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文学
好看的小说推荐

《良媛是被迫争宠的》菜菜大魔王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良媛是被迫争宠的

作者:菜菜大魔王

简介:一场车祸,谷小之一觉醒来,被正式通知成为穿书世界年度最强黑马。只是,穿书归穿书,偏偏她一睁眼却成为了桓城国太子苍黎的那位比林妹妹还林妹妹的良媛——戚南烟。体弱多病也忍了,好歹穿书世界的小幽灵答应了谷小之一只猫。首先!要在这个世界活下去!活到这本书的大结局!谷小之决定一心只为太子,好好抱男主角的大腿!争宠?你误会了,我只是想回家啦。

支持正版阅读:番茄小说

良媛是被迫争宠的

《良媛是被迫争宠的》第1章 来看看本年度穿书最强黑马免费阅读

谷小之睁开眼时,只觉一阵天旋地转,好容易视线清晰起来,却见自己正躺在床上,而身边,竟是一个陌生男子。

“你……”还未等她想清楚自己要说些什么,猛得起身的她只觉那一口郁结胸中的老血直截喷了出来。

她再度晕厥,隐隐约约听见人慌张喊道:“良媛!良媛吐血了!”

便再也没了知觉。

恍惚间,她的精神逐渐清醒,眼前的场景不似刚才,此刻是无穷无尽的空白,望不到边际。

只见到一个小幽灵似的半透明状物体在眼前四处回旋,她皱了皱眉,一把抓住了眼前那小东西的尾巴,只听那小幽灵发出一声惊叫:“呀!疼疼疼……”

“你是个什么东西……这是……哪儿?”谷小之四处张望,手里这滑溜的小东西挣扎着逃离了她的魔爪,倒也没有恼羞成怒,回她道:“这里是穿书世界!”

“?”

我在做梦?

谷小之皱了皱眉,“是在做梦吧,那我等等好了,等我醒了。”身边是无穷无尽的空白,除了眼前这个小东西,其它是一样没有了。谷小之顺势坐在了地上,甚至想直截躺下,做个梦中梦。

小幽灵在她身边一阵回旋,“要是知道自己已经死了,醒了也是被送进焚烧炉里,你还想醒来吗?”

要命。经过这小幽灵的一番“提点”,那直冲而来的卡车再度闯进了自己的脑海,她还记得那呼啸而来的卡车和那刺眼的大灯,除了用手挡住自己的视线之外,她什么也没做,任由那卡车将她撞开了老远,五脏撕裂的感觉骤然窜过全身,此刻,这些画面又窜入了谷小之的记忆中,让她忍不住打了个冷噤。

“你的意思是……我已经……”

“是的,你已经死了,但是灵魂被我们扣下了。”小幽灵道。

“麻烦送我去地府活着天堂什么的,黑白无常小天使来招呼我就可以了,你们这样擅自扣下我,不合规矩吧?”

“……”奇怪,实在是奇怪。

小幽灵从没见过像谷小之这样奇怪的人,淡定到了一种境界,思维似乎也不同寻常。也许,这就是为什么上级钦点了她为本年度最强黑马?

“好姐姐,这万物存在总是有理由的。而我们的世界,通过得到像你们这些好姐姐好哥哥的帮助,收集穿书世界中的更多情绪,从中汲取营养和活力而生,我们希望得到你的帮助。”

谷小之听了小幽灵的话,心里倒有几分松动了,骤然想起自己先前一段吐血的经历,好像有点明白是什么事儿了。

“就……刚才我吐血什么的,是因为被你们投入了穿书的世界吧。”

小幽灵点点头道:“故事情节包你满意了,既然是有求于人,我就给好姐姐一个福利,你有一次开启金手指的机会。”

“金手指?无论我提什么样的要求都可以吗?”

小幽灵见谷小之一脸期待,颇有几分得意的点点头。

“那我想要一只猫,可以吗?”

“当然……嗯?”小幽灵震惊,“就……一只猫就可以吗?”

“是需要这只猫有什么特异功能吗?比如……能帮你试毒,能变成人来保护你,一个能打十个的那种。”

谷小之摆摆手,“你看着办吧,我只想要个好rua的。”

“好……好吧。”小幽灵灵光一闪,化作一道刺眼的光,谷小之下意识地用臂弯挡住视线,再度睁眼时,只听耳边传来惊喜地女声:“良媛!良媛醒了!”

一阵头痛欲裂,这位原主的记忆一股脑地涌进了谷小之的脑海。

她叫戚南烟,礼部尚书戚常之女,自幼体弱。戚常听了江湖术士之言,将女儿送入宫中当了太子的妾,说是沾染帝气,才可保命。

而昨日,便是戚南烟承宠的第一日。

一番云雨之后,她只觉得浑身都被打散了,太子将她这单薄的身子折腾得不轻,于是便有了早晨吐血的那一幕。

谷小之呆在这位的身体里,心想想,这比死了可好不到哪去吧?

说好的好剧本呢,包我满意?

“娘娘……您可算醒了……呜呜呜……”

谷小之勉强睁开眼睛,只见身边一位侍女打扮的女子梨花带雨,便是随原主进宫的贴身丫鬟清舒。

“别哭了……别哭了……我还没死……”谷小之实在嫌她吵闹,却见她哭得又实在难过,于是抚了抚她的背,低声安慰起她来。

清舒得了安慰,哭闹之声逐渐收敛,一双泪眼瞧得谷小之也心疼起来,此刻只听她含糊不清地又说:“娘娘……娘娘……清舒以后再也不逼着您向陛下邀宠了……殿下……殿下他……为何都不知道好好疼惜你……”

“老爷分明说……送小姐入东宫是为了保小姐的命!可是清舒看着,这简直是早早要了小姐的命!呜呜呜……”

谷小之瞧着她,轻叹了一声,这女孩子哭起来,真是如何劝也劝不住。

“清舒……我有些渴了,不如给我来点吃的喝的……我这嗓子是真难受……”

“有的有的!”这哭成泪人的小美人听了主子的话,一双眼睛霎时瞪圆了道:“奴婢在东宫的膳房托人熬了参汤给娘娘补身的!奴婢这就去取!”

还未等谷小之发话,只见那清舒又风风火火地去了。

谷小之看着她离去的身影,不由得抿了抿唇。

这小丫头,不是说不好,只是,如她这般性子的,在皇宫中的戏份怕是不过三集吧?

得想个办法将她送走。

谷小之想着想着,骤然又剧烈咳嗽起来,伴着她这一阵咳嗽,一阵细碎的脚步声传来,她斜睨一瞧,只见清舒被一个小太监擒住,为首的是太子良娣尹琇莹。

谷小之瞧了这阵仗,再次长叹一声。

别吧别吧别吧!

才刚来,让我休息一会儿不行?

有了这位原主的记忆,谷小之自然明白这位良娣便是书中最不好相与的那一位。不能说她是聪明,光是烦人这一点,也足以让现在的谷小之头疼不已。

对于刚魂穿到这样一位比林妹妹还林妹妹的身子骨里,谷小之的小愿望不过是遇到困难能先睡大觉罢了。

“尹姐姐,我错了。”

“?”

尹琇莹原先是准备了许多话要说。

东宫膳房的参汤,她应台殿想要,东德院一个小小良媛,岂能与自己争?

只不过方才脑中想的一通威风还未来得及施展,戚良媛这一句竟有四两拨千斤之效,使得尹琇莹半晌说不出话来。

“清舒年纪轻,规矩是我没有教好,惹得姐姐如此不悦,是我的不是……还请姐姐责罚……”谷小之拖着一身痛楚疲累,下床跪地求饶,一气呵成。

“你……”

“良娣,好大的威风。”

还未等尹琇莹真的说出句整话来,只听房外又传来熟悉的男声,低沉且威严。

谷小之还没来得及看清来人是谁,只见方才那满面春风得意洋洋的尹良娣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口中战战兢兢道:“殿……殿下……我……”

此时,那最爱哭的清舒又哇地一声大哭起来,挣开了擒住自己的太监,也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哭得十分伤心道:“殿下!千错万错都是清舒的不好!清晨时吩咐了宫人为我家娘娘煨一碗参汤,良娣宫中想要这参汤我本是不该争的!只是我家娘娘的身体实在孱弱,没有这参汤,怕是真的要没命了!呜呜呜呜呜……奴婢不想娘娘死……呜呜呜呜呜……”

说到动情之处,清舒哭得更加厉害,甚至拽上了太子的衣角,梨花带雨地哭喊道:“求殿下求良娣放过我家娘娘……呜呜呜……都是我不好!!!”

谷小之瞧着清舒这一出,竟有些分不出她是真的性情中人,还是茶中之王了。

“你这贱婢怎么血口喷人?!我不过是正巧路过戚妹妹处,想来慰问一番罢了,哪有你嘴里说的这些荒唐事?!”尹琇莹平日最擅长的作派是楚楚可怜,只是此刻,楚楚可怜全让别人装去了,她竟百口莫辩,只得恼羞成怒如一个疯婆子般大喊大叫。

“是谁教你说这些的?!是谁?!”嘴里喊着戚妹妹如何如何,眼里的狠戾却直戳向了戚南烟。

“良媛,你平日是如何的为人,本宫不是傻子,自然是知道的。以后,别再让我撞见你这些威风,听明白了?”

“臣妾……臣妾冤枉……”

谷小之:嗯,她确实有些冤枉,我作证。

“殿下误会尹姐姐了……姐姐她……真的什么也没做……真的……”戚南烟那单薄飘忽的声音落了,一阵剧烈的咳嗽紧跟话音而来,清舒大喊一声“娘娘!”,继而连滚带爬地到了戚南烟的身边,确是一副受尽欺凌主仆情深的感人模样。

“滚下去,别让本宫再看见你来这。”

这位殿下的话,此时于谷小之听来,声色严厉却仍听得出那八分克制,她心中微动,抬眸仔细看了那个男人一眼,桓城国太子,苍黎。

只见他身穿了件茶褐织锦蟒袍,那四爪蟒袍,自是只有那一位殿下,九五至尊之下的那独一人才能穿的纹样。飘逸的发丝梳了一个简单发髻,规整得一丝不乱,单听他声色严厉,以为是个相貌老成亦或是冷峻之人,只是此刻仔细瞧来,他却是明眸皓齿,像极了皇后年轻时的模样。

他的模样实在是美极了,似是兰陵王所传的那般柔美,其眼神之中却掩含着深不可测与不可侵犯,叫人相信了他是有着雷霆之怒的尊贵之人。

谷小之仅瞧了他一眼,便收敛了,不敢再看他。

那尹良娣也不敢再求饶,只教太子三言两语便震慑住了,狼狈不堪地出了东德院。

此刻,房中是沉默再沉默。谷小之此刻的心情竟紧张起来,有些像是小时候抄作业被老师点了名,不太确定老师是真叫她回答问题,还是发现了她的小猫腻。

“扶你家娘娘起来好生休养。本宫今晚,还宿在这里。”

“别让她死了。”

丢下这句话后,苍黎便离开了,只留下了谷小之满头问号。

“好小子……我都被折腾成这样了,还来?”

歪?有没有一个轻松一点的剧情给我?我现在觉得出车祸更舒服一点,请问黑白无常小天使什么时候来接我?

歪!!!有人吗!!!!!!

第1章 第2章 第3章 第4章 第5章 第6章 第7章 第8章 第9章 第10章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