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一根便利店烤肠《早晚拥余生》小说最新章节目录,程俨沫,黎驰 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早晚拥余生

小说:现代言情-日常

作者:一根便利店烤肠

简介:傲娇高校教授VS嘴笨俄语同传译员【剧场一】年少时的喜欢到底是与现实做不了对抗的吗?为了打破这个魔咒,黎教授特地去了趟暮楚留学的学校做讲座。开始之前,黎驰在教室的监控室前一直盯着屏幕,直到暮楚出现,他才准备开始今天的讲座。 讲座上,黎教授小肚鸡肠地报复暮楚。【剧场二】暮楚让黎教授满足自己的恶趣味:霸总cosplay。谁知她自导自演完小剧场之后,黎教授一边扯领带,一边说道:“女人,这是你自找的!”

角色:程俨沫,黎驰

早晚拥余生

《早晚拥余生》第1章 被尾随了免费阅读

暮楚坐在公交车靠窗的位置,耳朵上戴着有线耳机。耳机里的歌放得是震天响,虽然知道这样的音量损害耳膜,“但每天就听四十多分钟,不碍事,不碍事的”,暮楚就这样安慰自己。毕竟每天浑浑噩噩的日子里也就只有这个时候才是最放空的了,跟着音乐,想些有的没的。

公交车路过钟鼓楼的时候,它刚好完成了今天晚上九点整的报时任务。十分荣幸的是,这是暮楚这个月第二十一次听见这个点的报时钟声,而今天仅仅只是这个月的二十六号。

手机突然一震,一条微信弹了出来。

【走哪儿了?】是阿沫发过来的。

程俨沫,女,和暮楚是高中同学,现在两人同在安市,不过一个上班,一个读研。

【刚下班 在公交车上】暮楚飞速地打字,这手速完全是平日上班敲电脑时练出来的。由于长时间不停地重复点击电脑鼠标左键,暮楚右手的食指疼得厉害,上周刚被诊断为腱鞘炎。

【我掐指一算,就算到你才下班,出来放松一下不?】

【行 哪儿】为了不再折磨自己右手的食指,暮楚能少打字就尽量少打字。

【老地方。】

暮楚赶紧下了公交车,准备打车过去。

出租车停在了城墙根儿底下的一家清吧门前。暮楚刚下车,阿沫就坐在窗边向她招招手。

暮楚走进去,卸下围巾,脱掉厚厚的外套,点了杯酒。室内外温差太大,暮楚的眼镜上很快就起了层雾。

阿沫一见到暮楚,嘴就开始叭叭个不停:“你这每天累死累活地工作,手也病了,我看钱也没进你口袋,你们老板的车倒是换了一辆又一辆。”

暮楚自知没有底气,只能小声叨叨:“说的我和慈善家一样……”

“难道你不是?你的钱都交给聪明的资本家了。”

暮楚在进行自我安慰:“一个本科生,在这个高校众多、人才济济的安市,有个工作都不错了。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这专业也不怎么好找工作。”

“所以说啊,当时为什么要学俄语?”这个问题困扰了程俨沫不少时间。

暮楚耸了耸肩,无奈道:“当时凭着满腔热血报了志愿,大学四年学得也挺开心的,找工作时才觉得自己脑子进了水。”

“是啊,外人看你们学个小语种风风光光,以为是个赚钱的专业,但这其中的辛苦也只有你们自己知道了。不过,你真没想过辞职?”程俨沫不止一次地劝暮楚辞职了。

暮楚给自己倒了杯酒,边喝边说:“辞职能干嘛,也还是换家公司给别人打工搬砖。”

“你就没想过去读个研究生,毕竟比本科生可选择的路就多了啊,而且你家经济条件也不差,你爸妈又没指望着你振兴家族,你现在这么辛苦工作,别说你爸妈心疼,我都心疼你。”

“那我也不好意思靠家里救济了,自己工作赚钱,自己花,总归是自由点;况且,都毕业三年了,我现在这工作和俄语又没关系,太久没用俄语了,知识早都还给老师了;再说,都二十五了,读个研究生两三年,毕业后年纪就有点大了吧。”

阿沫拍了下桌子,突然提高了音量:“别放屁了,我就觉得我现在还和刚毕业时一样,没啥年龄焦虑。你这想法也太老旧了吧,年龄不是问题,你和当代年轻人的思想咋是大相径庭呢。”

“行吧,我最近再好好想想。如果真要读研的话,手里还是有点积蓄的,我更倾向于去国外读研。”暮楚终于被劝得稍微动摇了一下。

“你啊,好好想想吧!对了,过段时间,春节放假期间有高中同学聚会,来不?”阿沫故意挑起了这个话题。

暮楚大为震惊:“高中聚会还办着呢?我都以为早没了。”

“年年办,来的也就是固定那一批人。”

“我就不去了吧,毕业后和大家也没怎么联系,怪尴尬的,而且,今年我都没打算回家过年。”

阿沫趾高气昂地说:“随你,顺便说一句,据说黎驰要去。你,爱去不去。”

大年二十九,暮楚坐上了回家的高铁。本打算不回家过年的,但在爸妈的软磨硬泡下,暮楚还是向他们屈服了。她倒也不是真不想回家,但在过年这个特殊时期回家,就免不了被各路亲戚“拷问”,前几年真是给暮楚留下了很深的心理阴影。

当然,暮楚回家还有一个原因——黎驰。

暮楚一进门就大声宣布:“爸妈,我回来啦!”

妈妈听见女儿的声音,立马冲出来。“哎呦,闺女啊,终于回来了,让我看看,瘦了没?”妈妈把暮楚转了一圈瘦了,“瘦了!”

有一种爱叫做妈妈觉得你瘦了。“妈,哪儿瘦了,我还胖了几斤呢。”

爸爸在旁边继续叨叨:“让你当初非要去安市工作,怎么劝都劝不动。赶紧回来吧,咱家也不缺你赚的那点儿钱。”

“回,回,这就回,马上回!”暮楚敷衍地答应。

暮楚把行李放回自己的卧室,被子床单都是妈妈新帮忙换的。暮楚把自己狠狠地摔到了床上,“还是家里的床舒服啊!”

爸妈在厨房忙着炸麻花、麻叶、丸子、带鱼,这都是安市这边过年要吃的。听着厨房里热闹的声音,暮楚感到无比踏实,竟睡了过去。

她是被手机的震动声给吵醒的。

“到家了吗?”阿沫在电话那头问。

“嗯,到了,忘给你说了,一回来就睡着了。”说着说着,暮楚打了个哈欠。

阿沫提醒:“那就行,同学聚会在初五晚上,咱们一起过去,到时候我开车去接你。”

“好,到时候电话联系。”暮楚挂断。

兴许是听到了暮楚在打电话,妈妈大声喊她出去吃饭:“楚儿,醒了吗?出来吃饭啦!”

“好嘞,来了。”睡醒之后,暮楚还真感到了饿意来袭。

餐桌上,家庭和睦,一切都很愉快,直到谈到了未来工作的发展以及找对象这两个话题。

“楚楚,爸爸觉得呢,你要不还是回家里这边来工作吧,一个女孩子一个人在外面漂泊,我们又不能在你身边,不放心啊。或者你不想工作的话,读研也行,不管是出国读研,还是在国内考研,爸妈也都是支持你的,读书总比你工作要压力小一点,轻松一点的。”

暮楚:“知道了,爸,我最近有在考虑这件事了,等我做好决定,给你们说。”

妈妈趁机说道:“太好了,太好了,你这口总算是松了。那妈妈再多问一下,考不考虑谈个对象啊?隔壁阿姨最近给妈妈说了个男生……”

“妈,打住哈,暂不考虑。”暮楚拒绝得斩钉截铁,丝毫没有商量的余地。

时间过的很快,初五的同学聚会转眼就来了。程俨沫把车停在楼下,暮楚和父母说了声就出去了。

“看来是特地打扮了一番。”这是程俨沫把暮楚从头到脚审视了一番后得到的结论。

“哪儿有?随随便便穿的,好吧!”

“是,是,我们楚儿随随便便这么一收拾都好看。还有哈,你一会儿见到某人不要太给我丢人就行。”阿沫提前给暮楚打预防针。

暮楚:“……好好开你的车。”

车窗上的倒影里,暮楚的嘴角终于微微上扬。大学毕业后去安市工作的唯一理由也就是黎驰了。

黎驰是在安市读的大学,当时听说他要留在安市发展,暮楚只身前往,只为离他近一点。她想看看他上学、生活了四年的地方,运气好的话,说不定会在某个街道的某个角落碰到。

可是暮楚没有这么好的运气,走遍大街小巷也从没遇到过。

聚餐的地方在一个破旧的居民楼里,是一个集吃饭和唱歌一体的场所,现在好像很流行这种二合一的经营模式。

原本程俨沫还在抱怨这地方太破旧了,可一进去就完全不是这么回事儿了。里面精致的装修风格和外面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包厢里,大家都在三三两两地交谈,等她们一进去,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了过来。

“暮楚,好久不见!这次真的是托程俨沫的福,才能见到你啊。”

暮楚客气地回应:“哪儿的话,要不是我在安市工作,过年放假时间太短,不怎么回来,要不然我肯定年年来。”即便是再不喜欢这种场合,经过了社会的磨练,客套话还是会说的,正所谓“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

入座后,暮楚打量了一周,没见黎驰的身影,心情不免失落,便无心再和大家交谈了,连最基本的客套也懒得去装了。

同学A问:“黎驰呢?不是说今年他也要来吗?怎么现在还没到?”

同学B接话:“对啊,我也很惊讶,像黎驰、暮楚这种从不参加同学聚会的两个人,今年怎么突然都要参加了?是不是说好的啊?哈哈哈哈哈!”

不知道是谁没眼力价儿的说了一句:“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两个又在一起了呢!”

程俨沫为了不让暮楚难堪,解围道:“那时是我们楚儿眼光不好,都过去多久了,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儿就别提了;况且,我们楚儿又不是没人追,是吧?咱们不等了,开吃开吃!吃饭不积极,思想有问题。”

就这样,暮楚心不在焉地吃完了一整顿饭,饭桌上谁说了什么,她一个字也没听进去。

吃完饭,大家开始唱歌喝酒,程俨沫也喝得很尽兴。九点半的时候,暮楚给她说了一声:“我先走了,你一会儿别开车了,叫车回家吧。注意安全,到家了给我说一声。”毕竟,最想见的人没来,暮楚也没有留下来的必要了。

出了饭店,暮楚走出破旧的居民楼,走到了主路上。

因为过年,原本熙熙攘攘的大街变得冷冷清清,偶尔有几辆出租车经过,它们冲暮楚按着喇叭,示意她要不要乘车。

暮楚包裹得严严实实,帽子、围巾,一件都不少,她把手插在兜里,一个人慢悠悠地走在大街上。好久都没有以这种轻快的步伐漫步了,安市快节奏的生活压得自己喘不过气。

黎驰刚准备出发去参加同学聚会,突然来了个紧急的学术视频会议,会议持续了两个多小时。一结束,黎驰就急急忙忙地开车,他不确定聚会是否结束了,却依旧没放弃赴约,因为他知道,暮楚今天也去。

而这个理由是黎驰去参加同学聚会的唯一理由。

刚把车停好,解下安全带,黎驰突然看见从小道里走出个人:明明很苗条的身材,却在冬天把自己裹得像个熊;明明十分怕冷,却在冬天只戴帽子、围巾,死活不肯戴口罩保暖。

黎驰看着暮楚渐渐远去的背影,再次把安全带系上,发动起了车子,驱车默默跟在她身后。

这一幕陌生又熟悉。高中的时候,也是在这样寒冷的冬天,黎驰默默地走在暮楚身后,只不过,现在的黎驰没有冲下车去拥抱她的勇气。

暮楚在这漫漫长路上思考着要不要去出国留学的事儿,毕竟这几年,父母和程俨沫“喋喋不休”的劝说不无道理。而且,她现在好像也没有一定要留在安市的理由了。

走着走着,暮楚感觉斜后方不远处,有一辆黑色小轿车似乎一直在尾随着自己。她不敢向后看,生怕车里的人察觉到自己发现了他。

“怎么办?”暮楚心里飘过最坏的结果。

“一、二、三!跑!”暮楚边跑边想:“我记得这附近有个派出所,对!就往那儿跑!”

黎驰见状才意识到,他是被当作坏蛋了吧,“好像吓到她了,”黎驰想,“追上她,往前再开一段路,然后把车停下来吧。”

谁能想到,这往前几百米就是派出所,好了现在自己“被迫”停车了。

“警察叔叔,就是那个车,一直在跟着我。”不管多大年纪,一见到警察,暮楚就脱口而出“叔叔”,权当是一种尊称吧。

“别怕,我们一起去看看。”警察安慰着暮楚。

两人一起来到车窗边,警察敲了敲窗户,“同志,你好,请开一下车窗。”车窗上贴着厚厚的膜,从外面是无法清晰地看到车里的。

黎驰怎么也想不到,他和暮楚的相遇会是在这种情况下。

车窗缓缓降落,等到黎驰的脸完全露出来时,暮楚着实是吓了一跳,她想不通为什么黎驰会出现在这儿。

暮楚脸上的这种惊讶在警察看来是被尾随的惊魂未定。

“这位女士报警称,你刚刚一直在尾随她。请下来到派出所一下,需要对你进行调查,做个笔录。”

暮楚磕磕绊绊解释:“额,那个,警察叔叔,不好意思,我认识。”

警察不解地问:“认识什么?”

“我认识他。刚刚他在车里,光线也不好,我没看清。”暮楚确实是看不清,从外面只能看到车里坐着的人的大致样子,轮廓清晰且立体。

“你别害怕啊,这都到派出所了,他不敢对你怎么样的,你也不用担心他会打击报复。”

暮楚加重了肯定的语气:“警察叔叔,我真的认识他。”

警察将信将疑,换了个人问:“你认识这位女士吗?”

黎驰慢吞吞地吐出三个字:“不,认,识。”

“黎驰,你别闹,这是在派出所,不是闹着玩的!”暮楚看着黎驰的态度,这下是真急了,她害怕因为自己的原因,让黎驰在派出所走一遭,更害怕给他留下案底。

警察问黎驰:“你带身份证了吗?”

“不好意思,没带。”

“那你们还是一起和我去一下派出所,就几步路的事儿,我在系统上确定核实一下你们二位的身份,如果没什么大问题的话,就没事儿了。”

“好。”黎驰答应得很是爽快。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