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娘娘,陛下又在装柔弱》煌良的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娘娘,陛下又在装柔弱

小说:古代言情-智力

作者:煌良

简介:【重生+互宠+强强+扮猪吃虎+腹黑】
月昭星战死重生,成了秦国质子的未婚妻。
她这夫君体弱多病,命不久矣。
直到
夫君登上了九五之位
夫君,你的病…
好了
夫君,你这皇位…
抢的。
似乎哪里不太对。
萧执安:嘤~谷浑氏要杀我。
月昭星:等着!
一月后,谷浑氏灭。
萧执安:嘤~有人欺负为夫。
谁?
众人瑟瑟发抖,生怕被点名。
最后的最后,病弱夫君搂着她的腰撒娇。
阿星,你要永远保护我……
好,好吧。

角色:

娘娘,陛下又在装柔弱

《娘娘,陛下又在装柔弱》第3章 欠揍免费阅读

岳安歌嫌弃地甩了甩溅到手背上的鼻血,把手里的羊排往桌上一丢。

沈先生谪仙一般的人,岂能容这群凡夫俗子肆意嘲笑奚落?

有这群人扫兴,她觉得手里的羊排不香了。

她一脚踢开身后的椅子,朝男子迈了一步,一把揪住那男子的衣襟,问:“刚刚,你也笑了吧?”

她嗓音轻柔软糯,明明是一副江南烟雨的调子,可听在男子耳中,却莫名有股肃杀之感。

“什,什么?”男子紧张地吞了口口水。

啪啪啪——

瞬间,一连十几个耳光声回荡在雅间,响亮至极,也打傻了众人。

“这,这疯女人是谁?”赵良才偷偷问旁边的人。

“安平郡侯的庶女。”

赵良才震惊,“那,那岂不是……”

“没错。”身旁的人说:“挨打的正是她哥哥。”他又朝萧执安努努嘴,“后面那个,是她的未婚夫。陛下指婚的。”

前面几句,月昭星懒得听,可是最后那句却令她停了手。

她扭头,一脸不可思议地看萧执安,“你是我未婚夫?”

萧执安颔首,“是。”

月昭星倒吸一口气,手一松,把岳文聪丢在地上。

她双手捧脸,喃喃自语:“我,我不是在做梦吧?会有这么好的事?”

沈先生居然是她的未婚夫!

她上辈子一定是积了大德,老天才会如此厚待她!

月昭星高兴得想原地跳个舞。

萧执安在旁边看她开心的样子,心情也莫名地跟着好起来。

对面的赵良才等人,则是一脸见了鬼的表情,“她,她怎么了?”怎么突然笑起来了?有点瘆人。

“岳安歌!你个小贱人!”岳文聪可没心情管她笑不笑,此时他的脸已经肿成个猪头。他安排她来醉仙居是供赵公子取乐的!不是让她来打他的!

“你等着!我非扒了你的皮……”

他话没说完,只听,咻——

啪啦——

两声。

众人只见岳文聪在空中画了个半圆,然后头撞破窗子,飞出了窗外。

吓!

“岳,岳三公子摔下去了!”有人大呼。

众人震惊。

对面这姑娘看起来弱不禁风的,是怎么把岳文聪一个大男人丢出去的?

“呵!”月昭星冷笑一声,踩过地上喷血男人的肚子,直接站到赵良才面前。

赵良才吓得连连后退,“我,我可是侯府公子!得罪我,你,你死定了!”

月昭星不屑地扯了扯嘴角,一把掐住了他的脖子,把人直接提了起来。

赵良才蹬腿翻眼。

月昭星问:“刚刚数你话最多,现在怎么不说了?”她顿了下,眸光凛冽地扫了眼面前众人。

“娘呀!杀人了——”

不知是谁喊了一句。

众人如梦初醒,哗地一下,纷纷朝门口窜逃。

蓦地,月昭星身形一闪,竟快过众人,率先挡在门口。

萧执安见状眸光一闪,若有所思。

月昭星反手把门踹上,堵在门口,“想走?”她笑得邪佞,“没那么容易!”

众人吓得险些尿裤子,“我,我们可没说萧公子什么。”

月昭星不耐地啧了声,“你们笑了。”

她扫了众人一眼,吩咐:“互相扇五十个耳光,然后从窗户跳下去!”

什么?!

众人震惊。

那不死也半残了!傻瓜才会跳!

月昭星挑眉,“怎么?不愿意?”

她冷笑一声,把赵良才举过头顶。

此时赵良才已经开始吐白沫了。

月昭星问众人,“那跟他一样?”

她从小跟着父亲打仗,军中什么刺头没见过?对付他们,简直小儿科!

众人面面相觑,最后都在对方的眼中看出了妥协。

毕竟,残了也比死了强。

霎时间,室内耳光声络绎不绝。

他们一边挨打,一面还报着数,生怕被多打了。

耳光打完,众人就排着队,下饺子似的,噼里啪啦地从窗口跳了下去,甚至还有两人好心地架起鼻孔冒血的那位,带着他一起跳了下去,真是特别有兄弟情。

等他们都跳完,月昭星献宝似的捏着赵良才的脖子递到萧执安面前,“这人是带头的,你想怎么处置?”

“咳咳——”萧执安咳嗽着,弱不禁风地缓缓起身,“岳小姐,你可知他们都是这大邺城中的权贵子弟?”

“啊!”他话没说完,月昭星突然轻呼一声,满脸懊悔地把赵良才拎到身后。

可怜赵良才七尺男儿,就跟个小鸡仔似的被月昭星拎来甩去。

月昭星愧疚道:“我忘了,萧公子你身体不好,不宜见血。”

萧执安:“……岳小姐,你有没有听懂我在说什么?你今天可是得罪了……”

“有了!”月昭星朝他粲然一笑,拍着胸脯保证道:“放心,有我在,我会保护你的!不用怕!”

萧执安眼神古怪地看她。

只见月昭星从桌上拿起一只碗,单手捏碎。

萧执安:“……”生平第一次,他怀疑自己的判断力了。

只见月昭星找了块尖锐的瓷片,在赵良才脸上深深刻下四个大字——我是丑鬼。

“好了。”

写完后月昭星随手把人朝窗外一抛,“看他以后还敢不敢出门!”

萧执安:“……”有点鸡同鸭讲的无力感。

他头痛扶额,“岳小姐,你这样恐怕会糟来……”

“对了!”月昭星似又想起什么,“窗户钱你赔得起吗?”

萧执安张了张嘴。

还没待他出声,月昭星又继续说:“赔不起也没关系,我带你一起跑!”

她语气认真,“放心,他们追不上我的!”

萧执安盯着她看了片刻,似乎想从面前人的表情中找出些许端倪。

可是,他失败了。

许久之后,只见他薄唇微启,缓缓吐出一个字,“好。”

月昭星笑了,拦腰将他抱起,足尖朝桌面轻轻一踩,瞬间如鸿雁一般朝窗外飞去。

两人跃出窗口时,月昭星又借了一下力,便又飞到了房顶。

她脚踩瓦片,抱着萧执安跑得飞快,嘴里还忍不住炫耀,“怎么样?我说他们追不上吧?”

“嗯。”萧执安被风呛得又咳嗽了两声,“你会武功?”

月昭星抬了抬胳膊,用衣袖帮他挡风,“才练了三天。放心,我以后会更强的!一定能保护你!”她的习武天赋可是被族中所有长老称为万年难得一见的奇才!区区基础内功,若不是当时又病又饿,她还能练得更好。

萧执安微微一愣。

这已经是第二次听岳安歌说要保护自己了。

他与岳安歌虽然是北燕皇帝指婚,但实际上并不熟悉。可是这姑娘为什么会如此信誓旦旦的说要保护他?还有这莫名的熟悉感到底是为什么?

“我们以前……”他解释,“我是说赐婚前,我们见过吗?”

>>>点此阅读《娘娘,陛下又在装柔弱》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