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哆崽ya.《倾世医妃之王爷轻点宠》小说最新章节目录,珠儿,楚玄辰 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倾世医妃之王爷轻点宠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哆崽ya.

简介:他是威震四方的昭王爷,是战功赫赫的飞龙将军。为了给自己的爱人治病,他不惜强娶身为神医之后的她,对她百般折磨。她若是病死,我定要拿你陪葬。懵懂无知的她,却爱上了残酷无情的他,甚至不惧生死,为他挡下凶猛袭来的冷剑。这一 剑,若是我在你十五岁的时候为你挨的,你是否会像对她那般待我? 他无话。她父亲惨死于心爱之人之手,她决意一场大火与仇人同归于尽

角色:珠儿,楚玄辰

倾世医妃之王爷轻点宠

《倾世医妃之王爷轻点宠》第1章 偏院里的王妃免费阅读

“哭什么?这又不是第一次。\”幽暗的地下密室中,男人压抑着喘息声冷冷道,那冷冰冰的声音就像是一条毒蛇,让幽暗的环境变得更加阴森起来。

男人的嘴角勾起了玩味的笑意,他那冷冽的眼眸中毫不掩饰的释放着原始的欲望。

“我恨你!我一辈子都恨你! \”云若月绝望哭道,樱唇被咬出了点点鲜血,桃花水眸泪雾朦胧,娇媚百态的脸.上泪痕遍布。

空旷的地下密室,清冽的活水穿墙而泄水流流过层层大理白石的阶梯,最后汇入低矮处的一口方池之中,四周是潮湿阴冷的石壁,均是经过打磨的光滑的大理石,红烛依然燃烧着,流下的蜡泪如同盛开的红莲一般。

池水中,身躯健硕的男人将她死死的抵在池壁上,阴冷的石室中弥漫着清冽的旖旎

“你有什么资格恨我?嗯?”

楚玄辰捏起云若月的下巴,紧紧的盯着那一双带着哀怨与怨恨的水眸,阴魅一笑道,点点水滴正在顺着他坚毅脸部线条滑落,而那一点滴的,早就无法区分是汗水还是池中水。

看着那一张痛苦而娇俏的小脸,楚玄辰眼前飘过她往日那倔强不服输的眼神,而现在看到她那被自己彻底征服之后的无助与迷惘,楚玄辰心里畅快极了。

男人恨不得将自己死死的嵌入柔嫩的躯体之中,不让她有任何逃脱的机会。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云若月眼中噙泪,死命忍痛道,这虽已经不是第一次被他折磨。

娇媚的脸蛋因为痛苦而扭曲了,而眼中的哀怨却足以让任何铁石心肠的男人都心颤,可是楚玄辰的眼中充满了嗜血的兴奋。

云若月那一头墨一般的黑发散在水中,几缕发丝被水浸湿,贴在她那柔美俏丽的脸庞上,此刻的她不再像是那一朵明艳娇媚的火红莲,唇瓣上的鲜血让她犹如备受风雨摧残的合欢一般。

她感到自己仿佛被锁在冰火炼狱之中,身后冰冷的大理石石壁让她肌肤麻木,而那具滚烫的躯体,却让她犹如被灼伤一般。她憎恨这个男人的粗暴,可是却无法自控的贪恋着他的体温。

“你是我的王妃,对你做任何事都无需理由。”男人嘴角勾起一抹笑意、哑着嗓音道,他双目猩红着,额角的青筋凸暴,身上的酒气已经渐渐被女人身上所带有的独特馨香所掩盖。

此刻的云若月后悔不已,她后悔自己应该乖乖的将那些汤药悉数喝下,而不应该激怒他。

云若月几乎昏死过去。“不要过来……不要!”终于,无法承受的云若月绝望无助的哀求着,她的声音已经哑的不像话了,可是她那卑微的哀求丝毫没有乞得男人的一丝怜悯。

夜很漫长,永无止境的动荡让云若月头晕目眩,她仿佛已经无法感受到自己身体的存在,男人的强势掠夺让她精疲力尽,直到她最后昏死过去,她才被赐予宽恕。

第二日,当云若月醒来的时候,浑身的酸痛让她以为自己昨夜是被车轮子碾过,死沉的昏睡让她的记忆发生了断片。在她醒来的一刻,有短暂的失忆,她迷茫的睁着一双大眼睛,可是却不清楚自己是在哪里,自己到底是谁。

即使过去了半年的时间,她还是无法适应醒来第一眼所看到的东西,在她的潜意识中,醒来的第一眼看到的应该是她偶像琼杰特的海报,初中的时候她便将她的海报贴在自己卧室的天花板上,可是现在,她每天睁开眼睛,看到的只有一顶大红色的帐子。而后每日清晨睁开眼的一刻,云若月都会对自己的身份产生了怀疑,做了半年时间的王妃,云若月偶尔便会有些分不清自己到底是谁。

“咳咳–”起身的瞬间,一阵急咳,猛烈的咳嗽牵扯到腹部的肌肉神经,隐隐作痛的下腹唤起云若月昨夜的记忆,她神色一怔,犹豫着掀开了被子看了看自己的身体,胸口果然又是一片密密麻麻的刺眼红印。

虽然这些印子都是她身上常有,可是每当目光触及这些红印子时,云若月的脸还是忍不住的变得滚烫起来,她急忙扯过锦被捂在胸前。

浑身无力的云若月挣扎着坐起身来,却发现自己身上穿着的却是一件男人的白色衣袍,这袍子穿在她的身上就像是披着一张床单一般,衣袍上的气息让云若月的脸上又不由得一阵羞赧。

“你醒了?”忽然,帐子外传来一声清脆的声音,很快,帐子外的人便把帐帘给挂了起来,原来是云若月的贴身丫鬟珠儿。

“嗯。\”云若月忍着身体的不适,有些尴尬的微笑应道。

丫鬟珠儿昨夜一直等她到四更天,以前她都是三更就被人送回来了,珠儿还以为昨晚她出什么事了,正着急着,可是四更天的时候,却看到楚玄辰横抱着一头湿发的她回来了,先前去的时候身上的衣裙都不见了,身上只裹着一件男人的长袍。

而以往楚玄辰都是让侍卫们送云若月回偏院,可是昨夜楚玄辰却亲自送了来,大半夜的看到从不会踏入偏院半步的王爷亲自抱着人回来,丫鬟珠儿可被吓得不轻,一夜都没睡好。

“昨、昨夜\”珠儿犹犹豫豫的问道:“昨夜王爷他又带你去试药了?\”

昨晚楚玄辰把人送回来之后就回去了,侍奉云若月的时候珠儿看到了她身上那些深深浅浅的红印子,自然也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珠儿知道最近唐精儿被折磨得很是频繁,几乎每夜都是弄得一身伤回来。

在这昭王府生活的半年时光里,丫鬟珠儿是最清楚云若月是一直过着什么样的日子的人,楚玄辰的折磨,以及府上下人的冷言冷语,连身为丫鬟的她都觉得无法忍受,可是云若月却也总是淡然处之。

“嗯。\”云若月淡淡应道,那微微一笑之后,她的眼神便黯淡了。自从那次她从那口棺材中醒来,她的生活就像是翻天覆地了一般,莫名其妙的她就成了所谓的王妃。起初云若月还以为只是一场梦,可是现在半年时间过去了,这座王府的主人已经用了实际行动告诉她,这并不是一场梦。

“你还好吧? \”珠儿看到云若月神情木然不忍心再问下去。

珠儿是洛阳药师云凌峰女儿云若月的贴身丫鬟,半年前,昭王府王爷楚玄辰为了给自己青梅竹马的恋人沈清月治病,威胁云凌风拿出药王祖传下来的所谓神药,云凌峰无法交出,楚玄辰为了逼他拿出药来,让皇上赐了婚,假意娶云若月为妻。

本以为是风风光光的一件喜事,可是谁知,新婚当夜,楚玄辰竟然便拿云若月试药,可怜的云若月慌忙逃窜之时,不幸坠入河中。

云若月在昏迷了七日之后魂归西天,可就在为其超度之夜,云若月却从棺材之中醒来,死去的王妃又复活了,整个昭王府上,上下下都震惊不已,可是复活后的王妃行为举止均与昔日的云若月的大相径庭,王府的人不清楚云若月是什么样的人,可是自幼与云若月一起长大的丫鬟珠儿却知道,复活之后的王妃,绝非是她家的小姐。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