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柟炎《重生后我成了死对头的娘子》小说最新章节目录,祁衍,镇国公 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重生后我成了死对头的娘子

小说:古代言情-智力

作者:柟炎

简介:夏公国,镇国公府与钰池国联手谋权篡位,弑尽皇家血脉。集万千从爱于一身的夏公国公主阮奕芸却意外成为了那钰池国软弱可欺的丞相府二小姐舒念。更是成了那与镇国公府联手灭了她九族的战神王爷的王妃。舒念觉得或许是上天垂怜,所以她才成为自己仇人的娘子,既然连老天都在帮自己,自己定然不负所望,杀了祁衍。只是自己的复仇之路好像并不像自己想象中那么容易,这上要杀祁衍,下要对付那些欺负她的人……

角色:祁衍,镇国公

重生后我成了死对头的娘子

《重生后我成了死对头的娘子》第1章 教训丫鬟免费阅读

钰池国长盛二十七年。

铜镜前坐着一位脸色苍白的女子,原本明亮的眸中有些涣散,薄唇被她咬得发白,好似一个濒死之人。

她在铜镜前梳妆,厢房被重重地推开。

“昭元王妃,该洗漱了。”一声阴阳怪气的声音自厢外传入。

舒念的思绪被打断,回眸时瞧见一位盛气凌人的女子入厢,身后还跟了一个丫鬟。

女子容上尽是得意,瞧这样子,颇有些挑衅的意思。

只见女子使了个眼色,身后的丫鬟将盆放在案前。

舒念起身瞧了瞧那个装着水的木盆,里面还飘着菜叶子,显然是洗菜剩下的,盆中依稀还能闻到一股尿骚味。

“还未请教,你是何人?”舒念扫了一眼禾儿,瞧她与寻常丫鬟打扮的甚是不同。

“此乃入府近两年的禾儿,乃是王爷的通房丫鬟。也是王府中的女管事。”

丫鬟替禾儿接了话,颇有些狐假虎威的模样。

禾儿甚是高傲的扬起下颚,鄙夷不屑的扫了一眼舒念。今个一早王府中人尽皆知,昨日洞房花烛夜,王爷未曾来舒念厢中,连盖头都未曾掀开。

禾儿此行,是想给舒念一个下马威。

舒念嗤笑一声,不过是个通房丫鬟?也敢放肆!舒念大步走到禾儿跟前,在禾儿脸上落下一个巴掌。

“我乃是陛下赐婚,名正言顺的昭元王妃!你不过是个通房丫鬟也敢在我面前放肆?你算什么东西!”

舒念的凌厉模样,将方才端水的丫鬟吓了一跳

“你……竟敢打我!”禾儿捂着脸,容上全是恼怒与震惊。传言,舒念自小被养在乡下,性子胆小懦弱、是个怕事儿的主。

如今怎敢一入府便得罪自己?

“打你又如何?我既是这昭元王府的王妃,日后便是以我为尊!昔日府中无女主,由你管事。如今王爷娶了我,哪还轮得到你这般放肆!”

舒念扫了一眼案上的水盆,极其迅速的将禾儿的头给摁了下去。

禾儿挣扎着,被强灌了几口水后,舒念这才松了手。

“你……”禾儿不堪羞辱,恼怒的指着舒念。

“怎么?这水不能洗脸吗?”舒念故作疑惑。

禾儿气的直跺脚,赶忙擦去脸上的水,闻着味道胃中一阵翻涌。

“你……你给我等着!”

禾儿丢下话后,怒气冲冲的跑出厢房。

“愣着做什么?还不为我重新打盆洗脸水来?”舒念扫了扫余下的丫鬟,丫鬟拾起盆子连连应“是”后,灰溜溜的跟了上去。

待禾儿走后,舒念走到榻前,在枕旁找到剩下的粉末。他小心的拿帕子包起,这粉末乃是昨日原主舒念自尽之毒。

舒念攥紧着帕子,陷入沉思。

三日前,漫天飞雪。

夏公国皇宫中,她乃是个集万千宠爱的公主。彼时她与父皇正在寝宫中切磋棋艺,殿外突然暴动,父皇将她藏于榻底。

殿外黑压压的跑入一群士兵,她亲眼瞧见镇国公持剑杀死父皇,她的母后与皇兄也被押入殿中,惨死在镇国公的剑下。

“多谢殿下出兵相助,答允殿下之物,我自会送入钰池国,完完整整的呈到殿下手中。”

钰池国、殿下、出兵……这一切都指向钰池国的祁衍王爷。世人皆知祁衍祖上乃是钰池国开国元勋,被封为将军,三世袭爵。祁衍成了钰池国第一个外姓王爷,祖遗十三万精兵听候调遣,独立于皇权之外。

镇国公与一头戴斗笠的男子作揖相送,躲在榻下的阮奕芸未曾瞧见他的容貌,但她笃定此人定是祁衍。

镇国公府与钰池国联手谋朝篡位,弑尽皇室血脉。夏公国灭,改国号为隆,又称为石嘉元年。

而她自己也从城楼上一跃而下。

她从回忆的漩涡中出来,在榻沿坐下。

这儿是钰池国,她重生在了昭元王府。今是丞相府的二小姐舒念,亦是祁衍明媒正娶的妻子,赐封:昭元王妃。

舒念早在昨夜便服毒身亡了,舒念在丞相府一直不招待见,好不易遇见个心上人,却被赐婚拆散。她与心意男子约与昨夜双双服毒,在冥间厮守。

如今的舒念,是亡国公主阮奕芸。而今她的夫君,便是昔日与镇国公府联合灭国的祁衍。阮奕芸怎么也想不到,一朝重生竟成了仇敌之妻。

祁衍,我必不会让你好过!

舒念洗漱后,攥着帕子,寻丫鬟问了路,直奔厨房。

今日,她非得毒死祁衍不可!

厢中。

“王爷,王妃她……”

“可是被欺负哭了?”祁衍笑着喝了口案上的茶,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模样。

无戈面色僵硬,缓慢的摇了摇头。

“王爷,王妃她……打了禾儿一巴掌,还……让禾儿为她端洗脸水,还说……王府日后要以她为尊,对禾儿好生训斥。”

无戈的话,惊的祁衍连手中的茶杯都未曾拿稳,“哐当”一声,砸成几片碎瓷。

祁衍无暇顾及这些,他直起身子,一脸惊讶的看着无戈,又确认了一遍:“你说,她将禾儿收拾了?”

无戈点了点头。

传言丞相府二小姐乃是丞相未曾入京考取功名时,乡下娶的妻子所生。糟粕之妻因病而死,舒念十岁才被接入的丞相府。

性格懦弱,胆小怕事,连府中的丫鬟都敢欺负。怎会是如今这性子?莫不是这七年都是装的!

“倒是有趣的紧,无戈这两日你且跟着禾儿,由她差遣,即便是她要对王妃动手也依着她。”

无戈听命行事,临走前还语重心长的看了祁衍一眼。这舒念乃是王府第三任王妃,前两任都无故身亡。钰池国都在传,这祁衍王爷乃是天煞孤星,克妻之相。

如今府中迎来了第三位王妃,又是陛下赐婚,王爷非但不上心,还纵容着禾儿欺辱她。

真是可怜王妃了……

禾儿得了无戈做侍卫,便是得到了祁衍的默许。禾儿甚是威武的在王府中寻找舒念,势必要在众人面前让她难堪。

此时的舒念已游入厨房,厨娘与她行礼,还带舒念参观。如今已过膳点,又不知祁衍中午用何膳,她只好巡视一圈后回了。

回厢时,迎面撞见了禾儿与无戈。

“奴婢见过王妃。”

瞧着禾儿这说话的气势,竟比早上还要跋扈。舒念扫了一眼无戈,见他手佩长剑,气息平稳身子魁梧,显然是个练家子。

“身后跟了条狗,便跋扈起来了?”舒念毫不遮拦的说着,连着无戈都生起气来。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