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心渊《奇门那些事》小说最新章节目录,高俊义,耿二彪 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奇门那些事

小说:悬疑

作者:心渊

简介:厉鬼索命、半夜鬼唱戏、活人变乌鸦,看是诡异莫测的事情,背后都有人在推动。到底是鬼恶还是人恶。天衍奇门传人高俊义通过解开一层层谜团,粉碎掉针对奇门八行的阴谋。大禹时代封印大妖破土而出,引发群魔乱舞。千年僵尸飞天遁地专吃人脑,你不灭掉它行吗。鬼王出世、阴兵过道,为何异象频出,不解决天下难以太平。

角色:高俊义,耿二彪

奇门那些事

《奇门那些事》第1章 小少爷开山免费阅读

在所有的动物中只有人对死亡的同类会感到恐惧,尤其那些横死的人。

夏陶村位于太行山深处,这几天就有好几个横死的人。

耿二彪走夜路时跪在地上死了。

方富贵在耿二彪死亡的第二天晚上看到耿二彪,隔了一晚上方富贵也死于非命。

耿二彪下葬时,抬棺材的龙杠断了,棺材滑落下来当场把抬棺匠谢长平砸死了。

到底是邪祟害人还是厉鬼索命?

这一连串的诡异死亡事件,令村民们陷入了一种莫名的恐慌之中。

……

“老当家这次你一定得出手,看在我们奇门八行的面子上,你不能不管我们哪。”刘长水跪在地上说道。

高家老爷子高德全靠在躺椅上闭着眼睛好像睡着了一样,对于刘长水的请求没有做出任何反应。

“刘二爷,爷爷已经收山了,不可能再出手了,这高家的规矩你是知道的。”高德全没说话,作为高家未来掌舵人的高俊义只能出来表个态。

“小少爷,难道这次高家真的不出手了,可是这件事不仅仅是关系咱们奇门八行的声誉,长平兄弟的死也得讨个说法啊!再说了现在那邪祟已经害死了三条人命,要是放任下去不知道还会害死多少人。”

刘长水的话让高家堂屋里的一屋子人开始议论纷纷。

厉鬼索命本来就是让人们感到害怕的事情,更何况要索命的下一个目标已经有了征兆。

无论是夏陶村的村民还是奇门八行的人都希望高家能出手解决此事,可是高家也有高家的难处。

高家老爷子高德全今年一百多岁了,已经收山二十年,按照高家的规矩一旦收山就不能再管常人的事情。

高德全的儿子也就是高俊义的老爹,五年前出了一场车祸去世了,那现在就看高家第三代高俊义能不能出手了。

高俊义今年二十一,一直没有开山是不能管江湖上风雨的。

高家的情况村民们或许不太理解,但是奇门八行的人心里都门儿清。

但是这次的事情确实有点棘手,就连道上有些薄名的苟三爷也是一筹莫展,坐在旁边的一把椅子上,“吧嗒吧嗒”,拿着一根烟袋杆一直在抽旱烟。

“要不这样吧,老当家年事已高确实不宜再出手了。但是小少爷可以出手啊,虽然之前小少爷一直都没有开山,但也到了可以开山的年龄,趁着这件事情正式开山不是正好吗?”一直沉默的苟三爷开口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苟三爷原名苟咏胜,在奇门八行中苟咏胜的风水堪舆一派排到第三位,所以人称苟三爷。

虽然在奇门八行中风水堪舆一派排在第三位,可是单论个人威望,苟咏胜是仅次于高家的存在。

当苟咏胜说出自己的建议后,高德全忽的睁开了眼睛说了一句:“也是时候了。”说完高德全站了起来,“娃儿,你准备好开山了吗?”

“我已经准备好了。”看到爷爷发问,高俊义赶紧回答。

“准备一下举行开山礼吧!”

“可是祭祀用的三牲一时间凑不齐呀!”高俊义对高德全突然说要进行开山礼还没有完全准备好。

“不用那么复杂,简单些给祖师爷上柱香就行了。”

“那好吧。”说完高俊义从抽屉拿出三支长香插在神案的香炉上点着了。

三支长香点着后冒出蓝色的烟凝而不散,一直冲到屋顶才向四周散开。

“跪下吧。”高德全看到香点好了,轻声说道。

高俊义面朝堂屋北墙上的三清画像跪了下来。

高德全又说道:“苟老三,把你赶驴的鞭子借我使使。”

苟咏胜赶紧把鞭子递给了高德全。

高德全接过鞭子冲着三清画像说道:“今日天衍奇门弟子高俊义就要开山,请各位祖师开眼看清,他以后若遇危难烦请各位祖师相助。”

接着高德全又冲屋里的其他人说道:“也请在场的各位乡亲做个见证。”

在场的夏陶村村民和奇门八行的人,见过高家开山礼还真没几个,所以一个个的都伸长了脖子想看看啥是‘开山礼’。

“啪!”只见高德全扬起手中的鞭子,对着高俊义的后背打了一鞭子。

众人谁也没想到,这开山礼一上来就是打人,而且还打的这么狠,所以纷纷倒吸一口凉气。

其实人们不知道的是古代一些门派无论是收徒还是出师,都是极其严格的,收徒的时候要发毒誓,出师的时候师父也会百般嘱咐,这些传统到现在一直在一些门派间流传。

“开山以后天衍奇门的一百零八条门规能不能守得住?”

“能!”高俊义忍着疼说道,但回答的声音很响亮。

“啪!”又是一鞭子。

“无论何时都不能仰仗本事欺凌弱小能不能做到?”

“能!”

“啪!”第三鞭子。

“遇到邪魔为祸世间必须想办法铲除能不能做到?”

“能”

打完三鞭子发完灵魂三问之后,高德全收起了鞭子说道:“礼成。”

众人一看这不愧是简化版的开山礼,直接把门下子弟打一顿就完事了。

高德全接着说道:“你既已开山,我再把掌门之位传给你,天衍奇门的未来就看你的了。”

说着高德全把系在腰间的一个不大的皮口袋摘了下来,递给了高俊义。

这个皮口袋用绳子系着口,看起来普普通通,但其实它是天衍奇门掌门身份的象征物,而且有一响亮的名字叫乾坤一气袋。

高俊义高兴的接过乾坤一气袋,毫不犹豫的系在了腰间皮带上,然后站了起来。

奇门八行的人齐声说道:“恭喜高家新当家。”

高俊义赶紧抱拳回礼:“各位客气了。”

高德全站在一旁说道:“各位,高家有了新掌门,以后有事情就不用再来找老朽了。”说完就又躺在了那把躺椅上闭目养神。

“小少爷,你看现在怎么办?”苟咏胜冲高俊义问道。

高家有了新当家,自然是征询当家的意见。

高俊义意气风发,“这事情我一定得管,走吧,咱们隔壁屋说去,别影响我爷爷休息。”

众人来到了隔壁房间纷纷落座后,高俊义说道:“虽然你们已经叙述了事情经过,但要解决这件事,还需要从头把事情捋一遍。”

这需要一个对各方面情况都了解的人来说。

“还是我来说说吧。”老村长方敬斋坐在椅子上缓缓的说道,“这事得从耿二彪之死说起。”接着开始讲述最近发生的事情。

耿二彪是夏陶村村民,五十多岁了也没有讨到老婆,是一个老光棍。

就在前几天的一个晚上耿二彪离奇的死了,不是死在家里,而是死在了大街上。

耿二彪的尸体被发现的时候是跪着的,而且嘴巴张着眼睛也瞪的很圆,这种状态把早晨发现他的耿忠老婆直接吓了个半死。

耿忠老婆受到惊吓之后,嗷的就是一嗓子,夏陶村半个村子都能听见那一声。

之后村民们陆续的赶来,耿二彪的大哥耿文彪和其侄子耿进喜赶到后把耿二彪的尸体收敛了。

方敬斋得知此事后到镇上的派出所报了案,镇上来了警察和法医。

经过法医验尸得出结论,耿二彪没有受到任何外伤也没有中毒迹象排除他杀可能。耿二彪的死因初步推断为晚上走夜路受到了惊吓,引起突发性心脏病而死。

既然不是他杀那么警察就不会再调查下去了。

警察不调查了,但是村民们的恐慌却没有一点减少了。

耿二彪受到惊吓而死,什么样的东西才能把一个大活人生生吓死,肯定是遇到了脏东西。

遇到了这样的事情,方敬斋首先想到的就是高家。

高家是奇门世家排在奇门八行之首传承久远,有专门的术法解决这些怪力乱神的事情。

但不巧的是高家老的老小的小,没人能出手,那么方敬斋也只能去求助奇门八行的其它行了。

葬门由于人多势众在奇门八行中排到了第二位,由于葬门有抬棺、入殓、扎纸、赶尸、捞尸五个分支,奇门八行内的人喜欢把葬门叫做葬门五支。

葬门五支的人都是吃的死人饭,所以一般都有些对付邪祟的手段。

于是方敬斋和耿文彪商议之后决定请葬门入殓分支的康守平负责入殓事宜,去扎纸分支卫立州那里买棺材和纸人,让抬棺分支出八个抬棺匠负责下葬。

这还不算完,又找到擅于风水堪舆的苟咏胜出手,给耿二彪找一处墓穴。

一切都安排好了,耿家开始操办耿二彪的丧事。

按照民间的习俗,人死后要停灵三天才能下葬,这三天时间主家正好可以把丧事的诸般事宜办妥。

按常理说请了奇门八行的人,丧事操办起来应该很顺利,哪知道这才是许多诡异事情的开始。

就在丧事开始的当晚村民方富贵在街上看到了耿二彪,当方富贵把这件事情告诉别人时人们也只当他是眼花了,可是第二天晚上方富贵就死在了自己的家门口死相和耿二彪一模一样。

这下人们更加的恐慌了起来,都说耿二彪死的冤枉来找替死鬼了。

然而事情还没有结束,在耿二彪出殡的前一晚也就是停灵的第三天,村民耿树志也看到了耿二彪。

有了方富贵的前车之鉴,耿树志一家人可是吓得不轻,好在耿二彪过一天就会下葬了,下葬之后兴许会躲过一劫。

到了耿二彪出殡的时候,再次发生了一件令人感到匪夷所思的事情。

八个抬棺匠抬着棺材往前走的时候,突然前排抬棺材的龙杠折断了,龙杠一断棺材整个向前滑行,厚重的棺材直接砸中了谢长平的后脑,导致谢长平当场死亡。

这对于抬棺匠来说是一件不得了的事情,不仅仅是损失一条人命,整天玩鹰的竟然被鹰啄了眼睛,名誉上的损失也很大。

村民们都说这是耿二彪不愿意下葬才整出了这一档子事情。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