。”

杨庆云叹了口气,缓缓说道:“也罢,你将要成家立业,告诉你也无妨,你要切记不能告诉任何人,免遭杀身之祸。”

杨文定见父亲说的郑重,忙点头说道:“放心吧,孩子知道轻重。”

杨庆云望着天上浮云,目光透着追忆,脸上露出一丝笑意,说道:“你小姑叫杨庆红,是个了不起的人。”

杨文定正前所未有的期待父亲继续说将下去,怎料父亲只说了一句话便起身离去,心里立时不痛快,起身追道:“继续啊,你怎么不说了,这就完事了?”

杨庆云转身皱眉回道:“怎么,你还想知道何事?其他的事情你不该问,也不便知道,我这是为了你好。”

杨文定目送父亲离去,脸上挂着的一丝笑意立时消散,满怀心事的回到屋。

他抠着鼻屎望着住了近十年的厢房,轻轻叹了口气,现在事情急转直下,这家他是再也待不下去了,隔三差五挨揍也就算了,被逼成亲也就忍了,可是让他娶个丑媳妇那真是忍无可忍。

罢了,当断不断反受其乱,今晚小爷就收拾好行囊和食物,明日凌晨便背着我的小书包浪迹天涯去,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

到了二日凌晨鸡鸣响起三遍,杨文定施展轻功纵身一跃,轻飘飘落在熟悉的石栏小巷路口,按耐住心中雀跃,趁着城门守卫换班空隙,脚尖一点,转眼便溜出了城。

他一路向东出发,疾行半日有余,感到距离汨江郡已远,稍感安心,便在一处叫做桃源镇的地方停住了脚。

阳春时节,桃源镇市集两侧桃花开得正盛,远远望去,尽是舒展胭脂晕染的花瓣,让人不知不觉放慢脚步沉醉其中。

杨文定第一次离家远行便见到如此美景,心情自然甚是愉悦,这走走那逛逛,见到什么事物都倍感新奇。

春风拂过,十里桃花轻轻摇曳之间散发出阵阵清香,这香气很自然的飘进了官道上行驶的一辆马车内,只见一位穿着素净衣裳的姑娘幽幽叹了口气,轻轻掀开车帘说道:“老丈,敢问此为何地?”

白发老丈见往来百姓很多,便一抖缰绳将马车放慢了速度,这才放心回头说道:“柳姑娘,此地为桃源镇,距我家已是不远矣。”

柳箐箐眉头轻蹙的望着车外,略一犹豫,起身轻声笑道:“既如此,便劳烦老丈停在此地罢了。这里风景不错,我四处看看。”

白发老丈朗声笑道:“如此甚好,老朽正发愁如何与你细说,再转个弯我就到家了。实在不方便再搭你一程,抱歉了,姑娘。”

柳箐箐莞尔一笑,说道:“老丈过谦了,您是善人,能载我一程,小女子已经感激不尽了。”说着塞给白发老丈一块碎银。

白发老丈笑的合不拢嘴,忙小心翼翼的接过银子装入怀里,感激的说道:“谢谢,谢谢,这本是举手之劳,实没想到还有意外之喜。这下好了,老朽正好用这碎银买袋粮食和布匹,贴补家用。”

白发老丈再三躬身作揖感谢,这才哼着小曲挥着马鞭驾车缓缓离去。

杨文定背着双肩包,手里吃着雪糕信步闲逛。

来往百姓见这陌生的白胖少年吃着如此怪模怪样的食物,立时吸引了不少百姓好奇的目光。

杨文定眼睛一扫,见这些朴实的百姓想看又不敢多看,忍不住哈哈大笑,借着双肩包遮挡,随手从系统里拿出七八块雪糕分给了周边的小朋友,一边撕开包装袋,一边示范给大家吃。

“好甜啊,真甜。”一个小黑小子兴奋的叫道。

“真好吃,冰冰凉凉的。娘亲,你尝尝…”又一个女娃娃高兴的说道。

“这位公子,可否给我一根这个东西。”一个衣衫褴褛的老奶奶拄着拐棍怯怯的问,身后一个骨瘦如柴的七八岁小孩躲在身后偷偷看着,用力的允吸着手指,满眼的羡慕之情。

杨文定微微一愣,摸了摸孩子的头,微笑着从包里拿出两根雪糕、一袋大白兔奶糖和三袋奶油巧克力饼干塞入了孩子怀里,“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就当是个惊喜吧。”然后笑着扬长而去。

一路游山玩水,不亦乐乎!

杨文定离开家再无人看管,自此天高海阔,一身轻松,卸下心防刹那间,整个人精气神似是脱胎换骨一番,心里透着那叫一个美,不由得暗暗寻思:“早知如此,我何必天天困在家中。”

桃源镇街道上路人形形色色,男女老少,络绎不绝。杨文定小心避让着锦衣美妇、独脚乞丐,偶然间侧身擦过闺阁少女,却见人家早已低头含羞带怯的逃了开去,乐的杨文定忍不住吹起了口哨。

市集摊贩吆喝声不绝于耳,百姓生活的烟火气息非常浓烈,不禁把杨文定也吸引了过去。

他且走且看道路两侧杂货,瞧着一处摊位娇嫩欲滴的水果,忍不住问道:“大叔,这个怎么卖?”

那黄脸大汉粗手一指,笑着喊道:“您说这个,二十铜子一斤,蛇黄桃,千索城特产,别的地都没有,好吃得很。你要多少啊?小哥。”。

杨文定心里觉得贵,问道:“不能再便宜些吗?大叔。”

黄脸大汉倒也爽快,爽朗笑道:“得勒,一瞧你便是外地来的,一斤十八个铜子,怎么样?”,

杨文定被瞧得有些不好意思,也跟着笑道:“那行,那劳烦给我来二斤尝尝。”

黄脸大汉麻利的称好水果,正要递给杨文定,却见杨文定红着脸嘿嘿直笑,心中困惑,面上却堆笑说道:“小哥,足足二斤四两,我给您抹去零头,四十个铜板如何。”

>>>点此阅读《仙侠生猛》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