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苻乔《和亲公主:铁血夫君掌中娇》小说最新章节目录,姜洵音,林贵妃 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和亲公主:铁血夫君掌中娇

小说:古代言情-智力

作者:苻乔

简介:【穿越+女强+养崽+种田+事业线+宠文!!!】姜洵音中弹身亡,本以为必死无疑,却侥幸再活一世,成为大安国和亲那日苏部的昭和公主。她性情通透,只想平淡度日,却被迫陷入了阴谋的漩涡中。她本以为嫁给草原的铁血可汗,余生只能是相敬如“冰”,却未曾想在这个无亲无故的异世他乡收获了专宠自己的真命天子。……“中原女儿会由父兄或夫君替她们取小字,不如可汗为洵音取一个吧。”“娇娇,余生为我掌中娇。”

角色:姜洵音,林贵妃

和亲公主:铁血夫君掌中娇

《和亲公主:铁血夫君掌中娇》第1章 穿越了?免费阅读

隆兴十七年二月初六,又到了枯木逢春、韶光淑气的季节。纵然寒气并未完全散去,御花园中也已是满园春色。正是夕阳西下的时分,枝头上粉白色的杏花已经绽放,随春风摇曳,若天女散花,在夕阳的映照下留下几分斑驳的光影。

杏花林下,林贵妃慵懒坐在石凳上。她穿着一身宝蓝色的锦缎华服,梳着反绾髻,戴着华贵的首饰。落日余晖映在她勾勒着精致妆容的脸上,更显得她粉面含春、妩媚生姿。

只见她柳眉一挑,一双上扬的狐眼带上了几分冷意和狠毒,厉声问:“兰燕,本宫听闻,宁家那个余孽病重了?”

她身后,一个穿着着淡绿色襦裙、姿色平平的宫女恭敬福身道:“回娘娘的话,听说清谧宫那位收到圣旨就昏了过去,到如今整整三日还未清醒。”

林贵妃闻言,露出来嘲讽的笑容。她伸出戴着镶嵌着玛瑙、翡翠指甲套的玉手,兰燕赶忙伸出胳膊架在她手下,扶着林贵妃起身。

林贵妃让兰燕扶着自己,袅袅婷婷走到了一棵杏树下,伸手捏住了枝头的一朵杏花,狠狠拽下丢到了泥土之上,用金丝银线绣出的海棠花绣花鞋将花瓣踩得稀烂,眼中带上了几分解气和得意。

“昔年宁家处处压我林家一头,如今那余孽还抢走本宫‘上平第一美人’的名头,她若是能这般一命呜呼还能少受点儿罪。若是命硬挺了过来,也不过如同这杏花,只有深陷淤泥任由本宫践踏的命!”

兰燕面不改色,看起来却更加恭敬卑微,她把头埋得更低,迎合道:“娘娘说的是。”

林贵妃揣着恶意款款离去,只余满地杏花随风起,最终又落入泥泞,再无原本的纯净美好。

清谧宫。

姜洵音只觉得昏昏沉沉、头痛欲裂,脑海中充斥着两段截然不同的人生记忆。

“音音,大宝就要过百日了,你身为干妈要给他备一份大礼哦!”

“姜洵音,我要你发誓一辈子护他周全,若伤他分毫,你不得好死!”

“大哥哪儿对不住你?他那么喜欢你,你却害他被条子抓住,倒不如下去陪他吧!”

“怪不得父皇厌弃你,谁让你身上流着罪人之血?”

“姜洵音,救护车马上就到。你振作一点,睁开眼睛,别睡!”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四公主乃朕之女,蕙心兰质、钟灵毓秀,既娴内治,宜被殊荣,是用封尔为昭和公主,锡之金印、金册,和亲那日苏部可汗,结两地之好、以隆国和。钦此。”

……

脑海中的记忆太过于庞杂混乱,让她分不清真实和虚幻,只能发出痛苦的嘶吼,又发觉喉咙刺痛,干哑得仿佛冒烟。

她的左手突然被抓住,一条手帕轻轻擦去了她脸上的汗水,一道带着哭腔的沙哑女声传入耳中。

“公主,您都睡了三天了,快醒来吧!”

公主……什么公主?姜洵音迷迷瞪瞪握住了那只手,像是握住了最后的救命稻草,在对方的惊喜的惊呼声中努力睁开了沉重的眼皮。

没等姜洵音环顾四周,一双泪眼婆娑的双眼就映入眼帘。那是个长相清秀的姑娘,约摸只有十五六岁。她穿着一身浅绿色的襦裙,梳着双髻,一副古代宫女装扮。

这小姑娘是谁啊?怎么会有人穿成这么个样子?为何她看起来有几分熟悉?

那宫女见姜洵音睁开眼,喜极而泣道:“公主,您可算醒来了,太医都说,再不醒来您就凶险了。您这回吓死奴婢了!”

公主,是叫自己吗?姜洵音满头雾水,还有些昏沉的她瞬间就带上了三分警惕,沙哑着嗓子试探问:“我这是怎么了?”

小宫女听她嗓子干哑,赶忙倒了一杯水,小心喂给姜洵音喝。而后,她哽咽着说着近来的事情:“公主,那一日云公公前来宣纸,说皇上封您为昭和公主,和亲那日苏部,您急火攻心就昏了过去,到今日已经整整三日。公主,皇上……皇上怎么能这般狠心把您嫁到关外不毛之地?”

姜洵音听着茫然,抬头打量了一眼。她正躺在一张拔步床上,看木料纹理是上好的鸡翅木,四周还挂着淡蓝色的罗帷。这……不是她的房间,她心脏处也没有中弹时的剧痛。

一瞬间,她想到了穿越,再联想着半睡半醒时脑海中闪过的记忆片段,看着眼前有几分眼熟的小宫女,迟疑着唤道:“……采薇?”

小宫女采薇赶忙看向了姜洵音,伏在姜洵音床边,哽咽却认真道:“公主可有吩咐?”

姜洵音肯定了心中的猜测,心中一个咯噔,大叫不好?她看着她那双哭得肿成红核桃的双眼,心中一软,压下自己心中的疑惑和恐慌,轻声道:“乖,本公主没事,不哭了。”

采薇心中感动,吸了吸鼻子,努力克制眼中的泪水,不叫姜洵音担忧。

“去叫太医来把脉,再拿些吃的东西。”

“对、对,都是奴婢的疏忽,奴婢这就去!”采薇说罢,风风火火跑出了门。

姜洵音强撑着没一丝力气的病体,坐在了床上,打量着四周。

这是古时的闺房,夕阳透过纸糊的窗棂照向屋内的各处,带着几分斑驳的光,为屋内添了几分昏黄的暖意。各处摆设虽说一应俱全,可皆是材质、款式、做工皆寻常的物件,同“公主”的身份并不相称。

姜洵音又看着自己修长、苍白,没有一丝老茧的手,露出了苦笑。她闭着眼睛,努力去回想脑海中不属于自己的一段段记忆。

采薇请来太医已经是半个时辰以后的事情了。

一个四十多岁,面目慈善的中年男子恭敬行礼,拜道:“太医正李畔,拜见昭和公主。”

姜洵音睁开眼,面容有几分苍白,无力道:“免礼。”

“谢公主。”李太医起身,将脉枕放在床边,看姜洵音把手搭了上去,又在她手上盖一块手帕,又道,“臣冒犯。”

李太医闭目,细细把脉,采薇满心担忧看着,又生怕自己发出什么声响,紧紧捂着自己的嘴。

半晌,李太医道“公主这次昏迷,主要是因为郁结于心,然心病还须心药医,还望公主想开些。臣观公主身子骨有些弱,再为公主开一些养身的补药。”

采薇听到姜洵音如今不似之前那般凶险,这才松了一口气,送走了李太医,又去小厨房端来了白粥,小心翼翼吹温了才喂给姜洵音吃。

她刚吃了半碗粥,觉得身体有了些力气,冰冷的身子也暖和了几分。然而还没等她把提着的心放下,就听殿外传来嚣张的声音。

“姜洵音,本公主听说你挺过来了?怎么没直接睡死过去,也省得丢我大安公主的脸!”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