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穿书后,女主每天都想当皇后》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穿书后,女主每天都想当皇后

小说:古代言情-脑洞

作者:英俊小红

简介:一经穿越,那金手指就是穿越者的大杀器。
新手礼包抽中技能“一双巧手”,原主是习武之人,有这技能殷长愉如虎添翼!
经过画画刺绣下厨的实践,发现根本没一点变化。这金手指到底是干什么用的?
直到几年后的某一天,她自己生的奶团子,哭着喊:“母后,你快陪我翻绳玩!”
她看着皇上李霁哄着哭个不停的娃,才知道自己的一双巧手是翻绳手很巧。

角色:

穿书后,女主每天都想当皇后

《穿书后,女主每天都想当皇后》第2章 给你点颜色看看免费阅读

殷长愉没理殷蔓薇的话,直视着母亲的眼睛,“母亲这话,愉儿可是不赞同了,什么叫信口拈来?愉儿陪伴您十几年来,您可曾见我说一句谎骗您?”

曹琬莠更害怕了,和殷长愉的养女感情确实不错,但是和殷蔓薇的嫡亲血脉更是紧得很啊!两个女儿孰轻孰重,她想都不用想。

殷长愉观察到母亲看她的眼神有些愧疚,想必父母亲肯定已经查实事情的来去,他们亲生的女儿的品性,他们自己也有大大的疑问吧。

经过穿过来的一晚,她已经和本体的身体和记忆完全契合。平心而论,殷朝夫妇对殷长愉真的很好。和曹琬莠的感情更是胜似亲母女。但是在亲生的孩子面前,也不值一提。

连亲生女儿要养女的命,也想做的粉饰太平,坐视不理!

殷长愉的心觉得很冷,在不断的抽痛着,虽是早就想到的场面,但真实发生的时候,还是难免扰动心弦。

殷长愉深知曹琬莠的性子,正面刚,现在对自己的处境没好处。她缓缓开口:“母亲若不信愉儿,倒不如派人查查,那天马棚里,都有何人进出过啊?”

“姐姐言之凿凿,莫不是你亲眼看见了什么?不妨说出来,蔓薇也好为姐姐亲手抓住陷害姐姐的奸人!”殷蔓薇仿佛是最好奇、最义愤填膺、最打抱不平的样子,

就算真真是看见了又如何,父亲母亲会站在哪边?不自量力的东西!

曹琬莠脑中一跳,进出马棚的是兰兰,愉儿这幅样子,怕不是有人看见了兰兰,告知了她……

一个丫鬟……虽然也会牵连到蔓薇……

但愉儿若真要揪出凶手,那兰兰,就是那个凶手了。

随着心思想着,曹琬莠赶忙止住了殷蔓薇的话,“蔓薇和姐姐说的是什么话!来人!现在就给我查大小姐落马之日,都有谁进出马棚!一个都不准错漏!”

殷长愉看着母女俩一唱一和,一个虚伪一个肆意妄为。

“多谢母亲成全愉儿。”神色冷淡的殷长愉一字一句的说着。曹琬莠的心思是给兰兰推出来就皆大欢喜,这点弯绕,谁都看出来了,包括兰兰。

兰兰在殷蔓薇身旁颤栗着,她越想越清醒,即使真不是小姐命令自己去给马下药,但是或许自己就是小姐计划的一部分呢?

她没时间再去怪自己为什么会做这样的事。她害怕着责问到马棚管事,就会把自己供出来……

“愉儿,你说,是不是在马棚看见什么了?母亲为你做主!”有了主意的曹琬莠心放下来了几分。

殷长愉根本不记得书里有没有写什么证据,她可以拿出来指认真凶的。她依旧装的高深莫测,摆出那副她什么都知道的样子,沉默不语等待下人的调查结果。

“母亲不必着急,愉儿相信,没有抓不到做坏事者一说,只有不愿意抓到做坏事者罢了。”

曹琬莠又是脸色一变,这话说给谁听呢?

殷蔓薇看着殷长愉那副样子,不自量力的傻子罢了,无论什么结果,自己都能择的干干净净,只是损失了个丫鬟而已。不过这殷长愉往后定要除之干净……免得多生事端。

随即眼神射向兰兰,兰兰看到她家小姐的目光,当即明白,小姐的心狠手辣,对她也不例外。她双腿忍不住颤抖,在没等到下人查出来时,就跪在了地上。

众人目光聚集在她身上。

“兰兰?你怎好端端的跪在地上?”殷蔓薇没想到兰兰这么沉不住气。

“是我,对马做了手脚,不过二小姐……”

“放肆!大胆刁奴,敢陷害大小姐还要信口雌黄再说什么二小姐,来人!拖下去等待老爷发落!”曹琬莠听见兰兰口吐二小姐三个字,马上一声呵道!

下人看到夫人的眼色,立马堵住了嘴,拖了下去。尽管堵住了嘴还能听见兰兰的哀嚎求救,流着眼泪看向她的二小姐。

但二小姐忙着装错愕呢,哪有功夫看她?

“是兰兰?兰兰为何有这等心思,怕不是受了奸人指使?还请母亲明察。”

殷长愉看得想把殷蔓薇现在的演技录下来,发到电影学院做成课本给学生们研读。从进屋开始这演的也太像真事了!殷长愉要是没看过小说现在都被她骗过去了。

“愉儿虽然不知道兰兰因何害我,兰兰是妹妹的贴身侍女,关于这个疑问,或许妹妹能帮得上忙吧!”殷长愉饶有兴致的看着这对母女,母亲脸上像调色盘一样精彩,看起来还有点良知。

不想听他们说什么虚假的话了,于是没等她们回答。

“母亲,愉儿身子不适的紧,愉儿相信母亲和父亲会为愉儿做主!”杀鸡儆猴,见好就收吧。

“那是自然,定会与你一个交代,愉儿你安心养伤。”众人离去。

殷长愉长呼一口气,她在心里安慰着原主殷长愉,我也是孤儿,你有养父母照顾,我有院长和一帮小朋友陪我长大,后面的日子我会替你好好活下去的。日后真正害你的凶手我不会放过的,放心吧。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殷长愉觉得身体不再那么沉重了。

一碗黑乎乎的汤药,被凌波颤颤巍巍的拿过来,刚要转身去拿小姐爱吃的果脯蜜饯,殷长愉一仰头给药都喝光了。

凌波错愕:“小姐不是最怕苦的吗?怎么一口气都喝了?”

殷长愉嘴角一抽,不知道原主是个怕苦药的设定。强装镇定:“我得快点好起来,大仇还未得报!”

凌波心疼的看着小姐,刚才那一幕她又惊又怒。没想到竟然是兰兰害的小姐,就算再没有心机的凌波,也知道二小姐逃不了关系,小姐这次落马,真真是受苦了……

【恭喜殷长愉为殷长愉扬眉吐气,系统赠送殷长愉一叶作为礼物!】

突然在耳边响起的系统声音,吓了殷长愉一跳。

凌波在旁边摇摇头,小姐这么一摔,病的真是挺重啊……必须日夜侍候好小姐!

得去告诉府上郎中,小姐还有惊慌心悸之症,多开两副药吧……

殷长愉没管凌波的去留,赶紧打开面板。

上次还忘了看,商城能不能用。

金手指当然是越多越好啊!!不知道一叶能买什么。

殷长愉不断猜测……

殷长愉连忙点击商城,才注意到,点击商城,显示着:需要花费一叶开启商城。

害,白高兴一场,免费给就为了能让新手出村看看外面世界,老套路了。

【是否使用一叶开启商城?】

“别废话了快点的。”

开启商城,商城的页面,有几排货架,货架上空空如也……

“系统!你给我出来!”

【我在。】

“这是商城?我现在活着就盼这点事儿,你忽悠我呢?”

【我还没有去云端进货。】

【你可以先查看新的任务。】

“你不知道进货,知道安排任务?我看你根本不傻。”人工智障还挺会气人!!

【进货了你也买不起,去也是白跑一趟。】

殷长愉大怒,狗系统还看不起人!忿声以对:“我买不起还不是因为任务价值太低!一叶也只够开启商城的啊。”

【那你就勤勤恳恳做任务,去查收新的任务吧。】

“你怎么不说做个任务多给几叶!”嘴上说的厉害,还是打开了任务页面。

新任务:参加皇上为二皇子举办的选秀。

价值:五叶。

期限:四十日。

让我参加二皇子的选秀?我去了也选不上啊!这次的秀女中,二皇子没有喜爱之人,压根没选啊。

原书中,殷蔓薇就是嫁给二皇子做正妃,那时候二皇子已经是太子了,最后也是二皇子当了皇帝。

殷蔓薇现在跟自己已经是水火不容了,以后她是正妃,就算蝴蝶效应导致自己被选上了,自己是妾,寿终正寝是不可能了,恐怕第一个拿自己开刀,三天怕是得死四次。

……

不参加就怎么样啊?系统能拿我怎么样?我就不参加!就这么定了。养好革命的本钱,斗死殷蔓薇!

养伤的一个月就这样吃吃喝喝的过去了。

身体刚恢复好不出两日,皇上给二皇子选秀的事,已经传遍了京城。

殷长愉在屋子里照着铜镜,才好好看看这幅身体的样貌。

这里普遍女孩的身高都在一米六左右。她跟别人站一起就像奥运健儿一样,小麦色皮肤,一身均匀的肌肉,和普通男子一样高。

但是殷长愉和现代的陈垚长得一模一样,一双清澈的大眼睛,高挺的鼻梁和清晰的下颚线,看起来又A又飒。

这样的长相在现代男女通杀,但是在古代,可能就是非主流……

殷长愉叹气,这样的身姿想生活的好,得走事业了。琢磨琢磨以前看的小说,有什么穿越神技能能发家致富……

凌波从外面回来吞吞吐吐的,“小姐,虽然兰兰早就被打死卷帘子扔到荒山野岭去了,奴婢总觉得这事没这么简单……”

殷长愉不由自主的笑了,这个笨丫头也开窍了。

“不说这个,本小姐身体刚好,不想扫兴。你刚才去做什么了?”

小姐说了不说这个,凌波马上转移了注意力。

凌波偷偷摸摸的,看着周围没人,跑过来跟殷长愉说:“小姐,奴婢早上听夫人身边的小雨说,二皇子选秀,夫人和老爷商量能不能把您送去呢。小姐的身份能嫁入二皇子身边,也算好事呢。”

殷长愉忍不住想倒地,系统给的可能不是任务,是前情提要……

怎么这么容易就能达成?!不行!得去找父亲,坚决不能参加,虽然原书中没人被选中,也不能冒这个险!

拉着凌波火急火燎的往主院跑,快的使树上的枝条被动摇晃。

殷长愉的身体素质真是强,跑到这,凌波已经上气不接下气了,她只是面色微微红润了一些。

走进屋门,殷蔓薇也在,估计也是听见消息了。看来殷蔓薇现在没和二皇子见面,就已经暗中留意了。

《天意为凰》下面书友评论殷蔓薇是一代毒后,还真是高见啊。

殷长愉直接跪在地上,叩首不起:“请父亲收回成命,愉儿自知养女身份不及旁人,愉儿不愿父亲为照拂女儿被驳了脸面,只愿永远陪在父母身边以报养育之恩。”

殷蔓薇在一旁观望不做声。心里骂道殷长愉又在耍什么鬼把戏,如此也好,不用再费口舌就能阻止住……

殷朝坐在紫檀靠背椅上,正欲开口劝殷长愉,只见殷长愉跪在地上的身体,向一旁倒去。

殷朝立马起身去扶,朝着下人大喊:“快传府医!”

殷长愉昏昏沉沉中听见凌波的惊慌,父亲的指挥……

还有系统的声音。

【警告:你已被检测出反任务动作。惩罚开启,幸运值扣除五十点。】

然后殷长愉就失去了意识。

殷蔓薇在一旁银牙咬碎,没想到啊没想到,现在殷长愉拿住苦肉计不放了,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我,你自己命不长别怪我了,去地底下喊冤吧!

众人忙乱中,没人看见殷蔓薇脸上的厉色。

殷长愉刚被抬到雕花木床上,就悠悠醒转了,殷朝大黑手一挥:“愉儿不必再说,我意已决。这几日好好养身体。为父还有事,先走了。”

要是有啤酒,殷长愉现在一口就能干了,不带吃一口菜的。what?违背任务就会晕倒,还扣什么幸运值?!该死的系统一句要命的事也不说!

这一下彻底把这件事弄到反方向了,殷朝夫妇本来觉得办这事,自己也自损三千,现在就拍板要拿这件事做补偿了。

“系统!”

【没错,被检测到违背任务,在肉体上表现为突然晕倒。】

“那你怎么不提前说?你故意的?”

【你晕倒了,我去云端查看了下规定,才知道是惩罚。】

“你总部有什么规定你不背的吗?”

【我可以随时查看,为什么要背?】

不是智能,这是智障,气死人的那种。殷长愉不愿意和她再费一点话,但是幸运值还没问,问她也离谱,直接问结果吧。

“现在我的幸运值多少?”

【殷长愉的幸运值为-49。】

殷长愉闭眼吸气,自己什么…什么都可以接受的,知道吗殷长愉?要坚强!要苟到最后!回到现代上网给这个狗屁系统一顿猛喷!再刷三天三夜短视频放空自己开始新生活!

殷长愉的心灵得到暂时的舒爽。

然而也只是暂时。

有她都不烦别人的殷蔓薇又来了。

殷长愉自己颅内高潮时被打断,“我说妹妹,你这三天两头往我这跑干嘛啊?”

身边跟着新丫鬟的殷蔓薇凝视着她,“殷长愉,虽然我没想到,但你也是聪明人,我就没什么藏着掖着的了。”

殷蔓薇坐在木椅上,“你想要的是什么?”

嗷哟?!换路子了!绿茶路行不通换霸总后妈套路了。几百万能离开你儿子?诶不是…你未来的丈夫?大姐你人设崩了啊!

你人设崩了,我不崩。

“妹妹说的什么话?姐姐怎么听不懂呢,我想要的东西,妹妹都能给姐姐?”

殷蔓薇看着面前人,长发乌黑密实,一双像什么都能看透的深邃眼睛。半依在榻上,有不同世俗的美感。殷蔓薇说不出来的哪里不对,是她悲哀的反击,还是……她本来的面目?

“姐姐说来听听吧,蔓薇能做的,定当尽力使姐姐如愿。”既然她爱装糊涂,殷蔓薇就陪她玩下去。

殷长愉在这个不属于她的地方,面对着勾心斗角,全员恶人,她自嘲一笑,“姐姐我想要的是什么,我自己还不清楚,但我不想要的……妹妹不是都给我了吗?”

凌厉的眼神射向殷蔓薇,殷蔓薇竟觉得心魂一震。虽不是她亲手,也是她第一次动了害人的心思。看来殷长愉她果然知道了这次要了她半条命的真相。

殷蔓薇镇定如斯,“哦?是吗!那……有一次,也能有第二次。姐姐你说是吗?”

殷长愉怒火中烧,从木榻一下站起来。“殷蔓薇你是不是坏透心了?在你眼里,除了你自己,都是草芥?好啊!下个回合见分晓!”这是她心里最真实的话,最真实的发问。

在殷蔓薇那,杀自己跟家常便饭似的,谁愿意每天过着,别人话里总是透露着杀死你比捏蚂蚁还轻易的生活?

待殷长愉出头之日,也让你殷蔓薇感受感受这种滋味!

“你既知我心意,姐姐,好自为之罢。”她对刚才殷长愉的灵魂拷问不屑一顾,功成切勿讲什么良心,最可靠的还是过人的手段不是么?

殷蔓薇领着在旁边眼观鼻鼻观心的小丫鬟走了。听的凌波云里雾里。在她看来,殷蔓薇的狐狸尾巴是露出来了,开始不背人了。

殷长愉自己呲着牙又坐在榻上。

好家伙,到古代了也离不开床。

“一会走着瞧,一会让我好自为之,你以为我只会坐以待毙?可笑!此仇不报我非君子!”

>>>点此阅读《穿书后,女主每天都想当皇后》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