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魔刀弑天》唐文阳宁秋琳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魔刀弑天

主角:唐文阳宁秋琳

作者:沧海木木

类型:玄幻奇幻

简介:捕快唐文阳被魔刀附体,大杀四方,快意恩仇,游离在正邪之间,亦正亦邪,为了救心爱之人,甘愿化魔!
是堕落还是隐忍?
看魔刀如何破碎虚空,弑天!

魔刀弑天

《魔刀弑天》第1章 刀成免费阅读

幽州天台山。

时值寒冬腊月,山顶大雪纷飞,一栋耸立在山顶的茅草屋在狂风怒号的暴风雪中摇摇欲坠,好像随时都会被掀飞,湮灭在茫茫雪海之中。

然而,茅草屋却始终坚韧的对抗着风雪,并且从里面传来叮叮当当的声音。

室内,温暖如春,不,炎热异常,让屋顶积雪都化为水滴,沿着顺滑的茅草屋顶顺坡而下,落在茅草屋前后两侧的地面上,很快就变成了一根根冰凌子。

屋内,一个五十多岁的精壮的汉子赤着臂膀,左手拿着铁钳,夹住一个刀胚,右手持锤,挥汗如雨的敲打刀胚,节奏怪异,分别是七下长,三下短,然后又变为三下长,七下短,接着叮叮的连续击打十八下,短促而有力。

如果有第二人在,就会大吃一惊,谁能想到销声匿迹十五年的幽州最顶级的炼器大师徐烨子大师竟然藏身在如此简陋的茅草屋内,还是四季积雪的天台山山巅之上,人迹罕至。

徐烨子大师一生只炼制了三把兵器,如今全部排名在天下兵器谱前十之内,特别是一对勾魂钩,排在第四的位置,这样的傲人本领让各大家族、宗门为之青睐,不惜重金招揽,许多年轻炼器师纷纷登门,想要拜入徐大师门下。

可就在如日中天的徐烨子大师炼制出勾魂钩后,突然消失在人们的视线中,十五年不见踪影。

谁能想到,堂堂第一炼器大师竟然隐藏在天台山上,炼制一把刀,而且,一炼就是十五载!

常人常说“十年磨一剑”,而徐大师竟然耗费十五年时间,就为了打造一把让他满意的刀!

叮叮当当!

徐烨子大师一口气敲击了一千零八下,就算他内力丰沛,也有些吃不消了,他深吸一口气,腮帮子突然鼓起,嘴里嚼了几下,突然喷出一口鲜血到赤红的刀胚上。

嗤嗤!

水汽升腾,鲜血遇到了滚烫火红的刀胚顿时变成了水汽,而嫣红的血液却渗入到刀胚之中。

此时,这件刀胚已经成型了七分,而且,被徐烨子大师不间断的锻造了十四年十一个月零三天,从未间断过。

刀胚原料乃是一块天外陨铁,别看自由拳头大小,却足足有六十斤重。

锻造了十五年,还剩下五十九斤!

徐烨子大师施展的是江湖失传的精炼叠打术,此术要求叠打次数惊人,其本质是用量变达到质变,往往最少击打十万、百万下之上。

他得到了天外陨铁后,就发誓要打造一把绝世宝刀,打败所有的武器!

如今,这刀胚已经被打击打了七千一百一十七万下,同时喷了三万七千九百六十一口精血,以血养刀!

这血炼之术也是徐烨子大师偶然间得到的,钻研后惊为天人,无法自拔,第一次就施展在这刀胚上了。

他期待,打造出一把绝世神刀!

嗡!!

刀胚喝了徐烨子大师三口精血后,发出一声高亢的嗡鸣,震动的茅屋微微晃动,屋顶还没有熔化的积雪纷纷滑落下去。

徐烨子又惊又喜,端详宝刀,就见粗糙的刀胚有流光闪动,寒气逼人,杀气腾腾,似乎蕴含了强大的破坏力,就算在火炉上也散发着寒气。

徐烨子大喜,忘记了疲惫,再一次抡起铁锤重重的打了下去,叮铛铛铛的声音,在他耳中,好像变成了仙乐,让他充满了无穷力量。

三天三夜后,徐烨子形容枯槁,嘴角已经没有了鲜血,几次都想停下来,休息休息,然而每到这个时候,刀胚就发出一片寒光,让徐烨子好像失去了心神,不顾疲倦的继续挥动锤子。

右手虎口,被震裂开来,鲜红的血液顺着锤柄迸射到刀胚之上……

又过去一天一夜,徐烨子几乎变成了骷髅,浑身的精血流失了九成九,完全机械的挥锤,叮当的声音时断时续,不过,刀已经成型,而且,就算徐烨子没有落锤,刀胚依旧慢慢的延展。

当!!

最后一声轻响,一把漆黑的泛着幽幽寒光的长刀就出现在徐烨子的手中。

刀长三尺三寸,宽七寸,刀锋寒利,刀背呈现锯齿状,显得狰狞,而刀柄达到半尺。

徐烨子打造了此刀十四年零一个月七天,在刀成的瞬间,神智恢复了一丝。

“哈哈哈哈!”徐烨子仰头长笑,把长刀高高举起大叫道:“我成功了,成功了!”

他的笑声充满得意,却带着沙哑,就好像破锣一般。

然而,颜色如同墨一样的黑刀突然爆发出一片寒光,刀锋倒转,从头到脚一下子就把徐烨子劈成两半!

仅有的鲜血不等呲出就被黑刀吸收的干干净净,好似干尸一样的尸体跌入到炉子里,很快就化为了灰烬。

嗖!

黑刀破空而出,冲破了茅草屋,射向高空,眨眼就消失在漆黑的夜空之中。

天上无光,黑刀,黑色的夜空,漆黑一片!

……

天色微亮,东阳县的县衙大门就吱呀的打开,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拿着一把扫帚出来,哈了一口气,开始挥舞扫帚清扫县衙门前的雪。

虽然地面上的积雪只有薄薄一层,只要太阳出来,就会熔化,可少年还是清扫的一丝不苟。

少年叫唐文阳,无父无母,是一名候补捕快,因为他居无定所,就被特许住在县衙之内,不过,县衙里面的挑水、劈柴、扫地等杂务都让他一个人做。

一会儿,唐文阳就把县衙前的一条街扫的干干净净,而他的额头也冒出了汗珠,一张俊俏的面孔红扑扑的,越发显得英俊。

“小阳,先别干了,吃饭了!”老管家池福探出头,朝着唐文阳喊了一句。

“好的,马上就完了!”唐文阳飞快的又扫了几下,拎着扫帚跑回了县衙。

虽然唐文阳是候补捕快,却享受不到捕快的待遇,只能与仆人住在一起,吃的饭菜也与仆人一样。有时候,老管家池福能偷偷的塞给他一个鸡腿,就算打牙祭了。

早饭是清汤清水的稀粥,配上一碟咸菜,两个大白馒头,唐文阳却吃的津津有味。

今天,是陪小姐去严楞寺上香的日子,必须打起十二分精神,不能有丝毫的差池。

这是唐文阳另外一个身份–县令池增独生女池月莲的保镖。

第1章 第2章 第3章 第4章 第5章 第6章 第7章 第8章 第9章 第10章 第11章 第12章 第13章 第14章 第15章 第16章 第17章 第18章 第19章 第20章 第21章 第22章 第23章 第24章 第25章 第26章 第27章 第28章 第29章 第30章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