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他总爱脸红【重生】》门前有个大西瓜的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他总爱脸红【重生】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门前有个大西瓜

简介:容初予从没有想过自己会拥有一段记忆,记忆里她掉落人间,再也不是那个不谙世事的公主,她的生活被表姐梁稚昭打得七零八落,直到后来她才明白,原来在自己什么都失去后还有一个人守护了自己十多年。

徐衍这辈子也不会想到,自己好不容易撞上了一个能碰能抱的仙女,还没有高兴多久,就被这个仙女堵在墙角说答应了他的喜欢。
好是挺好的,可是我什么时候说过喜欢你了?
*超不耐烦暴躁冷艳大美女x人缘超好动不动就脸红小奶狗

角色:

他总爱脸红【重生】

《他总爱脸红【重生】》第3章 第二次落水免费阅读

容初予不知道梁稚昭打的什么主意,但至少她接下来的几天都没有再搞出什么幺蛾子,容初予也就只好先压下了心中的那一阵不安。

临近高二上学期的期末,一中想要在高校联考来临之前给高三开一个大会为他们加油鼓劲,看了一眼还没收心的高二,就顺便带上了。

现在接近年关,出了室内的门,冷风一吹,都能把人的脸冻僵了,高二级听见这消息大多都哀嚎一片,这下年级组更觉得这帮混小子需要教育教育,把他们全部赶了进礼堂。

昨天晚上,因为梁稚昭要插班进一中,前两天管桐忙着把她的学籍转进去,现在终于有空了,管桐就把容初予提到了面前,仔细的问完容初予的作业情况,又低下声音吩咐道,“初初,稚昭两年多没有回来了,这次回来又直接插班到你的班级,你们又正好都是画画的,到时候你带带她知道吗?”

容初予不甚在意的点点头。

管桐被她这样一副敷衍的表情气到,差点一巴掌挥到她手臂上,快落下了又舍不得,减轻了力道,“认真一点!稚昭肯定是不习惯国内,但她现在住在我们家,我们肯定要表现出主人的态度来!别总是学你爸这样一副谁都欠了他十万八万的表情!”

我看她挺习惯的,都快把这里当作自己家了。容初予被她喊的没办法,装作认真的再次点了头,还加了一句“嗯。”显示自己的真诚。

管桐觉得自己迟早会被父女两气死,一个话比一个少,她揉揉自己的眉间,朝容初予挥挥手,“走吧走吧,再去检查一遍你的书包,看看作业什么的都带齐没有,下周就要期末考了吧,收收心,我觉得你们老师说的没有错,你都快高考了,注意点文化课,知道了吗?”

容初予点点头,转身回了自己房间。

周三早上,容家的司机将两人一起带去了学校。

容初予全程没理坐在身边的梁稚昭,有手有脚的,这么大个人了,总不能丢了。

到了学校后,靠近右边的容初予伸手打开车门钻出去,头也不回的朝校门口走去。

梁稚昭的确是不需要她帮忙,因为她一出车门,就立刻有人发现了她的存在,一众人像是看见明星一般朝梁稚昭的方向蜂拥而至。

走了没几步的容初予被这样的吵闹惊了一下,回头看了看自家车的方向,没想到正好对上梁稚昭瞥向她的目光。

两人的视线隔着十几个人在空中相撞,容初予清晰的看见她朝自己勾起轻蔑的嘴角。

“…”有被无语到,谢谢。容初予满不在意的转回头,按了蓝牙耳机,隔绝了那些嘈杂的欢呼声。

梁稚昭不过短暂的出现在了校门口,消息就像长了脚似的在全校的各大微信群里蹦跶了。

动员大会校长在台上发言的功夫,全校学生都知道文科一班有一个女同学插班进来了,学美术的,据知情人称还是校草简愉陈的白月光。

站在队伍最后的容初予听着前面的两个女生交谈的内容,垂着的手捻了捻。

前面的女生右眼皮忽然跳了跳,她莫名感觉到背后有些发凉,她小心地往后瞥了一眼,就看见了站在她身后的正在百般无聊打量着自己的容初予。

容初予狭长的眼睛平常都是慵懒高贵的像是波斯猫一般的,如今认真专注的盯着一个人看,冷的令人心肝发颤。

女生抖了一下,如芒在背。她扯扯好友的手臂,示意她说话的声音小一些。

她身边的女生也回头看了一眼,又匆匆转回了头。

没过多久,台上的校领导还没换人呢,原本全在讨论梁稚昭的声音就换成了容初予。

全校同学又知道了一件事,容初予两年半前追简愉陈,为爱从舞蹈转美术,从天上下凡入人间。而如今,简愉陈真正的白月光回来了。

话题一下子就从天才回归转变为黄金三角恋。

简愉陈和容初予都是学校的风云人物,理由最直接的是看脸,两人一个校草一个校花。

委婉一点的理由是看钱,两人一个是A市首富的儿子,一个是A市第二富的女儿。

两人平常擦肩而过都能迎来旁边的同学的上万字的小说,更别说现在这么劲爆的消息。

容初予也不知道自己的听力什么时候这么好了,她侧着头听完了全部的瓜,一早上都快要把这辈子的气都叹完了。

她长得高,又因为曾经学舞蹈身姿挺拔,一米七二的身高,永远挺直的腰背,都不需要垫脚,就看见了站在队伍最前面只有一米六的梁稚昭。

梁稚昭似乎还不知道现在风传成了什么样,正躲着台上激情四射演讲的校领导偷偷和隔壁的同学在说话,不知道说了什么,又掩着唇笑起来,肩膀一抖一抖的。

容初予侧在裤腿边的手轻轻地敲打,脑海里盘算着刚听到的瓜,她想了想,其实也没有错,她的确是因为简愉陈才转的美术。

三年前,她陪父母去简家的时候不小心掉下了简家的小湖,是简愉陈把自己救上来的,初二初三的年纪,正好是初情窦开的时候,容初予也不例外的多少有些英雄救美的情怀所在,不可避免的将这位富家小公子放在了心上。

容初予不是那种小女孩的性格,她的喜欢光明正大丝毫不懂得遮掩,倒不是有多少追人的举动,只是会不自觉的对他比旁人要好许多。

狗血的事情出现了,容初予将简愉陈放在心上的时候并不知道他有一个喜欢的人,叫梁稚昭。

后来知道了,也不觉得有多大问题,反正简愉陈还没和梁稚昭在一起,自己努努力万一可以呢。

但是容初予和梁稚昭是表姐妹的关系,梁稚昭看容初予追人追的辛苦,以表姐的身份跑来告诉她,说不定简愉陈喜欢学美术的人。

当年的容初予还比较小,见情敌都给自己支招了,觉得情敌可能并不喜欢简愉陈,立马就将这位情敌放入了自己的阵营,兴致勃勃的放弃了从小学的舞蹈零基础转学了美术,以为这样就能得到小公子的一次转身。

可是半年后,丝毫没有基础的容初予哪怕再有天分也需要时间来弥补十多年的空白,简愉陈依然没有把目光停留在她的身上,而当她去找梁稚昭问怎么办的时候就发现梁稚昭把她当作来跳板,成功得到了那一场比赛的第一出国了。

梁稚昭出国的时间掐的太好,成功把简愉陈的胃口吊着,自己拍拍屁股头也不回的离开了,于是简愉陈把她放在自己心上的两年半,容初予的绘画能力已经是旁人望尘莫及的存在了,也依然没能抢过在国外的梁稚昭。

抢不过是自己问题,可是梁稚昭把她当成跳板,就不是自己的问题了,所以容初予才会在看见梁稚昭的时候摆出一副冷漠的神情来。

容初予想得有些烦躁,下意识的往口袋里摸糖,可却摸了个空,她皱了皱眉,想起来,一般容初予早上都是踩着铃声进的教室,但是梁稚昭想早点过去,于是她就被管桐催的有些急,没来得及往裤袋里塞糖。

她原本跟着解散的人流往教室走,意识到自己没有带糖后脚步顿了顿,往旁边退了出去,然后才逆着他们朝学校的小超市走去。

高二加高三两个年级的人有些多,她也不喜欢人多的地方,她退出去人潮后,就只能往偏一点的地方走。

这里是学校礼堂东面的小湖边,一中为了环境设计的好看,并没有做太多的防护,大概是觉得都已经成年的人了,不会这么想不开跳下去,何况这里的水并不深。

容初予掉下去的时候也是这么觉得的。

可是设计这个湖的人忘记考虑一个事,现在是一月底,大家都穿着羽绒服棉衣,湿了水后具有一定的重量。

加上A市的地理位置,这几天一直在下着雨,湖里的水位上涨了不止一个度,刚开学的一中还没来得及派人检查到这里。

以及最后一个条件,容初予并不会游泳。

>>>点此阅读《他总爱脸红【重生】》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