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夫人是古代来的杀手!》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夫人是古代来的杀手!

小说:现代言情-脑洞

作者:陆殿儿

简介:她是天祁皇朝一名顶级杀手,十八般武器、乐器,样样精通。
因误食长生不老仙丹,从天祁皇朝活到了现代。
利用满身绝技,在现代吃香喝辣、所向披靡,敛财无数。
更幸运的是,有个自称是神仙、法力极其高强的男人,宠她无度!

角色:

夫人是古代来的杀手!

《夫人是古代来的杀手!》第2章 我是个古人免费阅读

舒拾元看到死者的脸,都忍不住惊叹,“好帅啊这人。”

因为死者长相俊美的缘故,消除了不少紧张。

随后,他对死者的脸认真观察了一番,不禁“咦”了一声。

起身看向年画,道:“这不是我们村的人。”

这几天,因为他们舒家村要拆迁的缘故,村民都陆续搬走了,仅有三两家还没有搬走,其中一家,就是他家。

按理说,村民们都远离了水渠,不应该发生溺水的现象啊。

除非,死者是从其他村的水渠遇难的,然后顺水漂到了这里。

正好,被这个会轻功,来历不明的美女发现了。

好心捞人,却捞了个死人上来,对此,年画也有点无奈。

不过,死人她已经见过不少了,并没有替这名死者感到惋惜。

“既然不是你们村的人,那尸体就找个地方埋了吧。”

舒拾元拿出手机,一边给死者拍照,一边说:“不能自行处理,要交给警方,核实死者身份和死因。”

给死者拍了照后,他便打了报警电话。

报警后,他进了屋子。

年画看着死者白皙的脸庞,陷入了沉思。

死者的脸部肤色虽然白,但不是那种溺水或者断气之后的苍白。

不像是死人该有的脸色。

可这人已经死透了,肢体不但不僵硬,肤色也没变化,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是自己躺在墓穴一千四百年没见过光,眼睛出现问题了?

舒拾元拿了一块白布出来,在给死者盖上白布之前,深深打量了死者一眼。

死者个子很高,穿的这套白色运动服被渠水泡湿后,身材看起来十分精壮。

外形颇为完美,挑不出瑕疵来,偶像剧男主必备的硬件。

“唉。”

舒拾元看着死者,不禁叹了口气,替死者惋惜。

他一个大男人都觉得死者长得是真帅,可惜啊,这么年轻就死了。

给死者盖上白布后,舒拾元起身,看向年画。

今天是什么日子啊?不仅遇到一个来历不明的绝美活人。

还遇到一个来历不明的绝美死人。

这两个人的颜值,他可以很负责任地说,放眼整个娱乐圈,没有一个艺人比得上。

那些偶像剧的男女主的身材和颜值,比起眼前的女人和地上的死者,都弱爆了。

“小姐,你到底是什么人?”

关于眼前这个看起来,气质老成,容貌才二十岁左右的美女,舒拾元觉得自己有必要问清楚。

毕竟,关乎到他们舒氏宗祠突然爆炸的原因,还有那个墓穴的秘密。

大白天的,他去宗祠祭拜,却亲眼目睹宗祠瞬间自爆,夷为平地。

如果当时这个女人没有出现,他不会多想。

可这个女人就凭白无故冒了出来,还会一身轻功。

怎么解释?

难不成真是诈尸了?

有这么离谱吗?

年画并没有为自己的来历找理由开脱,笑了笑,反问道:“你心里不是有答案了?”

舒拾元神色一怔,有答案了?

难道……

他眼睛一瞪,满眼惊恐和不可思议,“你真是从墓穴里面出来的?”

年画点了点头,回复得干脆利落,“对。”

既然已经活到了现代,还恢复了自由身,那她需要一个现代人的身份傍身,如此,才能正大光明地在这个世界上生活。

这个舒拾元,她最熟了,他应该可以帮得到她。

舒拾元她很了解,跟他坦白自己的来历,他不会把自己的事捅出去。

年画一承认自己是从墓穴里出来的,吓得舒拾元连连往后退了几步,身子瑟瑟发抖。

“你不会真是僵尸吧?”

年画的表情无语了一把,随即平心静气地解释了一番,“你不用害怕,我是活人,不是死人。

我是一千四百年前的天祁国人,因为吃了长生不老仙丹,一直躺在这个墓穴里,活到至今。

因为体内仙丹的缘故,我的身体动弹不得,无法说话,长年累月受困于墓穴内。

今天,刚好恢复体力,便以内力摧毁土地,破棺而出。

之后的事情,你都看到了,宗祠被我夷为平地。”

舒拾元紧紧瞪着年画,呼吸急促,心乱如麻。

过了好一会,他才消化完年画说的那番话。

他甚是惊愕地问:“你说的话,真的假的?你真是从天祁国活到至今?这也太离谱了,我不敢相信。”

年画说:“我可以证明。”

说着,她扯下绑在腰部的荷包,丢给舒拾元,“这里有银宝和铜板,你拿去给古玩专家鉴定,看看是不是有一千四百年历史了。”

舒拾元扯了一下唇角,讽刺道:“你连古玩专家这个词汇都知道,而且说话方式和我们现代人相同,你说你是古人,忽悠我呢?”

“我没忽悠你。”

年画如实道:“我内力深厚,又有仙丹的加持,我能听到方圆百里内所有的声音。

宗祠的旁边,不是盖有一所学校吗?

不管是以前的私塾学堂,还是如今的学校。我每天都听到学校里的老师在讲课,听得非常清楚。

建校以来,我都不知道我送走了多少批学生和老师了。

而且,还年复一年,重读书本知识。

语数英,物史地生等,没有哪个科目,是我没听过的。

我虽然在墓穴里面看不到,相当于一个盲人。但是我学到的东西,不比你们现代人少。

你们村的人每天说的话,都能传到我的耳朵里,自然而然,我说话的方式,跟你们现代人一样。”

舒拾元惊愕道:“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你的耳力和学习能力,未免也太好了吧?你确定你这不是在编?”

知道对方还不完全相信她的古人身份,于是年画拿出了杀手锏。

“你叫舒拾元,你有个妹妹,叫舒拾忆。你母亲当年因为难产你妹妹,因而丢了命。你爷爷奶奶前年相继去世了,如今家里,只剩你父亲和您们兄妹两人。

你父亲因为母亲的死,抑郁成疾,整天酗酒,隔三差五就送医院。

你妹妹很叛逆。”

舒拾元后背发凉,这个女人,居然把他家的底细都调查清楚了。

他反驳道:“这些事情,你完全可以通过左邻右舍,把我家的事情调查清楚,但不能证明你是古人。”

“你在工地干活,为了父亲的医药费和妹妹的学费,你欠了不少高利贷,而且,你还好赌。

自懂事以来,你每年每个月都来宗祠许愿,让祖宗保佑你。

小时候,让祖宗保佑你学习成绩及格。长大后,让祖宗保佑你发大财。

你十八岁那年,带了个女同学,到宗祠后面的草丛里面亲热。

因为女同学害怕怀孕,你没有得逞。

上一周,被村里的寡妇骗到同一个地点……”

舒拾元突然打断了年画,“别说了!”

这一刻,他的声音是苍白无力的,可见年画说的都是事实。

他蹲了下来,身子颤抖。

这个女人后面说的这些事情,别人都不知道。

这么说,她真是古人无疑了。

一会调整了情绪后,舒拾元抬头紧紧看着年画,不解地问:“你告诉我你的来历,你就不怕我捅出去吗?”

年画笑了笑,胸有成竹的语气道:“我相信你的为人。你很善良,你不会这样对我的,对吧?”

舒拾元动了动唇角,想说点什么,但没有说出来。

这个女人的态度,挺好的,不仅实话实说,还愿意相信他。

而且最后这句“对吧”,那语气,就像是在对他撒娇。

他全身都酥麻了,哪舍得拒绝。

舒拾元站起来,走近年画,近距离看着这个美若天仙的女子,认真地问:“我能帮你什么?”

听到他这么说,年画微微松了口气。

还以为,她还要继续说服这个男人呢。

“我虽然通过听的方式,学习到很多现代知识,但是没有亲眼见过,还得需要一个人教。

对我来说,你是我最熟悉的人了,我想只有你能帮得到我。

如今我已不是天祁国的人,想以一个现代人,好好活着,但我没有身份。”

舒拾元抓了抓头发,表情有些纠结,“你的意思是,让我帮你弄一个身份?”

年画定定看着他,一脸真诚,语气温柔,“可以吗?”

她的眸深邃明亮,有蛊惑人心的魔力。

舒拾元有一瞬愣住了,回过神后,结结巴巴地说:“可、可以啊。”

一个小时后,警察和医务人员来到了舒拾元家。

给舒拾元录了笔录后,这些人就走了,死者也被送上急救车,拉走了。

年画一直呆在二楼,没有出现和警察碰过面。

因为还没有身份证,舒拾元让她躲到二楼别下来。

等人走后,年画才下楼。

外面天色很黑,还下起了雨。

舒拾元在厨房下厨的时候,年画在客厅里好奇地抚摸那些物品。

好比沙发啊,电视机等等。

她想尽快把听到的知识,和看到的东西,结合起来。

舒拾元煮了两碗鸡蛋面出来。

年画那碗,他多放了两个鸡蛋。

“下雨,出去买新鲜的菜有点麻烦,先将就着吃点面吧。”

年画坐到他对面,盯着眼前这碗面,却不感觉饿。

突然地,她心里为那颗仙丹感到恐怖。

李神医是怎么研制那颗仙丹的,不仅起到了长生不老的作用,还解决了饥饿的问题。

埋在地下一千四百年了,居然没有感觉到饥饿过。

那颗仙丹真是又神奇,又恐怖。

也不知道,当年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李神医和她的同僚没有把她救出来。

见她盯着面不吃,正在出神,舒拾元问:“怎么了?”

年画抬眸,微微一笑,“没事,你吃吧,我不饿。”

就是饿,以自己以前的胃口,这么大一碗,她也吃不完。

舒拾元惊讶道:“你之前说你躺在墓穴里一千四百年了,不吃不喝这么久,你受得了?”

年画无力一笑,他这不是废话嘛。

“若是受不了,你现在能看得到我?早就饿死在棺木里了。”

扒了两口面后,舒拾元说:“身份的事,你别着急,回头我一定帮你办好。”

年画点点头,“好。”

想到什么,她又说:“你们村不是要开发吗,村里的人分到房子拿了拆迁款都搬走了,怎么你家还没有搬?”

舒拾元的眼神突然黯然了片刻,没故意转移话题。

他盯着她的眼睛,一脸好奇之色“你们古人,是不是都会武功?”

书画如实道:“在我们那个年代,也不是全民皆练武,一部分而已。”

“那你的武功应该很高吧?”

天祁第一女高手,能不高吗?

但年画并没有高调地承认,“一般般吧。”

“那你以前是什么身份?干什么的?行走江湖的女侠?还是书香门第里的才女?又或者,富家千金?武功高到什么程度?能在一招之内,撂倒我吗?”

舒拾元一口气问了很多。

他话真多……书画这时眯起了危险的眸子。

感觉到杀气,舒拾元马上低头扒面,狼吞虎咽,不敢看年画的眼睛。

练过的就是不一样,眼神厉不厉害,一看就能看出来了。

年画轻轻一笑,语气略有点慵懒,“武功有多高?你要不要跟我切磋一下?嗯?”

见舒拾元不说话,年画又补了一句,“说实话,我练的武,比你在工地干的活,还辛苦。”

居然连他在工地上班这事都知道,这个古人的耳力真是太可怕了。

“我去洗碗。”

自己那碗面还没吃完,舒拾元就借口跑去厨房了。

此时此刻,他有一种很强烈的感觉,怕再跟对方聊下去,这个古人就拿他开刷了。

从舒拾元家拉走的死者,被医院的人送入了太平间的冰柜。

夜里,医院上空,电闪雷鸣,风雨交加。

死寂沉沉,冷冷清清的太平间内,只有一个大爷在看守。

大爷在自己的岗位上吃了饭后,拿饭盒去清洗。

他才离开一会功夫,突然有一面冰柜动了。

冰柜自行移动出来,不需要人为从外面拉扯。

冰柜自行打开后,死者竟然从里面坐了起来,还灵活地从冰柜上跳下来。

在地面站稳后,还浑身冒着冷气!

无极稍微伸展了一下身子,浑身的冰渣子,稀稀落落掉到地面。

他一脸郁闷之色地观察起周围的环境。

灵魂出窍之前,他不是在水库钓鱼吗?怎么躺在太平间了?

>>>点此阅读《夫人是古代来的杀手!》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