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不想教体育《玄幻:家君太风流》小说最新章节目录, 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玄幻:家君太风流

小说:玄幻-无线流

作者:不想教体育

简介:【非爽文、慎入】宿敌叶少鼎,将其封印混沌珠!三魂七魄独存天魂!一路坎坷寻觅,终究得到的是一场梦!人生一世,又何尝不是如此?或许,在梦里,也要活出浩然正气!

角色:

玄幻:家君太风流

《玄幻:家君太风流》第1章 混沌珠免费阅读

“这是哪?”

艰难地睁开双眼,浑身的痛楚使得他仿佛置身酷刑之中。

映入眼帘,似尸山血海呈现眼前!

若是外人在场,分明能够清楚地看到他眼眸中地那道血色!

他挣扎了一下,登时钻心痛楚遍布全身,使得他忍不住的咧开了嘴。

“啊……”

陡然间,他满是血芒的眼眸中闪过一丝异色——这身躯,不属于我!

瞬息间,无数的记忆如潮水一般涌来。

前世的他,乃是天地太上帝尊——鸿蒙!

而今,自己不过是一个同名同姓的,柔弱不堪而无法修行的俗家子弟。

而在此之前的刹那,正刚刚被人抛下悬崖!

浑身上下除了灵魂入体带来的痛楚之外,似乎还夹杂着这具躯体在嶙峋尖锐岩石上碰撞、摩擦而带来的刺骨疼痛。

一丝慌乱之后,他平静下来。

月色如练,寒风似刃。

前世,身为鸿蒙帝尊的他,因至交好友叶少鼎的阴谋背叛而将他神魂击散,后勾结诸界魔头,将其封印于天地造化鸿蒙圣宝——混沌珠内!

或是对自己的仇恨刻骨铭心,叶少鼎千百年来丝毫没有松懈,一如既往时时刻刻都在夯实着混沌珠的封印。

天意弄人,明逸天魂终于在蛰伏数百年后一飞冲天,将封印破开而逃逸!

终于,他重生在了眼前这名羸弱不堪的少年身上。

接受了他的记忆,明逸知道,自己这具躯体乃是斩龙城四大家族之一“明府”的一名后辈。

因自己父亲明歌乃世间翘楚门阀九霄阁最年轻长老的缘故,在家族中受人敬重。

但自数年前父亲失踪,他在家族中的地位也愈发没落。

直至前些时日,在家族演武中被族弟明正奇一剑击穿丹田,重伤不治而亡。

与此同时,或是生怕自己的存在对他的地位产生威胁,明正奇心狠手辣将其抛尸葬妖峡!

一丝唏嘘,明逸轻轻叹息。

即便是自己往昔叱咤天下,还不依旧落得被至交谋害的地步?

更何况在这尚武的天地间一个普通的家族了!

许久未曾真正感受到身躯的存在,如今的明逸一丝庆幸,满怀欣喜,探视“自己”的身体。

然而,在神识触及丹田处,明逸面色陡然一变,震惊之色溢于言表:“混沌珠!”

感应到混沌珠的存在,明逸内心五味陈杂!

这个被天下精英觊觎的混沌圣宝!

这个曾经封印自己千百年的鸿蒙法器!

竟也如影随形,随着自己再次来到这个世间,化作了自己的丹田!

愤怒、惊讶、无奈,诸般感情一拥而上!

孽缘!

想不到,曾经令自己痛恨的法器此时却成了自己的一部分!

其中感情,谁人能知?

与此同时

凄冷月色,妖风凛冽,几个人影站在葬妖峡巅。

一名少年,在听到沉闷的尸体摔落地面的声音后,脸上一丝欣慰,更多的则是他那狠厉神色。

继而重重哼了一声,舔了舔嘴唇,意犹未尽道:“我管你父亲是谁,何等地位,惹到我明正奇,那是你活得不耐烦!”

“灵子,我们瞒着族人这么做,会不会太残忍了?”一旁的管家模样男子略有丝不忍。

明正奇头颅迅速转过,眼眸寒芒闪烁,惹得管家汗毛倒竖,不敢言语。

“我做事,还需要你来教么?”

负手而立,明正奇眼神中一丝凌冽:“家族中,明逸压着我十余年,何曾想过我的感受?此仇如何不报?”

“可是明少爷的父亲不过失踪十余年,如果他哪日活着回来,我们如何交代?”另一颇为壮硕的男子道。

“呲!”

剑芒闪烁,一柄长剑透体而过,直插男子心脏!

管家哼道:“就你话多!”

声音未落,一脚将壮汉踹进了葬妖峡底。

满意地朝着管家点了点头,明正奇轻笑中一丝狠厉:“据我所知,明歌老匹夫早就在十余年前葬身九层妖塔内,如若不然,我怎会如此对策!”

峡底

也不知何时,朦朦胧胧间,透过捆绑束缚自己身躯的麻袋缝隙,两个影子自昏暗处渐渐显现。

一黑一白

黑者,面容凶悍,身宽体胖,个小面黑,帽上写有“天下太平”四字。

白者,满面笑容,身材高瘦,面色惨白,口吐长舌,帽上写有“一见生财”四字。

“这趟差事真是要命,上面也不知道怎么想的,这黑灯瞎火的让我们两个来这鬼地方。”

白衣男子哼哼唧唧,满是不情愿。

“那有什么办法,上面指示,我们只管照做便是。”

黑衣男子边收拾手中器具,边道:“赶紧拘完魂,我们好回去继续喝酒。”

“话说斩龙城莫家倒是有个酒窖,不如……”

“噗通!”

声音陡然惊起,几乎压着黑衣男子脚踝,重重摔落在地上。

“哎吆!握草!”

“买一赠一?”

二人着实被这声音吓了一跳,转头看去,却是另外一具尸体,尚自散发着微微体温。

白衣男子嘿了一声,道:“这可真是白赚的,你个呆瓜,赶紧,趁热!”

黑衣男子挥舞着哭丧棒,兔子似的到了那壮汉尸体旁,道:“别跟我抢,这是我的!”

白衣男子白了他一眼,道:“一人一个,谁也别偷懒!”

“咦,这家伙没有魂魄!”

白衣男子满是惊讶,转头朝着兀自拘着壮汉魂魄的黑衣男子喊去。

“你怕是喝酒喝坏了脑子!”

没有魂魄,自然无法拘魂!

黑衣男子忙碌着,头也不回,道:“你这点小伎俩可骗不了我!”

说话间,手中动作更快,生怕到手的魂魄被抢。

“我靠!诈尸了!”

麻袋处,只见鲜血所及之处,似有无形力量,自九幽深处拔地而起一股股浓郁雾气,雾气弥漫,缓缓凝聚!

黑白二人面面相觑,不知所措,仿佛身躯都开始颤抖起来。

那团血色雾气,像是久居地底不见天日,甫一萦绕,隐约中一股凄厉气息在麻袋中男子周身摇曳。

在二人看来,血色雾气更像是在打量眼下的渐冷躯体。

也不知道血雾是听天由命,抑或是急切想要摆脱原来的暗无天日,猛地扎进了麻袋中男子体内,消失无踪。

这一般变化突兀而出乎意料,黑白二人更是在同一时刻翘起腿来,将对方紧紧搂住。

“还……还真是。”黑衣男狠狠咽了口唾沫。

麻袋中那个少年,脸上、身上、甚至包裹他的躯体的麻袋上,被鲜血附着的周围气息,似长鲸吸水一般,

嗖地!

瞬间涌入他的躯体之内,不见踪迹。

与之同时,脸上原本苍白的模样,隐约间浮现出一丝丝妖异的血色。

露在外面的伤口,肉眼可见的速度缓缓愈合,原本平静的胸口,也在这一刻缓缓跳动起伏。

见此异状,黑白二人更是惊得一个趔趄,双双摔倒在地上,惊起无数寒鸦。

果然,没多久之后,那本应该死去的人,居然睁开了眼睛,从地面之上坐了起来。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