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在修真界活着的那些日子》大朋友的问号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在修真界活着的那些日子

作者:大朋友的问号

简介:每个人都背负着生存的使命,但是洛蘅始终不明白为什么母亲明知自己难以活下去,却还是固执说着:活下去。所以,过去发生了什么不重要,她,活下来了。灵渊微,修真界鼎鼎有名的年少英才,虽口不能言,但却无人敢小看,直到,她来了……

支持正版阅读:番茄小说

在修真界活着的那些日子

《在修真界活着的那些日子》第一章:破结界 盗医术免费阅读

灵犀山,修真界人人向往的修真派,常年仙气缭绕,灵气充沛,据说,就算没有灵根之人,只消在这灵犀山住上 十年五载,也能保准你延年益寿。

而在此刻正在休憩的洛蘅看来,这延年益寿一说大概是假的,她可没觉得自己的寿命又延长的趋势,唉,活一年少一年。

忽然,不远处传来一声叫喊。

“洛蘅,云伯让你去将后院的落叶扫了。”一青袍弟子从拐角处出来,见到在松柏下呼呼大睡的人后,扬声说道。

被唤作洛蘅的人似乎也没睡熟,听到后,便扬扬手,无精打采道:“知道了,我这便去。”

“你可快点啊,云伯找你找了半天了。”小弟子说完便急匆匆跑开了,前院还有好些杂事等着他呢!

心想:等我兢兢业业的干完这些琐事,得到前辈的赏识,说不定就能成为灵犀山的正式弟子了。神采飞扬的样子,与洛蘅的萎靡全然不同。

也怪不得他如此想,灵犀山的名号在修真界如雷贯耳,比之所谓的修真界第一门派的雾川门更响亮。

至于原因为何,洛蘅觉得,大概是雾川财大气粗,令人有些嫉妒,这里面嫉妒的人自然也包括她自己。

没办法,作为一个只能靠自己双手挣钱吃饭的修真界微不足道的小道长,所有有钱有势的门派和个人都是她嫉妒的对象,包括现在的东家——灵犀山。

本来一年前她的第一投奔对象是修真界第一门派,听说富可敌国的雾川派,但是考虑到雾川派中一些奇奇怪怪的做派。

洛蘅也顾不得那些稀罕的灵丹妙药了,只能退而求其次,到了灵犀山做一个外门扫洒小厮,毕竟那些个难以把握的人和事,还是离得越远越好。

“唉!”看着这遍地的落叶,洛蘅支着扫帚,发出一声长叹。

“叹什么气啊,我啊,这是给你创造机会!等你做了内门弟子,你会感谢我的!”一老者靠坐在石桌旁,手里拿着一壶酒,喝了一口后,好不惬意的说。

“哦!”洛蘅无话可说,面对这样一个热心肠的长辈,能说什么呢!

“你看看你那没出息的样子,我和你说啊,这灵犀山的内门弟子可不是人人都能做的,但凡你做了正式弟子,就意味着一只脚踏入了大乘。”

洛蘅停下动作,转过身来望着他,道:“云伯你在这里扫了几十年的地,都没成为内门弟子,我才来多久,再说了,若当真要我熬个三四十载才能当什么内门弟子,我还修什么真啊,直接养老得了。”

“嘿,你这个不争气的娃娃,你去打听打听,这修真界谁五六十的年岁就养老的,那南边儿巽峰山的苍山道长你听过没,四十岁始筑基,到如今已四十多个年头了,还没结丹,人家也没说养老。”云伯吹吹胡子,瞪着洛蘅道。

洛蘅笑笑,调侃道:“人家那是被招摇撞骗的道士摆了一道,说了一句什么命中有长生之相,就抛妻弃子就来修道,蠢到家了,倒是可惜了那万贯家财。”

“可惜你个头,人家那是有追求,哪像你,成天就是钱钱钱,都到灵犀山了,就不能争点气?你再看看人家灵渊微,看起来同你一般大,却已然是同辈中的翘楚了。”

“哦。”

“我给你说,你上点心,这……”

“咦,太阳落山了,该吃饭了,云伯,这地呢也扫干净了,我得吃饭去了,走了!”洛蘅说罢,便扛着扫帚大咧咧的往饭堂走去了,留下云伯一人在那干瞪眼。

说起云伯这人,没什么坏心眼,听其他弟子说早年的云伯也曾费尽心思的想做这灵犀山的内门弟子,但是要做这灵犀山弟子,除了天赋,机缘也是必不可少,而云伯恰巧又什么都没占,却又不愿下山,只能一辈子在这灵犀山做个杂物总管。

这样的人在灵犀山很多,个个都是奔着长生不老来的,就算无果,也总觉得这修仙之地待久了也是好的。

夜深,密林修竹暗影攒动,灵渊微正于院中打坐,忽而,一道微不可察的身影借着黑夜的遮挡倏然而过,仿佛风过无痕。

云渺阁外,一黑衣人左手持剑隐于屋檐,见巡防的弟子走过,便立时跃入院墙之内,这人刚往前走了几步,忽然想到什么,向四周望了望,未听见一点脚步声,犹豫了一会儿,将手缓缓往前探去。

果不其然,一道肉眼不可见的结界将整座云渺阁罩了起来,此人心想:也不知这结界是谁所下,还挺坚固,不过……

只见黑衣人右手轻抬,手指微动,捏了个诀,一道红光忽现,如一支穿云箭般,随着施术人的一声“破”,便立即冲向了结界,就在光芒触到结界时,结界便如云雾般退散了。

黑衣人的眼中似乎露出一丝笑意,走到门前,正想推门而入,谁知,一道泛蓝剑光忽至,带着森森寒意,朝着那双推门的手刺去,黑衣人见此,立即飞身退入院中,望向那道剑光的主人,只见一人长身玉立,着一袭翠衫,眸色淡淡,一柄寒剑握于手中,看不清喜怒。

黑衣人似乎知晓这人的来历,眼珠微转,脚步微动,转身就要飞身逃去,但那人修为甚高,早已洞察其举动,足尖轻点,霎时便追到了黑衣人身后,见黑衣人轻功了得,丝毫没有犹豫,手中寒剑运转,立时便挥了出去。

就在那柄剑将将要刺入后背时,黑衣人突然拔剑回身挡住,并借着竹林的细枝飞身回旋,将剑踢了回去后,便立刻运转周身灵力,朝着密林飞去,霎时便不见了人影。

灵渊微接住飞剑回鞘,右手轻握成拳,眉头微皱,眼中有些凝重,随后又回到了云渺阁查看情况。

第二日一早,灵渊微便来到天清殿,几位德高望重的长老都有些意外,在这灵犀山,谁都知三师叔灵渊微终日闭关修炼,从不轻易示人,往些时候只在修真大会上得见,今日怎地出关了。

待灵渊微向众长老行过礼后,灵域道长便问:“渊微今日前来可是有要事?”

灵渊微点点头,也不说话,从袖中掏出一本折子,灵清接过折子左右环伺了下,见其余长老均有所疑惑,便打开了折子。

“不会吧!口不能言?!”洛蘅一脸震惊的望着云伯,接收着这难以描述的信息。

云伯则一脸鄙视的看着洛蘅,一副朽木不可雕的口吻道:“这又不是什么秘密?修真界上上下下的人都知晓,谁像你,天天只晓得一个人蒙头睡觉。”

“怪不得……”洛蘅若有所思。

“怪不得什么?”

“没事,喝你的酒。”

“哦。”

其实,这也怪不得洛蘅,谁会毫无目的的打听一个口不能言、深居简出的人呢?就连那苍山道长,不过也是一时无聊,无意间听了几句旁人的谈笑。

他向来只顾自己。

过了一会儿,洛蘅又没忍住好奇问道:“为何口不能言?天生的?”

云伯喝了一口酒,满足的喟叹一声后,道:“哪有那么多天生哑声之人,但是为何会这样,我就不太清楚了。”

洛蘅撇嘴,看他这样,云伯急了,自己可是自称修真界的百晓生,虽然真的只是自称,但是绝不可以被一个小辈瞧不起,遂转了转眼珠子,朝洛蘅勾了勾手指,洛蘅见他如此,兴奋地凑了过去。

只听云伯小声道:“传言说,是其已故亲父所致,至于过程,除了几位长老,谁也不知。”

“没了?”

“没了!”

听见这话,洛蘅转身便走了。

与此同时,天清殿内,众长老神色肃穆。

“只身一人便敢闯入我灵犀山,还连破两道结界,此人究竟是谁?”说话这人,一身水墨色衣裳,面容不怒自威,此人乃是灵犀山三长老灵清道长,专门掌管山门刑罚的长老。

“山门结界乃是渊微亲手所设,渊微于此道已算修真界中的翘楚,此人竟能轻易破解。”四长老灵木道长面露好奇,看向站立在殿中的灵渊微,问:“渊微可看出那人年岁约几何?”

灵渊微看向他,眼中似有些赫然,但仍未说话,见他如此,各位长老便已了然:这擅闯者年岁竟与渊微相仿,修为甚至在渊微之上!

四长老凝眉思索:“与渊微年岁相仿的修士虽多,但是修为与渊微相当的,我们所知之中寥寥无几。何况……”

三长老道:“此人到云渺阁有何目的?云渺阁中不过是些藏书,若是只为功法,此人修为既已到了如此地步,想必也不必冒险前来。”

众所周知,修真界中,各家的绝顶的功法藏书向来都是存于门派德高望重的长老的识海之中,绝不会存放在书阁之中,这是为避免绝学外泄,门派衰微。

灵域抚须:“云渺阁虽无什么高深的功法,但是却有世所罕见的医书,此人若是不为功法,便是为这医书而来。”

灵犀山的医书向来不会束之高阁,若是门中弟子在此道上有擅长者,还会得精于医道的灵木道长亲授之,但如今的修真界愿意修习此道之人少之又少,灵木道长常常为此哀叹。

早些时候,灵渊微也曾在其门下修习过一段时间的医术,但是其过人的修真天赋却并未再医道上展露,因此只让其学了些皮毛便也就此打住。

余下弟子,无一人愿修此道,今年的弟子大选怕是也找不到愿习此术的。

灵渊微有些疑惑,昨日虽然只交手两招,但是并未发现此人有受伤的痕迹。

“听闻,一年前,各大世家均有医书被盗,就连血煞宫也不例外,盗书者修为颇高,尤其是一身轻功出神入化,连无影门的弟子都不曾见过此人真面目。不过,既知这人是冲着云渺阁前来,日后让弟子加强戒备,如若其真的为那医书,便是给他也无妨。”灵木道长有气无力道。

灵渊微朝他行了一礼,在座的其余几位长老都知晓他正为即将到来的弟子大选头疼。

——

作者有话说:

希望大家能喜欢,谢谢支持!

第1章 第2章 第3章 第4章 第5章 第6章 第7章 第8章 第9章 第10章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