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安队长,安一路《六零种田:美人娇滴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安队长,安一路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六零种田:美人娇滴滴

小说:年代

作者:水凌霄

简介:软心安一睁眼穿到了软楼村,这里人穷,吃不饱穿不暖。
  本来以为日子艰难,她就等着饿死重造。
  却发现,这里的男人都好帅!
  特别是她隔壁家那个没爹没妈的可怜孤儿。
  哪怕是穿着脏兮兮的补丁衣服,也五官出众,冷白皮大长腿,颜值就是她的理想型。
  软心安一抹脸,饿死?不!活着才是人生真谛!
  她一个现代人还不能科学种地了?
  【架空种田年代文,背景类似六零年代。1v1双洁,HE。】

角色:安队长,安一路

六零种田:美人娇滴滴

《六零种田:美人娇滴滴》第02章 哇,小哥哥好帅免费阅读

“姐姐还有两个月就18了。”

“果然未成年。”

“嗯?姐姐?”

“你多少岁了?”

“我14岁。”

“家里我最大吗?”

“啊?”

“家里除了我和你,还有吗?”

“还有大哥和二哥。”

“是我的大哥和二哥吗?”

软可可偏着可爱的小脑袋,想了好一会,才说,“是姐姐的大哥和弟弟。”

“那爸爸妈妈?”

软可可有些伤心的拉耸着眼皮,才小声说,“姐姐都忘了吗?爸爸死了,妈妈改嫁了,家里只有奶奶和爷爷了。”

软心安:“……”

这是什么家庭啊,穷就算了,还没爹没妈。然后家里要养两个老人,两个儿子娶媳妇,妹妹还小!

这日子可怎么过。难怪生病了连一碗糖水都是宝贝的,这日子可怎么过啊。

软心安这个现代人真的是接受不了啊!

软心安掀开被子下床,“我出去看看。”

她总要看看自己到底来到了什么鬼地方。

走出房间门,就是个破败的小院子,连一块砖头都没有,完全是泥巴压平后的地,人走不到的地方还长着蔫巴巴的青草。

越看心就越凉,最后已经冰冰凉了。

院子里一颗叶子稀疏的树,软心安盯着瞧,不知道绑个绳子能不能禁得住她这个脖子呢?

她正要走出门,迎面撞到一个回来的人。

那人个子高,骨头硬,不是软可可扶着,软心安都能被他撞的摔地下去。

听到软可可乖乖喊了一声,“二哥。”

软福走到缸旁边打水洗脸,一边洗一边说,“姐,还有五亩地的麦没有收,你赶紧去帮忙。小妹,你也去。”

软可可小大人模样点头,转身去拿两把镰刀。

软心安,“?”

她朝外面看了一眼太阳,这大太阳直接让他忽略了软福那张分外好看的脸,“这么大的太阳,我难道不是应该呆在家里写作业?”

她不是才17吗,读书的年纪啊。

虽然她不喜欢作业,可跟在这个太阳天下地收麦比起来,她宁愿写作业。

软福随便擦了擦脸上的水,拽着软心安的手臂把软心安扔出门,“姐,你说什么胡话,赶紧去割麦,趁这两天天好,下雨就完了。”

软心安一路被扯到麦田,她才终于接受了一个事实。

这里的孩子,都是不读书的。

家里供不起,也没有老师。

至于为什么,软心安还没有弄懂,手里就被塞了一把镰刀,让她对着面前的麦谷割。

软心安皱眉不悦,“我是病…..”

她话没有说完,扭头看见一个挺着大肚子的孕妇也在干活,左右都看了看。

何止孕妇,上到八十岁只要有手,下到两岁只要会走。

都在田里。

软心安还能说什么?

她还能说什么?

软心安小时候跟着奶奶在乡下住,还是收过麦的,只不过她小时候奶奶也不让她干活。

长大了都是收割机收,车子拉回来晾晒,装袋然后就卖了。

她有记忆后麦子都长得很茂盛,到麦子成熟后田地里都是金灿灿的麦田。

哪儿像眼前的麦子,小,稀疏还跟没有麦子一样,蔫了吧唧的黄。

软心安拿着生锈的旧镰刀,她依样画葫芦,反正就是揪着麦杆子用镰刀割呗。

割下来的麦扔在一旁摞成一小坨。

她们这一队的队长瞧见了,立马就用脖子上搭着的白毛巾擦了擦汗,快步就走过来说她,“你这孩子怎么干活这么慢,可不要偷懒,今天你负责割这两亩麦,必须割完。集体干活最痛恨你这样偷懒的人,你不干别人不是帮你干,啊?!”

他们是集体干活,一个集体负责一个区域,每个队是由队长负责的。

如果有偷懒,不好好干活,队长就会管。

这里农村的人都老实,那个年代上过学的都是稀有。没上过什么学,懂得少就本分实在,偷懒在他们眼里就是很丢人很没有道德的事情。

队长的脸可黑可黑了,就算长得好看但他骂自己,软心安也瞬间无感了。

软心安想怼回去,可她一张伶牙俐齿,竟然不知道如何怼回去。

的确是她拖后腿了。

这是她的问题。

软心安正不知道怎么办的,软福走了过来,和队长陪着笑脸,“我姐身体不舒服,这样,她这二亩我跟她一起收完。”

队长横挑鼻子竖挑眼的样,“那你跟他今天要收五亩。”

软心安当时就想说,凭什么是五亩啊。

但是被软福扯住了,软福把她往身后一拉,陪着笑,“好,可以。”

虽然软福是弟弟,软心安不知道他多少岁了,可是他的身高已经比她要高了。

瘦弱的身板挡在面前,竟然也有些伟岸。

软心安那颗自奶奶死后再没尝过亲情是什么味道的心,好像有一些暖,又有一些酸。

弟弟护着她啊。

队长这才走了。

软福回头看软心安,“队长都是做的最多的,每次收麦他干的最多。他骂你是为了你好,不然别人议论你,姐,你到时候不好嫁人。”

软心安:“……”

嫁人,她才17岁嫁什么人啊?18也不嫁人啊,法定结婚年龄女方20周岁好吗。

她在现世可是个28岁的未婚单身贵族!

结婚,她一个接受过现代教育的新时代女性,根本就不把结婚当人生第一大事好吗!

软心安啥也没说,她低头收麦,这次努力收的快一点。

可她真的好累,大太阳烤的她整个人都快熟了,软心安摘下头顶软福给她的草帽子,眯眸看了看太阳。

刚才收的太认真没注意,这会站在麦田里才听到队长那仿佛能传出八里地的骂声。

“你为什么不割下去一点,让你割个麦你都不会吗?软阳醉你是猪吗,次次拖后腿就是你,教过你多少次了!你不会把麦子放齐一点,这样歪歪扭扭你一会还要费一道功夫拢,你为什么要把麦杆子割的这么长短不一?你是长短手吗?!”

队长的骂声那么响亮,可是大家好像习惯了一样,各做各的,没人看他。

软可可见软心安看的认真,想到自己姐姐好像是不记得很多事情了。

就和软心安小声说,“这是软阳醉,他家以前是村里的大户,可舒坦了,他还上过学,识文断字的。听奶奶说平地主把他爹妈逼死了,就剩他一个孤儿,他好像光会读书把脑子读傻了,不会干活,天天挨骂。”

软心安其实不是什么同情心泛滥,她只是觉得软阳醉长得太TM好看了。

>>>点此阅读《六零种田:美人娇滴滴》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