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家有豆丁《佛门俗家弟子》小说最新章节目录,尚清北,夏月容 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佛门俗家弟子

小说:玄幻-无线流

作者:家有豆丁

简介:高考省状元穿越异世界,懵懂纯真的少年一路摸爬滚打。人心的考验、生死的历练,一副宏伟的画卷缓缓展开。追逐长生路,亲友渐衰、红颜变老,前面漫漫,能否坚守本心?故事刚刚开始,且看尚清北佛门俗家弟子的异界之旅。

角色:尚清北,夏月容

佛门俗家弟子

《佛门俗家弟子》第1章 不想当和尚的少年免费阅读

阿陀寺。

香客居小楼。

小楼房间里,床榻上平躺着一位少年,仿若熟睡。

少年一袭白色练功服,整洁素净,皮肤白皙,五官精致。

只不过,这位少年的面色很是怪异。

从他的脸上可以看到苦涩、愤怒、不甘以及一丝释然和解脱的情绪。

忽然,少年猛的睁开了双眼。

旋即翻转身体,扑跪在床榻上,痛苦的抱住头,双手深深抓进头发里,翻滚、摇晃、撕扯、捶打,口中发出阵阵凄厉的哀嚎。

数不清的记忆片段在少年的脑海中不停的流动、放映。

良久,少年猛地抬起头,此时他的双眼已是赤红一片,眼球上充斥着血丝。

眼前的场景和脑海中的记忆告诉他,他穿越了!

这时,门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来人用力的拍打着房门,焦急的问道:“清北哥,清北哥,你怎么了?是哪里不舒服吗?你可别吓我啊,千万别想不开啊,你要是去了,我可怎么办呐~”

门外的呼喊声渐渐地夹带上了哭腔,担心、害怕、不知所措。

少年渐渐回过神来。

想来是刚才屋内的异常声响惊动了来人。

少年的脑海中顿时显现出一组画面。

十年前的某一天。

尚府门前。

天气阴沉,微微下着小雨。

一位醉酒的锦衣中年男子正呵斥着他的下人,对着一个小乞丐拳打脚踢,小乞丐被打的蜷缩在一起。

从中年男子的秽语中得知,小乞丐似乎有些痴傻,不懂让路,因此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这一切被刚从尚府走出的稚童看在眼里。

稚童心生怜悯,叫嚷道:“别打了,别打了。”

稚童的身旁,一位管家打扮的男子大手一挥。

顿时,一群家兵身着甲衣,从尚府冲出,刀剑出鞘,指向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被眼前的场面吓得贴在了墙上,酒意全无。

随即跪倒在地,作揖道:“小人福来酒馆的掌柜,无意冒犯各位大人,还请恕罪,还请恕罪。”

管家看都没看他一眼,最终吐出一字:“滚!”

中年男子连忙磕头道:“多谢大人,多谢大人。”

然后连滚带爬的跑远了。

稚童向小乞丐走去。

小乞丐翻过身,没有哭,却露出了一副纯真的笑脸,这笑脸,比阳光还要灿烂。

稚童对小乞丐充满了好奇。

也被他阳光的笑脸所感染。

此后,小乞丐被稚童父亲收为义子。

稚童与小乞丐一起长大,无话不谈,犹如亲兄弟。

门外的声音他熟悉不过,那是小乞丐,司五柳。

而他便是稚童,尚清北。

他强迫自己一定要冷静,毕竟穿越之事过于惊世骇俗,不能让任何人知晓。

于是,尚清北在脑海中搜索着令其痛苦的往事。

一瞬间,尚清北找到了想要的画面,他想了想,言语中饱含悲痛道:“五柳,不用担心,只是想起了母亲,一时伤痛欲绝无法抑制,现在好多了,你忙去吧。”

门外的司五柳闻言,后怕的拍了拍胸口,说道:“哎呦我的哥哎,你可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要寻短见呢!要说那夏月容小姐是长残了不假,可人家以前也是出了名的小美人胚子,你如今在尚家的地位也就那样,真要是入赘到夏家,想来是能过得好些,你至于吗?为了逃避婚约躲到这阿陀寺里,难道你真要出家当和尚?清北哥你就听五柳一句劝,那个……”

尚清北愕然,“出家当和尚”这几个字眼传入他的耳朵,使得他猛然一惊,心中顿时卧了个大槽。

他急忙奔向房门,想要打开门向司五柳问个清楚。

当手指触碰到房门的那一刻,画面仿佛静止一般。

尚清北智商上线,及时刹车,同时未知的恐惧使得他汗毛倒竖。

他猛然察觉,现在不适合与任何人见面,万一露出马脚,后果不堪设想。

尚清北退回脚步,有些莫名的烦躁和焦虑,连忙大声说道:“五柳,我,我累了,你先回去吧。”

司五柳闻言,欲言又止,伸了伸手,又放下,带着忧虑长叹一声,转身离去。

见司五柳离去,少年在屋内来回踱步,神情中带着焦急,一眨眼的功夫,做了和尚可还行?

“不行,不行,当和尚可不行,酒、肉、美女戒不得,想办法,得想个办法。”少年暗道。

他抬起手看了看,空空如也…..

在身上胡乱的翻找着,空空如也……

床上、床下一顿猫抓狗刨,空空如也……

少年颓然坐在床上,沮丧和不甘溢于言表,传说中的穿越神器金手指呢?

突然,他灵机一动,似是想起了什么,于是把手放在嘴边,带着期待和窃喜的笑容,小声呼唤道:“系统,系统。”

可随着时间的流逝,少年的笑容逐渐僵硬。

就这?就这?

想到自己穿越之前,刚刚查到的高考成绩,东山省省状元!

如此成绩必然会被清华、北大争相录取,钱途一片光明。

结果录取通知书还没收到,却被狐朋狗友一顿灌酒,莫名其妙来到了这里。

美好的大学生活,它走丢了。

尚清北不禁有种泪流满面的感觉。

“淦!”

尚清北口吐芬芳。

他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在这种情况之下,一切都是未知,所能依靠的唯有自己。

于是他盘坐在床上梳理着脑海中的记忆,思索之下,渐渐有所明悟。

目前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尽可能的融入这个世界,慢慢摸索,苟着!

通过回忆,尚清北对这个世界有了初步的了解。

这是一个由修士统治的世界,以西域佛门、北境仙宗、南海妖族、东岛魔教四大道派为尊。

而他乃是一名炼体境十层修士,哦不,现在是炼体境九层。

尚清北,出身尚家,尚家乃是北境天衍城八大世家之一,排名第五。

而他是尚府三房独子,年十六,尚家长孙。

其修为在家族资源的倾斜之下,只差一步便是仙凡之别,可谓天才中的天才。

可惜三年前,父母遇害,他悲痛之下,无心修炼,修为倒退至炼体境九层,并且还在持续倒退之中。

修士的世界,没有法律,没有民主,修为决定地位!

失去了父母的庇护,加上修为倒退之事,使得他在家族中的地位一落千丈。

从天才沦为废物,不过短短的半月时间,而尚家为了遮丑,将此事隐而不宣。

三天前,尚家与同为天衍城八大世家之一但排名第一的夏家结为同盟,两家以尚清北、夏月容做“添头”,并为他们签订了婚约。

夏家势大,欲招尚家麒麟子尚清北为婿,入赘夏家。

而尚家这边,尚清北身为尚家长孙,又是修奇才,家族地位崇高,多少有些清高和目中无人,做事肆无忌惮。也因此被不少人怀恨在心,被视为肉中钉、眼中刺,在他们的谋划下,尚家欣然应允。

尚清北知道这件事后,怒火中烧,他堂堂七尺男儿,一向是他人仰慕的存在,岂能入赘为婿,平白遭人笑话?

恰逢听到司五柳说起阿陀寺开寺收徒在即,便带着司五柳连夜出逃,来到了阿陀寺。

尚、夏俩家与各修仙宗门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为了以防万一,加入阿陀寺,也是无奈之举。

要说这阿陀寺也是神秘莫测。

北境乃是仙宗的道场,而阿陀寺却是佛门圣地。

身为佛门却能够在仙宗道场宣扬佛法,可见不一般。

不过阿陀寺虽然能够仙宗的道场宣扬佛法,且不受限制,却也被北境修士所抵触。

如此一来,也不失为一个藏身的好地方。

然而天不遂人愿,尚清北在离家出走的途中遭人暗算,身重灭魂散之毒。

身中此毒,必将魂飞魄散。

也就有了如今魂穿之事。

尚清北此时喜忧参半,忧的是自己在尚家的地位真如司五柳说的那般,“也就那样”,沦落为“工具人”。

喜得是,未来媳妇他曾多次见过,那可真是美得冒泡,只不过青春期长了青春痘,掩盖了她得盛世美颜。

那脸蛋、那身段、那皮肤…

尚清北想到此处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感谢这个世界对青春痘的认知。

感谢夏月容的青春痘长的这般长久。

使得夏月荣因痘遭嫌,便宜了自己。

可转念一想,自己马上就要当和尚了!

尚清北恨不得将这身体的原主人揪出来痛打一顿。

好好地俏媳妇不要,离家出走当什么和尚!

上门女婿他怎么了!他怎么了!不用买车买房,他不香吗?嗯?!

想着想着尚清北又把上辈子和现实搞混了。

他伸出双手在脸上拍了拍。

嗯,要保持冷静,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

“空即是色,色即是空”。尚清北双手合十,诵念道。

然而尚清北不知道的是,这句佛偈被此时正在听墙角的司五柳听到了。

更不知道的是,在他诵念这句经文的时候,在阿陀寺的深处,一座隐蔽的祠堂中,一颗古老黝黑且纯净的佛珠,刹那迸发出金色的光芒,那光芒一闪而逝。

佛珠旁,盘坐着一位白胡子老僧。

老僧从入定中猛然睁开双眼,他双眼深邃,沉浮着花草树木、日月星辰。

老僧身着袈裟,身材匀称,周身佛光普照,脸上没有一丝褶皱,仿若岁月也难以伤其分毫。

此情此景,莫不昭示着这是一位境界高超的佛门高僧。

老僧双手合十,面带喜色,嘴唇微动:“阿弥陀佛!”。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