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陆殿儿《夫人是古代来的杀手!》小说最新章节目录, 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夫人是古代来的杀手!

小说:现代言情-脑洞

作者:陆殿儿

简介:她是天祁皇朝一名顶级杀手,十八般武器、乐器,样样精通。因误食长生不老仙丹,从天祁皇朝活到了现代。利用满身绝技,在现代吃香喝辣、所向披靡,敛财无数。更幸运的是,有个自称是神仙、法力极其高强的男人,宠她无度!

角色:

夫人是古代来的杀手!

《夫人是古代来的杀手!》第1章 诈尸了免费阅读

天祁国。

边境的一个叫舒家村的隐蔽小村落内。

经过抽签,这一次,轮到年画作为长生不老仙丹的试验对象了。

她服下李神医刚研制出来的仙丹,还没来得及喝口水,就被伙伴们强行把她塞入了一口空棺内。

盖棺之前,她一再叮嘱同伴们,“兄弟姐妹们,别像八砚一样,把我给忘了啊!”

李神医说,服下仙丹,若能在棺木内不吃不喝不见光呆上七天七夜,出来后,容貌没有变化,看不到一丝憔悴之色,那就证明,仙丹有功效了。

他们这一批负责试验长生不老仙丹的人,一共十六名,都是祁皇秘密培养的杀手。

她是最后一个试验的仙丹,而其他人,都失败了。

其他人在棺木内躺了七天七夜,出来后,一个个面黄肌瘦,奄奄一息。

这就证明,仙丹没有长生不老功效。

……在棺木内沉睡过去之前,年画依稀记得棺木是摆在道观内的空院子,没有入土。

该道观,是提供给李晏然神医研制长生不老仙丹的地方。

可是当她醒来时,她发现,地面上,有砌墙的声音传下来。

听那些砌墙的人在讨论,是在建舒氏宗祠。

作为天祁国第一女高手,年画的内力相当浑厚,听声辩位的能力更是一绝。

通过地面上传下来的声音,她清楚地意识到,自己被埋在了地底下。

而且,浑身动弹不得,也无法开口说话。

对于这种情况,她百思不得其解。

怎么回事?

是仙丹起了其他作用才导致身体动弹不得无法说话?

还有,她躺了多久了?为什么李神医和伙计们还没有开棺救她?

真的把她忘了?

之前有个杀手试验仙丹,在棺木里待了整整二十天,李神医才想起来有这事。

而当时,其他杀手都去完成其他的任务了,没人提醒李神医有人在试验。

若不是那个杀手内力和毅力惊人,怕是早就死在棺木内了。

不会她也这么倒霉,被忽略了吧?

还有一个事情很邪门,其他杀手试验仙丹期间,虽然呆在棺木内,但棺木并没有入土,而是摆在地面上的。

那她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她被埋在了地下?

无法动弹,无法开口,所以无法自救。

就这样,年画在墓穴里等啊等,盼啊盼,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始终没有等到人来救她。

而且更要命的是,不吃不喝不见光,受土地和棺木的封闭,她居然死不了。

每天早上,只能靠着附近传来的鸡鸣狗叫声,记录自己呆在墓穴里的天数……

斗转星移,光阴似箭,一晃眼,一千四百年过去了。

这天,墓穴内,漆黑一片。

年画刚睡醒过来,便听到地面上传来一道声音。

“列祖列宗在上,请保佑子孙舒拾元从今以后,逢赌必赢,逢考必过,逢想必成,今年全家脱贫致富,丈母娘少要点彩礼。”

是一道年轻男人的声音。

“又是他!”

年画不禁在心中百无聊赖地嘀咕了一句。

地面上这个叫舒拾元的男子,虽与她从未谋面,但是,她却“认识”他二十多年了。

那年,舒拾元刚满月,就被他的爷爷带到建在墓穴上方的宗祠,向先辈们汇报舒氏第一十四代子孙诞生。

之后的这二十多年,年年来宗祠向祖宗许愿最勤快的,便是这个舒拾元。

对这个舒拾元,她熟得不能再熟了。

即便他的声音变了,她也能通过语气,认出他来!

这时地面上,又有声音传下来,打断了年画的思绪。

“……愿~烟火人间,安得~太平美满,我真~的还想再活五~百年!”

这是一首有气吞山河之势的曲子,年画刚听得入迷,曲子突然就断了。

此时,地面上,舒拾元掏出兜里的手机,接下了来电。

一边把手机置于耳边,一边向贡台走过去,把手中的三炷香,插到香炉内。

他有些不耐烦地出声,“喂,哪位?”

电话那头,是一道类似客服的声音,“请问您是舒拾元,舒先生吗?我是随便花贷……”

没等对方说完,舒拾元慌忙挂断了电话。

随后盯着陌生来电,他没好气道:“就知道催催催,老子要是有钱,会不还?”

过了片刻,舒拾元重新点了三炷香,跪在贡台前,向贡台后面的破旧壁画,虔诚地三拜九叩。

壁画是一个古代人物,但被风化得看不清五官了。

“列祖列宗在上,这一次,请务必要保佑我尽快发大财啊,真的走投无路了。”

此时,舒拾元跪坐的地方,下面是墓穴的正中心。

他是怎么也不会想到,他们舒氏的宗祠下面,有一个墓穴,还躺着一个活人,一个不姓舒的大活人。

年画懒得听上面的人在说什么,她尝试动一下身子,哪怕是能让手指头动一下也行。

她已经记不清这是多少次,尝试运力,让身子动弹了。

可每次都无果。

但是,躺在这个墓穴里有多少天,她却记得清清楚楚。

一共五十一万一千三百五十天!

没错,她躺在这个墓穴里,五十一万一千三百五十天了。

约莫有一千四百年了吧。

一千四百年啊,她躺在墓穴里,不但没死,还活得好好的。

既不受土地封闭的影响,也不用吃喝拉撒。

那么,当年被她服下的那颗长生不老仙丹,通过她的亲身试验,确定是真的仙丹无疑了!

不然,怎么解释自己在密封的环境里还能存活这事?

而且一活就是一千四百年。

每天都尝试运功恢复体力,因为每一次都失败,所以这一次,年画并不抱希望。

她觉得,体内的仙丹药效一日不失效,自己便无法恢复体力。

可是,尝试运力后,感觉到手指头突然动了一下时,年画呼吸一窒。

并且因为震惊而有片刻的大脑空白!

动了,手指终于可以动了。

整整一千四百年啊,终于可以动一下了。

这是不是意味着,身子很快就能恢复自由了?

虽然心潮澎湃到了极点,但年画却冷静了下来。

趁现在感觉到身体渐渐恢复知觉,她赶忙运起体内那股力量。

她本就拥有一身浑厚的内力,如果身体恢复知觉了,冲破上方这片六尺厚的土地,应该不是很难。

当内力运行到掌心,抵达一定的程度后,年画猛地抬起双掌,往上一顶——

忽然之间,她头顶上方的土地就炸开了。

被她掌心发出的罡气摧毁之下,整个四平方米不到的舒氏宗祠,瞬间化为灰烬,一时之间,灰尘四起,现场白茫茫一片。

年画一只手臂半挡着眼睛,从墓穴里一跃而起,动作身轻如燕,在墓穴一边的地面停下。

待她的眼睛刚刚适应光线,笼罩在周围的浓重灰尘,已经散得差不多了。

抬眼望去,赫然她对面三米外的地方,坐着一个人,一脸惊恐状。

虽然眉目清秀,但皮肤很黑,四肢有些健壮。

一看就是常年做苦力活的。

受宗祠突然爆破的影响,身上很多灰尘和细碎石块,头发都被蒙上了一层灰尘。

年画紧盯着男人看,她在想,这个人,应该就是她的“老熟人”舒拾元了吧?

她可是听着他的声音长大成人呢。

舒拾元惊恐地瞪着眼前这个身穿黑衣,气质凌厉,扎着高马尾,完全就是古代杀手扮相的女人,大气都不敢出一口。

什么情况这是?

好端端的,他们舒氏的宗祠怎么就炸了?

前一秒他才从宗祠里出来,然后宗祠就炸了。

这个女人又美又神秘,从哪冒出来的?

瞥到女人身后那个大坑,形状如同墓穴,还有断裂的棺材板,舒拾元惶恐得狠狠咽了一口唾沫,心里产生了一个可怕的念头。

难不成,他们舒氏宗祠下面是一个墓穴?

难不成,这个身穿古装的女人,是从这个墓穴里面出来的?

如果真是这样,这个女人被埋在里面多久了啊?怎么还活着?

不会是诈尸了吧?

年画一步一步走过来,她每走一步,对舒拾元来说,就是在摄他的魂,夺他的魄。

想到诈尸这个事情,他就觉得毛骨悚然。

他想往后退,但因为紧张害怕的缘故,双腿都发软了,根本挪不动。

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女人靠近他。

女人在他面前单膝跪地,动作冷酷,近距离睥睨着他的脸,眼神撩人,唇角勾起一抹笑意,慵懒出声,“这位兄台,你祭错祖宗了,你可知?”

有一瞬,舒拾元被女人的眼神蛊惑到,但想到刚刚的情况,脑子瞬间清醒过来。

紧张得说话都结结巴巴:“你你你、你是谁?”

年画唇角微勾,只是刚要说话,忽然眼前一黑,便晕过去了。

身子,顺势倒在了舒拾元身上。

面对突如其来的情况,舒拾元懵了,一动不动,僵了好久,不知所措。

“不要——”

猛地,年画从噩梦中惊醒过来。

呼吸粗重,胸口起伏不定,额头全是汗水。

当看到上方的粉色床幔时,神色怔了怔,随即坐了起来。

往四周观察了一眼,才发现是一个房间,一个在她眼中,特别新奇的房间。

房间不大,但全是粉色系的东西。

粉色的床,粉色的墙壁,粉色的书桌,粉色的衣柜,还有,粉色的小物品。

大大小小的物品,几乎都是粉色的。

除了贴在墙壁上的明星照片,以及桌子上的电脑和那一堆书籍。

这无疑就是一个现代小女孩的房间。

但年画是古代人,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场景,当然觉得新奇。

年画下了床,又打量了一圈后,莫名觉得恐怖。

心道,好看是好看,但是不是过于招摇了?

熟悉环境,以及自己当前的情况要紧,年画没再继续打量房间,往房门走去了。

房门是虚掩的,没有关上。

她打开房门,走了出来,赫然,客厅的面貌映入她的眼帘。

电视机,沙发,茶几,很多都是她没见过的东西。

客厅不大,有点脏乱,和粉色的房间形成鲜明的对比。

年画满是诧异地扫了一眼后,喃喃自语,“果然,近一百年的变化,是最大的!”

屋子的大门没关,年画一边打量着客厅的结构,一边走出屋子。

到了屋门口,一条护栏,映入了她的眼中,紧接着,是一条大水渠。

上游水闸在放水,水流很急。

年画扫了一眼水渠,这时,上游有一具尸体顺水漂浮下来,被她捕捉到了,凤眸倏地一紧。

舒家的房子依山而建,背靠山,正门向着水渠,是两层半的楼房。

天边有一处地方很黑,怕是不久之后,要下雨了。

此时,舒拾元正在楼顶上收衣物。

他无意间低头瞥了一眼家门口,就看到了站在护栏前的年画。

“小……”姐。

他正要唤年画一声,突然这时,年画伸展双臂,凌空而起,飞身下了水渠。

舒拾元被吓坏了,瞳孔睁得老大。

以为年画这是想不开要跳水自杀呢,大声喊,“小姐——”

可就在这时,年画头朝下,脚朝天,悬空一手抄过浮尸背部的衣服,把浮尸从水里拎了起来。

随即,脚朝下,施展内力,踢打了一下水面,借助水面的弹力,一跃而起。

直到拎着浮尸轻松地落在了舒拾元家的门口。

靠!这是失传已久的轻功吗?

舒拾元懵了片刻,马上跑向楼梯,速度下楼。

年画把救上来的男人扔地面后,迅速蹲下,探了一下男人的脖颈。

发现没有温度和脉搏,她缓缓站了起来。

等舒拾元跑出家门口时,他看到一具尸体面朝下趴在地上。

年画正拿她衣服一角,擦她刚给死人探过脉搏的右手,漫不经心的表情,并不害怕这具尸体,也不为死者感到沉重。

舒拾元看了年画一眼,虽然很好奇她刚才下水救人时的操作,但处理地上这个人更重要。

他问年画:“他死了?”

年画瞥了尸体一眼,漫不经心的语气道:“死透了。你翻看一下是不是你们村子的人。”

舒拾元紧张了起来,这可是死人呢,他不想碰。

但为了知道死者是不是他们舒家村的人,舒拾元还是硬着头皮,把死者的身体翻过来。

看到死者的脸,年画眉眼一动。

好俊美的一张脸!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