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偏执墨爷养的团宠小祖宗奶凶奶甜》半糖的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几口,熊心 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偏执墨爷养的团宠小祖宗奶凶奶甜

小说:现代言情-无线流

作者:半糖

简介:“宝贝乖,让我抱抱。”
“不行,我快迟到了。”
“又不听话?嗯?”
尊贵俊美的男人弯了弯唇,附身抱住女孩进入浴室。
传闻,墨家新家主有三好:枪法好、能力强、宠妻似宝。
直到一个个男人找上门讨要身份,生性薄凉的男人终于怒了,埋在她颈间哑了嗓音:“宝贝,你只能是我的。”
谁碰一下都是抢!

提醒:1v1双处,甜宠救赎文,相差7岁,HE,女主是男主的命。
又名:《做你的不二之臣》《不乖?亲你》《小撒娇》

角色:几口,熊心

偏执墨爷养的团宠小祖宗奶凶奶甜

《偏执墨爷养的团宠小祖宗奶凶奶甜》第3章 不准想其他男人,只能想我免费阅读

司奈奈长得漂亮,身材好,性格可萌可甜,从小到大就没有少收过情书。

全被他扔了。

烧了。

没想到还是有漏网之鱼。

出差短短1个月,家里的稚嫩小白菜,就被野猪连盆带菜一起夺走了!

诱惑年幼无知的司奈奈就算了,还敢让她伤心买醉……

该死!

墨宴修来到窗边,单手抄在西裤口袋里,欣赏后花园里大片大片红色玫瑰。

一通电话拨打出去。

“去查,过去1个月内,所有接触过司奈奈的男性名单,不限年龄。”

倒要看看谁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动她的人。

“明白。”

电话到此结束。

墨宴修重新拉上窗帘遮挡路灯光芒,坐到床边,扶起司奈奈靠在怀里。

“眼睛睁开。”

端起不是太烫的醒酒汤,盛起一小勺吹一吹,送到她嘴边。

“给你带了好吃的。”

“在哪?”

司奈奈醉醺醺的嘀咕两个字,胃里烧得难受,闻到想起,本能的凑上去喝掉,味道酸酸甜甜像饮料。

吧唧下嘴巴。

“要、还要……”

墨宴修一勺一勺喂女孩喝下,没忍住捏下软软的脸蛋,忽然就走了神……

等缓过来,司奈奈已经呼呼睡着。

喝掉最后一勺醒酒汤,解解自己的醉意。

放下小瓷碗。

指腹擦拭掉女孩唇边水渍,眼底是深深的无奈和宠溺。

“庄园里每一朵玫瑰都是我对你的心意,你什么时候能明白?”

她不明白。

如果明白,又怎么会为别人穿上小裙子,描眉化妆,深夜买醉……

墨宴修伺候人躺下。

灯光下,那对比平时颜色深几分的眉毛,那般的刺眼夺目,时时刻刻提醒他,司奈奈为别的男人化了妆。

抽张湿纸巾擦拭。

不掉。

无奈之下,只好上网询问一个问题——

/怎么给女孩子卸妆/

.

晚上10点。

咔嚓~

一道闪电划破夜空。

她怕打雷。

但是,喝醉酒的人睡眠好,打雷都不会吵醒。

也就不会害怕。

主卧看书的墨宴修深思熟虑一番,携带被子和枕头离开卧室,来到少女闺房。

公主床很是拥挤。

司奈奈占了四分之一,玩偶占了二分之一。

墨宴修将玩偶一个个拿下来,放在沙发上,腾出位置铺好被子和枕头。

各自占二分之一。

躺下。

向女孩怀里的粉红豹投去一记羡慕目光。

“晚安,司奈奈。”

关灯。

一盏橘色小壁灯散发微弱光芒,墨宴修闭眼,没一会忽然睁开。

翻身。

轻轻弹一下她的小脑袋,郑重给出警告。

“我在你身边盯着,你不准在梦里想其他男人,一秒钟都不行。”

没得到回复。

墨宴修躺下闭上眼睛,细细呢喃。

“其他时候也不准想,只能想我。”

.

上午。

司奈奈不是自然醒,肚子空空的烧得疼,难受醒的。

丢下怀里的粉红豹,并狠狠揣上一脚。

“讨厌,老跑到我怀里。”

就很怪异。

不管她晚上抱什么玩偶睡觉,早上起来,怀里都是象征“墨宴修”的粉红豹……

一看手机9点37。

懒洋洋打个哈欠,嘴巴里有一丢丢酒精味道,不好闻。

掀开被子下地,简单洗漱一番下楼。

“阿姨,我饿了。”

一边活动筋骨一边走进餐厅,打开冰箱,拿出一瓶矿泉水拧开喝一口。

“小姐醒了。”

在厨房摘菜的阿姨听到动静,急忙跑出来。

“锅里有咸蛋瘦肉粥、蒸饺、油条、煎蛋、小笼包和豆腐脑,小姐还想吃点其他什么,我这就去做。”

司奈奈拉开餐椅坐下:“不用那么麻烦,我随便吃几口垫一垫,肚子留着吃午饭。”

“好咧。”

阿姨去厨房端来一只大餐盘,刚才提到的全部拿来了一份。

司奈奈喝口皮蛋瘦肉粥,胃舒服许多。

“我昨晚……”

“是被先生逮回来的。”

“我就知道。”到嘴里的粥忽然不香了:“每次我最难看的时候总能被他撞见。”

已经习惯了。

早餐吃到一半,阿姨接到保安处电话,跑来餐厅通报。

“小姐,夫人过来了。”

墨宴修的妈妈。

有事吗?

司奈奈疑惑的咬住勺子。

墨宴修是散养。

墨家家大业大,女儿多,儿子也多,其中一大半是私生子。

重点培养的就几个。

墨宴修性子淡薄,喜欢独来独往,不会讨长辈喜欢,这些年没怎么受到墨家的关注。

突然登门拜访……

没安好心。

司奈奈不是很想见黄鼠狼:“等我用完早餐,再请人进来。”

“小姐。”阿姨面露惶恐:“这不妥,不礼貌。”

那两个东西是相互。

墨夫人不配。

“前年,墨宴修一个人带礼物去老宅拜年,她故意将礼物砸在地上,弄得墨宴修下不来台,她跟我讲礼貌了?”

>>>点此阅读《偏执墨爷养的团宠小祖宗奶凶奶甜》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