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侯府萧三岁:太子的心尖宠》苏澜一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侯府萧三岁:太子的心尖宠

作者:苏澜一

简介:“若我让你有梦可依,有树可栖,那我可算得上夫人心里的如意郎君?”顾凤青在萧梓瑶耳边轻柔的说。萧梓瑶心想,她竟然嫁给了一个禁欲侯爷,虽然他拥有一张绝美容颜,但他却是半身不遂之人。她说:“自然算不上,因为你……”“因为我这残疾的双腿?如果我能站起来,是否就能成夫人心中的良人?”说完,顾凤青突然从轮椅上站起来,将萧梓瑶一把抱起,往床边走去……萧梓瑶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这一幕……

支持正版阅读:番茄小说

侯府萧三岁:太子的心尖宠

《侯府萧三岁:太子的心尖宠》第1章 谁把我埋了?免费阅读

越盛十三年,盛夏。

贫瘠的山路,遍地沟壑和碎石。

一辆马车在路上疾驰,一路颠簸,一行人跟在马车两侧跑着。

车夫在前面赶着马车,挥马扬鞭,嘴里不停的喊着“驾”……

马车里躺着一位女子,那女子缓缓睁开眼睛,头晕,恶心,想吐……各种复杂的感觉侵袭而来,难受至极。

车轮压上一块石头,突然的一阵颠簸,马儿前腿一抬,在空中发出一声惨绝人寰的叫声后,马车侧翻倒地,马车里的人从里面滚了出来,扑在了这满地的碎石上。

突然感觉喉咙口有一阵腥咸,她朝着旁边,吐出一大口血后,又缓缓闭上了眼睛。

迷迷糊糊中,看见前面有几个模糊的人影朝她跑来,口中还喊着“小姐……”

然后就再也听不见什么了。

再次有意识时,萧梓瑶听见四周传来接连不断的啼哭声。

嗯?怎么回事?怎么感觉身体动不了了?还有些喘不上气来。她睁开眼睛,怎么还那么黑?这是在夜里吗?

她朝前一伸手,摸到了什么松软的东西,她接着翻腾着双手,似乎感觉到了些许微弱的光。她继续翻腾着,这才发现,原来自己被埋进了土里。

该死,谁把我埋了?

她挣扎着爬出来,然后坐在旁边,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刚刚可没把她憋死。

旁边好像摸到了个木头样的东西,她拿起来一看,上面写着:“杜含双之墓”。她轻瞥一眼后赶紧将这木牌扔了,心想,真晦气,自己这是坐在别人的墓上了吗?然后赶忙爬起身,有些害怕的朝前走了几大步。

低头一看,发现她前面跪了四五个人,他们一见到她,都惊慌大叫起来,忽然就往四处逃窜。落后的那个女子在跑的时候被石头绊倒了,趴在地上,瑟瑟发抖,嘴里念叨着:“小姐,您就安心走好吧,玲珑定会多给您烧点纸钱的。”

安心走吧?烧点纸钱?萧梓瑶这才低头看了看自己,自己身穿一袭红衣,披散着一头的黑发。在这暮色下的山林里,像极了前来索命的红衣女鬼。

怎么回事?她不是正在宿舍打麻将吗?刚自摸了一把十三幺,嘴巴都快笑到抽搐,但在推牌的那一刻,突然听见宿管阿姨来巡查宿舍,她立马掀了桌子,拔腿就跑,却撞上了宿管阿姨身后的那个门卫大叔,他手里正拿着电棒……

自己这穿的是什么呀?大红色的锦裙,红色的布鞋,虽然沾满了泥,却也看得出来,这布料是上等货色。

她大步走到那女子身边,只见那女子赶紧把头埋进土里,嘴里大呼:“啊,小姐,饶命啊……”

她说:“喂,你别鬼哭狼嚎了。你刚刚叫我小姐?”

“是,小姐,玲珑下辈子再伺候您,这辈子您就安心去吧。”

那女子说话的语气还在瑟瑟发抖。

萧梓瑶一把托起那女子的头,让她看着自己,说:“小姐姐,你看着我,你确定我是你小姐?”

“是是是,小姐。”那女子仍旧带着害怕的哭腔,回答道。

萧梓瑶看着面前这女子,她身穿桃红色的薄纱长裙,头上扎着两个丸子发髻,还系着几根彩带,正是古代丫鬟的装扮。

萧梓瑶心想,这,怕不是自己穿越了?还是自己被门卫的电棒给电傻了?产生了幻觉不成?

在这荒山野岭,怕是也只有眼前这丫头可以帮自己答疑解惑了。

“嘿,小姐姐,你别怕,我不是鬼,我没死呢。”萧梓瑶拍了拍那个叫“玲珑”的女子。

那女子仍旧是低着头,一脸惊慌,萧梓瑶突然大吼一声:“玲珑!你连你小姐的话都不听了是吗?”

那女子似乎觉得这语气有些熟悉,便轻轻抬头,问:“小姐,你真的,真的没死啊?”

“我告诉你,现在天就要黑了,要是我死了,就剩你一个人在这荒山野岭,你才应该要害怕。你摸摸我,这死人有温度吗?”萧梓瑶吓唬她。

玲珑用手轻轻碰了碰萧梓瑶,果然感觉到了有些温热,突然破涕而笑,大喊:“小姐,你没死啊,真是太好了。玲珑都要吓死了。”玲珑突然就扑上来抱着萧梓瑶。

萧梓瑶抱着玲珑,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背,无奈的安抚道:“好好好,别担心,我没事我没事啊。”

玲珑又开始哭了起来。

萧梓瑶说:“玲珑,别哭了,你先跟我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玲珑看着她,轻轻摸了摸她的额头,说:“小姐,你是不是刚刚把头给摔坏了?你都不记得了吗?”

她摸了摸自己的额头,感觉是有些肿痛。

她说:“可能是吧。你快跟我说说,什么情况?”

“小姐,今天本是您出嫁的日子,但您不想嫁给那渊北侯,便在送嫁途中逃婚。然后,然后马车就翻了,您就从马车里摔了下来。”玲珑说。

“渊北侯?我为何要嫁给渊北侯?”萧梓瑶一脸的疑问。渊北侯?这么复古的职称,这难道自己是真的穿越了?

“小姐本是杜楚衡将军的女儿,是将军的掌上明珠,可将军前不久离世,大夫人便把本来许给大小姐的婚约许给了您,让您替大小姐嫁给渊北侯。”

“你口中的这大夫人,就是我娘?”萧梓瑶问。

“大夫人是小姐您的嫡母,并不是您的生母。”玲珑坐在萧梓瑶身边,继续说着。

萧梓瑶拍了拍头上的泥土,继续问:“那为何大小姐不想嫁给这渊北侯呢?”

“众人皆知,这渊北侯,缠绵病榻多年,终日不曾出府,还听闻,他不近女色。这还有谁愿意嫁过去呀?”玲珑说起来倒是有些委屈,“大夫人要小姐嫁过去,真是太残忍了。”

萧梓瑶回头看了看她刚刚爬出来的地方,眼神一亮,算是搞明白了,自己现在这具躯体的本尊,也就是杜含双,不想嫁给那病恹恹的渊北侯,所以逃婚,途中却不慎翻车,与自己的灵魂交换了。

那要如何才能换回去呢?再摔一次吗?

且慢,既然来都来了,那不如就体验一番古代的生活吧,就当是来旅游了,等玩够了再回去吧。

萧梓瑶起身拍了拍身上的泥巴,把凌乱的头发往身后一甩,说:“玲珑,天快黑了,快带路,我们回去吧。”

“嗯,小姐。”玲珑对她敞亮一笑,露出两个梨涡,还挺娇羞可爱。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