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逐鹿》刀吏的刀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逐鹿

作者:刀吏的刀

简介:一入江湖深似海,千百年间人来人往,有人笑傲江湖,有人沉尸湖底,他翻山越岭不为看山,踏波逐浪不为看海,少年人踏尽江湖路,如何在纷争乱世中披荆斩棘,他又能否屹立山巅,一览众山小。

支持正版阅读:番茄小说

逐鹿

《逐鹿》第一章 林深时见鹿免费阅读

深秋时节,北方某座巍峨大山静卧荒原之上,荒山脚下无边无际的草甸渐渐枯黄,透露出一片肃杀之意,一颗参天大树在荒原上毫无顾忌的生长,显得有些特立独行,却与当前画面又显得十分契合,秋风卷落叶,枯黄树叶随风飘荡不知落到何处。

天高任鸟飞,海阔任鱼跃。

此时无鸟也无鱼,只有一名七八岁大的孩子闯进这样一幅天然和谐的画卷,小孩蹙着细眉左顾右盼,不知在寻找什么东西,就在此时,眉清目秀的孩子看见有一人坐在不远处山脚下,那人好像在向自己这边招手。

小家伙的眉头皱的更紧了,左右看看,了无一人,然后带着一丝怀疑指了指自己,那人笑着点了点头。

小孩来到男子身边,警惕的目光在对方身上打量了一眼,虽是初见,但对方却给人一种温暖亲近的感觉,这让小孩的防备心减轻不少,然后下一刻小家伙就被对方身旁的那把剑给吸引住了,一时间竟然忘记了询问何事。

年轻人笑了笑,开口打破僵局,笑问道:“小家伙,怎么跑到这儿来了?”

小孩老老实实回答道:“我在追一只兔子,追到这边就不见了,兴许是躲在了哪个草丛里,我四处找找。”

“你追得上兔子?”

“能,我跑得很快。”

“有多快?”

“总之就是很快,小镇上还没有人能跑过我。”

男子看着面前这个心无杂念、满脸稚气的孩子,会心一笑,拾起身旁的剑,掂了掂,“喜欢吗?”

少年紧抿着嘴唇,没有回答,但直勾勾的眼神已经出卖了他此刻的想法。

年轻人笑道:“你不是说你跑得很快吗?可你能快得过剑吗?”

说话间,男子抬起了手中长剑,一扬手,长剑瞬间消失无踪,片刻后,长剑又回到了男子手中。

少年被眼前这一幕震惊得目瞪口呆,久久说不出话来。

年轻人调侃道:“这么高级的把式,不应该是这个反应吧。”

小孩咽了口唾沫,终于憋出两个字,“剑神!”

年轻人闻言一怔,随即哈哈大笑,谦逊表示道:“剑神不敢当,只是会一点皮毛而已,怎么样,厉害吗?”

“厉害。”

“那你想学吗?”

少年点了点头,又立马摇了摇头,解释道:“不行,我爹不让我练剑,我得用功读书,将来成为朝廷栋梁。”

男子努了努嘴,“朝廷栋梁?口气倒不小,难道你爹是博学大儒,还是在朝中有人啊?”

少年茫然问道:“博学大儒是什么?”

“就是很有学问的人。”

少年想了想,说道:“我爹有多少学问我不清楚,但我知道他很爱读书写字作画,而且好像朝中也没什么人。”

“俗话说‘朝中有人好办事’,既无背景,你将来想要入朝恐怕有些困难呐。”

“不怕,圣人说过书山有路勤为径,只要肯用功就一定能达成所愿。”

“书山有路勤为径…”年轻人喃喃念道,嘴角却浮现一抹微涩之意。

荒原上,一大一小蹲坐在草甸上,微风恣意荡漾,让人忘记了时间。

男子望向远方,目力所及不知何处,脸上挂着一丝微笑,这是自从那日之后心情最愉悦的一天,兴许是聊得投机,他突然喟叹道:“小家伙,如果咱俩能早点遇上的话,兴许我还能教你些剑法,可现在…就当咱们有缘无分吧。”

少年没有深想其中之意,能碰到这样一位了不起的大人物,他已经很满足了,哪还敢奢望学个一招半式,蹲坐在地上,双手捧着腮帮子追问道:“前辈,你真的不是剑神吗?”

男子收回视线,笑道:“你以为剑神是街上的大白菜吗,追个兔子都能叫你碰上?”

少年嘻嘻一笑,并没有任何失望之情。

但年轻人接下来的话却让小家伙激动不已,“不过,如果给我足够时间的话,成为剑神只是早晚的事。”

这句话既包含了无比的自信,又带着一丝无可奈何,这么年轻难道还没有时间?但少年自然听不出这句话中的深层意思,只是异常兴奋挥着小拳头喊道:“我就说嘛,你肯定是个了不起的剑客。”

男子微微一笑,没有反驳。

这不是他自负,而是自己的确有这个天赋,不仅他自己知道,整个江湖的人都知道,否者,此时此刻自己也不会出现在此地,如此狼狈。

正是因为自己天下皆知的剑道前途,才被人追杀至此。

年轻人再次举目远眺,眼神中有一丝凝重,又带着一丝嘲笑,他缓缓起身,望着远处朗声喊道:“不用藏了,都出来吧。”

少年一惊,惊慌四处张望,可哪里有人啊。

正在少年疑惑迷茫之际,忽然只见山坳后转出来几个佩剑之人,不远处那棵疯长的参天大树上也跳下来几个不知何时藏身其中的带刀男女,最后从那片茫茫荒原中走来三个人,三人气息凝而不散,十数道身影陆续出现在视线中,自最后这三人出现之后,少年便感到一股威压靠近,如同天边的沉沉黑云。

十来人缓缓靠近两人,保持着数丈距离,将一大一小围在垓心,少年不知发生了何事,但不用问也知道不是什么好事,从这群不速之客冰冷的目光中就能感觉到。

少年不知身旁人是谁,但其他人都知道,并且深知此人的危险性极高,那从荒原走来的居中一人开口淡淡问道:“陈天元,跑了数月,怎么不跑了?”

陈天元,当世剑宗,也是千年剑道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剑宗级人物,与‘画宗’‘符宗’‘鬼宗’三大宗师并称为当世四大宗师,极有可能成为近百年来最出色的剑道人物,因为他还如此年轻。

陈天元淡淡一笑,回答得倒是干净利落,“累了,不想跑了。”

那人平静道:“不是你不想跑,是你无路可跑,天下虽大,可你看这天下哪还有你的容身之所,何不束手就擒,交出剑灵,省得浪费大家时间。”

陈天元微讽道:“束手就擒?你梦还没有做醒吧,白白便宜姓赵的那条老狗,你们还真是想得倒挺美。”

“放肆!”听到年轻人对远在千里之外的老人出言不逊,一名武官打扮的男人怒不可遏,他侧身望向身旁中年男人,冷声提醒道,“南宫殿主,不用跟他废话,杀了他再说。”

领头人乃东海龙王殿主人南宫石龙,剑眉虎目,气态沉稳,中年男人没有理会身旁武官的提醒,追了眼前人上万里之遥,对方怎么可能在这个节骨眼上说停就停,不是他不想将对方杀之而后快,只是由于对方的武道境界,他不得不谨慎面对,因此南宫石龙只是静静看着年轻人。

见南宫石龙踌躇不言,陈天元讥讽道:“你南宫石龙在江湖上也算是响当当的一号人物了,未免也太小心谨慎了些,此时不出手更待何时,如此胆小怕事,如何让这些虾兵蟹将服你。”

“不过有一点我想不明白,凭你南宫石龙的境界实力,在当今江湖上足以排进前十,何必为姓赵的卖命,”年轻人轻轻笑道,“还是说你也想独吞剑灵,转而修炼天罡境成就无上天道?可你一个以力证道的武夫也没法走这条路啊,真是奇怪。”说完故作疑惑状。

陈天元扫了一眼将自己团团围住的众人,摇头笑道:“来了这么多江湖大佬,你们还真是看得起我陈天元啊。”

南宫石龙没有理会对方言语中的那一丝别有用心,沉声道:“你陈天元是什么样的人物,我很清楚,这几个人,不多。”

陈天元嘴角微微一扬。

身旁的少年早已吓得面无人色,大气也不敢出一声。

陈天元双手抱剑于胸前,敛了敛情绪,说道:“这个孩子与此事无关,与我也没什么关系,只是萍水相逢,让他走。”

“可以。”

年轻剑宗转身看着少年,叹道:“唉,真是可惜,你我只有一个时辰的缘分,你看见了,这些人都是来杀我的,待会儿这里很危险,你走吧。”

少年战战兢兢,他当然知道此时的局面很危险,但还是忍不住问道:“你会死吗?”

剑道大宗师莞尔一笑,带着几分洒然,“这些人可不是什么虾兵蟹将,他们个个都是武道巨擘,不好对付的。”

岂止是不好对付,眼前的局面对于这名年轻剑道天才而言,无疑是十死无生。陈天元眼中闪过一抹无奈遗憾之意,若不是自己剑道还未大成,又怎会被这几个人追得如此狼狈。

少年转身将要离去之际,忽然止住脚步,没来由问了个问题,“前辈,咱俩算认识吗?”

陈天元蹲下身来,笑道:“当然算了。”

少年低着头抿着嘴唇,低声道:“虽然我知道他们都叫你陈天元,但是你还不知道我的名字。”

陈天元心神一怔,自己的心头好像被什么东西挠了一下,他敛了敛心神,柔声问道:“那你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少年刚要开口,却被陈天元伸手拦下,他摊开手掌轻声说道:“写在这里。”

少年立刻领会到了对方的用意,伸出小手在对方掌上勾勾画画。

陈天元展颜一笑,笑道:“好名字,看来你爹一定是个深情之人。”

年轻人看了看剑,拍了拍少年肩膀,希冀说道:“小兄弟,如果将来有一天你练剑了,我希望那时的你能行至剑林深处,做到很多人都没有做到的事。”

说完起身不再看少年一眼。

少年名叫林鹿,来自于一个普普通通的家庭,在今天之前,他的世界里从来没有关于剑的任何东西,更遑论行至剑林深处做到别人没做过的事了,但不知是因为年轻剑宗的超然气质,还是因为这是将死之人的临终遗言,林鹿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南宫石龙身旁一人问道:“他们在说什么?”

龙王殿主人一直在注视着周围的变化,到了陈天元这个境界的人物,任何一丝风吹草动都有可能被其利用,他淡淡道:“不用管,只管盯着姓陈的就是了。”

林鹿向圈外走去,不时回头看一眼仍在原地的陈天元,虽然相识只有短短的一个时辰,但仿佛两人认识了很久,预感到对方即将死去,心中不免生出一股悲伤之意。

走出了那个圈子之后,林鹿按照陈天元的嘱咐,疯狂朝远处跑去,头也不回的跑,直到累得满头大汗,因为不跑就可能会死。

跑了很久很久以后少年终于停下来了,他回头看着已经不见人影的那处天地,知道此时的那边可能已经血流成河。

少年突然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松软的草甸很舒服,但他没有心思去感受那股柔软,只有满心不安,忽然间竟怔怔流下泪来。

荒山脚下剑气纵横,惊天动地,无数道巨大沟壑凌乱散落于荒原黑色土地之上,天空中的浓云被撕扯得不成模样,云卷云舒。

剑气纵横三万里,敢与仙人争高低。

当世剑宗陈天元被十多名武道宗师围攻,其中更是有天罡地煞境这样的顶尖人物,此次围杀之战直至黄昏时才平静下来,这一战,陈天元使出平生所学,且强行将境界一攀再攀,剑气一涨再涨,只此一战所展现出来的实力,足以排进近一个甲子以来剑道前三的位置,然而终究是双拳难敌四手,被十多名武道宗师围攻,结果可想而知,陈天元虽然拥有剑灵,但剑道并未大成,这也是朝中那位为何要迫不及待除掉他的原因,因为等到对方剑道大成之时,天下将再无敌手。

忽然之间,一声巨响在荒原上响起,一道极耀眼的灵光冲向天际,紧接着数道强横气息紧追而去,临死之际,陈天元将剑灵抛向了九霄之外,至此剑灵不知所踪。

此战,剑宗陈天元被江湖人物联手击杀,而后者付出的代价也十分惨重,数名宗师级人物被陈天元当场击杀,其中包括一名已经进入地煞境的一品宗师。

林鹿被那一声巨响惊醒,怔怔望着那个方向,荒原重新回归寂静,似乎什么也没有发生。

然而,就在少年怔怔出神之际,天地间忽然有一团若有若无的白色气体向少年撞来,林鹿根本来不及反应,被一撞而倒,不省人事。

陈天元作为近百年来不世出的剑道奇才,拥有剑灵而受世人瞩目,也终因剑灵而招致杀身之祸,因此临死之际将剑灵放逐天际,而将自身承载的绝大部分剑道气运馈赠给了这名荒原偶遇的清秀少年。

此时的林鹿自然不知道这次围杀意味着什么,但多年后,他将知道这场荒原之战对今后的江湖造成了多么深远的影响,而自己又遇到了多大的机缘。

第1章 第2章 第3章 第4章 第5章 第6章 第7章 第8章 第9章 第10章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