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牧牛君《三界缥缈录》小说最新章节目录,唐玄奘,玄奘 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三界缥缈录

小说:玄幻-脑洞

作者:牧牛君

简介:在那场动乱发生多年以后,有人曾问:“为什么斗战胜佛宁愿打碎金身变成一块石头,也要闯入这场天地大劫行伐天之举?” :“谁知道呢,当年金蝉子贵为如来二弟子也是毅然决然下了莲台。《三界缥缈录》改写西游,前期晦涩非爽文,精彩在一百章以后。金蝉子五人东去会经历什么?人族能否重回三皇五帝时期的巅峰?三界六道在天地大劫的动荡下,是怎么样的风谲云诡?请看《三界缥缈录》来讲述一段不一样的黑暗秘史。

角色:唐玄奘,玄奘

三界缥缈录

《三界缥缈录》第1章 祸起长安免费阅读

天地初开历经三劫五难,人族开始渐渐行走于人间界。

历经探索知晓世间有四大神州大陆,数不清的岛屿仙山。

古书记载东胜神州多怪,西牛贺洲多妖,南瞻部洲多鬼,北俱芦洲多魔。

在西牛贺州那方世间,凡人与凡人间皆传闻,灵山脚下有一座玉真观。

里面住有仙人,号金顶大仙。

一手搬山倒海的的道行,时常成为山下说书人,不可或缺的奇闻异事。

更有传闻这位大仙

身披锦衣,手摇玉麈。

身宝阁瑶池常赴宴;

手摇玉麈,丹台紫府每挥尘。

肘悬仙箓,足踏履鞋。

飘然真羽士,秀丽实奇哉.

炼就长生居胜境,修成永寿脱尘埃。

可无论春去秋来,寒来暑往,山下的人却从未寻得过玉真观的踪迹,更别说那玉真观之上,号称西天极乐,十方三世一切佛,千百菩萨罗汉尊者的灵山道场。

但人们从不怀疑灵山的存在,都相信那玉真观中真的有仙人,也相信那金顶大仙神通否侧。

所以在西牛贺州有这么一句俗语,得见玉真观,即见灵山,玉真观现,大雷音寺出。佛音廖廖,奥秘无穷。

西牛贺洲————灵山脚下

:“唐玄奘!你当着如此执迷不悟”一道人冲着前方恨铁不成钢的大声喝道,但又有些妥协似的语气稍弱的问道:“非要这般逆天而行不可?!:”

道观门前,这位道人身着玄色道袍,手执拂尘,横身挡在五位身着僧衣的僧人面前。

他身后的道观朱红色大门匾额上,赫然写着“玉真观”三个鎏金大字。

这位道人就是官居天庭,身处灵山,不遵天庭法旨,不听灵山佛法的金顶大仙。

可此时的他却不像世间所说的那样,身披锦衣,手摇玉麈。

而却只有一身普普通通玄色道袍,右手执拂尘。甚至衣摆与袖口还有些破碎,气息酝乱,原本用桃木簪子束起的长发也是凌乱的披散在肩头,簪子到落在一旁断成了两截,足以看出他刚与人交过手,而且没有讨得多少好处。

虽然这世人凡间的神像与壁画上所描绘的金顶大仙,此时不像前者那么一副仙风道骨的出尘模样。但他身前与他交手的五位僧人为首那位,被他唤作唐玄奘的僧人亦是被他击退。

那被称作唐玄宗的僧人,脚底原先所站立的地方更是留下一道两三步长沟壑。

只是以他为首的这五人身上皆是有着不轻不重的外伤,各个衣着破碎残缺,甲胄僧衣也是暗淡无光。

仔细打量却不难发现几人状况虽然如此。但好像不是这金顶大仙一己之力独战五人造成的,反而看上去像是几人在来到这里时就遇到过阻难或者截杀,从而与人发生过战斗。

只是看上去并没对他们产生什么大的影响,也没有什么致命伤害。

接着只听到被唤作唐玄奘的僧人合掌低眉,面落苦涩。说道:“道兄何必再劝,贫僧心意已决,此趟上山任何人,任何神佛拦我不得,我须得为天下众生与师尊辩这场法!:”

阻难他的金顶大仙听了却不免嗤笑:“你这可笑僧人,被困灵山底下囚笼界几百年还不够,今日好不容易脱困还要不知好歹,你当真不知好歹啊!”

大仙见他不做声也不反驳,更加怒火中烧继续训斥道:“你妄为如来座下二弟子金蝉,更妄为旃檀功德佛,你一身道行,难道会不知不用万载将至的末法时代?此乃天意避无可避。

:“贫僧自然知晓,也没妄想以这蝼蚁之躯能挡这天地浩劫”玄奘答道

金顶大仙听了平复了些许心中的怒气,却还是冷言冷语的问道:“你当这是辩法,你可知你这是变法!连凡人都懂得如此行径就是欺师叛教!赢了这万千佛门十方佛国可还容得下你?输了,你身后四位陪你身死道消,遭受身死道消永堕轮回的下场!这你也全然不顾?:”

听闻此言,玄奘却无半分改变主意的意思,只是躬身向道人一拜,缓缓说道:“道兄,你我从得道到相识,有多少年月早已经数不清。若玄奘此去真当有次一劫,被打入六道重归轮回,还劳烦道兄能像我今日为渡苍生一般,渡我等一次:”

说罢,他们五人也不管这金顶大仙接下来还会不会阻难他们,五人直接侧身径直朝着道观门前一边的登山小路走去,金顶大仙见此却是冷色一阵青一阵白,神情阴晴变幻,最终还是松开了蓄力半握拳的双手。

见这原本是他旧相识的五位故人,其中这被他称作唐玄奘的更是与他有着深厚的交情,但此时已经从他身后登山而上,踏上了一条不知生死的路。

最终金顶大仙不知道是颓然还是失望的复杂情绪扭过头,看着他们已经走出一段距离的背影。喃喃道:“今后仙人谱也好,神佛册也好,再无旃檀功德佛,再无净坛使者,再无八部天龙,再无南无斗战胜佛。再无八宝金身罗汉。”

原本已经快消失在转角唐玄奘见这老朋友金顶大仙已经是对他们不管不顾,心里流过一股暖流,淡笑浮现在脸上脚步停顿了一下,低头回首对那金顶大仙说道:“你这牛鼻子道士,快回去吧我不会有事的,我给自己算过我命不该绝于此地。你这断掉簪子我到时候再赔你一根。”

说完也不管那金顶大仙是何反应,带着几人头也不回的上山了。

风吹起金顶大仙散落在肩头上头发,独自在风中凌乱。

过了一会,这原本已经是平复心绪的金顶大仙,却是被他这一句话又气的原地跳脚。骂骂咧咧的捡起了地上那断成两截的桃木簪子道:“金蝉子,你这死秃驴,贫道今日就留下这两截簪子做个见证。你若活着回来了不赔给我,我就拆了你的莲花座!”

虽说如此,终究是嘴硬心软的主。语气再如何刻薄,看着几人消失的身影眼中还满是担忧。但他又能如何?阵营不同,师门不同,前者身处佛门之中,手执拂尘的他又如何好插手。

但是这金顶大仙,一想到自己刚刚所说的末法时代,天地大劫,也是一阵胆寒与无奈。

就他所知晓的

天地未分之时,世界为一个点,万物不生。万幸出了盘古这一尊圣,他行开天辟地之举,将天地分离,生浊清二气,浊气下沉化为大地,青气上浮化为天。

浊气、青气,下沉上浮之时又生二气,地气、天气,二气交融生阴阳,阴阳交汇,诞生五行,后五行流窜,万物生灵从那时起慢慢出现。

盘古开天之时遇三千魔神阻拦,于混沌之中大战。

三千魔神陨落二千九百九十九位,只逃脱一位,这陨落的魔神们后化为三千大道,那逃脱的一魔神成了那遁去的一道,命运如此演化却无意中暗合天道五十,天演四十九之数。

盘祖于此战之中伤了本源,破开混沌开天之后,消逝于天地间不知所踪。自此盘祖战三千鸿蒙魔神开天辟地为天地第一次量劫。

后来十方世界又经历龙汉劫,龙汉劫为祖龙、元凤、始麒麟三族大战,也是罗睺,鸿钧二祖圣位之争。罗睺败于鸿钧,罗睺后化成四气,同样消失于天地间不知所踪,此战鸿钧成圣,是为天地第二次量劫。

安稳了不知道多少年接着发生了第三次量劫——巫妖大战。那时大地还是一整块,巫妖大战之劫后经圣人之手大地分为四块,为南赡部洲,北俱芦洲,西牛贺洲,东胜神州,此巫妖大战为第三量劫。

后来这方天地万物众生,与各族皆出现。十人有九人求修行追大道,皆是想成仙成圣,天地灵气索取不知节制,诞生了第四次劫难——封神大战,第四大量劫。

到此,他们推演通天,才知道天道量劫总共有七量劫,这次即是第五量劫。也是经过前几次大劫难,才有了如今这十方各族,各派,各门庭,稳定的天地格局。

但金顶大仙万万没想到,在人人都在着手准备应对这即将到来,到会将所有修行之人卷入其中的巨大风暴中的时候。

自己这昔日好友——唐玄奘,却反其道行之,他选择折腾,到处折腾。他以前也觉得他只是喜欢折腾,到今日他才知道他是喜欢作死。对,他觉得用作死更加恰当,一个作字还不够形容。

在西牛贺洲的金顶大仙,正为唐玄奘几人闯山一事焦头烂额。却不成想在他不清楚的南赡部洲,那位也与他一样只感觉骑虎难下。

在那南赡部洲有一大国,光一城子民就有三千万,其帝王唐太宗文治武功威正八方,定都长安国号为唐。

—————-

大唐贞观十三年,皇宫金銮殿上突降龙头,龙头短颈处血如泉涌,随之蔓延整座大殿,众臣皆惧。后地旱粮缺夜间城中百妖横行,平民百姓死伤无数盛极一时的长安城宛如人间地狱。

长安城————

唐玄宗眉头紧锁的坐在龙椅上,望着大殿中摆着那颗血淋淋的龙头脸色阴沉,下方跪拜着的文武百官皆是噤若寒蝉。

大殿的上方被这颗龙头砸出一个大洞,离他的龙椅只有不足一丈的距离。

大殿上方的砖瓦横梁皆是碎裂,不时还有碎块稀稀落落的掉下来。

只见那颗龙头有四五米长三米来宽,龙颈处切口整齐,像是被一柄不仅锋利至极且硕大无比的长剑,一瞬间斩落。

满殿的文武百官或许不认得这颗龙头,但他唐太宗却认得,这正是那先前向自己求救的泾河龙王。

只是没想到今日一早朝就见他身首异处,更是龙头恰好从天而降砸穿了唐王的金銮殿落在他的眼前。

那龙头哪怕身首异处也迟迟不愿闭眼,那渗着血丝的龙眼死死地盯着,那上方坐在龙座金椅上的唐王李世民。

李世民哪怕贵为人王,也被这一双龙眼瞪得神情恍惚,心绪不宁。

他随即摆了摆手,一旁的侍奉的内宫太监意会扯着尖锐的嗓子喝到:“今日突生怪端,陛下神思疲倦,诸位臣子先行回去,退朝!”

下方一众臣子一个个像是如蒙大赦,齐声喊道:“遵旨”

随即他们看似工整有序,实则各个脚步匆忙的退了出去。

让他们惊恐慌张的并不是天降龙头,血溅金銮殿这种神秘诡异之事。而是那坐在龙椅上的人间帝王,此刻已经像是极力忍耐喷涌的火山,身上的龙威浩荡蔓延在整个大殿,让人如坠寒潭。

翻看许多历朝历代的典籍,很多神魔鬼怪之事都未曾记录于史册,当代唐朝从贞观年间开始也一样心照不宣,不曾将这些匪夷所思的事件载入青史。

就算有,也是谨慎记录密封于皇家档案,永远也不会公布天下。

但哪怕是凡人也知道,这天地确实不乏存在着许多能人异士,只是他们行踪飘忽踪迹难寻。

而他们的陛下唐王,当年征战四方,外驱蛮夷,内斩诸侯。正是身边有着这么一群听命于他帐下,手段匪夷所思的人。

待众人退去,唐王有气无力的坐在龙椅上,右手扶额有些木讷揉按着有些胀痛脑袋。

他的思绪已经不在这里,因为这泾河龙王死前曾向他求救,中间与他说的那些秘密实在是让他心惊胆战。

纵然自己已经施以援手,按那泾河龙王所说的法子来也没有救下它一命。

而且今日它的龙头,更是像有人在警告他的所作所为一般,并无所顾忌的将龙头砸在了皇宫的金銮殿上。

他仔细的回想着这些天发生的一切,生怕自己错漏了什么。

事情还得从几天前说起,当天他与诸位文臣武将于西郊狩猎,去时万里无云晴空万里,只是没想到回去路上变数突生。一想起来唐王不由得眉头紧皱心里满是懊悔,那日就不该出宫去干那劳什子围猎的事。

几天前————

在长安城外一支铁骑威风凛凛,远远看去一行共有五千余人,骑兵们个个穿着大唐王朝特有的明光宝甲,两侧别着唐刀短剑,脚上穿的是铁甲靴子,腰间束的是虎头扣,头上带的是流纹盔。

身下骑得军马一匹匹四个马蹄,皆是比人的手掌还大,四肢雄壮有力。

这一支队伍便是唐王的贴身御林军,早期皆是陪唐王征战四方,讨伐诸侯,出生入死的猛人。

整支部队浩浩荡荡,除了马蹄踏在土地上沉重轰鸣声,其他兵卒皆是鸦雀无声军纪严明。

虽然如此,但在他们的每一人的身上,还是散发着一阵肉眼不可见的杀气。

一缕一缕的杀气汇聚在上方凝聚成一团巨大的黑云仿佛遮天蔽日,周围更是连半只飞禽走兽都看不到。

要不是那些会天眼神通的人在这里绝对看不到这一壮观景象。

固然民间常有人说帝王身上内藏龙气神威,一般妖魔鬼怪绝不敢靠近冒犯,只是从商周以后自古帝术与仙术再无人可兼得。

其实人族之中不要说是帝王,就光凭今日这一支军队来说。他们凝聚的这一股子浓厚杀气,若是有那会修行之术的将领带领。说不定碰上那些吃人屠城的妖魔,也敢与之一战。

九匹骏马拉着一截车厢奔驰在御林军的中间,马车显得有些宽大,前后七八米长,宽也只比那官道窄那么一些。

护国公秦叔宝与鄂国公尉迟恭分别策马在宝驾两侧护卫,唐王在宝驾中酣睡。

此行浩浩荡荡的御林军,正是从昨日开始,便护卫着唐王与众臣工西郊狩猎。只是现在或许时节不对,此时的西郊野物并不多,正是如此,唐王或许失了兴致今日班师回朝。

眼看离长安城西门不足十里地,忽然前方狂风大起,狂风携带者泥土黄沙,+瞬间将整支队伍笼罩在里面。

两大国公一声怒喝:“列阵拔刀!”五千军士皆是整齐的抽出腰间的唐刀,只有最前方的军士拿出了冒着寒光长枪双手紧握着抵向前头。

鄂国公尉迟恭与护国公秦叔宝皆是拿出了自己的兵器。

整军严阵以待,护国公策马从宝驾右侧来到宝驾前面,手中唐刀一横,环顾四周,对着黄沙弥漫的上空嗤笑道:“我今日倒要看看是何方魑魅魍魉敢来冒犯圣驾!”只是无人回应,隐约听到黄沙中龙吟阵阵。

黄沙中上空一阵阵龙吟吼叫,隐隐约约一条蛟龙与那杀气凝结的黑云对峙,那杀气此时已经换做一头巨型白虎,体型与那蛟龙相比丝毫不让。

白虎四下踱步来回脚踩黑云虎视眈眈的盯着远处的蛟龙,时不时低声咆哮。

那蛟龙也没有贸然进攻上下翻腾着,面对白虎的咆哮不甘示弱的回以龙吟。

这是这一幕下方的军士并看不到,他们虽然勇猛可终究还是肉眼,狂风黄沙弥漫挡住了他们眼前的视线。

纵然如此军队阵型也没有丝毫混乱,各个手中的唐刀长枪握的铁紧。

这时唐王还正在车中酣睡,忽然听到外面尉迟恭轻声呼唤:“陛下,陛下,快些醒醒外面有一人拦住圣驾正在外面求见呢”

唐文也不知自己怎么忽然睡意全无,也没有被吵醒感觉到愤怒。只是有些疑惑的问道:“鄂国公来者何人,此行朕带了堂堂五千御林军怎么被他一人闯到这里?”

只听到外面再传来的却是护国公秦叔宝的声音:“只是他非要见了陛下才肯说话,只与臣等二人说要求见大唐皇帝后就像木头一样站在哪里不言不语,臣等也不敢妄自做主所以只好禀告陛下由陛下定夺”

听闻后唐王起身整理衣冠从宝驾中探身而出,外面却没有那黄沙漫天却是晴空万里。

今日他却只穿了一身白色常服,腰间连玉佩也不曾挂,头上的发冠也只是简单的插了一根不知什么木头削成的发簪。

两个太监见唐王抬脚欲下宝驾,急忙俯身跪在下方,用身体充当台阶。

唐王下了宝驾这才看到前方站着的男子,只是这男子虽然衣着华丽还穿着皇家才能穿明黄服饰,但也难以掩盖他已经不是壮年,并且两鬓也有些花白模样有些狼狈。

脸上还杂乱的垂着一两缕发丝。

这身着明黄服饰的中年男子见宝驾中下来一人虽然身着寻常,但他一眼就能确定这就是他此行要找的人,唐王李世明!

男子见唐王还在端详他,他本欲上前一步,但看着护在唐王前方的两个将军身上散发着浓烈的杀气。

不仅如此还灵力充沛,想必不是凡人修为不低。

并且两人见他欲上前一步,也是长刀一横挡住他去路。

来人一番思量立马作罢,只是后退两步却猛然跪下,语气急切的说道:“陛下我是泾河龙王!今日冒犯圣驾实属无奈!只是在下如今已有性命之忧恳请陛下搭救!”

唐王一听却是一惊,心中低呼:“龙王?”于是急忙上前想将它扶起一边说道:“你既是龙王又何须对我行如此大礼,起来再说”

泾河龙王却是不起,虽然依旧跪在地上只是双手却是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死死地抓住唐王李世民的手说道:“陛下是人间人王,顺承天道,在下只是寻常水中一蛟龙,任职天庭才担了龙王二字,我怎么与陛下比得”

唐王听了却是不解问道:“你既是天宫之人,我只是凡人一国之主,怎么救得了你?”

泾河龙王见唐王并没直接拒绝他,于是急忙回答道:“陛下救得!陛下救得!你朝中有一大臣魏征字玄成,他功德圆满已要位列仙班,只需他阳寿尽了的时候,他就可以放下人间琐事,荣升天庭成神。

只是在下因为一时糊涂犯了小错,如今却落得处斩的责罚。而要给在下行刑处斩的正是陛下那臣子——魏征,恳请陛下到时只要拖住那魏征,不能及时前来给在下行刑,在下即可活命啊!”

唐王却不知如何是好,说道:“这….”

泾河龙王见他欲言又止急忙跪拜道:“恳请陛下救我一命,本王若是逃过此劫,别的我不能说,但我定可以护佑陛下的大唐,百年风调雨顺国祚绵延!”

唐王听了确实心动,却依旧没有急着答应,上前将那泾河龙王扶起。

只是这次却没有再任那泾河龙王推脱,一边说道:“你先起来,天庭有替天行道之能,他要将你处斩,你要我搭救你。你先与我讲明这其中来由,朕再答复与你,且先随朕去銮驾中细说,切莫再这般让人看了笑话。”

泾河龙王只好起身,也顾不得拍打掉身上泥土,随着唐王去了銮驾。

二人相对而坐,唐王命宫人侍茶,龙王轻轻抿了一口思索了一会,目光幽幽的透过窗子,望着缓缓向后倒退的景象,将前前后后讲了出来:“唐贞观十三年,长安城里有位课卦的先生,名叫袁守诚,我也是后来才知道他专为人算命,据称能知阴阳,断生死。

这人的来头倒也不简单,是这本朝钦天监台正先生,也是陛下你称为国师袁天罡的叔父,而袁天罡,此人陛下相比我更了解,是有真本事的修行之人。

在长安城外有一群靠泾河吃饭的渔人,每日只要有人能捕获一尾金色大鲤然后交给这袁守城,袁守诚便会指引他们在何时何处下网捕鱼,必然网网不落空。

就这样捉去许多泾河的水族。要是只是抓去些寻常水族我也就罢了!只是这金色大鲤所传承的血脉对于我们水族来说非比寻常,对修士来说满身珍宝。

我一怒之下便上了岸,潜入了长安城。

这袁守诚倒是好找的很,他在长安西门繁华大街上卖卦,生意自是十分兴隆。

我寻到卦摊前,本想当场发作,只是还没等我走近,我就发现这人虽说相貌清奇不凡,但身上气息诡异并且修为不低。

由此我便收了轻视之心,准备跟踪他一些时日探知他的底细。

只没等多久,在第一天的晚上我便只晓了这其中的秘密,原来这袁守城利诱凡人捕捉我水族重要的金鲤目的就是夺取他们的血肉精粹来增长他自身的修为,这般夺取与夺舍无异!死去的金鲤连入阴司地府的机会都没有!

我身为龙王身居官职不能杀他,所以第二日我便心生一计,且不说杀不杀他至少要将它赶出这泾河环绕的长安城,我身为一方龙王若是视若无睹,我有何脸面见我水族同胞?!”

那天…..

袁守诚问:“公来问何事?”

龙王答:“请卜天上阴晴事如何?”

袁守诚即袖传一卦,断曰:“云迷山顶,雾罩林梢。若占雨泽,准在明朝。”

龙王曰:“明日甚时下雨?雨有多少尺寸?”

先生道:“明日辰时布云,巳时发雷,午时下雨,未时雨足,共得水三尺三寸零四十八点。”

龙王讥笑道:“此言不可作戏。如是明日有雨,依你断的时辰数目,我送课金五十两奉谢。若无雨,或不按时辰数目,我与你实说,定要打坏你的门面,扯碎你的招牌,即时赶出长安,不许在此惑众!”

袁守诚却神情莫测欣然而答:“这个一定任你。请了,请了,明朝雨后来会。”

我泾河龙王自认身为司雨龙神,那袁守诚怎么可能比自己还先知道天上下雨的时辰,这场赌赛,自己定是赢了。

谁知我刚回到泾河水府,天上便下令明日雨降长安,降雨的时辰与水量和袁守诚所言不差分毫。

只是这人间行云布雨的事只要是天上没下指令,那一切皆是我们龙王说了算。我们要下就下,不下就不下,只是一旦上面下令了,若是没下或是下少了下多了,下早了或是下晚了,那都是违反天条的事,但那天我私下还是更改降雨的时辰,又克扣了雨量”

唐王听罢直摇头说道:“所以说原本你想设计他,没想到反被他设计了?”

泾河龙王生神情懊悔不已答道:“正如陛下所言!雨后,我化为人形,径直去那袁守诚的卦摊前,一口气将卦摊砸了个稀烂,要袁守诚立即滚出长安城”

越说这泾河龙王面色却是越凝重顿了顿才接着说道:“可袁守诚只是安静地看着我打砸他当时的眼神就如同看一个将死之人一样,末了还冷笑一声告诉我说他小小卦摊不值钱,却能换的龙王一命,当真是天下最划算的买卖。说完他当下就化成白烟消失在大街上”

龙王见对面的唐王端着玉盏一脸疑惑,它也猜到为什么却偏偏要来寻求他唐王搭救。于是泾河龙王也不等唐王发问而率先说道:“好在我在天上还有些旧相识,加上其他几大龙王兄弟几个帮衬,让我提前知晓了,天庭要在后天午时三刻将我押缚剐龙台问斩。行刑的正是陛下你那宰相魏征!”

:“你要朕如何帮你?”唐王没有再过多的言语直接问到

泾河龙王听了心中一喜,知道自己此行事情算是成了。于是乎说道:“陛下身上有气运傍体,加上身藏龙气,一般的天将神仙若是没有旨意也不能随意接近陛下,陛下只需要明日将那宰相魏征招入宫中拖住半日,然后将他的配剑换掉让他再来斩我即可”

说着泾河龙王手掌拂过桌案,变出一把剑来,指着桌上的剑说道:“陛下明日拖住他半日后就将他的配剑换成这把,在下就可留得一命”

唐王拿起桌上的剑仔细端详,表面几乎与魏征平日所佩戴的剑一模一样。抽出一看,只是这剑与其他剑相比没有那么锋利罢了。于是打趣的说道:“怎滴龙王,这剑不过是不像那些个神兵利刃般锋利罢了,但砍一颗头颅却也是绰绰有余了,你莫不是怕自己一剑下去死不了还要再讨一剑?”

待心中安定几分,泾河龙王才喝这第二杯茶一边说道:“陛下有所不知,我龙族哪怕是砍头只有头跟身体还有一层皮连着,我们的尸身只要丢入了水中我们都还能慢慢活过来,我给陛下的这把剑正好一剑砍下来头跟身体还能连着一层皮,到时候鲜血喷涌,剐龙台上估计都是我的鲜血,他们那里还会发觉这些。”

唐王不由得心里一叹,:“真是好本事啊”随即正襟危坐看着眼前的泾河龙王严肃的说:“朕救你一命,你当真护我大唐百年风调雨顺?”

龙王不敢含糊,一脸认真的答应:“陛下宽心,只要陛下愿意搭救,在下自然敢已天道立誓!保你唐国百年别说风调雨顺,自是五谷丰登也没问题”

唐王低头没有说话,只是眼中精光闪烁失神的看着手中玉盏中的茶水。过了一会才将手中的玉盏看随意实则有力的放在桌案上,淡淡的说道:“好,朕答应了”

当这一句话落下,忽然四周一片寂静,连空气都仿佛停止了流动。

唐王只感觉眼前忽然一黑,眼皮好像很困不受控制一样闭上了。

他立马警觉的睁开双眼,只是再睁开双眼时,发现自己却还是躺在车鸾的床榻上昏睡,现在仿佛是刚刚醒来一样。

难道刚刚只是一个梦?他有些不信,此时正好车鸾外面传来一阵刀剑归鞘的声音,于是他问道:“护国公,外面发生何事?”

护国公秦叔宝听到车鸾内唐王的话立马回禀道:“禀告陛下,刚刚恐怕是遭妖了,忽然狂风大作黄沙漫天只是现在又突然之间消失不见,一切恢复正常”

唐王有些不死心追问道:“难道刚刚就没有一身着明黄衣服,模样狼狈不堪的男子阻拦朕的圣驾?”

:“禀告陛下,这一路臣等先前早已经肃清了,并没有人的踪迹。”秦叔宝回禀道

:“难道这真是一个梦?”唐王不可置信的自顾自说道:“可是这梦好歹也太真实了,一点梦的迹象都没有啊”

但他目光往那一撇,桌案上却是静静的躺着一把剑,与他刚刚梦中反复端详的那把一模一样。

——————————————————————————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