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岁岁酒《财迷小娘子:恶霸相公秀色可餐》小说最新章节目录,宁俏,杨氏 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财迷小娘子:恶霸相公秀色可餐

小说:种田

作者:岁岁酒

简介:什么鬼?别人穿越都有金手指,她却啥都没有!为了生存抱紧恶霸金主的大腿!宁俏:我长得丑身子弱脾气不好,哥哥离我远一点。沈锦安:娘子丑陋我英俊潇洒,正好互补,不错不错!”哥哥,可否帮我搭线你的同窗好友?我中意他。”“嗯?这么危险的想法你都有?叫声夫君我听听!”农家女扮猪吃虎×小猎户面冷心热茅草屋,破院子,糠咽菜?统统不要!坏亲戚,臭邻居,打秋风?全部干掉!叱诧风云之路开始啦!

角色:宁俏,杨氏

财迷小娘子:恶霸相公秀色可餐

《财迷小娘子:恶霸相公秀色可餐》第1章 宁家大房短命鬼免费阅读

元宝岭。

中午,太阳火辣辣的烤着大地,巷子口趴着几条大黄狗,呼哧呼哧吐着舌头。

家家户户屋顶的烟筒里冒着青烟。

宁家院里。

“娘,你看这死丫头,已经躺了三天了,肯定够呛了,怎么办?”

宁俏还没睁开眼睛,就听到耳朵传来聒噪的声音。

正在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云里雾里的时候,又一道声音响起,听起来是年纪较大的妇人。

“天生的短命鬼!本指望靠她挣点钱,偏偏赶在这时候死!”

苏婆子五天前给了十两银子,说好了一个月后上门娶亲。

谁成想三天前宁俏竟然从山上摔下来了,果真是短命鬼!你再等一个月,过了门再死多好啊!

“娘,怎么办啊!万一苏婆子发现她死了,那个钱是不是得还回去?”

说话之人是年轻的那位。

“到手的银子还能拿出去?没事,她只说了娶我孙女,我可没答应她给哪个孙女。”

老妇语气里透着算计,对付苏婆子胸有成竹。

什么短命鬼?还有苏婆子是谁?

宁俏强忍着头疼,努力的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结满了蜘蛛网的房顶,再往下望去,黄泥糊的墙壁早已脱落一地,角落放着矮柜子,早已看不出原本的颜色。

第一想法,这是哪里?在拍戏现场?好穷的地方…

“大丫,你醒了?娘,你快看,醒了。”

先前开口的妇人提醒道,神情微喜。

原以为宁俏死了,她还担心婆婆会打闺女的主意,毕竟家里得留个丫头干活,婉儿又娇贵,肯定不如三房的那个。

现在宁俏没死,对她反而是个好事儿。

“哼,醒了就好,死了也是个麻烦事,走吧。”

老妇瞥了一眼炕,转身离去,年轻的妇人跟在后面。

屋里顿时安静,只剩宁俏一人。

“哎呦,浑身好痛!”

慢慢的从炕上坐起来,身体的酸痛让宁俏疼的呲牙咧嘴。

冷静了好一会儿,宁俏才从脑海画面里整理明白现在的处境。

刹车失灵,她撞毁护栏后连车带人翻下了悬崖,阴差阳错的穿越到了摔死的原主身上。

凤羽国,历史上根本没有记录的架空朝代,这里是山高皇帝远的泉水镇元宝岭。

元宝岭背靠两座大山呈元宝形状,村里人都是前几辈人逃荒聚集而来,因此有着许多姓氏。

宁家是村里大户,人口占据一半多,里正自然也是选取的宁家人,论起辈分,还是原主的大爷爷。

刚才说话的老妇,宁老太,育有三儿一女。

大房宁大山,媳妇杨氏,带着闺女宁俏,儿子宁远。住在最西侧的偏屋,靠着鸡圈,是最差的屋子。

二房宁大海,媳妇潘氏,也就是那位年轻妇人,以及大儿子宁福,闺女宁婉,一起住在紧挨着宁老汉的屋子,近水楼台先得月,潘氏平日里没有少刮油水。

三房宁大柱,媳妇吴氏,儿子宁祥,闺女宁茹,住在东屋,宁大柱愚忠,对于母亲的话说一不二,出力勤快,加上吴氏心眼多,会说话,也很讨老太老汉的喜欢。

照这么算,仨孙女年纪从大到小,最大的宁俏今年十二岁,宁婉宁茹依次小一岁,而杨氏生宁俏伤了身子,调理了好几年才怀了老二,宁远是最小的一个。

宁家孙子孙女共六人,宁俏排行老大,宁福老二,宁婉和宁茹则是老三老四,宁祥老五,老六是大房的宁远。

最受宠的是二房宁福,和宁俏同岁,晚出生几个月,在镇上读书,算是家里唯一的读书人。

宁老太把所有的希望都押在大孙子身上,盼着他有朝一日考上秀才。

八岁的宁祥和六岁的宁远就没有这么大的福分,只能在家里去挖野菜,割猪草。

听刚才两人的对话,宁老太应该是答应了苏老婆子,把原主嫁出去了,或者说是卖了。

只是脑海记忆里没有这段信息,难不成,是偷偷瞒着原主和大房吗?

“哎,老天爷,你让我重生一次是为了折磨我吗?”

初来乍到,还是等查明白了再解决这件事,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理清头绪的宁俏,长叹了一口气,我滴乖乖……

别人穿越带着金手指,银子空间美男,招手即来。

而她,只有一群妖魔鬼怪,留着她打怪升级!

低头瞧瞧原主的身子,宁俏眉头紧紧拧在一起,以前书上说的瘦骨嶙峋、皮包骨头,今天可算是看到了,一抬手,哪是手,明明就是鸡爪子……

光看胳膊的肤色,蜡黄一片,已经不用去猜想脸蛋了,定是村姑的模样。

“我不能利用美色,一步登天!也没有相貌去撩小哥哥,我只有鸡爪子和蜡黄脸,还有窗户外飘来的粪臭味儿!”

越想越委屈,狠狠的踢了一脚炕前的矮凳泄愤,可宁俏忘了,她现在的身体弱不禁风,而且刚坐起来还光着脚。

原主瘦弱的小脚碰上木凳子,不亚于鸡蛋碰石头,疼啊,真的疼啊!

于是,整个宁家院子的上空循环着一段惨烈的怒吼,本来在树杈上沐浴阳光的鸟儿们惊慌失措的往周围散去。

乖乖龙地咚!宁家这是杀猪还是宰牛了?

“啊!!!!”

宁俏如同被煮熟的虾子,全身蜷缩在床的一角,双手紧紧的抱住受伤的脚丫,出师不利出师不利啊!

刚从河边洗衣服回来的杨氏,一进门就听到喊声,赶忙把手里的木盆扔下,快速冲进了闺女的屋里。

“阿俏!你终于醒了!怎么了?”

看闺女在床上疼的扭来扭去,杨氏脸色苍白,心疼的抚摸着宁俏的脚踝,“都怪娘没本事,不能给你请大夫,娘对不住你,只盼着你……”

看着冲进来的杨氏,中等身材着一身打满补丁的粗布青衣,头发挽了一个鬓,用木簪子简单的固定着。

满脸的倦色,眼窝凹陷,手上长满了粗糙的厚茧,把宁俏的脚踝磨的生疼。

相比较起来,宁老太和潘氏的衣服虽然料子不算好,但一个补丁都没有。

杨氏在家里的地位不咋滴啊!

“娘,你别说了。”

宁俏赶紧出声制止,不动声色的把脚抽回来。

按照原主的记忆里,接下来应该就是杨氏一大堆的抱怨诉苦,翻来覆去的娘没本事,只盼着你嫁个好人家……

她可不想听这些车轱辘话。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