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阎王忌:入殓师她又冷又媚》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阎王忌:入殓师她又冷又媚

小说:悬疑

作者:天使飞走了吖

简介:古老山村,她是被丢弃在深山中的婴孩,天生猫眼,与鬼为伴。
数千年前,他误食活肉,不老不死,游走世间。
当两个怪物相遇,不是自相残杀,而是相互依存。他们是地狱来的使者,人类中的异类。
“你要带我去哪里?”
“带你去另一个世界!”

角色:

阎王忌:入殓师她又冷又媚

《阎王忌:入殓师她又冷又媚》第2章 借宿免费阅读

他大概有二十五六岁。穿着一件干净的白色衬衣,和黑色的西装裤,脚上是一双锃亮的黑皮鞋。他身材高大且十分匀称,五官英俊,有一头浓密的黑头发。细长的眼睛很明亮,正看着我。

他的打扮和样子,与村里的人形成鲜明对比。我一时之间竟然有些反应不过来,脑子里的疑问越来越多。

“你好,你是外来人吗?”男人站定在我的面前,带着礼貌的笑容,用温柔的声音与我说话。

那声音就像是泉水一样清澈悠扬,听得我都为自己的声音感到自卑了。不过我还是回答了他:“我是来这里写生的,你……知道写生是什么意思吗?”

在这样一个落后的村庄里,虽然眼前的男人穿着举止都是现代社会才有的,但是……我不得不这样问他。

“我知道写生是什么意思,你得找到一个适合的地点,画出你所看到的风景。那么你想画点什么呢?”

我思索一下,随后脑子里想到那张照片,或许可以直接告诉他答案。

因此埋下头将手机拿出来。我点了好几下,手机依然是黑屏状态,我尴尬的笑了:“不好意思,我的手机应该是没电关机了。不过我记得那张照片的内容,我可以告诉你我的目的。我想找到一座不危险,视野广阔的高山,能让我将村庄和附近的几座大山都画下来。”

听到我的话,男人的脸上好似有些许为难:“那可真是抱歉,你今天上不了山了,也或许你上去了就下不来。因为现在已经四点多了,就算我告诉你哪座山适合写生,你上去已经天黑,还得被迫在山里过夜。”

“很危险吗?”

“对,尤其是在夜里。山里有野兽,还有很多毒蛇蝎子之类。我敢保证,夜里你在上面待不到两个小时。”

我愣住了,这个消息对我来说犹如晴天霹雳,难道我要赶回去然后再来吗?

半天的车程,又走了这么久,我可不想回去明天又再过来。于是我向他请求:“抱歉,你可以帮我找一个住的地方吗?钱不是问题,主要是……我想省点事。”

“我看你并不是这附近的人,刚才就有打算要帮助你了。走吧,我带你去我的家里,你可以借宿一晚。”

“万分感谢!”

他住的地方并不是村子里,而是村子附近。至于他为何在村子,他给出了合理的解释。因为他要来这里购买一些新鲜的蔬菜,又嫌城里远,不如直接就上这村里来购买。对于他的解释,我毫不怀疑。

不过我一边走在前往他家的泥巴小路上,一边问着问题。在询问那些村里的怪事之前,我想我应该礼貌的问一声:“你叫什么名字?”

“嗯?我叫权枢!你呢?”

“权枢……额,我叫付弘!不过你的名字听起来,好像……”

“怎么了?”

我赶紧摆摆头,随后不失礼貌的笑了笑:“没什么!不过我想问问你,我感觉刚才那个村庄有些奇怪。不瞒你说,我刚进村子的时候,遇到一个大叔。我礼貌的问他问题,但是他却面无表情的从我身旁走过。就像是……没有看见我一样。”

“是吗?可能我知道你说的是谁。我认识他,是个五十多岁的男人。虽然他已经不再年轻,但是他身强体壮,是个做农活的好手。唯一一点,他的耳朵不好,每次得凑到他的耳朵边大声说话,他才能模糊的听到一点。这怪不得他,是天意弄人。”

经过他的解释,我点了下头,我相信他的话。因为我可不想去往自己都鄙夷的那方面想,我可不会去相信那些神啊鬼啊之类的。

于是我接着问:“为什么我刚才在村口的时候,听不到村子里的声音?也看不到村子里的人呢?”

“或许是你记错了吧?你听,我们到现在都能听到里面嘈杂的声音。只有黑夜里,村落里才是最安静的时候。”权枢扬起唇笑了,或许是认为我有一点神经质。

“可能吧!这山中那么大的雾,或许是我自己的错也未可知。你的家在哪里?”

权枢抬起手指着远处半山腰的一座二层楼的小洋房:“那就是我的家!”

我的目光顺着权枢指的方向看过去,看不到全貌,因为被大树遮住了。不过我能看到它的上半部分,是天空的蔚蓝色与白色相间。就像真是天空的一部分似得,色彩十分匀称。二楼有一个阳台和一扇落地窗,想必从那里看向村庄,一定是一道很美的风景。

越是往权枢的家走,浓雾就越淡。我想是因为山下与半山腰位置和高度的问题,气温也有些差距。

我们很快来到权枢的家,他的家很平常,只是比平常的农村小楼要更舒适一些。大门是浅黄色木门,上面张贴着两张门神,这两个门神画得真是差强人意,线条不流畅,色彩虽然鲜艳却不匀称也不搭,让我看这样的画简直是折磨。

权枢见我盯着门神在皱眉,咧着嘴笑了笑:“抱歉,这个是家里人在外面集市上随便买的,你要是不喜欢,可以撕掉。”

“额,不用不用!我们还是进去吧!”

院子不大,中间是一条鹅卵石铺成的石子路。两旁是草坪,右边有一个鱼池,几座假山坐落在鱼池中间,还特意培育了一些藤蔓缠绕在假山上,让整个鱼池更添生气。左边靠墙位置,种植了一些粉色的蔷薇花,整个院子看起来清新别致,我十分喜欢。

他打开门,请我进去。

客厅是砖地,中间摆放着雕刻精美的红木茶几以及沙发。几乎一切家具都是木质,唯有一样东西,最是引人注目。

那是一张画,用精雕细琢的金色边框装裱,雕刻的花纹应该是白茶花一类。里面的画可以说是美轮美奂,完美到了极致。无论是色彩线条还是意境,都是绝美的搭配。

我几乎看出了神,画的是一个女人。她穿的是袄裙,上下一套,在衣角和裙摆的位置绣着几朵精致的腊梅。黑发扎成两个长长的辫子从两边肩头垂下来,一双眼睛明媚动人,画得栩栩如生。小巧的鼻子,嘴巴就如同刚才在下车时遇到的那名女子一样,好看得紧。

“那是祁宛!”

愕然听到权枢的话,我才发现自己看的出神失态了。我立刻道歉:“抱歉,我看得太认真了。”

“没关系,先坐吧!”

我点点头,然后走到沙发前跟他一起坐下来。

而我依然对那副画十分感兴趣,因此问:“那副画是谁画的,竟然这样厉害。将那个女人的神态笑容画得那么逼真,就像是……像是照片一样,完全定格了下来。”

“那是我画的!”权枢抬眼望着那张画,眼里充满了对一个人的思念,以至眼眶都微微泛红了。

我看着他的样子,认为自己好像提到了他的伤心事,因此尴尬的转移话题:“你的客厅里几乎都是木质的家具,让我想到了多年前才……”

“是啊,很多年了!我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她还只是个五岁的小女孩,就在你想画的那几座云雾缭绕的大山里游荡着。我无法想象她是如何活下来的,但是我后来却能够理解了。”

本来因为提起他的伤心事我有一些过意不去,但是听到他所说的话,我突然有些好奇了。就是那几座深山吗?那么小的孩子怎么能活得下来?不是还有很多猛兽和毒物吗?因此,我那一点点的过意不去被好奇心全部掩盖,我真想听听是怎么回事。

我没有打断他,反而鼓励他说下去:“我真好奇,那是一个怎样的女孩子。”

接下来,他便完整的向我叙述了那一段往事。虽然刚开始听,我就觉得他是不是精神有点问题?因为他说,那是在九十六年前发生的事情。可我看他如今的样子也才二十多岁而已。

>>>点此阅读《阎王忌:入殓师她又冷又媚》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