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天际对撞日之后》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天际对撞日之后

小说:科幻

作者:一枚青铜币

简介:2051年6月23日,小雨,那个什么太空实验将在今天下午六点进行,而且是全球直播。五点多的时候,我们一家就窝在沙发上了。卫星反馈回来的画面中,那个巨大的轮型金属机械看上去确实挺震撼的!看倒计时,实验马上将启动,此时电视却没了讯号,接着是停电。太阳的余晖照进屋子,映衬面面相觑的几人,感觉挺逗B的,当时我就笑出来。而正在这时巨大而又连续性的爆炸声响彻天际……

角色:

天际对撞日之后

《天际对撞日之后》第2章 北地之行免费阅读

道远纪45年7月14日。

透过车窗,看着夕阳余晖穿过经过几十年风化后破碎斑驳的大楼,洒在街区,给本就杂乱不堪的街道如泼墨般染上些许橘红。车内的七人沉默着,车内笼罩着一层浓厚的阴翳。

“他奶奶的,这次亏大了!”副驾的王贺点燃两支烟给驾驶员卿空嘴上塞了一支,自己猛吸了一口:“晚上八点先赶到3号约定点”。

“队长,这次任务怎么办?”后排一个带着眼镜的男子问道。

“不知道,先去约定点,看能不能和唐楼的二队集合。”王贺答道。

“队长你看!”一直盯着显示器操作着无人机的张凯将显示器递给王贺。

画面显示中有五只巨大的蜥蜴形态异兽,体长约五米左右盘踞在公路中央,而且位置正好处于车辆行驶的正前方两公里左右。

“停车。”王贺叫停了车辆,脸色微变,狠狠猛吸了一口烟,许久才将烟气吐出。“怎么弄?能绕吗?凯子。”王贺将显示器丢给张凯。

“不行的,周边绕的话未知太多,此时已经是六点多了,大概还有一个小时天就黑了,无人机没有红外功能,走其它路危险性更大。”张凯答道。

“眼镜,K-1弹还有几枚?”

“还有三颗。”

“小牧,小牧,牧书!张强你叫醒他。”

最后排的张强推了推旁边睡着的牧书。

拉掉眼罩,露出一张清秀且稚气未脱的面容,牧书揉了揉眼睛,睡眼惺忪的看着张强:“怎么了?强哥。”张强指了指前面的队长。

“舅舅,啥事?”

“叫队长。”王贺显得有些无奈。

“你坐好了,现在我来安排作战指令。”

“眼镜,自己找点伏击,我的要求就是我们人对接大蜥蜴之前,你能狙掉一个!”

“没问题队长,三颗K-1我有信心。”

“呃……如果能一颗K-1干掉一只,其余的就交给我们,你剩下的任务就是掩护我们,不到万不得已K-1就别用了,挺贵的!”

众人……

“张强,张凯,你们俩能力配合情况下是一加一大于二的,所以要求你们快速击杀一只后支援其他人。”

“没问题,队长。”

“阿楠负责一只,牧书协同。怎么你有什么问题?”看着牧书一脸苦瓜相。

“队长,你让我打打虫子还行,这么大的一个皮糙肉厚玩意,一口就能把我洗白,搞不过啊!牧家就我一个独苗了,爸妈死的早,舅舅你不能……”

“闭嘴!”王贺额头青筋直冒,不过这一打岔让众人心情确实少了几丝紧张,其余人一脸憋笑的表情。

车辆开的一处掩体旁停下了,众人陆续下车,“卿空你就在车上随时准备接应。”卿空点头示意知道。

众人走到距离百来米处墩身停下,看着那几头墨绿色体型巨大的怪物,弹药上膛,普通枪械子弹可打不穿蜥蜴的身甲,弱点就腹下及双眼。

“砰!”埋伏在高楼处的眼镜扣动扳机,一头绿皮巨蜥头颅如摔碎的西瓜一样炸裂,红白之物四处飞溅。

“十万没了!”牧书嘟囔了一句。

“照计划行事。”剩余的四头巨蜥发现人类,张牙舞爪的冲了过来。

子弹如雨幕,但普通的子弹却没能阻止巨蜥的前进,打在巨蜥鳞甲上居然还迸射出火星子!

“停止射击!”王贺深深吸了一口气,将后背背的长刀抽出,胸腔内的倚靠心脏的灵心开始跳动,一股冷厉的气息从身体溢出渡上手中的战刀,给战刃渡上一层淡淡的寒芒。

其余人也抽出了战刀,除了牧书都激活了灵心……

片刻间巨蜥与众人绞杀开来,接触后才发现巨蜥体长可远不止五米,一双墨绿的眼睛中带着两点血红的瞳孔,巨口大张满是锋利的獠牙,加上全身如披甲般的鳞片,天生的杀戮巨兽。

众人有些头皮发麻。

王贺选择了最左边的巨蜥,暴起挥刀,一刀击中立即远跳拉开身位,随即又进攻了紧挨着的另一头巨蜥,身形如影子般飘忽不定,刀锋寒芒肆意而出,每刀劈在巨兽身上都能溅开鳞甲带出血色,王贺刀势很猛,巨蜥本能的感受到面前这人能给它带来死亡威胁,主要是他的身法腾挪宛如鬼魅,让巨蜥完全摸不到,不管是扑杀还是扫尾都被躲开,王贺也深知面对两头巨蜥最好的办法就是拉扯消耗,他可不认为自己全力一击可以像K-1那样爆开巨蜥坚硬的头颅。

张强和张凯两兄弟的配合间与巨蜥也打的有来有往,惨的就是另一边……

牧书和阿楠借着荒楼狭长缝隙不断躲着巨蜥的扑咬,阿楠时不时还挥刀迎击,而牧书纯粹是划水打酱油,不!准确的说是逃的挺拼命,不知修建于多少年前的墙体在巨蜥的冲撞下如朽木般破碎开。

“豆腐渣工程!混凝土连个爬虫都能撞碎,统统都该死!”阿楠对牧书的胡言乱语碎碎念已经是习以为常。

“砰!”一声巨响,两人停下脚步往后瞧去,原来是被两道墙体卡住了,巨蜥的挣扎混凝土簌簌落下,露出墙体里面密密的钢筋。

“机会!”阿楠抽刀而上,刀尖直指巨蜥眼睛。

“吼……”刀身插入,红黑混合的液体溅了一身,“小心!”牧书加速跑来,一把推开了阿楠,原来是疼痛让巨蜥更加疯狂,居然挣脱了钢筋的束缚,一个侧身扫尾,带着罡风扫了过来。阿楠被推开恰好躲过,牧书则没有这么幸运了,被尾巴抽中如同被巨型卡车撞上,人被拍进十米开外的土堆中,身体完全嵌入进去,“好疼!亏了!”牧书念头一闪而过,又是一声枪响传来,随即就晕厥过去。

……

牧书醒来时已经在车辆里了,后背用一块硬板固定着,整个人就平放在最后一排的座位上。

“咳咳~”几声咳嗽让牧书疼的面部一阵扭曲,听见声音前排众人转过头,就连开车的卿空都透过后视镜往后瞧。

“醒,醒了,你小子也是命大,肋骨断了两根,也快到聚集地了,到了就给你接起。”王贺话间略显颤抖的音调透出了心中紧张,将一瓶药递给了阿楠示意让牧书服下。

“消炎药。”阿楠取了两片,倒在手心,落到牧书嘴巴。

牧书张嘴,咽下药片“谢谢楠姐。”

“应该是我谢谢你,要是你不推开我,躺下的就是我。”

“我睡了多久?”

“一天,我们马上到C12号镇,到镇上就能给你治疗了。”阿楠回答道。

“你是不是激活了灵心?不然那一尾就不是断四根肋骨那样简单了。”王贺问道。

“嗯!”牧书脸上浮起喜意,点点头,细微的引动让他疼的面部直抽搐,随即苦着脸。

“也算是因祸得福吧。”王贺说完便转过身坐正身子。

牧书透过窗望向外边,天空依旧昏暗,但不像前些日子在北地,北地白天的天空永远是猩红色,透着诡谲,空气中也弥漫着让人犯呕的气味,到了夜晚那就是真如同书中所描述的深渊般,牧书脑子晃过诸多词汇都找不到合适的来形容。深深出了一口气,在一路颠簸中,感受着胸前的阵痛,脑子也迷糊起来,开始睡过去……

车开到镇子入口,接受着执勤兵的例行检查,执勤人员手持生物探测仪器对所有人进行全身扫描,牧书因为现在还动不了,只能由执勤人员进入车中进行检查,傀儡蜈蚣是一种能附着于脊椎从而控制人身的一种异兽,被操控的普通人战力都能堪比激活灵心的人,尽管进出边界都在严查,但仍旧时不时会传出傀儡蜈蚣屠杀事件。

C12是一个边防小镇,防御等级就是C,等级不高不低,进镇时王贺下车与镇口的身着黑色军装的执勤兵打了招呼,C12由于道路平,怪物少的有利条件,诸多狩猎的佣兵都喜欢走这出去到北边,而这边驻守的部队也乐于他们过来,一方面是雇佣兵多多少少会清理沿途一些怪物,对他们的防御减少一些难度,主要还是回来的每次都会缴纳一笔不小的过路费,这都是边境线上的潜规则了。

此刻从镇里开出一辆越野车,车门打开,主驾驶人下来,是二队队长唐楼,副驾也下来了黑衣军装的男子,左边胸口红色的盾形徽章特别醒目,来的人既是这个镇的执行官也是这个镇的镇长。

“王队回来了。”首先打招呼的是黑衣军装男子。

王贺走上前,给前方并排而站的两人各递出一支烟。

“没事吧,这次通讯出了问题,也不知道你那边啥情况?”唐楼问道。

“还好,就小家伙受了点伤。”王贺队长用夹着烟的两指点了点后面车辆,此时车窗探出一个脑袋,正东张西望着,正是牧书。

“唐叔叔!”牧书也瞧见了这边,扯开嗓子吼了起来。唐楼对着牧书挥了挥手。“看这小子底气十足的,问题不大吧!”唐楼笑道。

“断了几根肋骨,修养一段时间就好了,这小子此次还把灵心给激活了,本来还想着给他搞支药剂,看样子这下给我省了。”王贺语气带着丝丝炫耀,这世间拥有灵心的能力者本来就少,能自主激活灵心的更是少之又少,要知道此时牧书还不满十八岁,用人们喜欢打趣说的一句话来形容就是未来可期。

“恭喜,恭喜呐!”唐楼故意用一种酸酸的调子说道,其实也不算是故意,确实心里面挺羡慕嫉妒的,自己带的一个小队,除了自己和副队长是灵心者,其余都是普通人,这次出任务还牺牲两个,想到这唐楼心里一阵阵的冒酸。

王贺从衣服侧兜里掏出一个小袋子,拿到黑衣男子身前“里面是颗绿甲蜥的核心,就当过路费了。”

“王队,有什么条件?”黑衣男子接过信封问道,要知道一颗绿甲蜥的核心价格在25万到30万联邦币之间,而平常过路费也就三万左右,这一下翻了近十倍……

“帮我弄两颗K-2。”

“有大货?”唐楼问。

王贺微微颔首。

“一枚K-2要25万,虽然看在熟人面上,但你这还是不够吧。”黑衣男子道。

“定金,交货补尾款,就按市价25万算,但我希望品质能得到保障。”

“行,两天过后,我给你弄来,你们刚好也能在镇上休整两天。”

“这次收获颇丰呐。”唐楼语气更酸了。

“运气好,五只绿皮巨蜥,用掉了两枚K-1,出了四颗兽核,有一颗被K-1穿透击碎。只能说没亏,走吧去镇上酒馆我请客。”一趟行程的出行费用,回来后对渡灵刀的保养,弹药补充,人员修整等等,确实这趟算下来只能说没亏。

……

房间里,牧书已经拆掉了身上的束缚,镇上的医生刚刚对牧书身体进行了检查,告知已无大碍,仅需修养一周左右就能全面康复,赞了一句“拥有灵心者身体就是不一样”留下一些药物后就离开了。

其他人都去酒馆喝酒,卿空说他对酒精过敏没去,留下照顾牧书。

牧书看着坐在窗台边抽烟的卿空,问道:“空哥来这多久了?”

卿空视线从外面挪到牧书这边,“刚好半年,一直给你舅开车,我当初就是在北地一个荒废的小镇遇到你舅舅的。”

“能说说吗?”牧书有点好奇。

“当初跟着一堆流民在那边,后来遇到异兽,我活下来了,几天后遇到你舅舅到这边狩猎,他收留了我。”卿空说。

“呃~”牧书也没继续追问下去,卿空平时属于话比较少的,与大家的交流并不多。

“空哥今年多大?”

“你猜?”

“你看着应该也就20岁不到吧!”卿空看着确实很年轻,比自己应该也就年长一两岁吧。

“秘密哦!”卿空一脸神秘,似乎是为了岔开话题道:“这次是你第一次跟着队长出任务吧?”

“嗯,舅舅说让我去见识一下,顺便看能不能激活灵心。结果运气不错。”

“想过以后做什么吗?”卿空从衣兜里掏出一颗柠檬糖剥去糖纸给牧书。

“上学,等几年就去服兵役。”

牧书接过糖,放进嘴里,柠檬酸在口中蔓延开来,让牧书眉毛眼睛都皱起,持续了几秒酸味开始散去,一股甜味在口中迸出“空哥怎么知道我喜欢柠檬糖?”

“队长让我等你治疗过后给你,你舅对你真好,好到让我以为他是你爸。”卿空笑起来。

牧书发现卿空笑起来还有点小帅!

“我有记忆开始就是舅舅陪着,我不知道父母亲什么样子,舅舅告诉我,父母也是佣兵,在我小时候出任务死了,舅舅确实对我很好,我想以后会市里面和舅舅找个工作,舅舅也不必经常冒险去狩猎。”

“不想长期待部队吗?”

“不想。”牧书回答的很干脆。“如果是在琮州当兵当然不错,待遇高,又没什么危险,但是在上延州当兵,大部分就是驻防北地,经常还要跟入侵的异兽打,太危险了。我怕死又怕疼,两年义务兵役结束赶紧跑。”

卿空打开电视机,电视里播报着西部沙州近期持续爆发多起反政府武装冲突的事。

“你怎么看。”

“空哥帮我垫个枕头,我靠着枕头看。”

……

>>>点此阅读《天际对撞日之后》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