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地府典当行》路远陆梦秋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地府典当行

作者:卿叶

简介:路远收到一块阴阳令,觉醒了阴阳使者身份。“没想到有人比我的脸皮还要厚!”“这是我见过最有趣的一个人。”“别拦我,不杀此子,我不甘心啊!”……呜呜,我也不想啊!不当就得死啊!

支持正版阅读:番茄小说

地府典当行

《地府典当行》第1章 我有一个典当行免费阅读

“多幸运遇见了你,多幸运爱上了你……”

路远躺在摇椅上,身体随着摇椅惬意的晃动着,嘴里哼着自己喜欢的曲子。

路远,二十一岁,大学毕业后子承祖业,继承了祖上的典当行,平常也就看看店。

典当行分前后两院,前院是店,不大的店内摆着几张半人高的实木柜台,靠墙的地方放着几把椅子,便于等候休息。

实木柜台的地基比店内其他地方略高,对应着挂在典当行墙上的规矩。

“典当开、我为利、你救急、屏障高、你常思;我不见你疾苦,你勿劝我大度。”

后院是集卧室、厨房、茅厕、杂物屋等一体的起居场所。

因为典当行很少有人光顾,小日子倒是过得十分自在。

“老板?老板?”

听到有人喊老板,路远停下摇椅起身,透过柜台,只见门口站着一个四五十的老伯局促地向里面张望着。

见路远露了个头,老伯这才安心的进来。

“大小多少可快典,成千上万均得当。欢迎来到路氏典当,请问老伯有什么可以服务的?”

见到有生意上门,身为老板的路远自然而然的对着老伯打招呼。

“俺,俺不是来典东西的。”

可能是路远太过于热情了,老伯神色略微紧张。

不是来典东西的?

路远神色一呆,难道是来找茬的?

“俺,俺是来卖东西的。”

察觉到路远神色不对,老伯慌忙解释。

“不知老伯您要卖什么?”

来者皆是客,只要不是来捣乱的,一概不拒。

路远再次恢复原本的服务态度,礼貌的向老伯询问着。

“老板,您,您给看看这东西值多少。”

说着,老伯神色紧张的从怀里取出一个包裹,放在柜台解开,只见里面躺着一块令牌。

这是什么东西?

在老伯希冀的注视下,路远伸手拿起令牌,把脸凑近细细的观察着。

令牌整体呈暗红色,大小约莫巴掌大,表面刻着“陰”字,翻过令牌,只见背面刻着“陽”字。

“阴……阳……?”

凑近令牌,路远用鼻子轻微嗅了嗅,也没有闻到泥土的味道。

摩擦着令牌的表面,路远皱着眉头通过指头传来的触感感受着。

不是木头。

不是金属。

自己竟然看不透这令牌的材质?

而且还没什么历史的痕迹?

路远作为典当行的老板,眼力还是有的。但是这一刻他突然有些怀疑自己了。

“老板,老板?”

“啊?”

回过神,见老伯紧张的看着自己,路远把令牌放回柜台尴尬的笑了笑。

“老伯,这令牌您还是换个地方卖吧。”

“老板,这,这东西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老伯一见路远不打算收,有些疑惑。

这东西可是他从家里那些蒙了尘的老物什里扒出来的,想着应该能值几个钱才跑过来的。

“老伯,这东西经我判断,可能一文不值。”

老伯听到一文不值,脸色变得有些难看。

“当然了,也可能价值连城什么的。”

见老伯脸色有些难看,秉着顾客就是上帝的原则,路远慌忙补充道。

“那,打扰了。”

可能是没这福气吧?

老伯心里自我嘲笑一声,终究自己是期待太多了。

对路远说了一句打扰,老伯整个人有些失魂落魄的离开,入眼的,只是一个落寞的背影。

“……”

路远看着老伯离去的身影,默默一叹。

对于老伯这件事,他只能说很抱歉。毕竟他不是做赔本生意的,自己都不认识的材质,干嘛还收它。

咦?

这不是……

目光触及到柜台上的令牌,路远惊疑一声,似乎想到了什么,瞪大了眼睛。

“老伯,你的东西!”

路远赶忙抓起令牌来到门口,想要把令牌还给老伯。不过四处张望,路远却是没见到老伯的身影。

怎么走的这么快?

路远没瞅到老伯的身影,只好作罢。想着老伯回去要是发现令牌不见的话,肯定会回来找他的。

抱着这种想法,路远打消了继续寻找的念头,转身打算回到柜台,却无意碰到了柜台露头的钉子。

“嘶……好疼。”

路远抬起手一看,好家伙,手掌被钉子划破了。好在伤口不大,路远连忙把令牌放在柜台,匆匆的走向后院去处理一下伤口。

路远没有注意到的是,伤口流出的血沾在令牌上,红光一闪随之消失不见,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路远回去给伤口贴上创可贴,回来的同时手里还拿着一把小锤子。

“让你扎我,我锤死你,我锤死你。”

来到柜台,路远二话不说对着钉子就是一顿锤,嘴里还不断对钉子恶狠狠的嘟囔。

“噗嗤~”

一声轻笑响起,路远停下手中的动作,四处看了看,有些疑惑,自己刚才好像听到了笑声。

周围没有人啊,难道是自己幻听了?

路远等了一会儿见没有动静,扬起锤子准备再砸一下时,一个声音响起来了。

“小家伙,那钉子不就扎了你一下吗?”

“我可是有仇必报的!”

路远下意识回了一句,突然想到店里就自己一个人。手中的动作一顿,锤子从手中滑落,“咣当”一声掉在地板上。

“谁?!”

路远后退靠在墙上,一边警惕的询问,一边手在墙边摸索着,想再找一个顺手的家伙防身。

“这呢~我是阴阳令啊~”

阴阳令?

路远一愣,寻着声音的来源望去,只见柜台上静静的躺着被老伯忘记的令牌。

“是……是你在说话?”

路远小心翼翼的靠近柜台,喉咙滚动一下,声音发颤。

“是啊~”

“小伙子,恭喜你了,你是继上任阴阳使者后第一个激活了阴阳令的人,成为新一任的阴阳使者。”

“阴阳使者?”

路远疑惑的望着令牌,有些不明白他的意思。

还有,我什么时候激活了阴阳令?

“是这样的……”

见路远迷迷糊糊的,阴阳令开启了自己的解说模式。

原来,沾染了路远手掌伤口的血,这才让阴阳令激活了。

而阴阳使者,是数千年前的一次量劫产生的。

那次量劫,使得天地通往人界的通道被打断,从此天地人三界分离。

天道有感,给人界留下一线天地两界的机缘,让人界有人替天地两界代言,不对是代言。

作为地界的代、代表,就是掌控阴阳令的阴阳使者。

“这么说……我就是地界的代理人了?”路远瞪大了眼睛。

地界代理人啊,代理一整个地界,多么牛掰的身份。

看着沾沾自喜的路远,地灵古怪的沉默着,他想起来,以前好像也有人是这样的。

地灵,是阴阳令器灵的名字。

原本阴阳令是没有器灵的,不过经过数代阴阳使者的温养,阴阳令成功诞生了器灵,还自己起了个名字。

“地灵,我当阴阳使者都需要做什么啊?”

平复了激动的心情,路远开口询问起自己的职责。

“……”

地灵沉默了片刻,声音有些诡异:“我们先去地界的地府一趟吧。”

“啥玩意?”

路远惊叫一声,瞪大了双眼看着阴阳令。

地府啊!

这可是死人去的地方,他活的可是好好的啊!

“你现在也算是任职于地界的地府,不去地府你还想去天庭不成?”

被地灵没好气的怼了一句,路远尴尬的笑了笑。

在他的印象里,地府就是人死了之后才去的,因此他对地府难免有些抗拒心理……

第1章 第2章 第3章 第4章 第5章 第6章 第7章 第8章 第9章 第10章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