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肌肤胜雪《仙侠生猛》小说最新章节目录,杨文定,杨庆云 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仙侠生猛

小说:玄幻-脑洞

作者:肌肤胜雪

简介:误闯陌生女人闺房,父亲逼婚,杨文定含着怨气逃离杨府,当他踏入修真世界的那一刻起,整个世界都为之颤抖和改变。翻手为云、覆手为雨,遇到敌人杀杀杀,让整个三界不得安宁。

角色:杨文定,杨庆云

仙侠生猛

《仙侠生猛》第1章 鞭子炒肉免费阅读

巍峨高耸的双龙峰山脉,绵延上千里,山峦层叠无穷,奇峰穿云,巧石星缀。

满山遍野松木碧翠,林草茂盛,山色之秀美可谓在北域独占鳌头。

连绵不绝双龙峰山脉下,罗汨江两岸花草馥郁,垂柳茏葱,掩映中隐隐可见汨江郡郊区一座座农家院落。

一缕春风拂过,万千枝柳摇曳婀娜间,柳絮如转蓬般的纷飞而起,飘飘落落在一处低矮空旷的宅院内。

那宅院里安静坐着六七个稚童,正聚精会神听着一名清瘦的教书先生沈解花授课,这沈解花手握竹卷,低声吟读,语速甚是缓慢,与稚嫩清脆的读书声交相辉映。

稚童们正各自摇头晃脑的静心读书,忽然听到邻居屋内隐隐传来的打骂声,读着读着不由得好奇心渐起,纷纷抻着脖子往隔壁院里面看。

这邻居屋内响动越来越大,叮叮咣咣摔桌子砸碗声不断,不时还传出孩子惊恐的惨叫声。

稚童们面面相觑,都惊住了。

不多时,一个肤色白净的小胖子逃命般的奔出院子,一溜烟的仓惶躲到沈解花背后,这才稍稍松了口气。

稚童们见胖子杨文定被父亲打得鼻青脸肿,还装作若无其事的对着自己扮鬼脸,几个小孩都被逗笑了。

沈解花低头看了杨文定一眼,眼角露出一丝笑意,望向稚童温声说道:“时辰已经不早,都下学去吧。”稚童们见比往日下学早了半个多时辰,心里顿时乐开了花,立刻笑嘻嘻的四散而去。

杨文定揉着红肿的脸乖巧的坐在椅子上,难为情的说道:“沈伯伯,这回又要给你添麻烦了,若是我父亲过来,万望再救侄儿一回。”

沈解花眉毛舒展,慢悠悠的品了口茶,微笑着缓缓说道:“好说。”

杨文定侧耳听了听自家屋内父母争吵之声,脸上浮现出一丝与他年纪不相符的复杂情绪。

他来到这个陌生世界已经快十年了,除了每次被父亲责打,证明自己还活在另一个世界,其他的时候日子过得都是浑浑噩噩,毫无色彩。

这本就不是他的错,前世身为重度抑郁症患者的杨文定,谁能想到亲自结束了自己的生命,竟然没有喝孟婆汤便投胎到这个陌生世界。

不是说自绝之人是无法六道轮回,只能永世沉沦地府做名鬼差的吗。佛祖,你个大骗子,你害我不浅。想到这里,杨文定郁闷的叹了口气。

沈解花皱了皱眉,目光扫向杨文定,心里暗暗不解这孩子小小年纪为何整天愁眉苦脸的,当下缓缓问道:“你这小鬼怎地整天唉声叹气,活的一点都不快活。”

杨文定挠挠头,强笑着说道:“哪有啊,沈大伯。我这不是刚被打了一顿,哪里还有心情能笑的出来啊,不哭就不错了。”

沈解花深深看了杨文定一眼,捋着胡须笑了笑。

沈解花隐居此地已十几年,自是看着杨文定一点点长大,怎能不知这小子的个性,看似憨厚木讷,胆小怕事,实则大智若愚,外柔内刚。

既然杨文定不想说,也便不好多问。

一老一小又闲聊了几句,杨文定忽然从怀里拿出一个酒葫芦放到了檀木桌上,憨声笑道:“差点忘了,沈伯伯,昨日侄儿得到一壶好酒,特拿给你品尝品尝。”

沈解花最是喜酒,闻听此言,顿时情不自禁的打开盖轻轻一闻,不禁眼睛一亮,惬意的笑道:“嗯,这酒醇厚绵长,幽雅细腻,一闻便知是好酒。侄儿是从哪里寻来的佳酿?不得了啊!”

杨文定憨憨一笑,撒谎不带眨着眼睛的说道:“真是运气,沈伯伯,昨个我和兄弟薛戬上街四处游玩,一时发善心,给一个老乞丐买了两只鸡腿,没想到他不受嗟来之食,硬是将这酒送给了我,说什么叫乞丐酒,不要都不行。

本来我打算给我父亲喝的,后来一想,万一他喝了耍酒疯,那岂不是把我毒打的更厉害,想想还是罢了,还不如借花献佛,如此佳酒最是配有酒德之人。”

沈解花捋着胡须听得十分舒坦,眯着眼点头笑道:“你这小鬼倒也坦诚,既如此大伯便勉为其难收下了。”

沈解花正要问他发生何事被打得如此之惨,喧杂的声音从外面的院子里响了起来。

只见一个身形魁梧的黑脸大汉怒气冲冲的握着藤条立在院中,四下环顾的吼道:“娘的,小兔崽子还敢跑,给老子滚出来,看我不打死你。”。

林明虎林员外不紧不慢跟在身后,揪着八字胡看在眼里,脸上缓缓升起笑意,心道都是镇守边关多年的生死兄弟,谁还不了解谁,在这做戏给谁看呢。

他今日能来杨家讨债,自是已经派人调查清楚过的,正是杨家三子杨文定私闯闺房,将自家正在更衣的小女儿看了个干干净净。如今人证物证俱在,你还在这给我装糊涂,哼,无论如何今天也要给我个说法。

林明虎眼皮子一翻,伸手一拦,假模假样地苦口婆心劝道:“云兄息怒,区区小事,何至于大动肝火,等侄儿文定出来,好生训责一番也就是了,何苦动怒。罢了,算我家姑娘命苦,老弟认命了。”

杨庆云冷着脸摆手说道:“不行,这兔崽子干了如此丧德行之事,不狠狠责罚一顿,不能稍解我恨。此事林老弟你别管了,今日若不给你个交待,杨某是没脸在这住了。”

说着杨庆云握着藤条上前又走几步,靠着院落木栅栏向着沈解花屋里叫喊:“文定,你个兔崽子给我滚出来,是男人犯了错就要自己扛,躲在别人家算个什么东西,你给我滚出来,看老子不打死你。”

沈解花推门缓缓而出,见杨庆云怒气冲冲站在院外,面上不悦的沉吟说道:“杨老弟,怎地今日如此喧吵,何故扰人清幽。”。

杨庆云正自恼怒,突然见到邻居沈解花不紧不慢的走了出来,脸上带着一些情绪,知道自己是惊扰到了他休息,忙抱拳施礼,语气间甚是恭敬的说道:“实在抱歉,惊扰到先生休息,敢问先生可见我家犬子杨文定。”

沈解花眉头一皱,语气淡然的说道:“这小子正在我屋里面休息,怎么?你还想进我屋打孩子不成?”。

杨庆云向来敬重读书人,忽被沈解花这么质问,一时之间竟不知该如何作答。林明虎咧嘴一笑,自然而然的走上前,对着沈解花深施一礼,尊敬的说道:“想必您就是沈老先生,学生林明虎拜见老先生,今日冒昧打扰,还望您老见谅。”

沈解花微微一愣,转身仔细上下打量了林明虎片刻,似是有点眼熟,但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此人,不由的奇道:“怪哉,老朽好像从未教过于你,缘何说是老朽学生,汝是何人啊?”

林明虎再次躬身下拜,朗声笑着说道:“老先生怕是忘记了,十几年前在漯河县桃花湖咱们见过,当时晚生是陪着薛正芳将军来着。”

沈解花略一沉吟,脑中依稀想起此事,恍然的微笑说道:“原来如此,倒是有些印象,你就是那个清瘦的年轻校尉,怪不得有如此一说。哎,一晃过去多年,你变化可是不小啊。”

大腹便便的林明虎恭敬的说道:“是啊,晚辈这些年变化不小,但老先生多年未见,依然风采依旧,都赶上老神仙了。”

杨庆云这才反应过来,忙说道:“一时竟忘了介绍,真失礼,这位是临福街林明虎林员外,与我也算旧识。”

林明虎心中高兴,说道:“今日能遇见沈先生,真是三生有幸。如若不嫌弃,晚生做东,请沈先生和庆云兄寒舍一坐如何?”,沈解花颇有涵养,自不会将客套话当真,笑着摆摆手说道:“罢了,老朽今日困乏,便不叨扰二位了。”。

杨庆云性格豪爽,摇头说道:“今日犬子铸成大错,正不知如何谢罪,怎还敢厚颜叨扰林老弟,不如到我家一聚,让我家婆娘杀只鸡,做几道像样的饭菜,好生一聚如何。”林明虎见杨庆云坚持,缓缓说道:“也罢,既然事已至此,不如大家坐下来细细商榷商榷。”

杨文定见事情有所缓和,揉着疼痛的肩膀,小心翼翼走出了门。他抬头见杨庆云正板着脸望着自己,心中胆怯,步伐透着迟疑,却是再不敢向前去。

杨庆云见儿子一副窝囊模样,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忍不住喝道:“竟给我惹事,还不给我滚过来。”。

杨文定见父亲火气又上来了,心中错愕万分,暗道:“多大点事,至于吗?不就是无意中看了人家闺女身体吗,至于这么没完没了的嘛,再打我小爷就不伺候了,离家出走让你一辈子都找不到,看你怎么办,反正小爷随身携带着一家商场系统,去哪都饿不死。”

杨文定见父亲没好脸色的看着自己,心中有气,身子一矮,当真滚了四五个圈,赌气的站了起来。林明虎咧嘴一笑,忍不住摇头一笑,说道:“佩服,云兄治家有方,堪比执掌云武卫,兄弟真是大开眼界,万分佩服。”

杨庆云老脸一红,斜了林明虎一眼,没有接话,反而转身冷眼看向杨文定,越想越觉得儿子杨文定是有意为之,跟自己过不去,当即一巴掌扇了过去,怒声喝道:“滚一边去。”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