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致命偏宠:靳爷你甜度超标了》四喜丸子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致命偏宠:靳爷你甜度超标了

作者:四喜丸子

简介:【甜虐风,HE】靳寒生看着地上软软糯糯的小包子,屈膝想把他抱起来。结果手还没碰到他,长安就已经绕到他背后自觉地想要爬了上去,兴奋地叫道:“粑粑爬!”声音响亮,传遍了整个宴会厅。无数人朝这边望了过来。迟欢听得眉骨微跳,悄悄别过脸去,掩饰地喝了一口葡萄酒。靳寒生的脸色已经黑透,但还是转过身去把长安抱了起来。路过她时,咬牙切齿地出声:“魏迟欢,你给我等着。”迟欢皱眉。这明明不是她教的!

支持正版阅读:番茄小说

致命偏宠:靳爷你甜度超标了

《致命偏宠:靳爷你甜度超标了》第1章 你会生不如死免费阅读

磅礴的雨夜,雨滴淅淅沥沥地打在地面上,激起千万的水花,在路面上汇聚成小溪,十分规律地流入城市计算精密的下水道里。

迟欢在檐角下等了很久,抚了抚身上起的鸡皮疙瘩,重重地呼出了一口凉气。

南方的四月份,一旦落了雨,就格外湿冷。

暮色大门,江宴从侍者手里接过了一把黑伞,打开,撑在了穿着格纹黑色西装的矜贵男人头上。

前面停着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

眼看着男人就要上车,迟欢深吸了一口气,猛地冲了过去,拉住了他的袖口。

清丽的面容在淋漓的大雨下显得十分模糊。

“先生,求你救救我,载我一段路,好不好?”

女人的声音带着细微的恐慌和脆弱,让人生不出拒绝的想法。

而那双湿漉漉如同小鹿般的眼睛,暗藏着说不出的倔强,竟是像极了某个人。

靳寒生眉头微蹙,有些不悦地看着她,身上释放出的冷气比这雨夜更令人心寒,直白而冷静地拒绝:“让开。”

门口的保安发现情况不对,立即跑了过来,想要把她拉走,大声呵斥道:“放手,褚总何等尊贵,岂是你能拦住的?”

迟欢红着眼睛,无助地摇头,看着他的眼神里全是卑微的祈求,“求你!我会死的……”

男人面无表情地看着她,没有分毫动容。

他并不是一个喜欢多管闲事的人。

保安已经把她往后拉走,她死死地想要抓住他袖子的最后一角,却只扯下来一枚紫色的水晶袖扣。

高定的西装,连袖扣都是价值不菲的。

迟欢把袖扣攥在了手心里,看着他渐远的身影,眸底生出了几分绝望,原本挣扎的气力散开,整个人都失去了声音。

她像垃圾一样被保安丢在了一边。

四周不知何时窜出了几个撑着伞和统一黑色西装的男人,身形高大,面容冷峻,很快便围住了她。

“乖乖跟我们回去,你应该比我们清楚,现在省一点力气后面吃的苦才会少一些。”领头的人冷酷地说道。

她低垂着头,整个人散发着一股极致颓靡的气息,唇角忽然溢出了一抹冷笑,桀骜地挑衅:“如果我说不呢?”

“你会生不如死。”

她淡淡地嗤笑了一声。

靳寒生已经上了车,眼看着不远处车门就要合上,她不知哪来的力气,不要命地朝那边吼道:“靳寒生,你如果还想要找到她,就救我!”

靳寒生坐在车上,隔着车窗,冷漠的眸子朝她那边看了过去。

这几年处心积虑来接近他的女人不少,但鲜少有人能把自己折腾得这么惨的。

江宴坐在副驾驶座上,通过后视镜小心翼翼地观察着自家boss的脸色。

眼看着她要被拖走,靳寒生才淡淡开口,“江宴,你去把她带过来。”

江宴点头,连忙拿了把伞下车,喊道:“站住!”

其中一个黑衣人回过头来,有些意外地看着他,“江特助?”

“这个女人,靳总有吩咐。”

黑衣人笑了笑,“江特助,这女人在我们那儿可都是明码标价了的,您这意思是?”

江特助看了一眼五米开外的黑色车子,“靳总自然不会亏待你们。”

……

坐在处处彰显着奢侈精致的车子里,迟欢浑身湿透,几缕头发紧紧地贴在她的脸上,整个人狼狈得格格不入。

于正常人而言,现在的温度并没有需要到开暖气的地步。

为了给自己更多的温暖,她缩成了一团靠在角落里,控制不住地一直倒抽冷气,发抖,在安静的车厢里显得有些吵闹。

靳寒生原本靠在座位上闭眼小憩,过了一会儿,突然睁开了双眸,把自己身上的外套脱下来,递给了她,一边淡淡地吩咐道:“马叔,开暖气。”

迟欢的眸子闪了闪,清冷的声线微微颤抖,“谢谢。”

她毫不客气地把他的外套接了过来披在自己的身上,残余的温暖一瞬间熨帖了她的全身,带着某种不知名的木质香,好闻而令人着迷。

身体终于回暖了几分,她长长地舒出了一口气。

“谢我?”他略带玩味地咀嚼这几个字。

迟欢抿了抿唇,大概能琢磨到他在想什么,无非是觉得眼前这个女人可真单蠢,明明他之前对她这么狠,一点小恩小惠就让她抛之脑后了。

好半晌,靳寒生才淡淡开口:“我帮你,只是因为她,她在哪儿?”

她偷偷打量着他,眼神怯怯,小声问道:“在这之前,我能先问一下你为什么一定要找到她吗?”

“这与你无关,你只需要告诉我答案。”他的声音蓦然沉了几分,连眼神都逐渐危险了起来,警告道:“别再问不该问的话,我能救你,自然也能把你送回去。”

她的身体轻轻一抖,好一会儿,才下定决心地道:“如果你不回答我,她的事情我也不会告诉你的。”

狭小的车厢里气氛一下子降到了冰点。

他的表情有些恐怖,一直收敛着的气场如同万斤之力般瞬间在狭小的车厢里散开,“到底是不肯告诉我,还是在骗我?”

迟欢抓紧了身上的西装外套,心跳如雷鼓动。

有那么一瞬间,她竟然真的有被吓到。

她久久不答,他便失去了耐心。

“停车。”刀片般锐利的凤眸轻轻扫了她一眼,靳寒生毫无感情地命令道:“滚下去。”

她看了一眼窗外黑暗稀疏的建筑物,不由得皱了皱眉。

车子已经开出了闹市区,深夜一点钟,路上几乎没什么人,再加上这样磅礴的大雨,她甚至连躲避的屋檐都找不到,现在听话地下车无疑是死路一条。

可是她并不想服软,执着地问道:“回答我的话有那么难吗?”

他的视线停在她湿润的小脸上,面无表情地看着她。

意思很明显,她不配得到他的回答。

迟欢在心里冷哼了一声,眼看着时间差不多了,索性破罐子破摔,“算了,既然你不肯说,那我先说吧,我确实不知道她在哪儿。”

——

作者有话说:

大家好鸭

第1章 第2章 第3章 第4章 第5章 第6章 第7章 第8章 第9章 第10章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