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李煜不遇《我寄人间剑满山》小说最新章节目录,谢晋,谢林 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我寄人间剑满山

小说:玄幻-特色

作者:李煜不遇

简介:白衣新袍入临安,少年吟诗响回廊。龙门已跃击流水,阵前先踏万里疆。书月殿,桂蟾宫,又携书剑路茫茫。今朝此夕归家去,一笑人间百花香。

角色:谢晋,谢林

我寄人间剑满山

《我寄人间剑满山》第1章 人间何处不青山免费阅读

小河镇夏天的雨是寻常的,一下就是两三天,像牛毛,像绣花针,像细丝,密密地斜织着,无论从哪看去,都是一片青山迷蒙的水墨画。

村头一株大大的皂角树下,围着十几个小孩,就躲在叶下,聚精会神地听一位老人在那说话。

那老人须发俱白,却是满头蓬松,一身洗得褪成白灰的青布长衫已是陈旧破烂。

“君诗人间,好时节,今古几人曾会。江湖岁晚,顿白首,也算风流遗世。苍山披白,叠水弹花,提剑扫秋黄。逆旅行人,问此今夕何夕?

万里星汉横绝,驾此一白日,扣云追月。走遍青山,人未老,处处酒迷花恼。醉眼平生,看人间天上,云飞风起。莫问今夕,正是去年今日。”

那邋遢老人捋了一把长须,娓娓说道:“这一首《念奴娇》,说的是三千多年前的一场兵火之后,世间姹紫嫣红的繁华,付之一炬做了焦土,那些个神仙老祖,都去了天外,不见归来。往事里,只留了这么一首怀古词当做留存的跟迹。”

他这一说起神仙,众小娃顿时一阵噫吁,谁家少年还没做过神仙的美梦?

“盖闻混沌初分,天开于子,地辟于丑,人生于寅,世界之间,遂出五族:北莽、西夷、南鲛、东桑和中土。中土得三皇治世,五帝定伦,乃曰炎黄。北莽得天汗曰草原,西夷得父神曰圣殿,南鲛得鳞皇曰离耳。东桑毗邻中土海外,不得天道,炎黄人祖感念同类,以五行道法授之。”’

老人抖了抖衣衫上落下的水珠,继续说道:“五族享道太平三千年,那草原、圣殿、南鲛却是萌生了异心,想要踏马而来,鱼肉中土。更有东桑无极忍者反复无常,与狼狈为奸,倒戈一击。一时间燹骨成丘,溢血江河。”

老人这么一说,那些少年一个个咬牙切齿,挥舞着细小的胳膊,恨不得变成仙侠,快哉杀敌。

那老人又道:“我中土炎黄修士,宁可泯躯献国,也不敢丧国之疆。道士下山,衣冠不存,佛子入世,血染袈裟。有剑仙碎了宝剑,有丹王泄了金丹,有将军死在了边关,有君王倒在了国门。炎黄二祖悲其艰难,自引天汗、父神、鳞皇、无极于天外,动乱时空,以天道誓约岁月,才换来又一个三千年太平山河。”

老人说到这,手掌啪的一声落在膝上,就当是惊堂木拍在桌面,做了个完结。

那些小孩嘟着嘴,老不情愿地从怀里掏出了五六个枣儿,丢到老人腿上兜着的衣角,眼看着时辰差不多,便手遮着雨,冲出树下,一溜烟做鸟散状,不见了踪影。

就剩了个清秀少年,也盘腿坐在树下,低低念诵着老人那首《念奴娇》。

老人一边数着手里的枣子,一边幸灾乐祸地朝清秀少年道:“怎么?昨晚又偷偷觉道了?”

谢晋没好气地回了一声嗯,又不愿露怯,接着问了一句:“说书说得多了,是不是也多知道些修行的事?”

老人也是要强地挺了挺腰板,回上一句:“没准老夫就是那书里的剑仙呢?”

“剑仙会骗小孩的枣吃?”谢晋得意地抬了抬下巴,算是找回了面子,从老人手里抢过一把枣,就窜进了雨帘,奔着家里跑去。

临到了家门口时,却是想起了什么,黯然坐在门前石阶上,掏出怀里的诗册,迷惘出神。

“晋儿,怎么,又去听书了?”

正在发呆的谢晋忽然醒了过来,回头温暖一笑,“爹。”

谢林坐到谢晋身旁,轻轻拍了拍谢晋的肩膀。

“爹,当不了修士,这读书又有何用?”

年仅十四岁的谢晋合上手里的书,眉眼间尽是懊恼。

“书中自有颜如玉,书里更有剑中仙。谁说读书不是一种修行呢?”知子莫若父,谢林摸了摸谢晋的脑袋,孩子的心思他又怎能不知呢。

“可是爹,莫说这本书,就是屋里那几箱古籍,我都翻了十年了,也没见到什么剑仙,更何况,我的觉道……”谢晋沮丧着脸,稚嫩的脸庞上满是不甘。

自有修道始,凡能修行之人,在觉道时都能觉醒出一座道山来,这道山的大小便象征了这个人对于道成就的高度。

有人见千岩万壑,有人见翠峰如簇,有人见层峦高耸郁嵯峨,有人见玉门山嶂几千重……

这道山越高越奇越险越长,则道愈高愈奇愈强愈远。

而在山的那边还有一片道海。

山大则海阔!海阔则道广!

谢晋很幸运,是能觉道的那一小撮人,但他也很不幸,他没有道山,只有一块大青石。

“累土毫末,九层合抱。千里之行,足下非早。觉道十年,读书十年,何处不是青山?”谢林眼中闪烁着亮光,用力拍了拍谢晋的肩膀,起身回屋。

感受着父亲手心的力量,谢晋回首,看向父亲的背影,沉默不语。

深夜,月光落在大地,好似扑洒了一片银纱,月夜温凉,弥漫在小镇的每一个角落。安静的小河镇,除了几声时而响起的犬吠,再无任何声息。

房舍内,已经睡下的谢晋却是满脸的不安,头不停地晃动,却晃不走那熟悉却惊悸的画面。

富丽堂皇的大厅,老妪的蛇拐挥舞,娘亲啜血跪地,叔父举着长刀狠狠劈下,父亲手中的长剑就要朝着心口扎去。

“不要!”

谢晋一声大喝,惊醒过来,回应他的只有屋外的犬吠,看了看四周,确认是在小河镇的宅院,才舒了一口气,摸了摸头,谢晋发现自己早已一身冷汗。

谢晋起身下了床,一如既往地爬到小河镇后面的矮丘,丘顶是个平台,那邋遢老人正静静地坐在那,衣衫随风而动。

老人一手抵在膝上杵着下巴,一手轻轻搭在膝上,眼含笑意地看着谢晋。

“小家伙?不好好睡觉,大半夜的爬到山上来做什么?”

“没啥。”谢晋一屁股坐在草地上,从怀里翻翻出一本笔记,上面写着今天刚抄来的《念奴娇》,随口问了一句。

“老头,你总说那些神仙故事,可你见过神仙吗?”

“怎么没见过,老夫还是个剑仙呢!”

“又吹牛了不是?你要真是剑仙,怎地还要骗枣吃。”谢晋朝老人翻了个白眼。

“你又不信,那问我作甚。”老人微微一笑,“想找个神仙,帮你劈一座道山出来?”

谢晋撇撇嘴,也不理会,自己的那些心思以前没少和老人倾诉,只是现在大了,倒是多了些心气。

“你想要多大的道山?”老人熟络谢晋的心思,浑不在意。

谢晋楞了楞,却是认真的思考了起来,“苍茫云海峰?”

“小了。”老人摇摇头。

“黄鹤之飞不得过?”

“小了。”

“连绵接海隅?”

“还小。”

谢晋再也说不出话来,沉默半晌,看着头顶的星空。忽然想起父亲今天说的话来,朝着老人喊了一句,“何处不是青山?”

老人脸上多了几分笑意,反问道:“何处是青山?”

山风吹过诗册,书页刚好翻到那篇《念奴娇》,谢晋这次认真地笑了笑,“何处不是青山!”

老人微微一愣,然后拍着大腿大笑一声,“要得了这么大的青山?”

“要。”谢晋不假思索。

“要这么大干嘛?”老人再问。

谢晋犹豫了一会,看了看手中的诗册,“少年也学英雄样,仗剑身名作传说。我想当剑仙。”

“剑仙?”老人眼中笑意更甚。“少年人是不是心气太高了?”

“也是,我都没握过剑,说当剑仙,也是一个大话了。既然是大话,就是做剑祖又何妨?”

谢晋无赖地朝老人做了个鬼脸。

“做剑祖干嘛?”老人无视谢晋的无赖。

谢晋想着临安的往事,想着老人白天说的故事,转身问了一句,“太平人间还能再三千年吗?”

“不能又如何?”

“那就,换个人间。”

老人愕然。

谢晋瞅着老人的惊讶的脸庞,大笑一声,将手中的诗册随手一抛,就要往山下跑去,“老头子说书吹牛,有我吹得这般大吗?”

老人抬眼望向东方泛起鱼肚色的天空,伸手虚握.。

“我要说这不是吹牛,岂不是更牛?”

还不待谢晋多想,就被老人接下来的动作在心中掀起滔天巨浪。

只见那落在地上的诗册泛起晶莹的光泽,《念奴娇》上的文字宛若活过来的萤虫,飞出了书页,一个接一个的连到老人的手心,渐渐凝聚成一把璀璨的长剑。

谢晋破口大叫:“老子抄的诗成精了!”

一抹剑光照亮微蒙的天空,长剑上,一缕缕黑白剑气便渗透出来,相互缠绕,如同黑龙白龙纠缠争剑,本是黑夜的小山丘上,被映得黑白交织。

谢晋满眼遮不住的震惊!这哪里还是小山丘,这里分明就是他的意识空间,迷雾笼罩的天空,苍凉的大地,还有一块半米高,两米长的大青石。

老人站在远处,握着长剑,轻声一喝:“小子,给你劈座大青山!

话音未落,那老人手中一剑就已劈下,黑色、白色、迷雾全都消散,显露出谢晋意识空间的本来面目。

谢晋鼓着眼睛,脸色苍白,看着眼前的一切,何处不是青山?!

原来,他的道山,在大青石下,大青石下,山长万里!他的道山,在迷雾中,所谓迷雾,山入云霄!

原来,不是他入不了小山境。只是这座小山,太大!而这十年,他早已在上山的路上!

不识道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小家伙,现在还要当剑祖吗?”老人还是笑眯眯的看着谢晋。仿佛天塌下来,他也是这般从容。

怔怔地看着邋遢老人,谢晋忽然转身就跑到大青石下,抽出一根木棍,提在手中。

这让好不容易做足仙人气质的老人跳脚骂道:“这他吗就是你的剑?”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