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外八门之八大奇门》掌中人的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外八门之八大奇门

小说:悬疑

作者:掌中人

简介:天下奇门有八,分别为盗门、蛊门、机关门、千门、兰花门、神调门、红手绢、索命门。在历史的长河中他们逐渐隐没,但从未消失,今天我就来说说我跟随我爸踏足江湖的那些事……

角色:

外八门之八大奇门

《外八门之八大奇门》第0003章 我爸回来了免费阅读

大家的目光全都移到了我的身上,我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件事,赶忙问他:“你确定吗?”

毛子的手指向了自己的脑袋:“我拿我的人头保证,我是亲眼看到的,当时把我吓得都尿了裤子,回家就病了,要不是我爹给我拣了药,估摸着我现在还在家里躺着呢。”

毛子的这番话把我奶奶的身份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我不由自主的看向了堂屋里的棺材。

黑色的漆在昏暗的灯光下反射着光芒,覆棺之后棺口跟地面紧密的贴合,看不见任何的缝隙,

再看髫暨(供桌)上的黑白相片,在白蜡烛的映衬下是格外的恐怖,让奶奶微笑的面容多了几分阴森。

我浑身一抖,深吸了一口气,咬牙说:“我奶奶你们不知道吗?一辈子的好人,平时连一只蚂蚁都不舍得伤,怎么会喂西沟里的东西?有可能是她处理猪血时无意间的所为,别瞎想了。”

毛子没有在说什么,其他人也跟我们分散了一些,至于李伯,那是总往堂屋里瞄,好像在瞄着什么东西。

我疑惑的问他:“你在看什么?”

李伯摇了摇头,没有告诉我,只是往堂屋看的越来越频繁,好像有什么在深深地吸引着他。

看他这样我也跟着仔细看去了,不过我什么异样也没发现。

就在我有些不明所以的时候,髫暨上的白蜡烛突然熄灭了,然后我奶奶的遗像啪的一声盖在了髫暨上,好像玻璃还碎了。

这时李伯才慌张的跟我说起来:“我,我好像看到你奶奶的遗像变了,她的腮帮子变成了红色,跟,跟她的遗容一模一样。”

十几个汉子,全都是一激灵,毛子咬牙说道:“李伯,你看清楚了吗?”

李伯也不确定,他说:“你把遗像翻过来不就知道了吗?”

毛子的头发都炸起来了,结结巴巴的骂起了李伯:“李老二,你,你开什么玩笑?要,要去你去。”

其他人说了起来:“还是不要动了,免得弄出什么不能收拾的事。”

李伯立马抓住了我的胳膊,犹豫了半天还是推了我一把:“小墨,遗像翻了不竖起来对先人不敬,她虽然不是你的亲奶奶,但可没把你当外人,我们当中只有你跟她最亲,你去把蜡烛点了,把遗像扶起来。”

说实话,我很怕,但我却无法推辞,因为奶奶几十年的养育之恩我报答不了,只能尽我所能在现在多做一些事,所以我朝堂屋走去了。

这个过程中我走的是非常快,眼神也是笔直的盯着髫暨,没敢往其他地方看。

当我站在髫暨的近前,我赶紧用打火机去点蜡烛,可是蜡烛竟然跟纸钱一样,点着之后立马就熄灭了。

尝试了好几次,打火机都滑到了地上,让我只能放弃了。

我抓住了遗像,把它扶了起来,不过并没有看到李伯所说的景象,我奶奶的样子很正常,玻璃也没有碎,甚至没有了阴森的感觉。

我呼出了一口气转身走到了门口,却看见李伯他们正死死地盯着我,眼珠都快瞪出来了,恐惧的样子就跟马上要窒息了一样。

毛子率先反应了过来,大喊道:“阿墨,快过来!”

我来不及多想什么,就地打滚,滚到了院子里。

毛子一把抓住了我的衣领,把我给拽了起来,然后我跟随他们看向了堂屋。

这一看那是差点把我的魂给吓出来,因为我奶奶的棺材上爬满了毛爪子,密密麻麻的样子就跟布满了长毛的蜘蛛一样。

“咚,咚,咚……”那些毛爪子有节奏的敲着棺材,跟敲门的声音差不多。

李伯缩在了我们的身后,毛子赶忙喊了起来:“快,快给黄老爷子打电话。”

李伯颤颤巍巍的拿出了老年机,但刚按一个号码就掉在了地上。

毛子是恨铁不成钢,他捡起了老年机就问号码,然后拨打了起来。

电话通了,毛子还按了免提,但是我们听到了奇怪的声音,“咕咚咕咚~”就像是煮开的水一样。

“喂,黄老爷子!黄老爷子!”

毛子喊了半天,那头回答他的就只有水的咕咚声。

我赶忙问道:“怎么了?”

毛子急的满头大汗,挂断电话之后再次拨了过去,依然通了,但还是水的咕咚声,这叫毛子忍不住大骂:“黄老爷子还有心思泡澡?咱们这边都快起天了,这家伙!”

他愤怒无比,那些毛爪子动了,顺着棺材爬到了下边,然后把堂屋的土挖出了洞,全都钻进了棺材里。

它们进到棺材里会发生什么事可想而知,我来不及多想什么,赶紧冲了过去。

毛子也没有心思管电话了,来到了我的身边,跟我一起推起了棺材,接着是其他人。

十几个人的劲使在一处,无法奈何棺材半分,它就像是钉死在了地上,就算是挖机过来了也不可能撼动。

大家累的气喘吁吁,全都撒手了,毛子说:“完了,你奶奶的遗体肯定被那些东西给毁了,这黄老爷子关键时候掉链子,等回来了我非要好好的问问他。”

其实我的心里也有些生气,但是第二天一大早,村里人就来喊我们了,说黄老爷子的罗盘在西沟边上,看痕迹他应该是掉进西沟里了。

我们全都愣住了,仔细一想才知道昨晚电话里为什么会有水声。

而黄老爷子死了这可是天大的事,因为除了他没人知道他连襟的具体地方,我奶奶真就没法下葬了。

我们集合了全村的人,在西沟打捞了一天,一无所获,黄老爷子的尸体跟其他人一样,掉进西沟就没影了。

眼看天色越来越晚,我们也只能先回去了,这一回去就看到了两个人,一个是村长,另一个不是别人,正是我爸!

准确来说应该是我的养父,他正跪在覆棺前,表情看不出是喜是悲。

我刚想喊上一声,村长就来到了我的身边,打了一个手势说:“小墨,我费了好大劲才找到你爸,你可要好好跟他说话,不然把他气走了,老祖宗就只能晾在家里了。”

我叹了口气说:“黄老爷子死了,我爸回来也没用了,没人能给奶奶举行丧葬仪式了。”

村长睁大了双眼,表情是一阵的骇然,嘴张了半天也没有说出话来。

毛子凑了过来,他说:“丧事我也见过十来场,就那么回事,咱们有样学样,准能弄好。”

村长深吸了一口气,声音有些发颤:“你以为这么简单?要是这么简单的话谁都是师傅了,也就没有黄老爷子的事了,老祖宗的遗体要是继续摆在这,我们村就完了。”

村长话音刚落,我爸就站了起来,他看向了所有人,说了简短的一句话:“这是我们陈家的事,你们走吧。”

毛子他们全都看向了我,我想说些什么,但是我不知道该怎么说,因为我不是陈家人,做不了决断。

村长也是非常的吃惊,他说:“陈大胆,这棺材可是倒了,我们这么多人都翻不过来,你一个人能行吗?而且没有我们你怎么把老祖宗安葬?”

我爸没有回答他,背对向了我们,继续说:“我再说一遍,这是我们陈家的事,你们走吧。”

毛子的火气腾的一下窜了上来,大骂道:“别看你比我大,但你活的没我明白,出去打工几十年,没看过自己的老娘一次,这一回来就把我们支走,是惦记着老娘留下的财产吧?我告诉你,虽然阿墨不是陈家血脉,但在我们的心里他就是陈家人,他奶奶的钱也只有他能拿,你要是不怕老人家幻了找你麻烦,你尽管把我们支走。”

毛子的话说的很难听,我想劝两句,但谁知我爸根本没有放在心上,甚至还笑了起来:“我让你们走是想让你们活,难道你们想死在这?”

>>>点此阅读《外八门之八大奇门》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