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乡村的灯光》张文平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乡村的灯光

作者:张文平

简介:小说讲述了一群乡村教师的故事,那些隐藏在大山深处的艰辛,那些不为外人道的苦涩,还有只有乡村教师才会体会到的笑中带泪的感受和植根乡村泥土的实在与幸福。​与那些“天下武功,唯快不破”的快餐文不一样,这是一部可以耐心品读的“慢阅读”作品。我们不一定从头到尾把它全部读完,无论从哪一页哪一个章节读起,都会带给你灵感和想法。甚至你今天读一段,过一段时间再读,它也会像一首单曲循环的音乐一样,始终回响在你的耳边。

支持正版阅读:番茄小说

乡村的灯光

《乡村的灯光》第一章 乡村的灯光(代序)免费阅读

学校地处偏僻,犹如孤岛,非常闭塞,我几乎与世隔绝。离开喧闹繁华的都市,来到这所乡村中学工作和生活,屈指算来,已经有五个学年了。

五年来,一直有一盏煤油灯陪伴着我。每到天黑,划根火柴一点,屋里顿时橘黄一片。我就在那小小的煤油灯下,读书、备课、写日记、批改作业。

窗外繁星闪烁,屋内灯火如豆,如豆的灯火很微弱,只能照亮半间土屋,可那半间土屋的光亮却一次又一次温暖了我寂寞的心灵,让我在北方那漫长的冬夜里,很少有那种客邸凄凉的况味。

在偏僻的乡下,停电是常事,没有电的夜晚是了无趣味的。从镇上买来的几支蜡烛,刺鼻的劣质烛油味儿总是令我头晕脑胀。后来,老校长就给我送来了这盏煤油灯。

这种灯有一个玻璃灯罩,灯座上有一个可以调节灯头大小和亮度的旋纽,当地人称它为罩子灯,也有人叫它马灯,骑马夜行时可以挂在马身上,马儿“嘚嘚嘚嘚”跑起来,灯不灭,油不洒。

罩子灯点的是煤油,好煤油杂质少,燃烧旺,灯焰就不冒黑烟。一连点上好几个夜晚,玻璃灯罩还是透亮透亮的。

灯芯也是专门的,扁扁的,棉芯做成,有一厘米宽,点燃后自然光明耀眼,读书写字都没有问题。

老校长告诉我,在饥馑的年月里,像这样的罩子灯于普通农家来说,已是一种不可多得的奢侈品了。

那时点煤油照明,灯具相当简单,找只废弃的玻璃瓶,最好是那种浅浅的墨水瓶,洗干净,倒上七八分煤油,把棉线搓成一根绳子,外面用铁皮筒子裹住,放在灯油中,等一小会,棉线把灯油吸上来后,划根火柴一点,片刻,土屋里便充满了光亮。

一开始,灯火通常很大,“突突”地冒着黑烟,用钢针慢慢把灯芯往下压一压,灯火就会变得柔和,还可以节省一些灯油。不过,由于没有灯罩,墙壁总是会被熏黑。

那时的生活很清苦,哥哥姐姐们几个小脑袋全都挤在一盏小小的煤油灯下读书、做功课,母亲坐在一旁纳鞋底。长长的线,一针接着一针,“刺啦刺啦”,累了就停下手看孩子们写字。

灯光摇曳,母亲映过来的头影摇曳,书本上的字影摇曳。就在这摇摇曳曳里,孩子们一天天长大。

老校长又说,这盏罩子灯,是他16岁那年当上村校的民办教师之后,他的老师送给他的。老师还送给他一句话,让他一辈子都忘不了:“希望你在点燃这盏灯的同时,也能点亮孩子们智慧的心灯。”

现在,老校长又把这句话送给了我,也在我的内心深处燃起一盏如豆的灯火,温暖着,明亮着,摇曳着。

我一下子就喜欢上了这盏老老的玻璃罩子灯,一到傍晚,天快黑的时候,我就开始擦灯罩。

我将一块棉手帕伸进玻璃灯罩中,左旋右转,不一会儿,那灯罩便被擦得通体透明,就像没有了一样。

我又用剪刀细心地剪去灯芯烧焦的部分,顺便将罩子灯的底座和装油的肚子也擦了一遍,然后,坐在灯下,盼着月亮快点升起来,好把灯盏点燃。

月亮爬上树梢了,还没有来电。我点亮了窗台边书桌上的罩子灯。窗台上还放着几本书,巴金的《灯》,冰心的《小桔灯》,欧·亨利的《剪亮的灯盏》,这是我乡村岁月里的心灯。在最寂寞的时候,静静地朗读几遍,心中那盏灯便一下子亮起来了,就像茫茫夜海中航行的船只,看到了远处的航标灯。

乡村教师的日子一如古朴的陋室,平凡而又简单,宁静而又从容。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起床,跑步,洒水,扫地,备课,上课,批改作业,辅导学生,但这样平静、超然、宽容、和谐的日子,正是我心慕已久的那种幸福。

又一天了,又一年了,在灯下,我总是会看到那漫天的风沙,漫天的风沙里,孩子们在奔跑玩耍;那遍地的玉米,玉米地里有不少弯腰劳作的乡亲;天空蓝蓝的,白云朵朵,一只又一只燕子风一般掠过田野,啾啾啾啾地叫着,好像在唱歌。

我还会看见那块坑坑洼洼的水泥黑板,黑板旁边站着一个乡村女教师,雪白的衬衣,扎着马尾辫,她手里拿着一本书和一支粉笔,笑意盈盈。

我甚至还看到,在我一个人很安静的时候,乡村女教师忽闪着一双黑黑的大眼睛冲着我微笑,微笑着提醒我,提醒我应该留下点什么。

于是,在这盏暗淡的罩子灯下,我拿起笔来,把那段贫瘠而无限美好的日子记了下来,写成了一本书。

在这本书的封面上,落满了纷纷扬扬的粉笔灰,有红的,有黄的,有蓝的,有绿的,当然更多的是白色的。翻开书,就会看到一些粉笔指纹,重重叠叠的,熟悉而新鲜,怎么擦都擦不掉。

在那些日子里,这微弱的灯光,亮了多少回,又灭了多少回呢,老榆树脖子上架着的那个铁喇叭呢,教室屋檐上那些跳来跳去的灰麻雀呢,还有雨后泥操场上深深浅浅的乱脚印呢,现在它们还都在吗?

——

作者有话说:

作为一名青年志愿者,我在贫困边远地区从事支教工作5年。《乡村的灯光》是根据亲身经历创作的、反映贫困地区农村基础教育工作的长篇小说,敬请关注!

第1章 第2章 第3章 第4章 第5章 第6章 第7章 第8章 第9章 第10章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