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山凹村的赘婿》江南杰少的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山凹村的赘婿

小说:悬疑

作者:江南杰少

简介:在一次上坟的时候,一条断尾巴大蛇拦住了我,在我面前吐出一颗珠子。没想我戴上那珠子后,从此就可看看透别人的心思。村里连续去世了几个人后,村长叫来一帮和尚为村里去邪,没想到那和尚说,你们三凹村依然会有大事发生。。。。。。唯一的办法就是,村里的赘婿一个也不能留,不然谁也没有办法让山凹村继续太平。

角色:

山凹村的赘婿

《山凹村的赘婿》第3章 好色的道长免费阅读

第三章、那好色的道长

*

村长家有一位年轻貌美的女儿叫荷花,荷花年芳二十二。村长跟他老婆长的十分粗糙,没想生养的闺女却塞西施。

她的美貌引来了村外很多小伙的追求,媒婆更是一波接一波。可她一个也看不上,村长夫妻也很着急,在那个年代,村里那些二十岁女子基本都为做娘了。

村长老婆恨不得直接给女儿做主了。

可是这毕竟要她本人同意,村长一家也只能在那干着急,女儿不愿意嫁也没有办法。

村子不太平,身为村长也有责任。他就找来了一位青衫布衣肩背桃木剑的道士来村里,说是为了化解村里的奇异现象。

道士一到村长家,村长老婆十分客气的拿出了家里本不多的食物分给道士。

村长等道士吃饱喝足,就对道士说起了这些天奇怪的夜现象。那道士没有接这个话题,而是问村长家里还有什么人?

“除了我们夫妻,家里还有一老母亲及一小女。”

道士犹豫了片刻没有做声,这让村长夫妻疑惑了:“道长,你有何高见?”

那道士也不搭腔开始闭目打坐,村长见状也就不好再打扰。

傍晚荷花下班回家,谁知那个道士听到荷花的声音后,一下睁开眼睛,双眼不停的在荷花身上扫来扫去。

村长看道士那眼神,心里十分不悦,就把老婆拉到一边,说这道士怎么回事,居然贼眉鼠眼的盯着自己的女儿看个不停。

村长老婆一指禅一听急忙跳了起来,说完去跟道长说道说道。

一指禅并非从小就是这个绰号,而是从外村嫁到这村后才有了这个称号。那时不知道谁偷吃了她娘家送来的下蛋鸡,她挨家挨户的指着别人的房子骂了个遍。

那时的老村长还是她公公,公公说她怎么把村里面的人都骂了,那不是得罪人吗。

谁知道她说:“谁吃就是骂谁,我又没骂全村人。”

从那以后别人给她起了一个绰号:“一指禅”

她倒是不生气,后来她用公公通知用的广播给大伙道了个歉。

这道士目送荷花进房间的背影,然后对一指禅说:“大姐,能不能让你的闺女晚上不要关门。”

一指禅本来对道士一直盯着闺女看,心里就不爽了。见道士这么问就指着道士的鼻子骂了起来:“别想也别想,你这老淫贼......”

村长也不敢拦,他知道老婆不骂个痛快是不会停的。

道士双手合一:“大姐,我哪里得罪你了?”

“你走吧!你就是一骗吃骗喝的老淫棍。”一指禅抬起手指着道士的鼻子不停的骂了起来。

“大姐,你怎么说话呢?我是全真道派第十八代弟子。”

“我管你是什么派的弟子。”一指禅说完就把茶水泼到了道士身边。

道士脸色依然和善,然后伸出手弹了弹身上的水;“大姐,你误会了,我是看你家闺女身上有不干净的东西。”

“呸!我家姑娘清清白白,哪来不干净的东西。”一指禅面露温色,两手叉腰瞪着道士,一副随时要干架的样子。

村长也后悔找了这么一个道士来家里,这简直就是引狼入室。

“大嫂,你可以去问问你闺女,是否有浑身无力,茶不思饭不香的状况。”

看着道士认真的样子,一指禅半信半疑,然后走进内屋,这时荷花已起床。

“妈,你怎么不敲门就进来了。”

“自己家敲什么门,当妈的进自己闺女房间,还要提前打报告不成?”一指禅虽然语气冰冷,但是脸上还是带着微笑的。

平时极少进女儿房间,她环视了一下女儿房间,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东西后,一屁股坐在了荷花的床上,眼睛依然不停的在床上搜索,希望可以发现点蛛丝马迹。

“妈,你干什么?”荷花看妈妈东翻看西翻看的。

“妈问你,晚上梦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没有?”一指禅还是想证实一下,如果那道士所言不真,出了房间就把那道士扫地出门。

荷花红着脸,半天没有出声,看着这样的情况,一指禅觉得道士是猜对了。

荷花犹豫了半响挤出两个字“没有”就跑出去。

一指禅看着女儿跑出去的背影“唉”了一声。

接着返回堂屋,跟道长说好话,求他一定要帮帮自己的女儿,村长跟一指禅结婚三年都没有孩子,怕被村里人指指点点就外出打工了。

在婚后第六个那年头,终于抱回了荷花,所以他们视女儿为掌上明珠。

道士从包袱中拿出一身干净的白色道袍换上,然后盘腿而坐,微闭着眼睛,嘴里不停的叨念着什么。

大约在两柱香后,道士睁开了眼睛,面容痛苦的捂住自己的胸口。

“道士你怎么了?”一指禅看他那痛苦的表情不解的问。

“你们这里有没有外乡的人?”这时道士的嘴角流出了一丝血迹。

“外乡人?”

“就是外乡搬来这里住的。”

“没有。”一指禅十分肯定的说。

道士听完继续闭上眼睛,嘴里又开始喃喃自语,又在两柱香后,道士瞪大眼睛看了看周围,接着一口血喷了出来。

这晚我发了高烧,奶奶找出了安乃近掰了半片给我喂下,以往只要半片药下肚一定没事,今晚的我依然高烧不停。

爷爷急忙去叫村长,因为村里唯一拖拉机的钥匙在村长手里,爷爷打算让村长送我去城里看病。

半夜被叫醒的村长急忙披衣下床给爷爷开门,这时隔壁厢房的道士也听到了爷爷焦虑的声音,也起床问情况。

“走带我去看看。”道士一听,立马提上桃木剑。

村长跟道士来到我的床前,那道士摸了摸我的额头后,让村长去河边折几根柳枝条来,然后拿着桃木剑在房子里比划着。

不久村长拿着柳条回来了,道士神情严肃的用双手恭敬的接过柳枝条,然后在我床上打来打去。

折腾了半个小时后,道士摸了摸我的额头说:“没事了。”

爷爷跟村长紧接着也摸了我的额头,这一夜我安然无恙睡到了天亮。

爷爷差点给道士跪地磕头,最后被道士拦下。

这晚后,全村人都把道士当成了神。

说来也奇怪,自从道士来到这村子后,半夜再也没有歌声响起,大家见到那道士十分的客气,纷纷邀请道长去家里做客,道士倒也十分实诚除了喝杯茶水,不会拿村民一点物品。

三天过去了,荷花的事依然没有得到解决,村长跟一指禅虽然十分焦急,还是好吃好喝的供着道士,生怕惹了道士不开心。

——

作者有话说:

大家要记得收藏!

>>>点此阅读《山凹村的赘婿》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