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不小心复活了魔族大佬》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不小心复活了魔族大佬

小说:古代言情-女玄

作者:迟暮夕阳

简介:咒术少女vs魔族大佬。
傀儡太子妃在宫中夹缝生存,一边偷养小魔头一边智斗假夫君,好不容易复活大佬后却成了祭品,双强反派都扶不起的菜鸡,最后成了最大反派!

角色:

不小心复活了魔族大佬

《不小心复活了魔族大佬》第2章 逃跑免费阅读

带着强烈刺激性物质的液体沾上皮肤,她认出此物,瞬间疼得大叫道:“这是食魂草汁,你们放开我……”

过了很久,殿里终于恢复了宁静。

一个身穿青灰色袍子的女人从殿里出来,走到太子身后禀道:“殿下,食魂草汁跟太子妃的身体完美融合了,看来她就是您要找的人。”

太子转动着手上的板指,嘴角勾起一抹笑意,“食魂草可以噬人灵魂,如果将阴时阴日生的人在食魂草汁里泡上九九八十一天,便会形成至阴至柔的体质,才能镇压住那魔头的灵魂,介时本王跟父皇,乃至南朝数万万百姓,才能高枕无忧。”

女人恭维道:“阴时阴日生人百年不遇,就是有,也通常活不过十岁,太子妃八字清奇,再过几个月就是她十七岁的生辰,是至阴的年龄,所以,神无月注定不能重生。”

太子的神色却并不如她一般乐观,他抬头看着天边灰蒙蒙的月亮道:“还有三个月那魔头就要重生了,我们一定要在这之前做好万全的准备,不可掉以轻心。”

“殿下放心,奴婢一定会尽全力辅佐殿下完成大业。”

太子沉默片刻,回头看了一眼地上的人,“扶崖怎么样了?”

女人道:“师傅自那天之后便一直拒不进食。”

太子冷哼道:“那老贼一直不肯听话,仗着有几分本事就以为本王离不开他?呵!既如此,以后千星阁的事务就由你来负责吧。”

女人面露喜色,急忙叩谢道:“多谢殿下,奴婢一定不负您所托,千星阁也必誓死孝忠殿下。”

太子微微一笑,笑容有些薄凉,“父皇近来龙体不适,你找几个年轻的小星史入宫给父皇祈福。”

女人忙道:“是,奴婢回去后一定亲自挑选出最优秀的星史送进宫来为皇上祈福,不过……”她小心看着太子的脸色,“上回送进宫的那四个星史还没有送回,不知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太子的脸上浮现几丝冷意,淡淡说道:“那几个人坏了规矩,冲撞了父皇,已经被罚出宫了。”

“可不知犯了什么事……”

太子略显散慢的脸上倏地神色一凛,冷冷看她,“怎么?你不信本王?”

“奴婢不敢。”女人连连叩首,再抬起头时,太子已经下了台阶,带着人消失在夜幕中。

***

云千千半昏半醒,也不知在食魂草汁里泡了多久。

身体上的疼痛,随着时间的推移,已经变得不那么激烈,可强烈的药效让她一直处于神魂游离的状态。

这中间,除了太子每天会来看她以外,偶尔也会有一个小宫女过来给她头上的伤口换药。

那个宫女她见过,就是她第一次醒过来时在她床边哭泣的女孩。

这日云千千睁开眼,小宫女又在给她换药,她强忍着身体的晕眩感,张张嘴道:“你是我的婢女?”

宫女闻声,忙颔首道:“太子妃,您不记得奴婢了?奴婢是司琴啊”

“我撞到了头,有些事情不记得了,我泡浴多久了?”

司琴想了想道:“已经整整八十天了。”

云千千冷笑出声,果然跟她想得一样,她们是想用这至阴至柔的身体,再加上师姐的镇魂术来镇住神无月的灵魂。

她已经在噬魂草里泡里八十天,明天,他们就会把她带到地宫去,那么今晚,就是她逃走的最好时机。

打定了主意,她道:“司琴,我想喝水。”

司琴跑到一旁,用桌上的白玉莲花纹的细瓷杯子给她倒了一杯温水过来,递到她嘴边。

云千千喝了水,才觉得昏沉的思绪渐渐清醒些,看着眼前空空如也的宫殿道:“他们人呢?”

“什么人?哦……您是问那些人?那些人只有换药水的时候才会来。”

“那外面呢?”

“外面也没人,太子说太子妃您病了要休息,把守宫的宫人都支出去了,所以整个宫里就只有奴婢跟太子妃两个人。”

云千千还以为太子会下令将此地严密把守,没想到竟没人看管。

时不我待,她挣扎着要从浴桶里起来,忽然觉得身子一凉,这才发现自己竟还光着身子,“司琴,你去给我找件宫女的衣服来。”

司琴紧张道:“您要做什么?太子说您的头伤得很重,要是不泡够八十一天会重伤而死。”

云千千冷笑出声,太子这套说辞倒真是万无一失,“你放心,我已经没事了。”

司琴摇头道:“不行的,太子妃,太子说过您要从这桶里出来,之前的功夫也都白费了。”

云千千算是看出来了,司琴这丫头虽然忠心,但执拗起来也让人头疼。

她只好耐心对她说道:“司琴,太子不是好人,如果留在这里我们都会死。”

司琴满脸疑惑道:“太子妃,您不是一向最喜欢太子的吗,当初选上太子妃,您高兴得一晚上都睡不着觉,老爷跟夫人也很高兴,可是今天,您怎么会突然说出这种话?”

喜欢太子的女孩两个多月前已经死在了神无月的地宫,现在站在她面前的是花都神宫的小师妹云千千。

不过看着眼前这张过于天真的脸,云千千实在不忍心将实情告诉她,“当初太子选我进宫,根本不是为了做太子妃。”

“那是为什么?”

“一句两句跟你解释不清,没时间了,你快点帮我换衣服。”云千千催促道。

司琴对于她的决定虽然有点怀疑,不过还是不敢忤逆主子,很快到卧室给她找了身干净的宫装过来换上。

云千千在药里泡了两个多月,双腿发麻,出来的时候险些栽倒在地,司琴及时将她扶住,“太子妃,您的身子太虚弱,还是不要冒险了,咱们还是听太子的话吧。”

“我没事。”

云千千试着运功平息下体内混乱的气絮,却发现身上一点法力都没有。

她附在凡人的身上,法力尽失。

司琴拎着包袱从内室出来,“太子妃,我已经收拾好东西了,咱们可以走了。”

云千千抬头看着她,抱歉道:“司琴,只怕我要对不住你了。”

她说完这一句,抬手在司琴后颈上劈了一掌。

云千千接住她的身子,轻轻将她放到地上,“对不起司琴,我现在没能力带你走,不过你放心,太子看到你晕倒,只会以为你是被胁迫,不会为难你的。”

看着司琴闭上眼睛,云千千拿过她手里的包袱,转身出了房门。

***

东宫一片清寂,诺大宫殿只挂着几只灯笼,看上去有些阴森。

四周真如司琴所说,一个侍卫都没有。

云千千凭着直觉闯过两三个宫门,赶在天亮之前,终于找到了宫女出宫的小门。

门口,已经有宫女在排队等着出宫。

云千千正要过去,突然觉得胸口传来一阵锐痛,五脏六腑像是被人狠狠绞着,她疼得脸色发白,捂着胸口无力地倒下。

不知过了多久,在云千千觉得自己快要死掉的时候,一双龙纹靴子无声地出现在她面前。

薄凉的声音自头顶响起,“来人,把她带回去!”

云千千醒过来时,已经回到了原来的房间。

浴桶里的药液似乎比原来浓了一些,散发出刺鼻的味道。

司琴坐在旁边小声哭泣,嘴角红肿,有被打的痕迹。

“司琴……”她虚弱地叫了一声。

司琴连忙过来道:“太子妃,您醒了?刚才您被送回来的时候口鼻流血,奴婢还以为您要死了呢。”

“我没事,不过……害你被打了。”云千千有些抱歉。

司琴摇头道:“没事的,奴婢从小挨打,这几个耳光不算什么。”

正说着话,几个宫女推门闯入,强行将司琴拖了下去。

“你们要做什么?”云千千戒备地看着来人。

站在最前面的女人穿着深灰色的袍子,她冷冷地看了云千千一眼,冷声吩咐道:“把她弄出来,收拾干净。”

“是。”

几个身强力壮的宫女强行将云千千从浴桶里拖出来,给她换上一套鲜红的衣服。

这衣服不是寻常的布料,布料是用药水泡过的,颜色红得诡异,上面的的绣花纹路也不是普通的花样,而是一道道复杂又神秘的符咒,

穿好衣服后,云千千被人强行按到镜子前梳妆。

镜子里的女孩苍白柔弱,带着一副病态,五官勉强算得上清秀。

这是云千千第一次看清“自己”的样子。

不过,她脖子后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个造型古怪的符号,她记得在地宫的时候并没有这个印记,难道这就是太子所说的忠字诀?

来不及多想,那些人开始给她上妆。

经过三个月的休养,她额头的伤口已经好全了,只有一点淡红色的疤痕。

司妆的嬷嬷手法老练地给她涂上脂粉胭脂,点上蕊黄色的花钿,跟赤红色的面魇,让这个苍白的少女瞬变身成南朝尊贵的太子妃。

一个年老的嬷嬷死命揪着她的头发,绾成一个象样的发髻,插上珠翠跟凤钗。

旁边有小宫女为她的指甲涂上鲜红的蔻丹,蔻丹的颜料也是用特殊药水熬制,散发阵阵浓烈的香气。

近两个时辰的妆扮过后,云千千被妆裹成一个精致人偶,被带到太子面前。

太子目光涔冷,从袖中取出一只铜铃脚环,吩咐人给她戴上。

不过奇怪的是,这脚铃里并没有铃芯。

太子冷声道:“这是镇魂铃,如果身边有异动,它才会响,不过……它响的时候,可能就是你丧命的时候,神无月生性残忍嗜杀,犹其喜好少女精血,所以……你最好祈求它没什么异动。”

云千千被人半架着出去,塞进一辆马车里。

天边一抹弯月灰蒙蒙的,呈现一种恐怖的血红色。

如果她没猜错的话,今天应该是七月十五,阴时阴日,同时也是太子妃十七岁的生辰。

在阴时阴日,用阴时阴日生人镇压神无月的灵魂,看上去万无一失。

不过……想到那天石棺浸了人血后散发的阵阵阴风,云千千有种不好的感觉。

随着马车移动,一行人举着火把出了宫门,往皇陵走去。

***

皇陵的杂草被车轮碾压,火把光几乎照亮半个山头。

只见神无月的地宫大门洞开,里头隐约有红色的火光若隐若现,看上去阴森可怖。

一群穿着灰色袍子的年轻星史早已经在皇陵外打坐布阵,四处挂满了黄符跟红线,空气中满是香烛纸钱的味道。

沈秋水走到马车前,恭声道:“殿下,镇魂阵已经布好,只要熬过七七四十九天,神无月的灵魂便插翅难逃,再出不了这皇陵。”

太子下车看了一眼,转身走到后面的马车前,“别耍花招,若四十九天后大家相安无事,你还是我的太子妃,如若不然,这里就是你的葬身之地。”

云千千试着同他讨价还价,“那个……我夜观天相,今天不是镇压的好时候,不如我们改天??”

>>>点此阅读《不小心复活了魔族大佬》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