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早晚拥余生》一根便利店烤肠的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早晚拥余生

小说:现代言情-日常

作者:一根便利店烤肠

简介:傲娇高校教授VS嘴笨俄语同传译员
【剧场一】年少时的喜欢到底是与现实做不了对抗的吗?为了打破这个魔咒,黎教授特地去了趟暮楚留学的学校做讲座。开始之前,黎驰在教室的监控室前一直盯着屏幕,直到暮楚出现,他才准备开始今天的讲座。 讲座上,黎教授小肚鸡肠地报复暮楚。
【剧场二】暮楚让黎教授满足自己的恶趣味:霸总cosplay。谁知她自导自演完小剧场之后,黎教授一边扯领带,一边说道:“女人,这是你自找的!”

角色:

早晚拥余生

《早晚拥余生》第3章 温馨后的争吵免费阅读

“走吧,先把你送回去,我再去单位。”黎驰叫了个车,把暮楚的行李搬到后备箱,他自己倒没有大件行李,因为经常出差的缘故,他都是背着双肩包,行走自如。

暮楚在安市是租房子住的,为了寻求一个安静、不被打扰的居住环境,她没有选择与别人合租,而是租了个公寓,一室一厅,当然价格也不菲。

暮楚拉开车门,和黎驰告别:“我到了,就先下车了,你注意安全。”

黎驰:“好,如果汇报结束得早,一起吃晚饭。”

“好的,我先上去了,到时候再联系,拜拜。”

看着暮楚进了电梯,黎驰才让司机开车。

一回到公寓里,暮楚就和程俨沫打了视频电话。

沫:“怎么样,到了吗?”

楚:“到了到了。”

沫:“一路上有没有发生什么事儿和黎驰?快!讲来听听,我的八卦之魂早已燃起。”

楚:“没啥,就是正常聊聊天啥的。”

沫:“你们没聊过去?他没解释当年的不辞而别?”

楚:“没,他要不愿意提,我就不问了。当时听同学说,不是说家里出了什么事儿吗?我也没好意思问。”

沫:“那他现在找你什么意思嘛?也不叙旧,也不说要干啥,就一起搭伴儿回安市?”

楚:“当然不是!都是成年人了,当然不会像上学那会儿浓烈地去表达情感了啊,换做是我,我也不会,就走一步看一步呗。而且,我担心……”

沫:“担心什么?”

楚:“我不是刚有了想去出国读研的打算了嘛,他的出现好像会打乱我的计划。”

沫:“那你就要看这个人值不值得你放弃自己的规划了。”

楚:“我们四年没见,我也不知道他现在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关于他现在的一切,我也不是很了解。还有就是,今天聊到他的工作的时候,之前一直以为他本科一毕业就工作了,但实际是他现在处在硕博连读的阶段,毕业后也有很好的去处。就,我觉得自己……”

沫:“停,打住!我知道你啥想法了,暮楚,你要知道,你也是国内最好的语言类大学毕业的,大学期间也是奖学金拿到手软的,你的语言天赋也是被你们系里教授所认可的。当初要不是为了他非要去安市找工作,你混的不一定比他差。所以我想说,你不能有你刚才的想法,知道吗!我的楚儿也是从小优秀到大的!”

楚:“你知道我当时为什么选择俄语专业吗?因为高中的时候,他就对军事这方面特别感兴趣,俄罗斯的军事实力又那么强大,他就对前苏联、俄罗斯的军事了如指掌。而我,一门心思想学小语种,因为高中那会儿我英语不是不错嘛,想着语言都是相通的,学个别的小语种也不会很费劲;而且,学语言不用学高数。所以,我就报了俄语专业。”

沫:“那当初如果你没去安市工作,你会出国读研吗?”

楚:“应该会吧,因为当时我们系的教授已经帮我联系好了她当时在国外读书的学校的导师,那个导师是个很有威望的老教授。最后,是我自己放弃了,但我不后悔。”

沫:“那你现在想要出去读研的想法是什么呢?为了弥补当年的遗憾?为了逃避工作?还是别的原因?”

楚:“大学期间我不是经常去大型会议做志愿者嘛,看着会场角落里的‘小黑匣子’,也就是同传箱里的译员,就觉得我也可以坐在那个位置。但是,成为一名同传译员并非易事,需要对俄语更深层次的学习。”

沫:“也就是说,在你好不容易对未来职业有个清晰的规划的时候,黎驰又出现了,所以你陷入了‘爱情还是事业’的纠结中,还有个前提:你觉得以你现在的状态,无法站在他身边。对吗?”

楚:“简单来说,是这样。”

沫:“那我投出国读研一票。男人,靠不住,还是专心搞事业比较重要。”

其实在打电话之前,暮楚心里已经有了答案,只不过需要别人来肯定自己的答案罢了。

挂了电话之后,暮楚简单收拾了下行李,迷迷瞪瞪睡着了。

等暮楚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天色已黑,每次这个点儿醒来,她都感觉自己要被全世界抛弃了。手一通乱摸,终于摸到手机了。好几通未接来电,全是黎驰打来的。暮楚回拨过去。

“喂,刚才睡着了,怎么了?”

“汇报做完了,出来吃饭吗?”

“好,你现在在哪儿呢?”

“你公寓楼下。”

“啊?那我快点收拾吧。”

“没事儿,不急。”

挂掉电话后,暮楚看了下第一通未接来电的时间,一个小时前。暮楚匆匆忙忙地收拾了一下,赶紧往楼下走,她不想让他等太久。

楼下的黎驰等得无聊,准备抽根烟,把烟叼嘴里,刚把打火机靠近烟头准备点烟,暮楚就下来了。黎驰顺势举起双手,“我错了”,嘴上还没点着的烟随即滑落了下去。他知道,暮楚一向是不喜欢闻见烟味儿的。

一下楼,暮楚就看见了西装革履的黎驰在点烟,本想着没见过他穿西服的样子还蛮帅的,而抽烟这件事儿没想制止的,因为工作了很久,总会遇到抽烟的同事、客户、领导,自然而然也就习惯了。倒也不是说习惯烟味儿了,而是迫不得已地接受了。

“记得你大学时候,学舍友抽烟,抽了一段时间觉得没意思,又不抽了;现在又抽上了?”

黎驰解释:“有时候科研压力大,就偶尔抽一根,提个神儿,不上瘾的。”

“嗯,平日里还是多注意身体才好。我们去哪儿吃饭啊?”

“我带你去我本科学校转转吧,你还没去过,那儿附近有很多好吃的小吃。”

“好。”其实我去过了,一个人都去过了。

两人没有打的,而是坐公交车过去的。春节期间,公交车上的人不是很多,他们并排坐在了后面。

一坐公交车,暮楚就想带耳机听歌,兴许是平日上班养成的习惯。

暮楚从包里翻出耳机,果不其然,耳机线又纠缠到了一起。暮楚解了半天没解开,黎驰见状从她手里拿过耳机,不急不躁地解开了。

在安市的公交车上耳机一人一只地听歌,这种“耳机一人一半”的浪漫场景是暮楚幻想了多少次的。

公交车直达学校南门。

两人从南门进去,一路路过了纪念馆、学生宿舍、教学楼、广场、图书馆,最后走到了北门。

学校真的很大,从南到北直直穿过去,都走了三十多分钟。黎驰说,有些地方重新装修了,他自己都有些认不出了。

从学校北门出去的那一整条街上,天南海北的小吃在这里都能被找到,有用小推车出来摆摊的,有在门面房里的。

黎驰指着其中的一家店,说道:“这家炸串很好吃的,要不要尝尝?”

“好啊。”

这是一家有门面房的炸串店,但老板娘还是用手推车在店门口摆摊。暮楚从来没有见过有这么多菜品的炸串店,荤菜、素菜,应有尽有。

看着眼前熟悉的街景,黎驰回忆道:“上学那会儿,我们宿舍基本上每周都会光顾一下这家店。后来毕业了,也不怎么吃别的地方的炸串了,没这味儿了。”

“什么菜炸着好吃啊,你挑吧,我都吃的。”

黎驰回答:“好,那我就给你看着拿了。”

来这里吃的基本上都是这个学校的学生,有和同学一起来的,有情侣一起来的,他们谈论着的都是校园里的美好,或者是学业上的烦恼,还有对未来的憧憬。

这些话题好像离暮楚有点远了,只不过毕业了三年而已,怎么感觉物是人非了呢?

拿到炸串后,二人边吃边往前走。炸串都在一个饭盒里,基本上都是黎驰在拿,暮楚在吃。

暮楚有个坏习惯,每次吃东西都会弄得满嘴都是,改也改不掉,索性就随它去吧。

黎驰看见了暮楚嘴边的酱料,提醒她:“嘴边,拿纸擦一下。”

暮楚弄了半天,还是没弄掉。

“我来吧。”话毕,黎驰右手就伸了过来,用大拇指把暮楚嘴边的酱料擦去了。

等暮楚反应过来,黎驰已经走到下一个小吃摊去买吃的了。就这样一家接着一家,两个人吃得很撑。

“吃好了吗?”

“嗯,很饱了。”

“那我送你回去吧,打的还是坐公交?”

“公交吧。”其实是暮楚贪恋和他在一起的时光,而今晚也许是最后一次了。

回去的公交车就没有来的时候那么空了,还是有点挤的。

黎驰的个子很高,能抓住一般人够不着的那根杆子,等他抓好之后,用另一只手把暮楚拉到了自己胸前的那块空位上。暮楚的脸贴着黎驰的西装上,她的手抓着他的胳膊,就这样一直到下公交车。

从公交车站到暮楚的公寓还要走几分钟的路。两人并排走,衣服的摩擦声在冬天安静夜晚的衬托下尤为明显。

暮楚似乎也能感觉到黎驰右手的温度越来越高,他的右手离她的左手的距离越来越近,在马上要碰到的时候,暮楚把手放进了口袋,小声叨叨了一句:“好冷啊。”

很快,两人走到了楼下。黎驰说:

“暮楚,我有话对你说。”

“别急,我也有话对你说,等我先讲完,好吗?”暮楚很害怕当他讲完之后她会改变自己的决定。

“好,你先讲。”

“我打算出国读研了,明天上班就准备递辞呈了。”暮楚讲得干净利索、简单明了。

黎驰愣了许久,这句话根本不在他的意料范围之内。这次的出现,他不仅仅是规划好了自己的以后,更重要的是他已经完全把暮楚计划在了自己未来之中。

“本来已经做好了打算,如果你还没有男朋友,我还是希望我可以站在你身边,和我们高中、大学时一样。”

“和高中、大学时一样?从你四年前一声不吭地把我从你的世界里赶走开始,就注定不一样了,是你亲手把我推开了。”

暮楚这几年的委屈在这一刻全部迸发了:“听同学说,你家里出了事儿,我能理解你的心情,但你根本就没给我机会,没给我在你身边陪你的机会。打电话不接,发微信不回。你让我怎么办?”

黎驰压抑着自己的情绪,好像在讲别人的事情,云淡风轻的:“我爸当时做生意失败,欠了一屁股债,自己跳楼自杀,留下我和我妈,我能怎么办?我不想让你看到那个时候的我,我给不了你什么。”

暮楚的音量提高了不少,喊道:“所以你就选择了逃避,逃避我,是吗?逃避虽然可耻,但有用,是吗?黎驰。你混蛋,你凭什么这么做?”

黎驰看着眼前的暮楚,心里满是自责,他冲上去一把抱住暮楚。她想推开,奈何黎驰抱得太紧,根本无法挣脱,索性就用自己的左手使劲敲打着黎驰的后背。

黎驰顾不上痛,抱着暮楚哭着说:

“暮楚,对不起,对不起。一路走来,我的人生真的太顺了,家庭幸福美满、学习成绩优异、有个很好很好的女朋友,这一切都让给我变得骄傲又自负。可能是上天看不惯我的幸福,要给我人生中增加一项‘失去至亲’的劫难。当时,我下定决心,等我本科毕业后,给我三年的时间,我会以更好的样子来见你。我没有办法要求你等我,所以,在这几年里,如果你已经遇到喜欢又合适的人,我一定不会去打扰;而我自己呢,就一心投入到工作,搞事业。有时候我也会想,是不是自己太贪心了?”

“不是你太贪心,也许是我们真的不合适。你先回去吧,你穿的西装太单薄了,会冷的。”暮楚的眼泪凝固在了脸上,寒风一吹,刺骨得疼。

“不要走,好不好?因为我,我们已经错过四年了。”

暮楚从来没有见过黎驰这么卑微的样子,正如他自己所说,他是个高傲的人,除了对暮楚俯首称臣,真找不出第二个人让他这样。

“我冷了,你先回去吧,我们都先冷静一下。”说完,暮楚推开黎驰,转身上楼了。

一进家门,暮楚腿一软,“啪”的一声坐到了地上。

她倚在门背后,眼泪又开始往下掉,很久没这样哭过了,她的心揪着疼,这是暮楚第一次体会到什么叫做“哭岔气了”。

刚才一直在埋怨黎驰的不辞而别,暮楚回想起黎驰说的“父亲跳楼自杀”,根本没法想象这几年他是怎么熬过来的,暮楚的心疼得更厉害了。

暮楚用仅有的一丝理智定了张五天后回家的机票,她要回去立刻着手准备出国的相关事宜了,如果再拖下去,她肯定会放弃出国的。

这一次,换暮楚逃避了。

>>>点此阅读《早晚拥余生》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