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楚夏,顾楼瑜《蜜宠之农门娇色》最新章节免费阅读,楚夏,顾楼瑜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蜜宠之农门娇色

小说:种田

作者:樂樂小猫QQ

简介:孤儿楚夏经营着一家不起眼的裁缝店,这是她从师傅手里继承过来的,本来她以为之后的日子应该就是给人做做衣服,给自己做做美食,仅此而已。没想到就参加一场前男友的婚礼,她在回程的飞机上遇上了难得一遇的劫机,然后她就没了意识,再次醒来是另一个世界了,而她的新生活才刚开始。

角色:楚夏,顾楼瑜

蜜宠之农门娇色

《蜜宠之农门娇色》第2章 初见免费阅读

第二章 初见

门外问话的人,应该是这个家里现在唯一的男人,顾楼瑜,吧。

好吧。

她想多余了。

现在家里除了他也没别的男人。

同一屋檐下,他带着哥哥的幼子顾黎安住在堂屋的东卧室里,而她带着小姑娘顾黎依住在堂屋的西卧室,两个房间的门两两相对。

这不,小姑娘一哭,又哭的那么伤心的样子,如何能不惊动到他?

是以,他听到了黎依的哭声,急急跑过来询问怎么了。

他到底顾忌了他与楚夏之间的男女之别,没有破门而入,只轻轻敲了敲房门,站在门口轻声问着。

顾楼瑜,楚夏翻阅着梦里的回忆,她实在找不出这个人过多的资料,只知道这个家的当事人原是他哥哥顾楼瑾,而他一直在附近镇上的书院里做杂工,赚到的钱大多都会交给哥哥补贴家用。

至于原当家人顾楼瑾,也是个苦命的人。才八岁的时候,家里父母就相继病逝,只留下比他小六岁的弟弟,一点一点的又当爹又当娘,跟弟弟俩一起磕磕绊绊的终于长大了。

然后他自己打猎,供弟弟读书,然后自己娶妻生子。

本来日子应该是越过越好的,可在幼子刚出生不久,妻子丢下三岁的女儿和一个刚出生不久的儿子,卷走了家里全部的家当走了。

为此,顾楼瑾大病了一场。弟弟顾楼瑜则担起了家里的担子,放弃了镇上的学业,转而选择了在书院里做杂工,赚取微薄的工钱贴补家用,书院休沐时,他也会跟哥哥上山打猎。

这样,家里一下又拮据了。

可惜天妒英才,他哥哥不久前突发急症就那么撒手人寰了,只留下了他们叔侄仨相依为命。

还有一个刚买来的原主。

所以说,原主被顾楼瑾买下来,才在这个家里住了几天就遭逢这般事,其实原主心里慌的一批,就怕有人会拿她说事,说她是不祥之人,到哪哪儿都会把遭难带给别人。

以前她被人这么说总是会反驳,可后来被说的多了,连她自己都已经相信自己是个不祥的人。

不过好在顾楼瑜并未往那方面想,他被突如其来的变故给打的措手不及,以致整个人的状态都崩了。

一时间,两个孩子不仅没娘更没了爹,他也失去了唯一的哥哥,以致他承受不住也倒下了,且一病就病了半个月,让本来就杯水车薪的家更加穷了,也让本来身体受弱的原主因为既要照顾两孩子,又要照顾一个病人生生累到了,然后她来了。

有那么一刻,楚夏就想问一句,为什么?

造孽了喂。

楚夏微微叹了口气,扫了一圈自己身处的环境,心里宽慰自己,算了,来都来了,就这样吧。

左右大家都是可怜人,就这么抱团取暖也不是不可,何况她记起梦里有涉及到原主的卖身契,现在还在外面这个男人手里呢,再者她也没地去。

她抱着顾黎依低声安慰着,转而回答了门外的问话,“没事,依依惊梦了,过会儿就好。”

一听楚夏的话,门外顾楼瑜不由的松了口气,觉得有一丝丝不对劲,可到底哪里不对劲又一时想不出来,也顾不上想。

他知道哥哥的离世对他打击太大了,所以他一下就病倒了,压根顾不上两个孩子。要不是有楚夏在,他真不知道这段时间依依和安安会怎么样,想想可能会有的后果,他顿时出了一身冷汗,心里一阵后怕。

他必须要立起来了。

这个家需要他,孩子们需要他。

……

哄了一会儿,人是算彻底醒了。楚夏此刻正被顾黎依双手圈着脖子,撒娇的说着,“娘亲,依依饿了。”

好吧,饿谁都不能饿着孩子,特别还是这么可可怜的孩子。

楚夏又是出了名的好说话,她低头看了看顾黎依,只见她一双小手已经从她的脖子上移到她衣摆那儿,紧紧的揪着不放好似怕她会走,小眼睛因为刚才哭过而红红的,看上去很没有安全感的样子。

她不由的心软道,“娘亲不走,依依先松松手,娘亲给依依穿衣服,一会儿娘亲给依依做好吃的好吗?”

“好。”顾黎依软糯糯的应道。

楚夏嘴角微弯,抬手轻轻捏了捏顾黎依的小脸蛋,速度给她找来衣服,一件一件穿上。

“吱呀”一声,西卧间的门被打开。

楚夏抱着穿戴好的顾黎依出来,不想顾楼瑜一直在门口等着,乍一下初见,不期然对上一双深邃的眼眸,楚夏被惊愣住了。

“依依没事吧?”顾楼瑜问道。

楚夏闻言回神,摇了摇头,“没事了,依依现在肚子饿了,我先来做早饭,劳烦小叔你先照看一下依依。”

嗯,叫小叔应该没错吧?梦里的楚夏就是这么叫的。

说罢,她就将顾黎依抱坐在堂屋的大炕上,“依依,在炕上等会儿,娘亲这就烧火给依依做吃的。”

得了小姑娘的应声,楚夏不敢再看顾楼瑜一眼就急急越过他往前院去。

看着她步履凌乱的背影,顾楼瑜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却最后闭上嘴没出声说话。

仓库里。

楚夏拍着自己的胸口,呼着气,心里早就如土拨鼠一般在啊啊啊啊啊的尖叫。脑子里不断重复着:顾楼瑜长这样?有这么帅?梦里怎么不告诉她?

不得不说,顾楼瑜几乎完全吻合楚夏对男性,特别是人生中的另一半的全部追求。

剑眉星目,五官凌厉冷冽,鼻梁高挺,皮肤是小麦色,但有些黑,这都在可接受范围,体型高大健壮,抱着顾黎安的手臂,她依稀可看见鼓起的肌肉。虽然现在满脸病态,可模样好看就行了。

哇,整个人看上去伟岸的像一座山一样,颇有阳刚气。真真是她的理想型啊!

“就是不知道藏在衣服下的身材是怎么样的?”应该不会差吧!?

楚夏低声呢喃道,不知为何她在梦里并没有顾楼瑜的印象,原先以为他顶多就是个文弱书生罢了,可是现在看来猎户家的果然就是猎户家的,一个个的壮成那样。

就是不知道有木有胸肌,八块腹肌,宽肩窄腰,人鱼线,公狗腰……

嘶。楚夏嘴角流下了疑似口水的液体,她嗦了嗦,呜呜呜,不能想了。

缓了缓神,楚夏压下激动不已的情绪,循着梦里原主的记忆,在仓库里找出一小袋白面,半袋黑面,还有顶多就剩下一小碗量的杂粮面,楚夏深深的叹了口气,“这家真穷。”

不过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

楚夏果断装了两碗白米,她决定今天先喝粥,余下的晚些时候再说。

又去杂物房里取了些柴火,她重新回到堂屋里。只是在准备取水淘米的时候,她猛地想起她好像貌似到现在都还没有看过这个楚夏长什么样呢?!

于是,借着从水缸里舀水的同时,她打量着水中倒影的她,瞬间满意的点头。与她本来的模样有五六分相似,五官精致,就是瘦了点,脸色也不太好看,如果好好养养应该能比她原来的还要好看,挺翘的鼻梁一点都不比顾楼瑜的差,一双桃花眼扑闪扑闪的。

楚夏抬手摸了摸卷曲的睫毛,脑子里瞬间冒出一组词,挺俏浓密。

嗯,挺满意的。

就算是穿了皮肤也是白皙粉嫩的,只不过这副身子瘦的皮包骨,没肉不说,还没发育,干瘪的看上去才只有十二三岁。

这不是她的身材,但已经是她的身体了。

没有过多的话悲伤秋,楚夏利索的将淘好的米放进大灶锅里,舀了三瓢水,接着低头在灶膛里扑腾几下就生起了火,她盯着灶膛里的火,自我安慰道,“先将养着吧,以后会好起来的。”

“娘亲…”又一道软糯糯,奶声奶气的呼喊在楚夏背后响起。

这是才一岁多的顾黎安。

她回头看到还揉着眼睛,迷迷瞪瞪没睡醒的黎安被顾楼瑜抱在手上,有些责怪的说道,“小叔,怎么不让安安多睡会儿?还早呢。”

“屋里冷了。”顾楼瑜说道,“你这边煮饭正好堂屋的炕热了,正好让两孩子一起再睡会儿。”

说着,顾楼瑜便把黎安抱到黎依身边,楚夏探出身子从薄墙边看去,只见黎依身上盖了被子迷瞪瞪的睡着了,黎安则一骨碌翻个身也钻进了姐姐被窝一起又睡了。

楚夏:“……”

孩子就是好,没大人那么多烦恼。

“让孩子们再睡会儿。”顾楼瑜给两孩子捻好被角,他就过来帮忙一起。

两个人的速度自然是比一个人快,一个煮饭做菜,一个就打下手,不一会儿,碗筷,小菜碟都摆在桌上了。

就差锅里的粥好了就能吃了,一下时间就闲了许多。

“咳咳,上午的时候,我去附近林子里看一下,要是几个陷阱里有猎物,不拘大小我明天都去镇上卖了换点米粮回来。”

“好。”

“上次给我看病的钱,是借了三爷爷家的。我打算明天换了米粮之后,多出来的钱先还一部分给三爷爷,还有昨个你跟依依去摘回来的野菜,我一起去卖了。”

“嗯。”

“还有这次去镇上,我打算到书院里把工钱都结了,以后我就不去了,就留在家里照顾孩子还有你。”

“嗯。”

嗯?楚夏停了手上的动作,看着灶炉里的火,对顾楼瑜说的那么多话,脑袋有点转不过来。

她听到什么,他这是啥意思?

本来她觉得自己不是原主,怕跟顾楼瑜说多话了会被认出来,所以就少说少错,不说不错。

可是……

“咱家现在发生了这样的事,我要是再去镇上书院里做工已经不合适了。”顾楼瑜生硬的说着,“而且你一个女孩子这么弱,带着两孩子住在山里,我不放心。”

“倒不如就辞了书院的活,回到家里打猎为生,这样不但可以留在家里照看你们,而且打猎很随性的,去与不去都在我,而且有时候运气好猎到大物,得来的银钱也比书院做工多。”

一开始还不清楚顾楼瑜是什么意思,可当他继续说下去,楚夏想明白了,确实如他所说他们这是在山里,他不放心实属人之常情。

瞬间,楚夏听了他的话觉得暖心。

果然好看的男人,品行也不差么,颜值人品都是杠杠的。

就冲他这个态度,她一定会对他们叔侄三个好的。

早饭,楚夏奢侈的煮了一锅白米粥,炒了一个白菜,给黎依和黎安姐弟俩炖了一个鸡蛋羹,给顾楼瑜也炖了一个。

现在两孩子的身体最需要的就是营养,顾楼瑜一个病号也是。本来最好是再弄些骨头汤之类的,给孩子们补补钙什么的,可惜家里条件不允许。

脑子里回忆她在梦里梦到的,结合自己会的,想想自己要不要做些什么给这个家增加一些进项,改变困境。

谁知道正当她在想着,一抬头,就看到原本她准备给顾楼瑜吃的蛋羹都倒在了她的碗里。

不等她开口说什么,顾楼瑜打断了她的话,“我身体好了,不需要吃这些,你吃。”

楚夏:“……”

哎呦喂,这男人不错呦。

“还有以后你叫我瑜哥吧,你与我哥哥之间并无任何关系,只不过凑巧来了家里,两孩子又鲜少跟外人接触才会唤你娘亲,反正先就让他们这么叫着,但你要知道你的身份并不是。”

“……”所以这是什么意思?

楚夏一时品不出男人话里是几个意思,莫非要赶她走?

不待她多想,顾楼瑜又继续说道,“当初哥哥将你买下是看你可怜,又想到家里没个女人不行,所以才会动了心思,只是当初哥哥是想把你买回来给我做媳妇的。”

楚夏:“!!!”

峰回路转了?!

“我不会强迫你,只要你愿意我们就成亲,以后依依和安安就是咱两的孩子,如果你不愿意我会把你的卖身契还给你,大路朝天,你要走我不会阻拦你。”

楚夏心里感动顾楼瑜的话,不过她这里人生地不熟的,他又非常符合她交友形象,不若先相处看看呗。

本着这样的心思,楚夏摇摇头,“小叔…瑜哥,我不走,反正我也是孤儿,天大地大都不是我的家,我想留在这里。”

“好,那以后我们是一家人。”

>>>点此阅读《蜜宠之农门娇色》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