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闷声发大财《穿成舔狗后,我跟反派大佬好上了》小说最新章节目录,梁泽,会平 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穿成舔狗后,我跟反派大佬好上了

小说:纯爱

作者:闷声发大财

简介:(双男主、强强、甜爽文、he)新世纪大好青年木子朝一朝穿越到一本名叫《师尊等等我》的修真爽文小说里,变成了白莲花男主的忠实舔狗,好不容易摆脱舔狗命运的木子朝,却意外发现自己身边的爱人竟然是书里最大的反派大佬……不过大佬又如何,既然爱上了,那就是他的人! 木子朝:小溪~有人欺负我~ 梁溪:我看看是哪个活够了!

角色:梁泽,会平

穿成舔狗后,我跟反派大佬好上了

《穿成舔狗后,我跟反派大佬好上了》第1章 穿书免费阅读

“嘶哈,好疼啊……”木子朝(zhao)费力的睁开眼睛,还没来得及看清什么,便因为头痛,再次晕了过去。

木子朝做了一个梦,在梦里他变成了另外一个人,这是怎么回事?

对了!这不是他刚刚看完的小说里的一个人吗?木子朝还因为那本小说里有一个跟自己同名同姓的反派而多看了几眼,所以现在这是怎么回事?就在木子朝试图搞清楚发生了什么事的时候,他的房间里来人了。

“少爷!你终于醒了!我这就去告诉夫人!”木子朝还没来得及看清来人的样子,就听到脚步声已经跑远了。

木子朝想叫住人问问情况,可是他浑身疼得要命,根本就没力气爬起来。木子朝有些认命的闭上了眼睛,没办法,他想不认命也不行,谁让他现在根本就动不了呢?趁这会儿没人,不如好好捋一下自己的记忆。

在刚刚的梦里,他变成了刚刚看过的耽美小说《师尊等等我》里的一个跟他本身同名同姓的反派舔狗,木子朝。

说起这个木子朝,他还真觉得有点可惜,木火双系灵脉,天生的炼丹师,喜欢白莲花男主角,一直以来都是白莲花身边最忠实的舔狗,为了得到白莲花黑化,被另一个主角搞得死无葬身之地,可惜、可惜啊……

如果他记得没错,现在这个情况,应该是原主刚刚成亲时,本来他的成亲对象是白莲花男主梁泽来着,结果梁泽“意外失踪”,男主家又不想放弃这门亲事,便让男主的便宜大哥梁溪顶了上来,修仙的世界,结成道侣是无关性别的,反正只要想要孩子,用精气灌养子葫芦即可,女修若是不想自己生孩子,也可以用这种方法。

原主大发雷霆自然也不是因为梁溪是男人,而是因为他喜欢的男人是梁泽,嫁来的却是梁溪,所以他才会一怒之下想去梁家讨要说法,结果半路被人偷袭,以至于他的境界从炼气八层直接掉落到炼气五层,现在摊在床上一动也不能动。

木子朝这个看完了整本小说的人可是清清楚楚的知道,这根本就是梁泽那种圣母玛丽亚看不上原主自己逃婚跑掉的,而原主被偷袭,则是那个一直觊觎原主父母遗物的二叔花大价钱雇人动的手。

想到这些,木子朝心里不免冷笑,他没来之前怎么样他不管,现在他既然来到了这里,就不会认命,也不会平白让人欺负了去,他可没有吃亏的习惯,不就是修仙吗?他还不信他一个先知会干不过金手指!还有原主身死之仇,既然他现在占了原主的身子,那这个仇就必须报!

就在木子朝热血沸腾之际,外面传来一阵极为虚情假意的哭声,“哎呦,我的儿啊,真是苦了你了,老天有眼,天可怜见啊……”

听到这声音,木子朝脑子嗡嗡的,现在这便宜二婶他惹不起,最重要的是他现在竟然躲都躲不掉,若是不知道情况的人听她这么哭,说不准真的会以为她情真意切,可是木子朝可是知道的清清楚楚,他这次之所以没死,是因为他出事以后,他二叔没能拿到他父母的遗产,正准备用怀柔政策,让他心甘情愿的把遗产吐出来。

可怜他因为不能动,硬是被迫听他这个便宜二婶在他耳边哭了两个时辰,哭得他眼前一黑,再度晕厥过去。

木子朝再醒已经是两天后了,值得高兴的是,这次他能动了,虽然浑身上下还是疼得要命,但是他还是咬牙站起来了,然后第一时间走到了镜子前,直到看到跟自己本身八成相似的脸之后,才算是放心。

不过木子朝还是稍微有一点不满意,因为现在的这个身体,虽然腹肌还在,但是在他看来有点娘,他原来顶多是像小白脸,现在根本就是个小白脸!他古铜色的皮肤哪去了?看来只有等好了之后多晒晒太阳了……

好不容易照完了镜子的木子朝正打算回床上继续躺尸,可是偏偏这个时候,他院里那个小厮木耳又出现了,“少爷!少爷!你怎么下床了?”

“醒了自然是要下床的,又不是真的废了。”

木子朝这话在木耳听来,颇有点恼羞成怒的意思,毕竟这位大少爷现在修为被废,也就只能对他这个下人发个火了,谁都知道修为被废的人是没救的,“少爷说什么就是什么。”

“去给本少爷弄点吃的来!”

“是。”木耳背过木子朝后,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他本来已经可以离开这个没前途的院子了,偏偏这位大少爷现在还不能死,害得他必须在这破地方再待上一段时间。

木子朝自然发现了木耳的小动作,毕竟木耳只不过是一个刚刚引气入体的菜鸡而已,他再废曾经也达到过炼气八层,不过他想着他反正是要离开这里的,所以一个小厮的白眼而已,根本就无所谓。

然而木子朝刚刚觉得无所谓,一个时辰后就打脸了,因为木耳拿个饭拿了整整一个时辰不说!拿过来的还是残羹冷汁!

木子朝可不打算当一个不发威的病猫,所以他非常直接干脆的把托盘上的饭菜朝木耳扔了过去,那些残羹冷汁全都扣到了木耳身上,“是你自去领罚还是爷亲自罚你?!”

木耳这才知道害怕,他可没忘了这位爷之前的性子,那可是动辄就要人半条性命的主啊!所以他连忙跪了下来,小声说道:“我错了,爷,别罚我成吗?”

“你说什么?大点声!”天知道木子朝吼这一嗓子用了多大的力气,要不是那股气儿顶着,这会儿一准又回去床上躺着了。

“我说我错了,爷,别罚我成吗?”

“没规矩不成方圆,爷不罚你你不是要上天了?”木子朝之前虽然也是大少爷,但是向来不会摆少爷架子,如今摆起少爷架子来,还有点不习惯,不过在这个世界,摆架子是必修课。

木耳看着木子朝,本来是想认错的,可是现在他怎么看怎么觉得这位现在是虚张声势,一个修为被废的人,他为什么要像以前一样怕他,“如今这院里,也就只剩我一个了,少爷想怎么罚我?”

木子朝一听,本来是想装有脾气,这会儿却是真的来脾气了,男人嘛,脾气一上来都是先动手的,他再如何落魄,也不至于被一个小厮骑到头顶上,于是木子朝动作先于脑子,直接对木耳动手了,用他刚刚恢复一点的灵力直冲木耳的丹田袭去,“怎么,没人爷便罚不得你了?自去后院罚跪!”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