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不做惆怅客《权宠天下:替嫁皇后想休夫》小说最新章节目录,苏柔,韩冲 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权宠天下:替嫁皇后想休夫

小说:古代言情-智力

作者:不做惆怅客

简介:我虽是庶女,却不是物件,替别人进宫送命、进宫为奴,这可不是我该有的命。庶女替选为奴,不成想翻身成了皇后,还要把皇帝老公换掉……【宫斗+宅斗】【不费脑的权谋】【男女主双洁】【不虐心】

角色:苏柔,韩冲

权宠天下:替嫁皇后想休夫

《权宠天下:替嫁皇后想休夫》第1章 替选免费阅读

鲸国,刀武二年,皇帝再次下旨采选妃嫔宫娥。再过一段时间,就是采选的最后阶段,殿选。

因为这件事,中书令苏大人家今天可是有的闹呢。

屋子里,昏暗的烛火在头上照着,没有一丝生机。

苏柔眉心紧蹙,细腻的肌肤上拧出一个“川”字,她不曾想过,父亲和嫡母竟敢做这种事。

“你们说什么?让我替姐姐入宫参加殿选?我不要!”

“我的婚事将近,家里早就把我许配给韩家哥哥了,怎么可以再让我去入宫参选呢?”

“再说,前期的采选已经结束,如今让我顶替姐姐,你们就不怕皇帝知道了,治咱们家一个欺君之罪吗?!”

苏父听女儿这话不好听。苏家在他这一辈的经营之下,好不容易有了今时今日的地位,怎么肯受人诅咒?更何况还是自家的子女。

他气得把茶杯一摔,茶水四溅,杯子摔得粉碎。吓得地上跪着的林姨娘浑身打颤。

眼看着苏父要开口大骂,苏胡氏赶忙按住他胳膊。

苏父觉察到一股威严的力量从胳膊上传过来,只得忍耐着。

苏胡氏笑道:

“柔儿啊,你这话可就说错了。如果苏家被皇帝定了欺君之罪,那可要满门抄斩的。你和林姨娘都是苏家的人,苏家获罪对你们没有好处。”

林姨娘虽是苏柔的生母,不过只是个家里买来的小妾。她听夫人说她和女儿都会死,怕得直扯女儿的袖子。

嫡母接着笑道:“就是你不惜命,难道你还想看着生了你的林姨娘也遭处斩吗?”

生母依旧跪在地上瑟瑟发抖,她自从进了苏家就没过过一天好日子。苏柔怎么会舍得她被自己连累得一起死呢?

可是……

宫里皇帝刚刚把前阵子得宠的德妃赐死,虽然是宫廷秘事,到底还是泄露了一些消息。

若非如此,天家富贵,嫡母怎么肯不让她的亲生女儿入宫享福,转而把主意打到她这个小庶女身上。

“既然母亲惜命,就不该做出要移花接木的决定,该是谁进宫,就是谁进宫,这一大家子才能相安无事。”

苏胡氏沉吟一声,想必,她这样能颠倒是非的人面对这种情况也不知该如何狡辩了。

苏父却说道:“当日皇上下旨,咱家必须要有一人参选。其实,家中报的名字本就是你。如今你姐姐已经替你成功闯入殿选,你该谢谢她才对,怎么能这么大火气呢?”

苏柔再要如何反抗,那人还是她的父亲,她势单力薄,如何反抗得了?

“爹爹,苏韩两家早就定下婚约,婚姻自古就是大事,韩家是不会同意悔婚的。”

韩家的小儿子韩冲自幼喜好史书词赋,精通马术剑术,将来走入仕途,必定是朝廷的栋梁之才。

韩家出身商贾,自然也有些资本。

苏胡氏却不以为然。

“与韩家的婚事,你不必操心。”

“咱们家原本也没定下来要谁嫁过去。婚礼是在殿选之前,长幼有序,也该你姐姐先出嫁。”

“我与韩家二哥哥小时候就见过面的,彼此都知道婚姻之事。咱们家如果临时换人,恐怕韩家是不会接受这样的侮辱的!”

“哼,侮辱?我可以让你亲自去韩家问问,看他们是更愿意迎娶苏家嫡女呢,还是娶你这么个庶出的黄毛丫头。”

苏胡氏仰着脸,轻蔑一笑,继续说道:“再说,你们不过是四五岁时见过一面而已,这么多年过去,谁会记得苏家的女儿长什么样呢?”

“婉儿的美貌一点都不比你逊色,出身高贵,正是韩家所需的。实话告诉你,韩冲一见到婉儿,就对她倾心不已了。”

大家都是闺阁女儿,苏婉是什么时候和韩冲见面的?

这胡氏为了让苏柔死心,真是什么谎话都敢说。

苏柔正要争辩,忽而想起白天所见之事。

今天不知怎么的,父亲着人把韩冲叫到书房,说是有婚礼细事要商讨。

苏柔才十五岁,正是天真烂漫的年纪。听到这个消息,心里痒痒的,就溜出所住的下人院子,偷跑到胡氏这边院子,远远地看看未婚夫。

只见韩冲容长面孔、剑眉星目,十分俊朗。身材高大而又健硕,显得孔武有力。一见之下,惹人倾心。

胡氏平日里只让苏柔在下人院子里走动,不许她踏出院子一步。

苏柔担心被胡氏的丫环婆子发现,只能躲在回廊处远远地看着韩冲。看得出神,不禁靠在柱子上,思绪万千。想到有夫如此,此生无憾。

韩公子独自进入书房。

苏柔心里想着婚礼大事,猫着腰,溜到书房外的窗子下面,想要听听他们说些什么婚事细则,可她却迟迟没有听见父亲的说话声。

悄悄把窗子打开一条缝,父亲却并不在内书房里。

往那边瞅瞅,好巧不巧的和韩冲瞅了个对眼儿。她连忙蹲下身子,又惊又喜。

在她心里,早已千回百转。

正在羞怯之时,回廊那边绕出一个人来,身着华服,好不尊贵。她手里亲自端着一盘果子,正往这边走来。

这不是苏婉吗?

苏柔可不想被发现,赶忙藏起身来。苏婉进了书房,她才敢走出来跑回下人住的院子里。

她见到林姨娘的时候,还开心地说道:“等我嫁到了韩家,娘,有我夫家撑腰,将来你在这家里也能好过些。”

苏柔当时只顾着心里的万千情意,没留意当时胡氏院子里为何一个下人都没有。

现在想想,原来胡氏早把所有下人遣走,腾出地方让苏婉与韩冲单独相处。

如此看来,胡氏的说法也许是真的。

苏柔心里一凉,竟是没有别的路可走。

“不!我与韩冲的婚事早就定下了,婚姻自古便是大事,岂是说改就能改的!”

“你们要让苏婉替我出嫁,不行!我不答应!”

胡氏憋着一口气,给苏大人一个眼神。

啪的一声,苏父拍案而起。

“一个女孩儿家家的,开口闭口就是自己的婚事,说出去不让人臊死!苏家的脸面还放在哪儿?”

“苏家与韩家结亲,为父本就想让你姐姐嫁过去的,你却不顾廉耻,企图抢你姐姐夫婿,苏家女眷的脸都让你给丢尽了!”

“爹爹,你,你怎能如此是非不分,颠倒黑白!”

“当初苏婉根本看不上韩家,根本是看宫里出了事,她怕了,才想来抢我的夫婿!”

林姨娘眼看着老爷就要发作处置女儿,吓得脸色蜡黄,赶忙拉扯苏柔的衣袖,让她不要再说。

苏柔却不肯忍气吞声,含泪痛斥道:“难道只有姐姐是爹爹的女儿?我就不是苏家的女儿了?怎么可以如此轻易就把我的幸福扔在一边!”

苏大人身为朝廷三品官员,就算是在朝堂之上,也没人敢如此责难他。如今却被自己庶出的女儿骂的不堪,他怎能不气?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