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莫玄,叶怀医《九器尊》最新章节免费阅读,莫玄,叶怀医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九器尊

小说:玄幻-特色

作者:盖上盖上盖

简介:【仙神,不朽,巅峰,无情】
穿越还是重生?亦或者是转世?
身负预知之眼,通天地之灵,掌世间万器,他会有怎样的仙途?又会有怎样的神话?
束发少年踏上修仙之路,从懵懂无知到领悟混沌,从孤身一人到号令一域之众。
异界之生命又如何?邪族,又如何?

启阵封天地,碎身解神藏。
卧疾阅仙录,遗言祈未来。
破穹游虚宇,执己见星羚。
生魂降玄州,束发登仙途!

角色:莫玄,叶怀医

九器尊

《九器尊》第二章 三岁修剑免费阅读

“心儿,今日可有练剑?”

看着池边摆着小腿戏水的孩提,老头子摸着长长的白须,佯装皱眉的样子沉闷地问道。

小男孩蹭地一下就跳起身子,踏着他那轻快地小步伐,不紧不慢地向着老人跑去。

“姥…”

“嗯?”

“爷爷,心儿昨夜又翻过话本,书中的孩儿称娘亲的爹爹为姥爷,而心儿的娘亲是爷爷的女儿,为何心儿不能叫姥爷呢?”

见他边跑边说还没有丝毫的喘气声,却是始一开口又被老头子瞪了一眼制止,见此男孩只好换了称呼不满地撅起小嘴质疑道。

听到此问,老人抚着胡须的手微微一顿。

“心儿所言不错,只是其中道理你还不懂,等你长大些爷爷再给你讲明白好吗?当然,心儿的娘亲是老夫女儿,此事只能自己知道,不可在外面言说。”

思虑只是眨眼间,老人紧皱地面孔放松下来,他半蹲在男孩跟前摸了摸男孩的头,慈祥地解释着。

“好吧,心儿听爷爷的。”

对爷爷话语只是一知半解的男孩点了点头,轻易地就将先前疑问抛之脑后了。

“心儿真听话,跟爷爷练剑去!”

“嗯!”

祖孙俩的背影渐行渐远,老头子正是七脉剑家的一家之主剑天辰,而被他称作心儿的男孩便是三年前女儿剑雨溪难产生下的孩子:剑心。

至于剑心为何会问出关于祖孙俩称谓上的问题,这还得从三年前他出生那天说起。

……

“呜哇,呜哇…呜哇!”

剑天辰捧着不到自己两个巴掌大的男婴,小心翼翼地将其托起。

当他想要给自己女儿看看孩子时,却发现女儿的生机已经断绝。

泪水湿润了眼眶正想流下,但他看着女儿去世前留下的淡淡微笑,他觉得他不能哭。

女儿高兴,作为父亲也应该高兴,这是理所当然的。

剑天辰闭上了双眼,驱使着体内灵力将眼泪蒸发。

强忍那发自内心的痛苦,他脸上的皱纹也是微微颤动着,他不知道该怎样去压制失去心爱女儿带来的剧痛。

直到,直到一个小巧的拳头握住他那本该黑亮如今却泛着灰白的胡须,那小手猛地一揪。

“嘿!小家伙这才刚出生就知道揪老夫的胡须!”

小手一揪,一阵细微的刺痛传入大脑,几乎一瞬间就压下了剑天辰心中上涌的剧痛,这使他紧闭的双眼立刻睁开,紧接着一声笑骂响彻房中。

应是嗓门太大让手中的小家伙有些害怕,原本小下来的哭声又变得大了些。

这可着实让剑天辰有些为难,脑子里快速翻找,短暂回忆后他缓缓地将下巴靠近小家伙,并有些无奈地低声道:“得了,得了,老夫的胡须让你随便揪。”

眯着小眼睛的小家伙看着庞然大物的靠近,居然真的把哭声降下。

只见他一边小声哭泣,一边再次伸出小手,又是对着胡须一把乱揪,两只小腿也是一阵乱晃。

“真是一模一样……”

剑天辰任由孙儿把玩着自己的胡须,口中轻声呢喃着。

静静地看着手中的孙儿,就静静地站着。

过了两个多时辰,小家伙才完全停止了哭声缓缓睡去。

剑天辰接过叶怀医递过来的丝布灵宝,将睡眠中的婴儿轻轻地用灵布包裹后用灵力使其悬于半空并隔绝外部声响。

腾出手来对着床榻上永远睡去的女儿一阵比划,以此短暂封禁其躯体活性。

做完一切,剑天辰转头看向叶怀医与天尘,开口说道:“怀医、天尘,老夫接下来所说,希望你们都能做到。”

停顿一会,下意识捋了捋胡子,接着说道。

“三年前截杀溪儿与莫玄的那伙人老夫一直在查,可几年来一直都是毫无线索,甚至那伙人从哪来、从哪离开都查不到。

要知道,我们七脉掌管着整个皇洲岛,外围众多家族也是紧密监控着周遭海域,而当天靠近那处区域的数个小世家竟然一个不留的被提早的灭杀殆尽。

这让老夫都对那些人所在的势力忌惮不已,老夫曾问过溪儿为何会遇到此番截杀,得到的结果是其夫妻二人虽然在玄州大陆游历过许多地域,但从未与任何势力有过过深的接触和间隙。”

“当年老夫派出到玄州大陆墨宗,也就是莫玄那孩子的出身宗门传递消息的族中子弟不久前也回返,言说墨宗那边的探查似乎也没什么线索。

溪儿与莫玄身上的物品老夫也多次探查过,就是很普通的一些修士物品,最珍贵的也只有两件极品灵宝罢了。

按理说那种势力不应该对两件极品灵宝提起多大兴趣的。

这一切事情在老夫看来十分诡异,所以之前老夫与溪儿商量过,其怀有身孕的事情要做隐瞒,而现在孩子已经出生,事情也只有我们三人知道,老夫希望这件事情今后一生都不要在外人面前提起,以免让孩子受到不必要的牵连。”

说着说着便皱起眉头,略做思虑后才将话语说完。

“兄长放心,天尘必会铭记在心。”

剑天尘有些郑重地保证道。

对于年长自己许多且如同父亲般兄长一直怀有尊敬的他从来都是有应必达,而作为雨溪的长辈对其也是宠爱不已,这点小事对他来说就是理所应当。

“剑兄还信不过我?咱俩虽不是一家人,但也算是裹着同一张尿布长大的了。”

叶怀医用打趣的语气开口,不过还是像剑天尘一样郑重地保证道:“老夫绝不会将此事泄露半分。”

“哈哈。也对,是老夫过于郑重了。”

言罢,剑天辰跨步上前拍了拍两人肩膀,哈哈笑道。

“天尘,溪儿的后事明日你准备下,就不葬在族墓了,葬在莫玄那孩子一旁吧。对外就称溪儿重伤难愈而陨。”

“是,兄长。”

“怀医啊,小家伙的伙食还得你帮忙准备下,老夫可不擅长这些。”

“没问题,给他养的白白胖胖的。不过剑兄,小家伙的名字可有准备?”

“名字?溪儿倒也说过,不过既然要隐瞒此事,对外就得称他是老夫捡来的,不如给他再多起个名字吧。”

“跟我家芯儿同名吧,剑心剑心,也符合你老头的口味。”

……

问题的答案就是如此。

剑家深处的一处单独的练功场,一个中年男子正在闭目盘坐,而大门处两个一高一矮的身影正不紧不慢地走来。

男子睁开双目后起身向着剑天辰微躬了下身子后,转头向着场地中手握细竹棍不断挥舞的小男孩望去。

他不禁感叹道:“心儿才三岁,就开始修习凌霄剑法了。此点就是你我都是不如啊……”

“那是,别的孩子三岁也就刚刚学会走路罢了,心儿天资聪颖,也算是完全把他爹娘的天资继承过来了。

若不是他三岁就比七八岁的娃娃还要优秀,老夫也不至于如此早就严格的让其修剑。”

剑天辰背着手有些自得的样子,笑眯眯地答应着。

片刻后,其转过身子,对剑天尘问道:“怎么今天有空过来,族中不是还有些事情没处理完吗?”

“兄长所言极是,不过那些事情交给云阳和云轮两兄弟了,云星那小子还是如往常一般太过散漫,没法托付。

今日天尘过来,一是看看心儿,二是来跟兄长说下闭关之事。”

“阳儿轮儿分别宽厚、机敏,两人一同处理家族事务倒也不错,三兄弟感情默契也是其他人不可比的,就是灵根资质平凡了些。

唯一好点的星儿又如此懒散,那么大人了还到处乱晃,一天到晚不知道忙些什么,老夫算是有心无力了,现在还是以心儿的修行为重吧。”

剑天辰点点头,先是对大儿子、二儿子的能力表示肯定,捋捋胡须,又对拥有上品灵根却不好好修炼,天性散漫的三儿子颇感无奈。

说完,他转头看向自己的胞弟,有些沉重地说道:“天尘,你修炼刻苦为兄不是不知道。

只是为兄寿元恐怕不足十年,阳儿三人虽然有处理好家族事务的能力,但修为未进元婴期,短时不会出什么问题,若长时间恐怕无法震慑外围辖区的那些外姓世家。

早先曾让你考虑闭关一事便是为了让你静心准备突破至元婴后期,待你出关以继承家主之位。”

“兄长说的天尘也在这几日间细细琢磨过,只是我实在对短时进境后期没多大把握,怕是最少也要数十年的修为沉淀才可能顺利出关。”

剑天尘不是不知兄长所言。

就是他进阶元婴中期也只是在十多年前,如此短时间要再次进阶对他来说压力颇大,急功近利甚至可能出现一些对自身不好的意外。

“此点你不说老夫心中也有些忧虑,不过事已至此,也无需考虑太多,静下心来闭关冲击后期即可。

至于家族如何渡过那几十年,就让阳儿三人好好琢磨琢磨吧,毕竟不能事事都让长辈亲力亲为,他们总要吸取经验的。”

“原来兄长已有安排,那天尘便即刻准备闭关事宜。”

对于兄长安排没有过多思虑,剑天尘也是认同这种安排。

晚辈迟早要担起长辈担着的担子,过早过晚其实没多大差别。

“希望一切安稳渡过……”

看着弟弟匆匆离去的背影,剑天辰感到欣慰。

有如此为家族考虑的兄弟,何需再愁家族兴衰。

转身看向练功场中练习剑法的孙儿,剑天辰神色一变,脸上表情立刻严肃起来。

“不对不对,心儿先停一会。这一式出剑需带有凌厉之意,你这样轻飘飘的挥剑可不行。”

孩提就是孩提,就算天资聪颖,很多知识也需要慢慢接触到后才会理解。

“凌厉之意是什么意思啊,心儿是照着剑法动作做的呀。”

小孩子问问题往往不会有太多顾虑,这也使得年纪越小的孩子学习起来比稍大的孩子要快的多。

剑心比其他孩子还多了一个天大的优势,那就是有一个富有几百年人生经验的爷爷。

“凌厉啊,凌厉说简单点就是表情要凶、动作要快、力气要大。

修剑不单单要照着剑法去做,也要去想为什么要这样做,要怎么做才能做的好。

修行,学的是前辈的经验,但往往要与自己的想法一起去实践。

心儿呀,爷爷说的你可能不完全明白,只要先记在心里,以后懂了在慢慢想就好,知道吗?”

剑天辰语重心长地对孙儿说出了一些修行心得,接下来他抬起右手对着空气一晃,一把近三尺的青柄玄铁长剑出现在其手中。

“心儿退后些,爷爷为你演示一番带有凌厉之意的凌霄剑法。”

>>>点此阅读《九器尊》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