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阴暗面》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阴暗面

小说:古代言情-智力

作者:公子仪

简介:柳府嫡女柳音离性格懦弱,处处受人欺凌,在一次追杀之中,不幸掉下山崖,诞生出了第二人格。第二人格花弄影,心狠手辣,最擅揣度人心,在主人格沉睡的三年时间,创建杀手组织离影会,发展壮大,并且一心想要消灭主人格,取得身体掌控权。
在一次次命案,阴谋诡计之中,善与恶交锋,两个人格相互影响,最终谁又会吞噬谁呢?
当你凝神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在凝神你。

角色:

阴暗面

《阴暗面》第2章 夜来幽梦忽还乡免费阅读

“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

一身黄裙的小女孩坐在母亲的怀里,摇头晃脑地背诵着诗词,那位母亲眉目温婉,温柔而宠溺的 看着自己的孩子,轻语道:“阿离,你要记得,这人呢,就算不为善,也一定不能为恶,否则会遭报应的。”

“知道啦,娘亲。”

母亲微微勾起唇角,摸了摸女孩儿的头,正要说话,这时场面突然一转,母亲被人按在床上,一个侍女正拿着一碗黑漆漆的药往她嘴里灌。

母亲的神色惊恐,却始终挣脱不开桎梏,这时站在一侧的华服女子得意洋洋的嘲笑道:“这人呐 ,还是不能太善良了,不然就得像你一样,不仅自己死的凄惨,还得连累自己的孩子。”

“你说是吗?周姐姐。”

母亲被灌下了药,瞳孔扩大,慢慢的变得毫无光彩……

……

“娘!”

柳音离大喊一声,猛的从床上坐了起来,大汗淋漓,背后的衣服都被冷汗浸湿了,她大口大口地喘着气,片刻后才冷静下来,开始细细的打量着周围陌生的环境。

她之前是掉下了悬崖的,这里是……

“姑娘醒了?”

就在她疑惑的时候,室外突然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就像是一杯美酒一样醇厚清冽,她抬眼去看,只见屏风后走出一个一身白衣的男子。

他的眼睛如春日里还未融化的暖雪,闪亮,晶莹,柔和,晃眼,又似乎带不曾察觉的凌冽,他的唇色如温玉,嘴角微弯,淡淡的笑容,如三月阳光,舒适惬意。

除却君身三尺雪,天下谁人配白衣。

世上穿白色衣服的人很多,却极少有人能穿的这样好看。

只是美中唯一不足的是,他的脸实在太白了,白的有些不太正常。

柳音离呆呆的看着他,对方也不介意,抿嘴轻笑道:“姑娘身上可还有不适?”

“哦,没……没有。”

她反应过来,俏脸通红的低下头,不敢再看他 ,而男子却一动不动的盯着她的脸,看的她如坐针毡,她慌乱之中牵动了胸口的伤口,长吸了一口冷气。

“好痛……”

她的小脸皱到了一块,或许是这种窘态取悦到了男子,他轻笑了一声,道:“姑娘身上的伤比较重,等会儿还是叫医师再看一看吧。”

他朝柳音离笑了一下,然后突然脸色一变,扭过头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男子是京城苏家的大公子,苏辰景,五年前前往江南老宅养病,前几日回来的时候,在路上捡到了重伤的柳音离。

他不是什么多管闲事的人,他救她,也只不过是因为,她长得,很像他一位故人。

苏辰景因为这一剧烈的咳嗽,脸上多出了一些因为窒息而产生的红晕,他抱歉的对她笑了笑,然后道:“不知姑娘叫什么,家住哪里,等伤好了,我送姑娘回去。”

“柳……柳音离。”

苏辰景听到这个名字,愣了一下,微微皱起了眉头,上下打量了一眼眼前的人儿,问道:“可是京城柳府的大小姐,柳音离?”

“公……公子知道我?”

柳音离听到他说出自己的身份,稍微诧异了一下,抬起头看了他一眼,然后又迅速的低了下去。

苏辰景对于她的表现一点都不意外,毕竟外界传言,柳家嫡女柳音离胆小怕事,懦弱无能,若是她,倒也是符合的。

只不过……

“你说你叫柳音离?可我听说,这柳大小姐可是在三年前就已经死于山贼之手了。”

“怎……怎么会?”

柳音离呆住了,她不明白什么叫三年前就死了 ,如果柳音离三年前就死了,那她现在……是什么?

苏辰景观她面色不似作假,沉吟了一会儿,问道:“姑娘还记得,自己昏迷之前发生了什么吗?”

“我被山贼追杀,然后跳下了悬崖,掉进了一口冷泉……”

“然后我醒过来,就在这儿了。”

柳音离愣愣的说着,全然不在状态之内,而苏辰景却从她的只言片语中,猜出了个大概。

柳音离的记忆有缺损,让她以为自己还是在三年前,刚被山贼追杀跳崖的时候,至于这三年到底出了什么事,让她没有回柳府,这个……暂时还无法得知。

她为什么会忘记这三年发生的事?又为什么会受这么重的伤,倒在路旁?

苏辰景觉得眼前这个人身上疑点很多,不由得对她产生了几分兴趣。

苏辰景心中想了各种可能性,到最后微不可查的皱了皱眉头,他总觉得有什么地方是很重要却被他忽略了的。

到底是什么呢?

还有,那个人……和她又是什么关系?

他凝视着柳音离这张脸,尤其是眼部,或许是盯的太久了,他竟然看到原本低垂的眼帘微微抬起,斜视着他,一双桃花眼中波光流转,平添了一些风情。

然后只见她的唇角轻微上扬,露出一个轻佻而诡异的笑容。

苏辰景看着这个笑容,眼睛慢慢瞪大了,心里“砰砰砰”的直跳 ,有一瞬间的窒息,然而等他闭上眼睛再睁开想要看清的时候,又发现柳音离还是那个柳音离,刚才的那一瞬间……就仿佛是他的错觉。

真的……太像了。

苏辰景有些心烦意乱,移开自己的目光,沉声道:“姑娘大概是受到了刺激,失忆了,等会儿再让医师仔细瞧瞧吧,苏某这厢就先告辞了”

说着,也不等柳音离反应,便急匆匆的离开了,颇有些落荒而逃的味道,而被留下的柳音离则越发迷茫。

她似乎……并没有惹到他?

京城,柳府。

柳莫风下朝回来以后,一进入房间就大发雷霆 ,林氏猜测他大概是在朝堂上,受到了陛下的训诫,当下便放下了手中的事物,赶了过去。

一进门,林氏便听到柳莫风在那儿破口大骂,于是微不可察的皱了皱眉头。

“岂有此理,简直岂有此理。”

“我计划安排得如此周详,竟然还是被花弄影那个臭丫头逃了。”

“贱人!贱人!”

林氏并不是第一次听到花弄影这个名字,之前柳莫风提的时候,她便派人查过此人。

怎么说呢?

她虽然是一介女流,却凭一己之力创建了离影会,并且在两年之内就发展到了如今这般无可撼动的地位,倒也是个人物。

如果不和朝廷作对的话……

林氏深吸一口气,原本还有些凝重的脸瞬间笑面如花,柔声问道:“老爷这是怎么了?发这么大的脾气。”

柳莫风看到她进来,神色稍微好了一些,只是气还是有些不顺,听见她这么一问,当下冷哼一声,道:“还不是离影会那些人,不分轻重,连朝廷命官都敢杀,最可恶的是……”

“竟然没有一个人知道离影会到底在哪里,我好不容易才把那个贱人引出来,结果他们竟然还让人给逃了!”

“废物!一群废物!”

柳莫风突然狠狠的一拍桌子,吓了林氏一跳,她在心里安慰了一下自己,然后劝慰道:“老爷不要心急,我这里倒是有个法子。”

“哦,说说看。”

“这花弄影骄傲自负,如今在老爷手上吃了这么大一个亏,必然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我们不如在府里好好设计一番,等她到的时候……给她来一个瓮中捉鳖!”

柳莫风沉吟了一会儿,似乎觉得她这个办法可行 ,赞赏的看了她一眼,道:“没想到夫人还有如此才能,为夫倒是小瞧你了。”

林氏娇笑了起来,身子软在他的怀里,吐气如兰的道:“老爷莫要打趣人家了,这些事情老爷可要比妾身懂多了,只是方才在气头上罢了。”

柳莫风被她夸得有些飘飘然,如今温香软玉在怀 ,不免生出了些旖旎的心思,可是还未等他有什么动作,便被小厮的通报打断了。

柳莫风不悦的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小厮,又看了一眼怀里林氏绯红的脸颊,媚眼如丝,一瞬间只觉得更加糟心了。

小厮颤颤巍巍的跪在地上,结结巴巴地道:“老……老爷,门外有一位公子自称是苏家苏辰景,想拜访您。”

“苏辰景他回来了?”

“不对,他找我干什么?”

柳莫风百思不得其解,毕竟在他的印象里,他和苏家是没有什么交集的。

不过,苏家是上京城乃至全国的首富,与其交好倒也不是一件坏事。

更何况,自从半年前苏家的二公子被离影会的杀了之后,苏家就只剩下这么一个儿子,已经是铁板钉钉的继承人了。

柳莫风权衡再三,便派人将苏辰景请了进来。

两个人本来是满面笑容地在大堂准备迎接苏大公子的,结果在看到他后面跟着的人的时候,一瞬间脸色就变了,变得极其难看。

尤其是林氏那么明晃晃的惊慌和恶意,让苏辰景连想要忽视都做不到。

林氏似乎也意识到自己失态了,连忙收敛了起来 ,反而转变成一副喜忧参半的神情,小心翼翼地问道:“阿离,你不是跳下悬崖了吗?你怎么……难道你被他们抓住了?那可怎么办啊!你一个女孩子家家的……”

“哼!”

林氏还没有说完,柳莫风倒是听懂了她的意思,当即怒拍了一下桌子,大喝道:“好啊!你这个不知廉耻的东西!”

“我原本以为你跳下悬崖,好歹没有辱没我柳家的风骨,没想到……没想到你竟然委身于山贼!”

“我柳莫风没有你这样的女儿!”

柳音离咬着下唇,眼眶通红,浑身气的发抖,却不敢说一句话反驳他们,她的软弱是刻在骨子里的,想要改变,除非换一个灵魂。

她一直都知道这个父亲不喜欢自己,可是她好歹是他的女儿,她没有想到仅仅是林氏一句话的,就让他对自己的产生了这样的想法,并且不容她解释,一句话就定了她的罪。

苏辰景皱了皱眉,看了看柳莫风,然后又看了看 柳音离,不由得在心里叹了口气,眼中生出了几分对她的怜悯。

他自己就是出生在这种阴谋沼泽里的,知道她在柳府的情况不容乐观,以后恐怕只会更糟。

他叹了口气,打断了柳莫风的话,道:“柳大人误会了。”

“三年前,我的暗卫在山崖下为我寻一株药草,看到了重伤昏迷的柳大小姐,便将她带了回来。只不过她伤得太重了,又失了忆,一直到前两个月才想起来,刚好我要回京城,所幸便带着她一起了。”

柳莫风听到他的解释面子上有些挂不住,心中对于这个敢于顶撞他的小辈甚是不喜,只不过碍于他的身份没有表示出来。

林氏见情况不对,连忙笑着出来打圆场,道:“苏公子勿怪,妾身也只是担心音离这孩子,这才产生了这样的误会,当真该死。”

柳莫风见她这样说,心里稍微舒坦了些,只是看柳音离却越发的不顺眼了起来。

林氏见柳莫风脸色稍缓,也是松了一口气,同时心里开始盘算起一些小九九,然后对苏辰景笑道:“苏公子救了我们家音离,我们自然该好好答谢的,不如就留下来吃个便饭……”

“不必了,家父还在等着我呢!我就不再叨扰了。”

说着,苏辰景行了一礼,然后就告辞了,两次被人拂了面子,柳莫风此刻脸色阴沉的可怕。

他不敢对苏辰景做什么,但是柳音离却是可以的,于是他就将这份不满和郁气都发泄到了这个不喜欢的女儿身上。

他对着外面的侍卫大喊道:“来人,将柳音离给我拖下去,重打五十大板!”

柳音离先是惊愕,然后吓的脸都白了,连求饶都没有反应过来就被拖了下去。

柳莫风在柳音离被拖走后,直到外面再没有别的声响,脸色才稍微好看了些,心里也舒坦了不少,对着一旁沉默的林氏道:“你先回去吧,晚上我再去找你。”

林氏含羞带怯的行了一礼,然后就退了出去,等出去后,她脸上的笑容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懒散和轻蔑。

她先是到柳音离行刑的地方,欣赏了一会儿柳音离的惨状,然后便兴致缺缺的回到了自己的院子,临走之前吩咐对管家道:“宋管家,别把人弄死了,不然传出去多不好听啊。”

说完,她瞥了一眼已经半昏迷的柳音离,不屑的笑了笑,然后离开了此处。

>>>点此阅读《阴暗面》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