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阴阳怪谈录》熙楠的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王侃,二刚 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阴阳怪谈录

小说:悬疑

作者:熙楠

简介:你如何才能确定你所见到的每一个都是“人”?
一名高中生,因缘际会见识到阴阳两界的奇闻轶事。
红衣冤魂惊悚索命,残指凶灵恶意骚扰,含冤逝者蓄意报复,这一切都源于什么?
几起骇人听闻的凶杀惨案的背后,究竟隐藏着怎样的秘密?
是生是死?是绝地反击?还是坐以待毙?

角色:王侃,二刚

阴阳怪谈录

《阴阳怪谈录》第3章 失魂落魄免费阅读

之后一段时间里,我也没有在再见过这个女孩儿。我还是经常去奶茶店碰碰运气,然而都无疾而终。

好在那个小男孩儿之后也没有在我梦里出现过,不知道是红绳起了作用还是自己心魔的缘故,总之说到底就是个怪,好在生活恢复了平静,我也逐渐把这件事淡忘了。

和以往不同的是,我不知不觉开始关注起这方面的消息,也看了许多关于这方面的资料。

其中不少故事也都真伪难辨,但都说的有鼻子有眼,叫人不信都难。虽然一致的言论总教我们用科学的眼光看待,这又不免让我想起我们那位戴黑框眼镜的数学老师说的那句当时在我看来是至理名言的话 “并不是所有的问题都能用科学的角度解释,科学有时也是另一种的无稽之谈。”

话又说回来了,要是不较真,当作鬼故事听听,也是不错的。尤其当你在和女孩子一块儿走夜路时,要是你故意使坏,而对方脑洞又大的话…… 看着她们一脸恼怒,拼命捂住耳朵的样子,那感觉可真是屡试不爽。

这之中也不乏有谜一样的生物存在,就比如有的女孩吧,明明不敢看恐怖片却忍不住想看,表面上对神神鬼鬼的事儿避之不及,背地里又想弄清楚这个中缘由,越越就是其中一个!

她是我初中同学里仅剩几个还有联系的朋友,在我进职校读书之前,那些所谓的同学一见我就忍不住嘲讽几句,尽管他们最后也没考上什么好高中,但是人嘛,五十步笑百步,以至于我对那些三年同窗没有丝丝感情。

可越越不同,第一她是女孩子,第二刚进职校那会儿,我并不是很适应,也没交上什么朋友,所以经常将学校里发生的奇葩事儿吐槽给她听,以至于我俩无话不谈,哥们儿似的,话有点扯远了……

我接下来要讲的这件事与她有关,也是她的这通电话让我扭转了之前那些不确定的想法……

公交车行驶在去往平水的路上,越越坐在我身旁,她的头侧向窗外,脸上没有了往日的嬉皮笑脸,看起来有点凝重,我本想安慰她几句,但是话到嘴边又给咽了回去。

越越在电话中的声音有些颤抖,说是她的表弟出事了,具体情况也没细说,只是叫我陪她一起去。

表弟家在我们当地平水镇的一个村里,从市区到那里需要半个小时的车程。在车上,越越跟我讲起了她的这个小表弟,她轻叹口气,说自己这个表弟也是个不消停的主,父母为了他能上城里的中学,走关系花了不少钱。学习不怎么样,琢磨起闲事儿的功夫倒是不少,一放假就和村里几个不要好的小混混出去喝酒、钓鱼。

“钓鱼?你弟也就比你小几岁吧,这年纪轻轻的怎么喜欢上钓鱼了?这钓鱼可是出了名的磨性子,和你说的小混混也不像呐。”

越越拿胳膊肘捅咕了我一下说:“哎呀,我没和你开玩笑,去年过年我还跟着他去山上的水库钓过鱼呢!”

我“哦”了一声,问她:“那你舅妈在电话里,没说发生什么事吗?”

越越摇摇头说:“没说,只说王侃出事了,想让我妈赶紧过去一趟,可我妈前天出差了,所以我……”

“哎呀!”

她这一惊一乍把我吓了一跳。

“他该不会去钓鱼,不小心掉水库里了吧!”

“你就别自己吓唬自己了,要是掉水库了也该去医院啊!”

越越点点头,觉得我说的有道理,又叹了口气喃喃自语说:“唉,不知道又出了什么事 ……”

我安慰她:“放心吧,不会有什么事的,等到了就知道了。”

在农村,但凡有点事儿,基本上一传十十传百,消息散播的格外快,还没进屋子,就已经听到屋里头的嘈杂声,比赶集还热闹,左邻右舍挤了一堆人,客厅里氤氲缭绕,夹杂着呛鼻的烟味,有俩老头咳嗽着,嘴里还拔不出烟。

越越和她舅妈简单地说了几句话,通过越越解释我才明白,原来她舅舅出去做工了,每隔半年才回来一趟,所以家里只剩下他们娘俩。

只见王侃盘坐在椅子上,满脸憔悴,一双眼皮没力气的半耷拉着,剩下的半个瞳仁直勾勾地盯着地上,也不知在看些什么。乍一看,一副没睡醒的模样。

越越走到表弟身边,试着喊了几声,又推了推他的胳膊,可他像是压根没听到似的,神情呆滞地垂着脑袋,一声不吭。

我也见过不少因为受到惊吓而行为举止变得异常的人,顶多言语会变少,至少还是会搭理人,可像王侃这样的,还是头回见到。

越越把我悄悄拉到一边对我说:“你说我弟这是怎么回事啊?我怎么觉着怪怪的。”

“不好说呢,看这情形像是丢了魂似的。”我是随口说道。

这时,身边有个邻里问起了王侃的母亲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王侃的母亲说我也是听其他几个人说的,说是回家路上看到了不干净的东西,就……就被吓到了。

“前天晚上,他从学校回来,说是要和朋友出去聚聚,我就让他去了,谁成想后来他被送回来的时候就成现在这样了,无论怎么叫他都不理人,我以为他可能是被什么东西吓着了,睡一觉就没事了,可过去一天了还是这样。”王侃的妈妈说话时左手颤抖着,紧紧攥着右手,看的出,这事让她着急坏了。

这时身边有两个和王侃差不多年纪的男生从人堆里挤了出来,他们说其实那晚我们四个的确是去吃饭的,饭桌上喝了点酒,我们就想吃完饭去干点什么,王侃当时就提议我们几个一起去九里的殡仪馆探险。

一听殡仪馆三个字,王侃的妈妈脸色顿时变的很难看,在旁的一群人也都发出了一阵唏嘘。

>>>点此阅读《阴阳怪谈录》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