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珠光宝妹《迷糊甜妻:带球助攻》小说最新章节目录, 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迷糊甜妻:带球助攻

小说:现代言情-脑洞

作者:珠光宝妹

简介:另一个世界的罗莱因为机缘巧合穿到了另一个世界的钟斐斐身上。因为自己迷糊特性,被“大师”点拨:你是衰神附体,只要把你送到远一点的地方,你的家人才可以免受这个霉运,在那个地方,你一定会遇到可以解除你霉运的两个男人。两个男人?那么好的事?妈妈为了“家庭安定”,对“大师”的话深信不疑,连夜打包帮她送走。嘤嘤嘤,大师,你说的另一个男人居然是我肚子里的小恶魔!

角色:

迷糊甜妻:带球助攻

《迷糊甜妻:带球助攻》第1章 魂穿身体免费阅读

卧槽!

不敢相信!

真是不敢相信!

钟斐斐知道自己一向倒霉,真的倒霉到几乎所有的衰事、烂事都会找上她,而且就算自己平时的倒霉虽然也多少有自己的脑子突然宕机的成分,但是这回……这回真的也太过了吧?

真是的,人要是倒霉,真的喝凉水都会塞牙缝,这句话印证在她身上再适合不过了。

不对,她钟斐斐喝水都是会不小心被被呛死的程度。

那个倒霉悲催的“大师”非说她出国就会转运,还说她要用这个国家的水“净身”就能洗掉霉运,赶走衰神,说不定还会遇到一个为她挡去霉运的男人……

啊~呸!

钟斐斐现在就想把那个不知所谓的“大师”拉去枪·毙一百次再拿去斩首示众,免得他再妖言惑众了好嘛。

不过……

这次好像是她自找的吧?

呜呜呜呜呜。

钟斐斐抓紧了捂在胸前的被单,举起一只手心虚地看着指甲缝里的血迹,再歉疚地看向趴睡在枕头上的金色头发的男人。

那张露在外面的上半身的结实背脊上布满了一条条的血痕,很像是刚刚跟野猫打过架似的……

这些不忍直视的痕迹很显然是她——钟斐斐的杰作,没错……罪魁祸首就是她!

虽然钟斐斐自己昨天也是迷迷糊糊的,但是她只要稍微用力一想还是能隐约记起自己做的这些破事的片段……

譬如她昨天傍晚是有多傻乎乎地喝下那杯冰凉好喝的“饮料”。

再是自己是多么傻·逼兮兮地附和琼斯那该死的建议,跟着又是多昏了头地要琼斯把自己打包好“送上门”去给裴俊泰。

然后是怎么丧心病狂地拍打着人的房门,等看到开门的人后,也是一样醉醺醺的时候内心是多雀跃地直接扑到对方怀里。

最后还要因为对方的反抗,自己拼命地像个八爪鱼似得趴在对方身上。

钟斐斐这辈子第一次在男人面前使出浑身的热情和拙劣地诱惑技巧,外带霸道地把对方按倒到床上,同时又笨拙地在对方脸上 又亲又吻的……

最最最该死的,是她费了那么大的劲,居然“搞”错了人!

身高差不多,体格好像是差了一点……她依稀记得昨天晚上她看到的对方有八只迷死人的眼睛、六个高挺的鼻子、四张性感的嘴……

啊,不对,这个不是重点,暂且跳过去不说。

可再怎么样,也不该把金发当成棕发吧。

哦,好像金色晚上看也差不了多少。

苍天呐,钟斐斐懊恼地猛锤自己的脑袋,每个人都说她迷糊,她也一直觉得自己迷糊但不至于那么蠢,蠢到把自己送错人……

怎么办怎么办,M国对她来说人生地不熟的,如果对方对方醒来要是告她强bao兼伤害罪的话,她会不会坐牢啊?

毕竟……毕竟这身上的印子就是铁证,她逃不掉的……

难道她千里迢迢来到M国就是为了来吃牢饭的吗?她不要,也不想!

她要不要先逃为敬?

就在钟斐斐沮丧地暗暗琢磨着有的没的时候,那个被她“施暴”的男人突然微微动了一下身躯。

她才刚抽半口气,男人便倏地翻转过身来,两只似乎搞不太清楚状况的眼睛在看到身边女人的时候蓦然地怔了怔,就这么面无表情地看着她,眼底有种隐约的警戒,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有那么一瞬间,就在对方眉头紧锁地思考间隙,钟斐斐突然忘了自己之前还在懊悔的事情,甚至连大喘气都忘记喘完。

事实上,她现在的脑袋根本就一片空白,仅有的是眼前被一堆星星挤爆的星星眼在闪烁:这男的,好帅!

迷人性感的五官,稍长一些的蓬松头发,完全是她模糊记忆中的模样。

哇塞,钟斐斐合不拢的嘴险些流出哈喇子,她这辈子居然有幸“糟蹋”了一个这么俊美的男人,真是罪过啊。

静默的空气中,两人就那么对视了许久。

好半天后,男人突然举起手来,钟斐斐的视线也愣愣跟着男的手慢慢移动。

眼见那只手离自己越来越近,钟斐斐下意识地全身一震,同时尖叫一声往后就退,没想到重心不稳,砰的一声,在一个漂亮的倒栽葱动作后,她人已经滚到了床下。

在天旋地转和满天星星中,她坐起身揉着自己的后脑勺,随即又发现自己身上还光溜溜的,正好被对方都尽收眼底,顿时又来一声尖叫,条件反射的一把扯着被单就慌乱往自己身上裹。

还没裹好,又和对方对上视线的那一瞬间,她就又再次尖叫,同时满脸通红地背过去。

天哪,天哪,她会不会长针眼。

“该死。”一大早就看到那么刺·激的尖叫鸡表演,男人被吵得头昏脑涨地咒骂了一句。

听到对方的咒骂,钟斐斐也是急急忙忙塞好被单,偷偷侧眼看去,看到对方已经坐起,又似乎扯到背上的伤龇牙咧嘴的表情,钟斐斐不由得深感抱歉起来。

“对不起,对不起!”她着急地语无伦次说着:“我昨天……昨天喝醉了,所以,真的对不起,我不是有意要冒犯你。”

说着又看了对方一眼:“所以你不要……那个,我会负责的,只要不要把我抓起来,你说吧,怎么都行!”说着,眼睛蕴含泪水,看着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

说完,趁对方什么表示也没有的间隙,钟斐斐赶紧胡乱捡了自己几样衣服穿上,再她慌忙地到处找纸笔,在上面胡乱画了什么后,随即丢给了还在床上无动于衷的男人。

“哎呀,不管了,这个是我的电话,有什么需要你就联系我吧,我会负责的。”

看着那慌张逃难似的背影,中途还因为遇到隔壁有人进出吓得她尖叫得跳起来,对方也跟着莫名地尖叫回应过去。

然后在一声声的咒骂声中回归平静,屋里的男人不觉发笑,而后拿起那张纸条抚着下颚陷入沉思。

真是个有趣的女人。

居然会觉得男女发生了什么事情,女方要对男方负责的,未免有点离谱。

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他以前对待这种都会很小心,也都会记得做好措施,可是昨天晚上,他好像什么都没有……

唔,不会那么衰吧?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