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我能从书里取宝物》塞北残阳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我能从书里取宝物

作者:塞北残阳

简介:生活失意的刘牧突然捡到一本诡异的书,并获得了书中自带的能力:可以从任意一本书里拿出其内描绘的东西。花不完的钱、能够上天入地的秘籍信手拈来,想拿就拿。后来,他翻开了一本比基尼杂志……直到那天,他从书里拿出了一辆坦克和冒蓝火的加特林……“哦,原来,还能这样……”

支持正版阅读:番茄小说

我能从书里取宝物

《我能从书里取宝物》第1章 小丑竟是我自己免费阅读

“刘牧,你被开除了,自己去财务部领了这个月的工资,然后卷铺盖滚蛋吧!”

装饰豪华的办公室内,脑门油亮满肚子肥肉的中年油腻男坐在转椅上,随手将手中的笔扔到了桌子上,满脸不屑地看着眼前的刘牧。

“经理,我……”

刘牧咬咬牙,满脸的不甘化作一嘴碎牙被咽进了肚子里,

“我能问问……是为什么吗?

明明我实习期的成绩比那李涛要高那么多,为什么留他不留我?”

三个月,整整三个月的实习期,刘牧没日没夜地加班,见到公司里的每一位前辈都笑呵呵地打招呼。

他的业绩,也是有目共睹的。

比起那个一起应聘后却天天旷工的李涛,他实在是比之高了不知道多少个档次。

可结果呢?

三个月的努力化作了泡影付诸东流,刘牧不甘心,真的很不甘心。

他迫切地想要知道,自己到底,差在了哪里!

“他的父亲,是集团的副董事长!”

经理面无表情地说道。

虽然他很欣赏眼前这个年轻人,有能力,肯吃苦,而且还……很好欺负……

但没办法,另一个刺儿头的父亲,比自己的位置还要高,实在得罪不起!

“好……经理,我知道了……”

刘牧握紧了拳头,转身出了办公室。

“真是个,好欺负的孩子啊,呵呵……”

经理望着关上的门,嘴角浮现了一丝冷笑。

……

在经理办公室门口踌躇了好久,刘牧迈开步子,往财务部走去。

路上,他遇到了同样和自己一起应聘而且顺利渡过实习期成为正式员工的安潇潇。

当初,美貌与能力并重的安潇潇在实习期刚过了一个周的时候,便成为了公司里的风云人物。

男人仰慕追求的女神,女人暗地里嫉妒的对象……

身为俗人,刘牧也不由得对安潇潇产生了一种莫名的情愫。

“刘牧,你脸色怎么这么难看?”

安潇潇怀里抱着文件,上前来盯着刘牧的脸打量。

望着那近在眼前的美眸与白皙偷着桃红的脸颊,刘牧忍不住后退了两步。

自己一个连实习期都没熬过的人,有什么资格去觊觎高高在上的女神?

心中复杂交织的情感在这一刻化作了一句无力的“哦,没事,我被开除了,有缘再见。”

说完,刘牧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安潇潇在原地望着刘牧萧条的背影,驻足了好久。

……

“啊啊啊啊!!!

气死我了气死我了!!!”

深夜无人街头,刘牧抓狂地走在寒风中,脚下的沥青路显得格外凄凉。

一头被揉的乱糟糟的头发如同开春时过来的候鸟还未建造成型的鸟窝。

然而,就在这里,刘牧脚下一空,身子猛然下坠。

空荡荡的大街上,只传出了一句:

“艹,哪个傻蛋把井盖偷了?!”

……

“我这是,在哪里……

好臭啊……

我靠,这特么是下水道的粪水吧?”

刘牧猛的清醒,迅速睁开眼睛抬头,四周刺鼻的臭味儿刺激着他尽力想要从地上爬起来。

但,他的右手,却像是深陷在了泥沼当中,难以拔出。

“怎么回事?下面有什么东西?”

心中的疑惑令刘牧暂时忘记了四周的恶劣环境,甚至将满是秽物的左手也伸进了乌黑的液面一下,摸索着向右手臂靠去。

“这是……一本书?

艹,在这种环境里,我能摸出来这特么是一本书,我踏马也真是个人才!”

刘牧满头黑线,用左手捏住书,往上抬了起来。

与此同时,他发现随着左手抬书的动作,自己的右手居然也可以动了。

当双手以一种诡异的姿势从黑色的浓稠液体中拿出来时,刘牧先是一愣,然后抬高双手仔细打量,再放低仔细瞧瞧。

他吃惊的发现,自己的右手臂,竟然伸进了这本书当中。

这场景,像是将手伸进了任意门当中,明明就那么薄的门,伸进去,却是进入了另一个世界,而不是从当下环境中门的另一侧伸出来。

“话说……这书竟然没有沾染秽物?”

刘牧依然能够感受到自己的右手,并且疯狂活动着。

忽然,他摸到了一个东西,不知道是什么,但实打实的触感在告诉他:你摸到东西了!

他试着将右手从书里拔出来。

这一次,他成功了,并且手上多了一个小丑面具……

“这是小丑面具?”

刘牧将目光放到了翻开的怪书上,盯着自己刚拔出手的那一页,发现上面有一张马戏团的照片。

偌大的马戏团表演现场,无数名观众正在为台上的三颗飘在空中的鸡蛋和脚下的独轮单车欢呼。

刘牧:“???”

看了看手中的小丑面具,再看看书上的内容,他忽然明白了,不是这画少画了什么,是自己将插画中原本正在表演的小丑拿了出来。

“卧槽?我特么有超能力了?”

刘牧心情瞬间激动起来。

如果,他真的能够将书中画出来的东西全都拿出来的话,那么去买一本介绍钱币的杂志,阅读一番再动个手的话……

“等一下,如果拿出来的是画中的东西,那么……”

刘牧低头看向手中的小丑面具,眉头微微一皱,随手将面具扔了出去,并狠狠地踩到了脚下的污水之中,甚至碾了几下。

“别踩了,别踩了,我错了我错了!”

污水中传来了求饶声,刘牧嘴角浮现一丝冷笑,后退两步。

果然如他所想,自己拿出的是插画中的小丑,而不单单是一个面具。

总不可能是面具在台上表演抛鸡蛋踩独轮车吧?

那么,自己手中的面具,肯定是有问题的!

眼前的污水中蹦发出一道七彩光芒,随后,从黑色的浓稠污水下,站起来一名浑身穿着小丑装,脸上画着浓厚小丑墨彩的……小丑。

说到底,他就是个小丑……

从头到脚打量了一番小丑后,刘牧忍不住爆了粗口:

“艹,凭啥他从污水里站起来身上就那么干净,而我从污水里站出来,就浑身是秽物呢?

这踏马也太不公平了吧?”

刚站起来的小丑行了个标准的绅士礼仪,恭敬道:

“主人,方才小奴只是与您开了个小玩笑,还请您不要怪罪!

为了向您赔罪,小奴特为您献上节目,请您观赏!”

说罢,小丑便从污水里摸出来三个完整的臭鸡蛋抛了起来。

刘牧:“………”

这特么是个什么沙雕玩意儿?

“主人,您看我表演的如何?”

“挺……挺好……”

刘牧敷衍地回应道:

“所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主人,请看这本书的封面!”

小丑依然很是恭敬。

“封面?”

刘牧嘴角抽了抽,确实有些犯傻了,看书不先看封面直接看内容,这跟省了前戏有什么区别?

合上书,刘牧看清了封面上的一行大字,没猜错的话,这应该就是本书的名字了。

借着透过井口射进来的微弱月光,只见封面上写着:小丑竟是我自己。

刘牧:“………”

标题下,写的是作者名字:鲁树人。

刘牧:“………”

鲁树人?

谁啊?

怎么没听过?

不过,这本书为什么会在这里,又为什么会落在我的手里?

你鲁树人写的书,跟我刘牧有什么关系?

刘牧将目光从书上拿开,抬头看向小丑,想要从这位从书中跑出来的人物身上问出些线索。

但令他没想到的是,看向小丑的时候,小丑竟然手中拿着一把满是秽物的匕首刺向了自己!!!

刘牧眼神一凛,也不知是从哪里来了自信,一把抓住了小丑的手,死死钳住了小丑的手,冷笑道:

“果然,藏在面具下的小丑,也就只有这些个下三滥的手段了!”

刘牧一把夺过匕首毫不犹豫地刺向了小丑的脖子。

想象中血溅当场的场景并没有出现。

取而代之的,是满脸惊恐求饶的小丑化作一团白光,重新回到了书里……

第1章 第2章 第3章 第4章 第5章 第6章 第7章 第8章 第9章 第10章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